踏着青青绿草,望着远方的悠悠的云雾,莫明地有一种怅然释怀的感触,忘却了思念的负担,譬如海浪中所唱的:一个人,一只狗,一杯酒,一夜一下子变老……。只不过不能超越一种所谓作者境界的东西吧。我的周围,也颇为浪漫。一蓬蓬不知名的野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山中凉风清透,让人心旷神怡。树阴自上而下地笼罩,苔藓从屁股下的岩石一直蔓延到松树粗大的躯干,鸟儿在树的缝隙中悠长悠长地鸣叫……很喜欢这种境界,从我认真地感知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
  

曾经的我,自上而下散发着苍懒庸颓的气息,想象着从一的爱情,虚度着行尸走肉的秋冬。时间在我的踟躇中徘徊不定,然后在我的思绪深陷其中的时候悄悄流走——从我遍布掌纹的手心中悄悄流走,从此不再回头。任凭我撕心裂肺的呼喊,似乎此刻,也无济于事,于世无补。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虽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走出了那个束缚多年的阴影,至少此刻,当生命中刹那的芳华向我诉说她完美意向的那一个凝固定格的镜头,我感慨万千,思绪会很不自然地从我纷乱复杂的大脑中逃脱,去追随生命中最完美的镜头,细细咀嚼,品尝人世间最香甜的东西——幸福的滋味~
  

一只轻舞飞扬的蝴蝶悠悠地朝着我的方向飞来,粉红色的回忆,席卷着我空荡荡的思绪,沉湎于世俗惊骇的汹涌浪涛,涛声依旧,人,却已不在是故人了。当蝴蝶纤细的肢与我娇柔的手指紧紧地贴在一起的那一刹那,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对着失落的人儿,轻轻地诉说,仿佛隔了千年的知音,在一次偶然的邂逅中,漫漫相遇。雨丝细如牛毛,轻轻地洒在我的肩膀,阳光依旧,柔柔地抚摩着我嫩嫩的面颊,麻雀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迷失了自己的本质。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感慨太多,即使周围环境再过完美,甚至完美得令人窒息。那股包藏于心底的苦楚,一种笔尖的阴影,却永久,挥撒不去,招之不来~
  

心情是忐忑不安的,玷污了这近似完美的景物,感觉甚是可惜。背对远处的烟雨楼台,时常想着,是否能用一种倾国倾城的嫣然一笑来掩饰我内心的虚伪,只可惜我不是女人,我的笑容只能更加证明我的虚伪。都说这世上,有一种错误叫“美丽的错误”。我心存侥幸地竭力祈祷,希望着那个“美丽的错误”是耶稣上辈子欠我的,或许很多时候,天真真的能使人忘却烦恼,当然这种天真的成分也包括着我的割舍,我在欺骗我自己。安静地坐在一块裸露的岩石上,端详着四周开得烂漫的花花草草,远处寺庙的钟声缭绕,那种浑厚失落的声音,重重地击打着我掩饰虚伪的心,心灵震撼,支离破碎。我的掩饰是如此地弱不禁风,承认失败,或许是一种最好的解脱了罢?毋庸置疑,很多时候,当面对着自己所不能承载的伤痛,如果竭力地想要维护,或去辩解,苦苦地等待着生命的终结,这将是个失败的人生。  

寺庙的香火已经点燃,那股淡淡的烟香,我是久久不能忘怀的。失落的时候,它总能让我找回我自己。置身此地,感慨此地。烟雨佛香,一种完美的境界。脱俗此地,超生此地,一种心无旁骛的境界。烟雨佛香,这种境界,很是完美。将它轻轻收入,定格,细细咀嚼,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还等什么?随着飞扬的思絮,一道寻梦去罢!哦,不,其实本来这就是一个梦~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