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临近,留下的又是一年沉积,寂寞无奈的沉积,听着《十年》来过年是我今年打算的开始,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了感觉却越来越孤单,或许是我太不知足.要求太高。身边的每一位朋友对我来说都是都是值得我珍惜一辈子的财富,而我觉得它太多了,真的太多了,多的让我会迷失自己~


上海的九九寒天飘着细细柔柔的雨,如丝,编织出烟雨蒙胧的暧昧,只是它离我很远,落在身上淅淅沥沥似泪,十年,远离我的初恋整整十年,恶梦在重复,重复了一个十年。冷清的街没有生气,没有温暖,没有我的倒影,只有我黑暗的影子。听一个朋友说过,黑夜里才是显露你真实的时刻,深呼吸,刺骨的寒从嘴滑近肺里,冻彻在心里,结晶,凝固,迸裂,破碎。这样的过程我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碎的总是那么快,快的你来不及完整的拼接它。真实,我并不需要的真实偏偏每一次却都来的那么真实。稍有的那一点憧憬瞬间就化为散落的花瓣,在潮湿冰冷的地面消融,还是一种妄想在操纵着我,我像个被愚弄的傀儡,被摆布在感情的天平上无知的跳舞,陶醉,陶醉……..~


“无心?你其实蛮有心的嘛”这是朋友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我开始厌烦,厌烦自己还有心,那颗讨厌的脆弱之心。一颗次品的心为什么一直纠缠着我,我始终找不到答案,它没有带给我需要的温暖,需要的呵护,需要的依靠。生活是为了生命的延续,生命是为了心可以跳动,而心动又是为了什么?思索这个问题真是很傻,我笑我自己傻的让人鄙视,让人唾弃。傻到可以自己挖个坑跳进去,再等梦中她来救我。“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这是人们常说的一句话,难道活着就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不必去理会其中过程的绝望,不必去理会其中过程的感受吗?如果这些都不那么重要这样的生命难道还有重要的意义吗?


时常找些让自己难以接受的事情去考验自己的忍耐,想用这样的方法去历练自己承受孤独的极限。厌烦,狂躁,无休止的怒骂,把自己逼成疯子,不可理喻,没有思维的疯子,这或许就是我历练的最后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这样自己可以免除死亡以外的最好解脱。母亲说我变了,变的不是那个温顺,天真,快乐的孩子。父亲说我变了,变的不是那个开朗,懂事,听话的孩子。朋友说我变了,变的不是那个自信,洒脱,坚强的男人。可我觉得我还没有变,还没有变的彻底,变的干脆。练习,天天练习,练习如何让自己心如止水,练习如何让自己冷漠如风,练习如何让自己独行如狼~


雨还在飘,脸上已不在有表情,眼睛已不在有神采,步履已不在轻松,晴朗的情绪灰飞湮灭,剩下的是感冒中的头痛,阵阵的抽搐,阵阵的酸麻。还原,还原一个十年前绝望开始的我。海市蜃楼再美,离我距离再短,始终都是虚幻,它永远都在我的身后,遥远的身后。还记得有一朵鲜艳的玫瑰开的是那么的娇媚,那么的绚丽,那么的生机盎然,而如今早已枯萎的它仍静静的躺在书页中,不在有活力,不在有希望,不在有生命的迹象,五年前的情人节它死了,死的那么突然,突然的让我忘记自己还在呼吸。它不在有主人,不在有宠爱它的人,不在有温柔的手捧起它,也不在有一个甜蜜的话语对我说:“我爱你!”~


可以画句号了,到家了,一个至少让我可以休憩的地方,上海的夜还是那么迷人,那么寂寥,我不禁再次回头向它道一声:“晚安!上海,晚安!我的玫瑰!”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