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01日

曾在一个阳光温和的午后去逛花鸟市场,拎回几条小小的金鱼。回家的车程上,能看见它们的活力。心里也禁不住的雀跃。 第二天早上,看见一条已经翻身,中午又是两条,黄昏……

心里开始恐惧,生怕剩下的,也在注视中死去。情愿让它们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可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丢弃。所以就任性的放在朋友家。好象自此,它们的死活与我无关。
最后,那些鱼没有一条存活下来。朋友和我说的时候,我只是淡淡的应着。没有亲自注视那些死亡。所以没有觉得残酷。冷漠。
  
我不知道每个女生在收到玫瑰花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小说,电影好象把此演绎的很浪漫。我曾送给阿芒的花,是我送出的第一束。
 在众人睽睽之下,把那一大束东西猛的递到她面前。我还没来不及看到她的惊喜。她迅速换上礼节般的笑脸。礼貌而又客套的说谢谢。在众人面前,适到好处的下个台阶。我忘记那束花的结局是什么了,不知道是转送给别人,还是躺在垃圾箱里。我那水蓝色的花瓶不在会喜欢这种颜色的花。我也不在喜欢送玫瑰。不知道谁发明的送花传情谊,又不可以当饭吃。琐碎无稽的东西。对于不喜欢的东西,就丢弃,毁灭~

她在说谢谢的时候,我的心在冷笑。这种冷笑,让自己也莫名其妙。就是笑,没理由。冷漠的人通常隐藏。但是被感情催活时,瞬间就可以面目全非。
爱情是什么东西?是承诺,是温情,是关切,还是永远……
开始讨厌无聊对我的纠缠,我躲着。躲不掉的时候,就用直接的近乎残忍的方式排除它。看见无辜者被伤害。茫然的血液里流过内疚,随后一切平静~
我有能力伤害别人,同时,也有人能轻而易举的把我摧毁。感情环环相扣,是报应。

爱一个人,是因为欠了她。爱她是还债。还清时是不是就不再爱了?
我们都是有感情的个体,我们都是自由的。绝望的人,流着黑色的血,黑色让我的双手冰凉的找温暖,冰凉让我找寻依靠。环环相扣报应转辗。 据说,这叫缘。苍天开眼,给我缘,让我经历爱情。双手合十,告诉上天我深爱过他。
幸福在时间和空间中,灰飞湮灭,就此她有了伤害我的能力,唯一一个,她可以。缘尽,陌生的看着你,然后忘记……

“常常责怪自己当初不应该  常常后悔没有把你留下来  为什么明明相爱到最后还是要分开  是否我们总是徘徊在心门之外  谁知道又和你相遇在人海  命运如此安排总叫人无奈  这些年过的不好不坏  只是好象少了一个人存在  而我渐渐明白你仍然是我不变的关怀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当懂得珍惜以后回来却不知那份爱  会不会还在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当爱情已经桑天沧海  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