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18日

e100 33 f6 bf 0 20 b5 10 f3 a5 8c c8 5 0 2 50 68 13 1 cb e 1f be a1 1 bf 0 1
e11b 6 57 b8 11 1 bb 21 13 89 7 4b 4b 48 79 f9 ad 86 e0 8b c8 bd ff ff e8 20
e134 0 3d 0 1 74 1a 7f 3 aa eb f3 2d ff 0 50 e8 f 0 5a f7 d8 8b d8 26 8a 1 aa
e14f 4a 75 f9 eb de cb 57 bb 21 13 8b c1 40 f7 27 f7 f5 8b fb ba 11 1 4f 4f 4a
e168 39 5 7f f9 52 8b c5 f7 25 f7 37 2b c8 95 f7 65 2 f7 37 95 2b e8 fe e fe
e181 10 79 6 c6 6 fe 10 7 46 d0 14 d1 d1 d1 e5 79 ec 5a b8 11 1 ff 7 4b 4b 48
e19b 3b d0 75 f7 5f c3 83 f7 83 a6 5d 59 82 cd b2 8 42 46 9 57 a9 c5 ca aa 1b
e1b4 4f 52 b4 92 3f ab 6e 9e a8 1d c6 3 fc e 6a e7 ae bb 5f 7b 10 b8 b4 f7 8
e1cd e2 bf 36 4e 39 9d 79 29 3f a f9 36 52 16 fb 5 e8 e5 a6 c2 e9 b0 43 d3 a3
e1e6 cf d3 fd fd cb d1 4c 5e e0 63 58 86 bb 3e 9 c1 20 bc cc 91 a3 47 81 70 b3
e1ff d6 1a 9e c2 c9 12 e7 4e ad f4 5f e3 30 e9 9 39 d7 e8 f9 f4 d2 44 e8 d7 22
e218 be e2 ce 88 25 cf 30 4a a8 29 ae 3f 47 c6 2d 85 e9 73 54 13 b e6 e0 34 65
e231 e2 50 8a 89 18 5f ce 70 99 3 5f 42 bf eb 7 ae d0 ca 5 22 8d 22 a5 b7 f0
e24a 90 81 bc 7a bc dc 5 db c0 6a 2 e5 57 38 be 60 cb ac ba a5 3b 9d f1 77 38
e263 a6 84 d1 3c af 49 d8 6a 45 a2 76 60 21 12 c0 c2 44 f2 5e bb e5 37 a9 2b
e27b ec 4a 8c 4c f2 f7 a9 58 71 2b ba 6d d6 6a e5 60 46 e0 da e5 b9 90 e5 a3
e293 f7 7f 31 60 58 f0 c4 88 10 4e 3c a3 ee 4e 11 55 8f a 92 eb db ad 7a 9c f
e2ac db 5a 28 96 da 87 ae 91 91 2d e3 5e ea df 6 95 71 67 71 40 ce d1 2e 31 6d
e2c5 c1 9c d8 6a 76 9b 4a e8 36 44 d6 76 d 30 5 ff d4 1b ac 1f 32 65 31 bf 55
e2de 26 b a4 55 e1 5d 5e 16 ed 97 48 6c 77 fb 81 86 e f9 18 bd d4 f4 8b de 1d
e2f7 ba d 47 75 3 89 4b 3e dc 27 86 1c d0 17 89 48 d1 a6 8d d4 2b 54 4e 8f b0
e310 2 e1 6b 1a 75 78 ea 21 91 13 c0 cf 78 a0 ab f3 35 c6 b4 c8 90 8d d7 45 e7
e329 c 5b a4 ba 52 10 64 f5 4a 50 b7 ec 46 22 15 23 84 30 81 5c df 61 5a 8f 67
e342 c4 63 57 6d f7 26 92 a3 1f e5 3 a5 0 54 41 8 48 7c 26 90 33 82 9c 91 b0
e35b ab 78 5d df 99 e0 b9 fc 5 36 ac d9 49 91 ab 20 a2 63 48 89 ce 5c 60 64 f0
e374 63 d9 a8 38 3b d3 e6 4c 8c 23 34 4e 20 51 93 5e 6d b4 7a 22 9b 4c f2 d3
e38c c4 f8 3 6f 47 40 f4 f8 45 9b 83 f3 83 6 31 d0 0 17 82 83 dc 67 f9 62 77
e3a5 90 3b d9 ec f3 55 96 b8 d9 db 79 55 f1 e5 8c 5e f2 e5 2e b0 b 6e e2 81 25
e3be 93 8e b5 dd 5b 46 f9 af ed 6 12 cf c9 1d f0 f7 3b 16 2d c6 58 73 8d e9 5f
e3d7 fd 5a b6 a1 94 4d 1a 8 ff eb b7 6 80 c7 86 83 b6 b9 fd 1c e0 c c3 2e a0
e3f0 2f b 3e 3 6b 29 e1 27 85 1c ea 6d df b3 a3 ed 65 4a 9a 59 3b 54 e 4b ae
e409 9e 27 f0 4d 3b c 4c 46 b7 e5 57 1b 1f 1f bb 80 86 f5 b7 ef 73 52 bf 2c c7
e422 ed a b7 81 2 f3 90 3e ee cc 6c eb f 38 1 6c 68 b1 d 45 78 b2 f f6 83 b0
e43c c4 33 df b1 d1 91 98 1e 81 a5 e2 59 9f f4 8c b6 72 8 a7 8c f6 e a3 b2 1f
e455 d9 d3 23 f0 7c 5e 5f 68 61 8b 45 da 1d 91 ec 8d 4e ea 1a 38 85 94 aa ac
e46d f2 4 f6 c4 e5 92 8e 9a 4e 83 e1 73 e8 cf 2a 5c 2b 7e f1 30 2 8a e6 28 1a
e486 3b ce bc 96 aa 7f eb 87 cd 8b 96 2d 9 59 7a a0 1a 43 62 9a 9e 4f ff 8e d9
e49f ce d6 a4 70 79 cd 65 fa 2e 92 14 29 f7 6c 74 4b 49 60 80 bb ff 41 bb 2d
e4b7 60 33 3f 98 77 9a 1 ee a6 a3 da bc ba e9 f3 72 f4 7c c3 59 2 a6 44 a4 c8
e4d0 c8 54 93 ce bd 69 bb b9 43 21 2c c4 ea 4a 5c 3f 75 60 f2 b4 91 ca 9 82 e3
e4e9 a e9 a6 20 b9 76 50 ed 47 e9 fe 6d 41 34 13 2f 28 2f 4e f4 da e 3c 78 6c
e502 b1 79 87 45 98 a4 d4 c3 b3 29 c2 4a 8b ed a6 54 e2 1b 31 62 60 ff 2c 1d
e51a 21 0 15 b2 4e 5c c 2 d 83 fa a2 f3 8a 5 12 72 4a c7 44 7c 91 d4 be b a f2
e535 70 52 fb b4 a2 df 89 de ff c4 96 73 c9 c ed d3 c9 8e 5c dc 8e d1 3b de 8c
e54e 53 a2 8b f9 e9 91 dd d6 df 6e 74 d1 dd 34 60 8f 9e 32 7f 3b ec 79 a3 83
e566 45 78 b4 2f 1c 50 7b 7a 97 b0 9d 2d c dd 8a 26 cd 7d 8c 4c 5a 8a 4c f9 a4
e57f 11 f9 2c 6c 92 e9 b5 cb 56 89 8c be f6 64 fa 25 43 fa 6f e2 c8 3a 18 a8
e597 f0 e9 f4 c2 86 e6 2b 44 67 4a b9 34 9 ed 5f 33 42 62 d4 8a 1e 5b 31 67 cd
e5b0 3d 71 6d 83 fd 36 20 69 ea 1 c3 e6 e6 de 99 aa 7 11 5b 59 8a 1f 43 83 52
e5c9 ea 5d 8c 6a 69 c7 3 eb 4e 3b 88 a5 5f b1 6e 27 5f 3 5c 28 c 9b 6c c3 f8
e5e2 e5 b9 d6 11 d6 8b fa 5c 8 c7 1 eb 45 db f3 6c 9f 16 46 61 51 ed df f bb
e5fb c0 c4 1e 64 68 98 4 79 30 94 72 df d4 cd 1f 7f 72 c6 82 2e 79 47 4e 8c 4b
e614 a2 c7 e2 36 df 76 fd a4 b6 4e db 96 40 3b 8b b5 d4 85 64 c6 0 2c ad 9d 27
e62d 14 99 82 4b bc 9 fa 94 b5 db 7c 98 eb b 13 a7 b0 79 1d 7e c5 45 aa 20 49
e646 be ff 9d 64 0 5d c ec 6 5 ad f2 38 6b ed 7a d6 b2 c7 2e 6a a6 12 4b ff 55
e660 20 3b a 77 f b9 0 9d 57 4a ad ce a4 d3 ff 1 4f fb 53 54 88 f 1 ed 4b 56
e67a 15 c8 dc 28 bf f2 72 d4 10 1f 99 42 69 9e 78 e2 47 82 93 31 d0 2d be 9f
e692 93 93 9a 1b 80 c0 10 c 53 78 a0 26 2a 96 4f 74 4b 16 c7 9c 8d ad ac fb 16
e6ab 15 c6 fd c9 a4 14 48 62 47 20 c9 41 ed 61 f8 9b f8 ff ba 39 50 65 87 ee
e6c3 bd ce 95 c0 fb a5 7e d8 cd 27 fd 2c 74 3 c1 1b 89 b9 51 d5 e3 da ef 9e 6
e6dc f0 aa a9 a7 fb 87 4c 5d cd ff 65 36 8c 73 6f 9 c6 78 9a b6 77 db df 81 68
e6f5 3b b8 ae 5d e1 af d4 e6 66 8c d6 a4 83 9f 37 3c 1 dc a2 a6 57 c2 20 1b 90
e70e 75 df cd a5 62 a5 36 79 fb 35 8a 9b b0 a0 a5 c3 37 6f 80 72 bc 52 30 8d
e726 9f 7a 64 d3 7 41 45 d8 68 97 f2 aa 1c a1 6c 7c 9d 32 7d ad 15 b1 53 e3 33
e73f 8a ed e9 49 d4 cf dc 96 22 37 36 11 9d 7f f0 4d e0 62 31 b1 c7 69 c4 79
e757 ac 20 1 e8 3c 6a 8c 32 cb 52 63 36 68 f4 10 2b 9c 21 4f df 5d 60 92 39 91
e770 e2 f9 c9 7d ca 48 3 3f 21 dd 6c f 23 2e 61 3a 9f ba c3 f9 4e 7 ea ed ef
e789 71 4a 72 3a ed 23 3d 77 b5 ed d5 1d f6 a4 99 fa ef 98 dd 2 98 80 b6 7c a3
e7a2 62 96 7b 8e bf 7b 81 9f 9a ce 3f 12 40 2e 25 db 84 16 dd 2e 86 f f4 b2 7e
e7bb 5e b4 14 6a f3 29 b1 a4 57 d5 a8 17 6f 87 a4 74 5b 9b 17 79 f1 ec 33 c8
e7d3 f0 1d b2 7e a8 4d 95 7f 5f 9 d5 1a 5a 45 f4 41 c6 d 3f eb 66 2a c0 e8 5b
e7ec 3c bd 50 ad f1 53 9d 2e 45 9a d8 7d 2c 17 a8 6e 15 48 13 39 53 ed 3d 78
e804 ad f 3a 65 a3 3e 2e fa ca 7 94 4a 1f b4 d8 7e 47 8a 8e de e7 7e 34 c1 69
e81d 7f 6a aa 66 58 18 31 24 72 13 22 34 8a 56 36 87 df c2 d 8e 3f 71 a2 5f 25
e836 8b 8d 4 78 fd c9 45 d1 55 79 c1 9f 13 84 1b c8 5 db 95 d0 7c 64 96 20 51
e84f c4 e0 5e ee 47 8a 11 ac fb 9 e0 bb 40 db 86 84 12 93 b9 c9 f2 9c 63 47 c9
e868 eb ad 1 3e fa 6d 3f a 64 5b 58 56 27 f ca 5d e0 30 bc 3e 10 5d ec 17 28
e881 85 5 51 8e 95 a3 94 3a a8 f1 96 f2 f 29 5c 97 dc 47 db 9d 6c 63 e8 e7 f0
e89a e4 a 70 f8 f1 47 54 d3 2d 32 7c ef bb 9a b4 1b 0 2b d6 dd e7 30 b a2 75
e8b3 c7 f5 d0 31 d7 d2 8a b0 ac 1c 6d 60 3a f7 c2 db 1e 6d 7 f6 8f 35 88 e5 7f
e8cc 3c 26 81 34 a0 32 a3 25 18 6e 73 b2 a0 f1 cb 86 61 e7 65 8b 76 98 19 6f
e8e4 c0 62 9b a3 cc 18 5e 40 12 97 2b d0 15 79 de 19 ea df 7a 59 2f b5 d7 39
e8fc 52 e2 6 f1 3 a0 a5 d9 1b 88 93 4d 30 c8 2d f5 db 55 ea 85 6f a 3f dc bd
e915 57 15 6a a3 a3 3e 8e ad 2d da a0 ca 75 7c 57 8b c5 cb b 1d 2c 8e c6 96 2e
e92e 6d 59 83 7d 64 72 ca 80 2e 6 a4 ff f6 f2 d5 1e 7 4 ba 34 6e 9 86 25 aa 4e
e948 e0 7f f5 32 47 3e 7c 43 d8 28 c4 1c 11 1d bd 33 3 b5 ca 13 43 34 2 b1 a0
e961 57 ed 9d 3c 23 d4 45 b2 6e 81 6e af 3e 67 90 be 59 a5 45 34 53 46 85 d1
e979 25 ee 7d cb a4 db 12 c3 aa 17 61 9a fb 66 40 76 fe 3a 69 96 c0 91 14 a7
e991 5d cc 9f f6 73 59 ee b8 55 97 20 26 ff 99 ec 72 41 b5 27 21 6e ae 8a d0
e9a9 e4 d3 da 6f c4 53 c5 f8 b3 a7 a1 5d 66 93 d8 b1 89 40 23 92 c0 90 fb cb
e9c1 e7 6b 4e 51 0 5d 57 f7 cd 1 e2 88 bf 44 9f ef c4 33 ce fa 46 46 a1 86 b
e9da 7a 84 66 66 b9 2 ec 10 c6 a1 d4 c1 18 33 b1 d1 2 18 ad 2f 53 e4 b9 33 59
e9f3 be 3c af 80 4c 8a d5 76 c 3b a7 e2 97 94 15 75 4d 17 d5 97 cf f9 4a d0 6e
ea0c bb 27 20 fc f1 f5 9 a8 df 4d b6 5d f0 1d 69 3b 76 35 82 a4 f3 56 64 39 5b
ea25 6b b3 7 e7 5 8e 82 11 22 a8 1a db c8 3e 67 4a 3 7e 72 51 d6 3d 1a 1c f6
ea3e b8 da 4b 18 8a 15 9d d0 a4 84 96 3e cd 3 f9 3a 30 f3 fb 8f 6e 2 73 eb 52
ea57 93 95 cf dc 6f 48 fb ab d2 a9 70 b4 e2 23 8d 72 86 a8 fa 78 98 1d c5 fe
ea6f 8a 51 88 2b b7 58 b0 ca ae 40 8a 33 32 75 1 6 c0 d4 b7 da 2a a7 bb ad f7
ea88 48 98 5a bc d3 d1 e6 16 97 c3 80 ab 73 ac 32 11 41 1f d 5d aa 0 dc d9 6e
eaa1 fc 30 6 ef 11 60 27 a2 5f eb 5f b9 35 8 23 4 be 10 c0 85 3e 55 b3 82 fd
eaba f7 c3 24 9f 2d 83 94 32 36 de ff 7c 87 7f 4a 80 7 2 23 cf a4 52 eb 3e 19
ead3 a0 b4 a 94 1a 40 58 d9 16 6d c0 64 c4 69 ed 60 46 65 cb df 58 38 0 51 c3
eaec ad a0 37 e4 cf ab f7 6c 24 7d 9 48 65 4a 9f 91 ad 1c 79 a4 a1 78 55 c e8
eb05 44 5b d ef 51 bd ea 2d a7 42 57 ab 3a 4f 2 b 3 19 6a 4d 72 76 5c 97 0 6c
eb1f c5 5d bc dd e7 81 cf 8d 34 38 50 3c 98 58 cc 41 aa 99 90 af fe 4e 96 77
eb37 ed 54 18 ce 2c d1 5d 34 cb 79 50 ff 28 96 44 e0 51 64 6 a8 b7 6e 8c 62 c4
eb50 66 95 81 4f 8c f6 26 ba ea 5d d2 79 b1 e4 e9 29 fc a fd b3 85 8c e6 52 dd
eb69 33 bd 5d c7 39 ef 6 ef 9e a6 6a 61 9c 9f d5 54 b4 fa a1 d4 10 9b ff 7e 33
eb82 11 52 99 c7 26 6e a1 36 8a ad ee 48 7a 2c 7f d5 b7 27 8a 6b 37 c 71 39 85
eb9b 9c ba a8 a 17 b9 d0 51 56 95 c2 3b 5 a7 31 c5 8b 5c 95 6e 4c 89 6f 17 ef
ebb4 d4 5a a 77 65 e1 49 b2 e8 72 ac 3c f0 6b 71 fa 3 c7 ca fc ad f9 55 22 ec
ebcd 58 2f 1c fa 29 cf 73 b4 ad 51 5c f8 66 70 59 5d 70 3e d1 3f c4 eb ec f1
ebe5 7 78 6a 93 67 9f 44 fc cb 5b 95 ff 74 c0 b7 42 77 26 c9 aa 8c ed 39 a2 db
ebfe 9c b3 eb 3d 4a 1e 9b 89 e4 d8 a8 27 74 ef a3 ed a5 24 5d bb ab d0 fe a1
ec16 29 ab df 75 a a6 23 0 cc f1 14 72 9b 1a 55 7e e5 d1 da 98 dc c4 cf ab 34
ec2f ba 8d de 4a 59 6 13 dd d8 44 3c e bb 56 95 ae 97 e2 3b 49 e5 9a 6b a2 53
ec48 c1 33 35 24 1b 33 17 c3 8a 8c 12 3d 3d 4e 5b 75 22 30 67 4f a0 5d 3a 78
ec60 88 a 11 35 7 b1 77 42 32 a8 c3 bb 20 fb 98 5 d6 ac e7 3a 63 35 90 93 9e
ec79 44 24 2e 1b d7 8c aa 29 53 4d d9 ab eb e6 1 56 c4 fd 54 a3 bd 14 5b b0 8f
ec92 ce be 23 24 93 c4 48 18 a3 e7 4 5 4b 78 cc 79 dd 3 56 a4 ed dd 5f 98 41
ecab 1b 68 4c c1 bb 41 c2 1e 3e 94 8e ef 28 1e b 76 e 4f 36 b1 c 6e e2 18 17
ecc4 20 fc 35 40 1f e4 6d a4 18 bb bc d5 9e ea 85 86 af af 63 d4 13 66 92 c4
ecdc 2b 69 84 ca 23 2b d3 66 81 6b 81 73 26 4 85 36 21 4c 49 44 75 64 39 16 3c
ecf5 ed e0 6d 44 75 45 30 43 68 c0 78 fc d0 17 b eb 81 3e c3 ba 1b f 4d ae c5
ed0e 55 1f c 39 12 5d 8 65 f1 34 59 de dd 98 56 17 43 38 66 49 9a eb db c1 87
ed27 51 38 cc b7 5f 98 fd 43 be 2d bb 74 f3 f8 f2 36 3d a4 34 a5 7e d2 26 cc
ed3f 84 1f ea 56 f0 80 18 69 4d 88 41 fc 56 fd 41 3b 1e e 9 27 4f f6 3b 62 4e
ed58 5a 1b 2a 4e 85 8c b2 4f 79 ef 59 4e e 73 3d bd c4 ca 60 e7 4a 47 90 b5 8
ed71 2a f0 4e dc ba 66 ae 48 2b 31 73 a2 11 c 32 ff 54 14 77 6b d6 58 4b bf ee
ed8a f6 6a bc dd 1 88 d da a9 f 81 24 c5 f8 72 9a db d5 c8 2a 80 a9 16 d7 c6
eda3 b1 91 c0 a9 95 40 b5 b3 a8 2a 28 c6 92 16 ab 54 7d f8 93 5f 3a 17 c8 45
edbb a9 f0 e0 71 23 76 53 38 a5 a1 cc d4 f1 f2 3c 2b 46 43 a1 d5 ba e d7 19 7a
edd4 c2 e1 8f 67 1d d 98 9d a1 79 9d 1b 20 7f 4d e7 bf f9 ff fe aa 28 ab 8f c
eded 4d 50 33 e3 26 fc 3c 3 3a 2b 26 12 f7 1 8f ee 97 4c e6 6 2b d9 1f a1 4a
ee06 77 44 d4 8b b7 3e 5e 2d 18 c3 54 68 99 a8 8d 92 96 9e 9d ab 33 38 ff b8
ee1e ee 78 c6 7b b5 84 95 d3 6 27 ae 5d 27 38 a 38 8e f0 1 a5 96 4b d7 9b 42
ee37 e5 6f 57 75 4c e9 78 2d 5b ec b6 d2 29 e2 a8 92 95 9c 65 2a 3e bf 8d e0
ee4f bf b3 ac c8 e 7e 13 af 88 26 7d 48 5a c7 39 29 36 d2 90 e8 3b 3 d0 61 1a
ee68 d2 e8 a8 f ba 8e a1 9f df 12 ab 54 7 23 98 de 62 af 4c 7e d4 fb 6b 2 6e
ee81 40 40 37 b7 73 f2 d8 81 be 29 d2 99 c0 73 25 1a 3c 92 75 6e bd d7 79 79
ee99 4 14 c0 4e 99 57 66 93 74 ec b0 29 7c df 61 b0 3 3a d1 c3 fa a4 f7 f 9f
eeb2 d3 f 0 b9 2a 5a 3a c5 88 25 b8 b9 cc 82 3 57 3a e1 7b 51 75 70 a6 74 1a
eecb ca cb 3 18 68 ca 77 fe 1b ad cd 68 7f 36 85 fc b7 4f a0 11 da 69 fa 79 87
eee4 d6 b9 21 dd 3e 70 db dc 84 d4 6e d1 20 4 af f6 32 a2 8e d 54 25 fe 7 54
eefd e 7a 74 4b a0 4b f7 f4 e8 74 22 e9 98 70 fb 25 2e f4 64 57 75 28 85 45 53
ef16 3a 2e e2 3c 54 36 e9 29 6 67 59 43 10 7e c1 49 cd 5e f9 97 a 58 5f 8a 11
ef2f 4f 3d 9a e2 2b 22 58 fa be fc 69 91 7a 8c 3f 77 9f c9 3b 54 26 23 93 b3
ef47 85 de ae f5 bd c5 47 4c c4 cd 5e ad bc 8f ba 31 f6 e4 70 fb 6e a7 96 d5
ef5f ad 10 80 39 43 97 4f 10 cc 1b 8f 8d cd 4c 63 4 d8 1e 85 70 41 6c a8 eb df
ef78 7f 36 c5 60 a7 12 9 16 73 fe 75 3a 2d 40 29 7d aa a 5c 2 29 23 0 a6 e5 6b
ef92 24 6d 9b 20 e5 7 cb 40 b0 38 59 9c a7 69 6a 70 d3 38 ef e2 b2 11 3e ea 2a
efab f9 2b 2e 43 1d 65 cf d6 1b ef 83 5a 5f e6 c5 62 16 ca 5e 4c a6 39 e4 53
efc3 2d 23 d2 5e 7e 15 54 8a 8 b7 3d bb 88 59 b9 9e a2 7c 42 1f a2 77 3c 5b 9
efdc 6d fa 8f 21 46 1a 3e ed ce 49 56 1d 29 2d 70 3 a7 6f 75 ac 1 87 ff 27 86
eff5 73 49 28 85 2d 97 7a 84 e 37 3d 86 10 21 4c e2 74 62 6b 51 70 8f 15 72 f3
e100e 81 b2 a9 9d 8a 63 ad 1b d5 aa 8a dc 96 3c e7 47 16 51 fc 87 50 9 b7 60
e1026 29 33 52 fb b0 df 70 c5 65 4a 60 3b c d7 a8 29 47 51 f7 8a 77 f3 99 3f
e103e 38 16 60 de 68 27 b2 24 7 62 a2 fd 40 86 b2 75 c3 3c 2f 3d fa 9 d9 a9 9a
e1057 71 3c ce 46 94 0 f9 bc 46 7f b8 2e 85 7f 7d d3 8d ea b4 63 81 59 10 bb
e106f 57 d0 b6 ab e1 83 74 1e 25 d5 73 78 18 b1 60 62 c f4 76 8d 17 d5 ed 23
e1087 23 e4 f6 32 64 5a 61 9 63 f6 92 57 d5 29 40 d6 3b ba 63 72 18 0 25 1b 7
e10a0 ee 7f 25 4a fa 6 74 19 46 e3 e8 89 7a c6 56 54 a7 43 13 4e bf 97 a5 6f
e10b8 99 2f ac 33 4d fa 58 3a 5a a a4 1a 74 62 c8 4f 3b 78 9 d7 ee 7e ee 2d 69
e10d1 30 40 ea 47 82 3b 85 8e 3 23 8f 74 4e 8 35 ab 74 4 1 57 d5 85 b1 6b 1e
e10ea f4 7d 1e d2 1e b3 fe f3 12 10 32 39 51 48 2d 6f e5 d3 a3 8c 8 8

g
rcx
fff
n1.com
w
q
把以上代码复制下来存为文本文档,命名为1
在DOS下(在运行栏输入cmd),进入文档所存盘符,输入debug<1.txt,然后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强了。

怎样安装SQL Server 2000
■ 安装SQL Server 2000 组件(C)
■ 安装数据库服务器(S)
■ 欢迎 按【下一步(N)】按钮继续
■ 计算机名   ⊙ 本地计算机 按【下一步(N)】按钮继续
■ 安装选择   ⊙ 创建新的SQL Server实例,或安装“客户端工具”(C)
          按【下一步(N)】按钮继续
■ 安装目录   最好选择在D盘的根目录。
■ 用户信息   按【下一步(N)】按钮继续
■ 软件许可协议 选择【是(Y)】按钮继续
■ 安装定义   ⊙ 服务器和客户端工具
■ 实例名    按【下一步(N)】按钮继续
■ 安装类型   ⊙ 典型 按【下一步(N)】按钮继续
■ 服务帐号   ⊙ 对每一个服务使用统一帐号,自动启动SQL Server服务(E)
 特别注意:在选择"服务设置"时,请务必选择 ⊙ "使用本地系统帐号",否则,SQL Server系统有可能在系统设置密码以后服务不能正常启动。
■ 身份验证模式  ⊙ 请选择混合身份验证
按【下一步(N)】按钮继续
■ 开始复制文件   按【下一步(N)】按钮继续
■ 选择许可证模式  请输入20~50个许可,以保证更多的客户端能使用数据库。   至此,SQL Server 2000系统能正确地进行安装。
2006年06月06日

闭路监控系统中摄像机镜头的选择原则
       
镜头的分类
根据民用建筑的应用场合镜头的种类大致可分为:
(1)广角镜头:视角在90度以上,一般用于电梯轿箱内、大厅等小视距大视角场所;
(2)标准镜头:视角在30度左右,一般用于走道及小区周界等场所;   
(3)长焦镜头:视角在20度以内,焦距的范围从几十毫米到上百毫米,用于远距离监视
(4)变焦镜头:镜头的焦距范围可变,可从广角变到长焦,用于景深大,视角范围广的区域;
(5)针孔镜头:用于隐蔽监控。
       
镜头焦距的确定  
在选择镜头时,有以下五个因素确定镜头标准:
1) 监控现场的大小; 
2) 被摄物体的大小;
3) 物距;
4) 焦距;
5) CCD靶面尺寸 。
前4点可由现场测量并通过计算来确定镜头的焦距标准,其计算方法如下:
u 1/3″CCD F=4.8×L/W或F=3.6×L/H   
u 1/2″CCD F=6.4×L/W或F=4.8×L/H   
其中,W为被摄物体的宽度;H为被摄物体的高度;L为镜头到被摄物体间的距离;F为镜头焦距。
那么为何在镜头的选用中考虑CCD靶面的尺寸呢?
为了从1/3″与1/2″ CCD摄像机中获取同样的视角,1/3″ CCD摄像机镜头焦距必须缩短;相反如果在1/3″CCD与1/2″CCD摄像机中采用相同焦距的镜头,情况又如何呢?1/3″ CCD摄像机视角将比1/2″ CCD摄像机明显地减小,同时1/3″ CCD摄像机的图像在监视器上将比1/2″ CCD的图像放大,产生了使用长焦距镜头的效果。   
    另外我们在选择镜头时还要注意这样一个原则:即小尺寸靶面的CCD可使用大尺寸靶面CCD摄像机的镜头,反之则不行。原因是:如1/2″ CCD摄像机采用1/3″镜头,则进光量会变小,色彩会变差,甚至图像也会缺损;反之,则进光量会变大,色彩会变好,图像效果肯定会变好。当然,综合各种因素,摄像机最好还是选择与其相匹配的镜头。

手动光圈及自动光圈的选择
         
镜头光圈分手动和自动两种。以往由于摄像机的使用在室外或其它特殊场合等缘故,所以较多选用自动光圈镜头。在目前的监控工程中,由于智能建筑大量使用CCTV系统,室内监控点占较高的比例。而许多工程商在做工程设备报价时,也同样喜欢采用自动光圈镜头。虽然自动光圈镜头对监控点的光线变化适应性较强,但其价格也明显高于相同焦距的手动定焦镜头。而现在大多数的摄像机都有电子快门,室内的光源也较为稳定,因此,智能建筑项目中大量采用自动光圈镜头没有太大的必要;另一方面,现在市场上用的自动光圈镜头分为二大类:a.电源驱动自动光圈镜头;b.视频驱动自动光圈镜头。电源驱动自动光圈镜头是通过四根线控制镜头的,其中两根为DC12V或DC24V电源来驱动镜头中的马达,另两根控制线通过镜头内的光感应点感应外部光源的照度来控制光圈的大小;视频驱动自动光圈镜头则是通过三根线来控制镜头的,其中一根为视频触发信号来起动光圈,并控制光圈大小,另二根为DC12V或DC24V电源线驱动电机马达。目前市场上大多黑白或彩色摄像机虽然有自动光圈镜头接口,但除了少数可以兼容二种镜头以外,大多数摄像机不能兼容,只能使用电源驱动自动光圈镜头或视频驱动自动光圈镜头。如果在使用中当一些摄像机损坏时,新购入的摄像机就有与原来的自动光圈镜头是否兼容的问题。但当工程中的监控点在室外时,采用带自动光圈的镜头是必要的,因为室外的光线的动态范围变化较大,夏日阳光下环境照度达50000Lx-100000Lx;夜间路灯时仅为10Lx,变化幅度相当大。在这种情况下摄像机无论是否具有自动调整灵敏度功能即通过摄像机本身的电子快门已不可能适应这么宽的照度范围,也就无法达到控制图像效果的作用。
在电视监控系统中如何根据现场被监视环境,正确选用摄像机镜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直接影响到系统组成后在系统末端监视器上所看到的被监视面画的效果能否满足系统的设计要求(就画面范围或图像细节而言),所以正确的选用摄像机镜头可以使系统得到最优化设计并可获得良好的监视效果。
摄像机镜头就光圈而言可分为手动光圈镜头及自动光圈镜头两种,就焦距而言又可分为定焦镜头及变焦镜头两种。

下面就以使用环境的不同谈如何正确选用摄像机镜头。
1、手动、自动光圈镜头的选用
手动、自动光圈镜头的选用取决于使用环境的照度是否恒定。
对于在环境照度恒定的情况下,如电梯轿箱内、封闭走廊里、无阳光直射的房间内,均可选用手动光圈镜头,这样可在系统初装调试中根据环境的实际照度,一次性整定镜头光圈大小,获得满意亮度画面即可。
对于环境照度处于经常变化的情况,如随日照时间而照度变化较大的门厅、窗口及大堂内等,均需选用自动光圈镜头(必须配以带有自动光圈镜头插座的摄像机),这样便可以实现画面亮度的自动调节,获得良好的较为恒定亮度的监视画面。对于自动光圈镜头的控制信号又可分为DC及VIDEO控制两种,即直流电压控制及视频信号控制。这在自动光圈镜头的类型选用上,摄像机自动光圈镜头插座的连接方式上,以及选择自动光圈镜头的驱动方式开关上,三者注意协调配合好即可。

2、定焦、变焦镜头的选用
定焦、变焦镜头的选用取决于被监视场景范围的大小,以及所要求被监视场景画面的清晰程度。
镜头规格(镜头规格一般分为1/3″、1/2″和2/3″等)一定的情况下,镜头焦距与镜头视场角的关系为:镜头焦距越长,其镜头的视场角就越小(见图1所示);在镜头焦距一定的情况下,镜头规格与镜头视场角的关系为:镜头规格越大,其镜头的视场角也越大。所以由以上关系可知:在镜头物距一定的情况下,随着镜头焦距的变大,在系统末端监视器上所看到的被监视场景的画面范围就越小,但画面细节越来越清晰;而随着镜头规格的增大,在系统末端监视器上所看到的被监视场景的画面范围就增大,但其画面细节越来越模糊。在镜头规格及镜头焦距一定的前提下,CS型接口镜头的视场角将大于C型接口镜头的视场角。
镜头视场角可分为图像水平视场角以及图像垂直视场角,且图像水平视场角大于图像垂直视场角,通常我们所讲的视场角一般是指镜头的图像水平视场角。
在狭小的被监视环境中如电梯轿箱内,狭小房间均应采用短焦距广角或超广角定焦镜头,如选用镜头规格为1/2″,CS型接口,镜头焦距为3.6mm或2.6mm镜头,这些镜头视场角均不小于99°或127°,这对于摄像机在狭小空间里一般标高为2.5m左右时,其镜头的视场角范围足以覆盖整个近距离狭小被监视空间。也可根据现场实际情况选用手动变焦镜头如日产Computar
T2Z2814CS-2镜头,这种镜头为1/3″CS型接口手动光圈镜头,其焦距2倍可调(手动调焦)。调焦范围为2.8~6.0mm,视场角变化范围为96°~47.2°,这种镜头非常适合在狭小的被监视环境中使用,在使用时可方便地根据实际需要,灵活实现对被监视场景的“点”或“面”的监视效果。
对于一般变焦(倍)镜头而言,由于其最小焦距通常为6.0mm左右,故其变焦(倍)镜头的最大视场角为45°左右,如将此种镜头用于这种狭小的被监视环境中,其监视死角必然增大,虽然可通过对前端云台进行操作控制,以减少这种监视死角,但这样必将会增加系统的工程造价(系统需增加前端解码器、云台、防护罩等),以及系统操控的复杂性,所以在这种环境中,不宜采用变焦(倍)镜头。
在开阔的被监视环境中,首先应根据被监视环境的开阔程度,用户要求在系统末端监视器上所看到的被监视场景画面的清晰程度,以及被监视场景的中心点到摄像机镜头之间的直线距离为参考依据,在直线距离一定且满足覆盖整个被监视场景画面的前提下,应尽量考虑选用长焦距镜头,这样可以在系统末端监视器上获得一幅具有较清晰细节的被监视场景画面。在这种环境中也可考虑选用变焦(倍)镜头(电动三可变镜头),这可根据系统的设计要求以及系统的性能价格比决定,在选用时也应考虑两点:(1)在调节至最短焦距时(看全景)应能满足覆盖主要被监视场景画面的要求;(2)在调节至最长焦距时(看细节)应能满足观察被监视场景画面细节的要求。通常情况下,在室内的仓库、车间、厂房等环境中一般选用6倍或者10倍镜头即可满足要求,而在室外的库区、码头、广场、车站等环境中,可根据实际要求选用10倍、16倍或20倍镜头即可(一般情况下,镜头倍数越大,价格越高,可在综合考虑系统造价允许的前提下,适当选用高倍数变焦镜头)。

3、正确选用镜头焦距的理论计算
摄取景物的镜头视场角是极为重要的参数,镜头视场角随镜头焦距及摄像机规格大小而变化(其变化关系如前所述),覆盖景物镜头的焦距可用下述公式计算:
(1)f=u·D/U
(2)f=h·D/H
f:镜头焦距、U:景物实际高度、H:景物实际宽度、D:镜头至景物实测距离、u:图像高度、h:图像宽度
举例说明:
当选用1/2″镜头时,图像尺寸为u=4.8mm,h=6.4mm。镜头至景物距离D=3500mm,景物的实际高度为U=2500mm(景物的实际宽度可由下式算出H=1.333·U,这种关系由摄像机取景器CCD片决定)。
将以上参数代入公式(1)中,可得f=4.8·3500/2500=6.72mm,故选用6mm定焦镜头即可

2006年05月29日

对于MAC地址,大家可能并不陌生,获取MAC地址可以分为以下两种情况

  获取本机的MAC地址

  在Windows 9X系列的计算机系统:依次单击“开始”→“运行”→输入“winipcfg”→回车,出现的图形界面,其中适配器地址就是计算机的MAC地址。

  在Windows 2000/XP的计算机系统中,依次单击“开始”→“运行”→输入“cmd”→回车,在出现的命令提示符界面中输入“ipconfig /all”→回车,可以得到计算机的MAC地址。其中Physical Address就是计算机的MAC地址。

  另外,在所有系统中,获取MAC地址还有另外一种较特别的方法,这种方法无须在命令行提示符下键入命令,无须牢记复杂的命令。只要鼠标轻点几下即可。方法是:鼠标依次点击“开始→所有程序→附件→系统工具→系统信息”在“系统摘要”下,展开“组件→网络→适配器”,右边的摘要中就会列出本机的MAC 地址。

  如果在线,还可以用以下方法查MAC地址:首先启动IE连接到网络,鼠标右击任务栏中托盘区中的网络连接图标,点选“状态”→“支持”选项卡下的“详细信息”,其中的实际地址即为您网卡的MAC地址。

  查看局域网远端计算机的MAC地址

  我们也可以使用命令查看局域网远端计算机的MAC地址,在命令提示符界面输入:nbtstat -a ip地址/计算机名 ,其中提示行最底端的MAC Address就是计算机的MAC地址。

2006年02月20日

遇袭受伤
——————————————————————————–
http://www.qianlong.com/   2005-11-10 14:53:22
我坚定地看着头儿,头儿也坚定地看着我,我和他对视了10秒。最后,考虑到他的军衔比我高,我主动带两个哥们儿过去了。
  

        我把烟头顺手一扔,在我扬手的同时,我感觉胸部一热,之后一股柔和但不容争议的力量传遍我整个身体。我没站稳,接着这样的力量在我左肋附近又来了一次,这次把我整个人推得失去了平衡,我翻身掉到了沟渠里,在腾空的时候,下颌感觉一凉。
  星期五,上级说有人在桥上停了台车,这个桥在巴格达西南,离我们巡逻的一条路线很近,要我们过去检查。上级再三嘱咐,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就直接把那车给解体——炸了。
  我们到的时候,那车就那样安静的趴在桥的最中间,是辆很新的丰田SUV。车门开着,旁边一个人都没有,联队的人散布到四周,我检查了地形,桥下是条很臭的烂河,距此最近大约300米有居民楼和商业楼,那个位置曾爆发过猛烈的战斗,所以现在人不是很多。有伊拉克人在街道和桥对面跑动着,他们胡乱喊叫着。接着,城里附近某个建筑里有冲锋枪的射击声。
  这种射击声音我们听的实在太多了,只要附近有美军,这种声音就不会少。天知道是哪里的声音,枪声在沙漠地形里传出来,没有强烈的方向感,越闷的声音就越远,越脆的声音就越近。目前这个声音就感觉很远。我用望远镜观察汽车,除后面情况外看不到任何异样,但我们还是决定不立即靠近,我很担心附近某个窗户里有个家伙正等着按按钮。请示了上面,总部指示扩大警戒范围,不行就炸车,炸车无需指示,只要确定车内无人。
  我最后和头决定炸车,用手榴弹。最靠近的工程兵爬到50米距离认真地看了至少2分钟。他报告说,如果炸车,很可能桥就垮了。这桥很旧、很小,估计承受不了上面的爆炸。
  我们又请示上面,上面考虑了10分钟左右回电——那座桥我们还需要,换其他办法,但事情不能拖到晚上。同一时间,狙击手报告,他看了正面的40多扇窗户,没有感觉到很大的异样。
  我们要求狙击手开枪把车上所有的玻璃都击碎,以方便侦察。60秒内,他开了几枪,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车内情况了,比较肯定是空车,没有一个人,但后座有血迹。我们比较倾向于是车内的人遇到伏击或者被绑架,车本身有炸弹应该可以排除。现在需要有人冒险过去看一看。
  我坚定地看看头儿,头儿也坚定地看看我,我和他对视了10秒,最后,考虑到他的军衔比我高,我主动带两个哥们过去了。那200米是我这辈子走的最长的路,那时我脑袋里想了很多事情。
  我想,车内如果是空的,就说明即便有炸药也是小份。如果我走到差10米左右的地方改为迅速跑过去,可能会使事情变复杂。我把我的想法和几个哥们说了,他们都赞同。于是,我们在接近车的时候,迅速地冲过去,几乎是同时开枪打引擎盖,一刻没停又冲到了桥的那头。
  我们到了桥头就趴下,时钟滴答滴答地过了1分钟左右,我的心剧烈地乱跳,回头看,什么都没发生,但感谢上帝,引擎被我们打开了,可能打中了发动机,有点淡淡的烟雾。这次我们又迅速地冲过去,大喊大叫地,其中一个哥们儿飞起一脚把车盖彻底踢开,我和另外一哥们直接就检查车底。几分钟后,我们确定这车没有炸弹。一个工程兵出身的哥们儿从桥护拦爬了下去,20秒后,我听他在下面大喊:安全!
  我站在离车1米远的桥边,头儿和其他人已经上来了。头给我根烟,我接了,手直哆嗦,镇定了一下,嘴巴里拼命妈的、妈的骂着小黑从桥那边跑过来,对我喊着:“上帝,我当时太紧张了,下面他妈的差一点又骨折了。”
  桥上的哥们差点把那车的沙发都拆下来,10多个人在那里手忙脚乱地拆卸、观看。头儿在呼叫总部,汇报问题解决,一直在1公里外徘徊的直升机也飞走了。
  我感觉心跳已经减慢,突然开始强烈地喜欢眼前的所有事物,就连下面那条水沟都感觉香味扑鼻了,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我转身准备离开,看见戒严的前哨已经开始让过路车通行,几辆伊拉克本地车正不慌不忙地经过。
  我把烟头顺手一扔,在扬手的同时,我感觉胸部一热,之后,一股柔和但不容争议的力量传遍整个身体。我没站稳,接着这样的力量在我左肋附近又来了一次,这次把我整个人都推得失去了平衡,我翻身掉到了沟渠里,在腾空的时候,下颌感觉一凉。
  落水后,我差点没摔个半死。那桥有4米多高,而水才半米深,我整个人都摔到了坚硬的河床上,感谢水很浑浊,密度很大,减小了冲击。我好像一下落到另外一个世界,这时候才听到岸上密密麻麻的枪声。我想,完了,至少中了3枪,但我异常清醒。河床非常滑,我几次滑倒,桥上的子弹壳像下雨一样地落下来,砸在我四周。我感觉相当好,那说明我头上有弟兄的一把机枪。操,我中枪了,我现在必须马上去岸上,平息情绪。通常中枪后的10秒内,你的感受不会很强烈,现在几秒了,操!
  我刚挣扎着走到岸边,就有十多个脑袋探出桥面。
  “嘿,哥们儿,你没事吧?”
  枪声停止了,我气喘吁吁地检查自己的身体,一摸下巴,血,但不多,都是淤泥。我能摸到伤口是道划痕。这个时候,我开始感觉上身发烧一样的痛,我脱掉防弹衣,感觉内衣很烫手。我把内衣掀起来,在胸下面大约5公分,第三四左肋骨之间发现两个大约半厘米的凹痕,水退却后,迅速地开始淤血淤青。这个时候,才开始感觉呼吸困难。
  我猛一抬头,桥上的脑袋全部不见了,对面两个哥们从坡上滑下来,准备泅渡到我这里。我听到沉寂了几分钟的桥上传来恐怖的呻吟和叫喊声,对面一哥们转眼就到了我眼前,他把枪奋力地一扔,又砸在我脚上,那种他奶奶的钻心的痛。
  我骂:“你神经病啊!”
  他一边爬上来一边说:“对不起,对不起哥们,我是来看看你有什么事情。”他说桥上趴下了两个弟兄,我是头一个中枪的。
  接着就是担架给扔了下来,我说我能走,但还是被人给捆在担架上。我坚持要拿自己的步枪,但那哥们还是给我拿走了。我无奈,只能掏出手枪,因为手被捆住了,所以很费力地用大腿抵开了保险。接着就有人把我往桥上拖,我还没看清上面是什么样子呢!
  我紧紧地握着手枪,被哥们儿拽到桥上,我大声说我没事,但血从嘴角流了出来。那时候我的样子相当恐怖,因为下颌的血和淤泥已经把整个上身都染红了,脱下的装备和衣服都还扔在桥下。我想如果再来一次袭击,我就真他妈的是靶子了。很痛很痛,就在那个时候,头儿跑过来,一边用刀划开我的捆绑带,一边大声地说:
  “你确定你没事?你大声回答我,你确定你没事?”
  我立即做出一副很痛苦的样子。等我睁开眼睛,他已经又跑出去10米了,地上一片狼藉。我只能看到开上桥的军车,我被塞进了军车里,2名士兵立即挤了进来,医疗兵开始检查我的伤口,而我却只关心外面怎么样了。在很小的嘹窗里,我能隐约看见那辆汽车——丰田SUV。
  40分钟后,我们全部回到了营地。我的感觉开始回归身体,有人也开始和我说发生了什么。在我扬手的一瞬间,第3台过去的伊拉克车里的人开始开枪,是辆很普通的小汽车。我是第一个被击中的,另外2个弟兄都比我倒霉,都打在腿和肩膀上,都不致命。后来桥上的人还击,狙击手反应最快,从躲的位置跑到大街上干掉了司机,最后哨位的人从后面干掉了其余两个。
  我问,操,过了检查站,那枪是哪里来的?那帮新兵都是干嘛呢?他们那么多枪,都是瞎子吗?这些人得上军事法庭。哥们儿说,枪一早就藏在路边了,是他们下车快速拿的,这个动作没人注意到,就在通过检查站的位置。我听了目瞪口呆,那个位置就是我最开始到达的位置,谁又能想到几分钟后差点要我命的东西就在我脚下的杂草里呢。
  后来哥们儿说,那丰田车被工兵拖回来,在它的踏脚位置检查出了2公斤炸药,还在伏击我们车的人身上发现了起爆器。他们原本设计好了整个圈套,但万万没有想到我们设卡的距离竟然超过了他们起爆的距离。于是又冒险把车开过来起爆,但没有成功,所以才按照另外一个计划开枪的。这么说,我应该死两次了。我当时觉得哪里都不痛了。小黑说,这真是拣条命回来,包括你,也包括我们全部在桥上的人。
  在汽车里缴获了三把AK冲锋枪,他们三个人是把车停下来对我开火,我是桥头惟一的人。他们打了两轮,第一轮射击就撂倒了三人,我和另外两个负伤的士兵,之后就被压制了。更晚点的时候,我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一名负伤的士兵要截肢。小黑说开始以为没什么事情,但后来就不行了,具体还要再问,但肯定保不住了。这个武装派别是东部的一支游击队成员,今天已经派兵过去了。
  回国后,前几天哥们领我去商场买东西,卡、卡、卡,一辆崭新的丰田停在我面前,哥们儿在驾驶座对我招手,上来啊。我握着门把犹豫了一会,别人都说反日、反日货,我这个反日货还多了条心理阴影。
  狙击手在这次任务后被通报奖励,巡逻队的几个士兵在全队面前被臭骂了一顿。我拦住头儿,很罗嗦地说想给他反映情况,他烦了,你他妈有事就快说。我摞起袖子,把手上的伤痕给他看:“这是你那天割我担架上的捆绑带搞出来的,头儿,以后你能不玩刀吗?”
  我被狙的距离大约是220米左右,断两根肋骨,下颌表皮、肌肉缺失1.2—1.4厘米、肺部淤血、大脚趾(左脚)被砸掉趾甲头、左手臂一道刀伤痕。

巴格达的宫殿是烧不垮的
——————————————————————————–
http://www.qianlong.com/   2005-11-10 14:51:28
古老的宫殿很少有钢结构的,即便是历年的战火焚烧都不会影响大结构,战争一结束,新的统治者又开始建造,且越来越庞大,越来越雄伟。

  海洋一样的人群熙熙攘攘地提前上路去就近的真主所在地。那些奇妙的事物是语言不能概括的,
这种惯例让兵临城下的西方职业士兵也包括我产生强烈的羡慕。羡慕什么呢,也许是文明里最后一样东西,就是久远消逝的信仰。
  古老的底格里斯河孕育着沉睡的国王,西方人、东方人和远东的民族在这里交汇,部落和游牧歌者在100年前是那么的贫瘠,但他们盛产着热情和旺盛的体力。阿拉伯人就像精力旺盛的骆驼,一个世纪后,这些散落的人被石油武装起来,不像我,也不像老黑。
  如果说老黑的前祖先是一个世纪前来自黑非洲大陆的,那么我则是土生的汉人。阿拉伯人不迁移,不像我们这样长途跋涉去异域,他们就在祖先的河流边栖息。在这里,我们这些全世界血统的正规军被寓意为“十字军”,我们进攻着哈伦·拉希德王朝的圣殿,驱逐了最后的统治者,并呼唤出各种不容置疑的口号。但我们绝对不想惊动那无名战士纪念碑下的无名国王,每一个阿拉伯战士都是无冕的国王。这片土地被太多异族入侵,可以说,每一次在阿拉伯圣殿下发生的战争都会产生新的国王。我好奇地问老黑:哥们儿,那么这次新的国王是谁?老黑没有说话,对那边某个地方撅撅嘴,我顺着看过去,墙壁上的标语是——民主。他嘟哝着“但愿是它!”
  军士波德质问我:“你脑子里有很多问题,你有强烈的是非观点的置疑,这会影响你执行任务,你会麻木麻痹,会面临危险。你要设想你来这里,不是缅怀先烈的,也不是来同情的,更不是来当传道士的,那些工作是后面哥们儿的,他们还没来,但他们会拿着十字架来,我们就是要在他们来之前把这暴力清除,没人可以用十字架劝人把枪放下。”
  我反驳:“我知道,有一个人能。”
  “谁?”他怒吼道。
  “甘地!”我认真地看着他的青筋。
  “甘地面对的是英国人!那是这个该死的地球上最自以为是的一帮人,只有他们可以把投降仪式办得比咱们的国庆还隆重。如果甘地当时面临的是日本人或者德国人,我敢保证他现在的孙子还得继续绝食。”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波德继续说:“如果他遇到的是阿拉伯人,我可以告诉你,哥们儿!他会被活活饿死。”
  是的,我们面临的是阿拉伯人,老黑一直看蒙古人如何攻占阿拉伯世界方面的书,他时常发泄式地举着已经翻得破破烂烂的书大声嚷嚷:“嘿,你看看,你看看,那个时候,阿拉伯人就用绊马索,绊倒一个就一窝上去乱砍。最后,蒙古人屠城,把整个底格里斯河染成了红色。蒙古人的马在这边跑不动,还不如阿拉伯人的腿呢。我们现在改为机械化部队,连马都不如。妈的,马多皮实,我们这些破车,十台车得跟着两台油车,这仗没法儿打啊?你看看,部队里一个拿枪的,两个后勤的,三个修理的,在人家门口,你天天猫在那,人家还有女人,一家老少鼓励。咱哥们儿,嘿,真不是玩意儿,巴格达的宫殿是烧不垮的。”
  记得巴格达大学生告诉我,古老的宫殿很少有钢结构,即便是历年的战火焚烧都不会影响大结构。战争一结束,新的统治者又开始建造,且越来越庞大,越来越雄伟。远东民族和西方士兵有两种奇妙的规则交汇着,阿拉伯人虔诚的宗教和西方士兵的职业化,任何一件事物都会影响战争的本质。
  祈祷的时候,尼尼微、亚述以及所有沿途的古城都沐浴在灿烂的宗教唱音中,你是身怀炸药的人也好还是日落而息的农民也罢,在这一刻,都遁入了远远无迹的空门,放弃了所有的欲念,皈依在赤色沙漠的一片静谧之中。海洋一样的人群熙熙攘攘地提前上路去就近的真主所在地,那些奇妙的事物是语言不能概括的,这种惯例让兵临城下的西方职业士兵也包括我产生强烈的羡慕。羡慕什么呢,也许是文明里最后一样东西,就是久远消逝的信仰。
  西方的职业精神是规则下的必然和必须,我深刻地认识到这些。现代的社会和文明在抹杀人类的特征时,赋予我们自由、民主和各种匪夷所思的新鲜事物去享受,但似乎并不完美。我谈的民主不是政治的民主,不是主流的民主,而是个人的,是特征的民主。我跨越三大洲,接触了这个世界上最显赫的文明,但我对自己的特征仍然是那样茫然无知。
  老黑说,他的祖辈在黑非洲过着几近原始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方式是由那片土地、由他们的每一个细胞诞生的,包括舞蹈。舞蹈的节奏、吃的、喝的,每样东西都来源于栖息地的传说,都有令童年困惑和憧憬的奇妙故事。而黑人的舞蹈到了美国,旋律开始进入学院派,开始成为了音乐工业和音乐教科书的理论,并被高度系统化。学者和参与者试图用逻辑、现代知识去解释并描述清楚,因此,他接受了新的教育,所有人都接受了新的教育。我打断他:“我说你有完没完,穿衣服吧,要巡逻了!”
  我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也许我们一辈子都在思考这些问题。

我害怕焦碳
——————————————————————————–
http://www.qianlong.com/   2005-11-10 14:49:36
我爬到机枪手的位置,开始疯狂地射击。尸体当时在我右边10码位置,我不敢看,恐惧和一种强烈的莫名其妙的复仇心态让我在几分钟内扫射了几百发子弹。
  

        您真正经历过大火吗?就是在一栋熊熊燃烧的建筑里呆过。我经历过。我好害怕。我把两罐液化气拎了出来,我做了很长时间的噩梦,几乎有一周,我无法描述,但我真的很害怕。楼梯上的烟很多,浓的和地毯一样。
  后来在伊拉克,很多士兵有个奇怪的毛病就是晕血。看到血就头晕,没有食欲,有的还很厉害,都说退伍后永远不想再当士兵,或者永远不想用武器。我没有晕血症,但我非常非常害怕被烧焦的尸体,我每次看到都是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越怕看越看。之后,整晚上做噩梦,我没和部队里人说过,大家都要强,都装作不在乎。有时候白天巡逻看到了,晚上实在受不了了就喝酒。我不能闭上眼睛,一闭就是那些样子,这和晕血症一样。
  这和我小时候怕火或许是一样的。每个士兵都有自己内心最怕的东西,有的怕看到血,有的怕黑夜,有的怕孤独,有的怕巡逻,我怕焦碳。下面就说到了我的一次执行任务:
  那是一支机动连队与武装分子交火,他们在巴格达火车站后面烧死了一个平民,但具体原因不清楚。我们当时正在巴勒斯坦大街巡逻,被总部呼叫过去支援。我到后立刻看到了在交火中央的尸体,已经彻底的烧焦,耷拉在路灯边。我当时很害怕,后来在无线电里听人说这帮人抢劫,经常烧死不服的人威慑当地人。听到这些,我头脑可能就发热了,第一次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那是我在伊拉克惟一一次的冲动,战斗的冲动。
  我当时在右翼,前头部队已经打了20多分钟,因为弹药问题射击频率已经降低,我们就是这个时候到达的,而且是第一批增援。对面是几座房屋,大约有七八个人在里面,他们的武器是美军装备。我们的机枪手已经下车去找机动联队的指挥官了,我立即叫来开车的,他是一个新兵,前天维修汽车,今天就被拿来值勤。我叫他把车开到接近正面的位置,我爬到机枪手的位置,开始疯狂地射击。尸体当时在我右边10码位置,我不敢看,恐惧和一种强烈的、莫名其妙的复仇心态让我在几分钟内扫射了几百发子弹,有面墙壁都被整体打垮了。后来又用步枪打,一起的哥们儿叫雷蒙,他也跟着死劲打,完全把对方压制得没有反抗余地,我大声地骂:“Fuck you!!”后来的事情就很模糊了,空中火力来了但没开火,有人把我拉开,指挥官什么都没说,给我瓶饮料就走了。
  后来那些人被带了出来,我看了看他们,最小的可能十七八岁,大的有四十多岁,听人说是一家人。我那时候很虚脱,他们出来,我看见了,一点仇恨都没了。我觉得仇恨是不具体的,但恐惧是,我无法把他们和焚烧他们自己人的人联系起来,那像视觉错误。后来,我慢慢地不怕焦碳了,我觉得那些焦碳很模糊,很柔和,现在看到我只会恶心,但不会恐惧,也许还有点儿,但没那么严重。
  那次开枪,我没有打中一个人,但摧毁了两座房屋,这应该算是我犯下的战争罪行中的一个。我写信给我父亲希望获得理解,他们安慰我,但我没和他们提焦碳。

永远的忏悔——误杀
——————————————————————————–
http://www.qianlong.com/   2005-11-10 14:48:44
  

他结束了一个生命,也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忏悔,美国人上演的这些简单的正义和简单的暴力就是这样黑色而富有戏剧性,他们把自己变化成了乱七八糟的角色,被人唾弃或者被人追捧。其实,他们就是那样简单。

  有很多美国士兵与伊拉克平民接触的照片,他们显得很松懈是因为他们有本地人带路,有值得信任的伊拉克人帮助。信任是最重要的。你自己去分析10000次,不如一个当地人告诉你。
  伊拉克好战的区域和和平的区域开始越来越明显,很多人已经厌恶了自杀袭击,当他们开始用这种手段对付自己的警察时,我相信,最终战争会变成另外一种形式,坚持暴力的人是因为已经没有希望了;我也相信,如果我曾经开枪打死过一个伊拉克人,那么我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曾经在食堂看见两哥们儿打架,他们个头都有1.9米,没人拦得住,其中一个骂另外一个是刽子手。那个被骂的是个狙击手,好象黑掉了10多名伊拉克武装人员,后来他就像孩子似的抱头大哭起。
  打人的那个被拖出去了,后来又跑进来给那哥们儿道歉,他们可能是很好的朋友,但那哥们儿一直不理他,怄气。我们看着,他对我们吼:“看个屁啊!”大家都默默吃饭,要是惹毛了他们,两个一起联手打哪个,那个说不定就真的阵亡了。当兵的打架,就属这次最壮观,拉架的都挨了拳头。
  后来才知道为什么。原来俩个人去执行任务,其中那个被打的人,把一个被疑似武装人员后来确定不是的人干掉了。他一直申辩那属于判断失误,因为他只是想开枪警告。但优秀的射击手有时候完全逻辑混淆了,他们会下意识忘记大脑判断,而直接命中目标,他就是在这种明明知道不该击中的情况下开枪的。
  也许大家很难想象这是什么状态,但我能理解。他结束了一个生命,也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忏悔。美国人上演的这些简单的正义和简单的暴力就是这样黑色而富有戏剧性,他们把自己变化成了乱七八糟的角色,被人唾弃或者被人追捧。其实,他们就是那样简单。我知道这一枪下去对那个士兵终身的影响,所以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告诫自己:别把工作当信仰,别把生命突兀的地方搞得太夸张和扭曲。
  我没有真正接触过雇佣兵,但接触过一些特种部队的士兵,他们的经历也许永远没人知道。这些人没有我们常规士兵的大后方,没有支援,也没有安慰或者鼓励。他们在孤立的环境里执行任务,是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的。
  这些人通常都有很开朗的性格,也有感染能力,能够迅速和你成为哥们儿。他们身体强健,体魄很好,能够迅速的释放自己的情感,通常也有很好的家庭。在这些人中,的确有一部分就是佣金杀手,也有一部分是厌倦城市生活。
  我和海豹部队的一个朋友交谈喝酒,他说的话让我深思。他说:我在城市里,和一帮官员打交道,我不爽要找律师帮我才能爽,我被压迫要找法官来裁决,我开心要注意规则,我厌倦了。城市里就是最大的战争和战场,那里每天死很多人,抽烟、酗酒、瘾君子、流氓、地痞和正派人。他们的生活不比我们,我们很爽,我们的世界就是你杀我、我杀你,是个游戏。有人出钱出力让我们做,给他们制造新闻,给他们制造动力,制造利润的理由,这是个乌托邦,是个真正的世界。世界的本质和原型就是这样,我们是被猎杀的动物,他们也是,公平买卖。
  我听后没有反驳也没有表态,或许他说的是部分事实,因为他和很多人接触过。在这个世界,不同的生活境遇,让每个人的感受都是不同的,你无法用常规的理由来反驳。现实会让一个人疯狂也会让一个人沉默,我保持沉默!

2006年02月18日

可怕的自杀式袭击
——————————————————————————–
http://www.qianlong.com/   2005-11-10 14:44:33
自杀袭击者有种可怕的坦然眼神,而且嘴里不断地念念有词,他们是呼唤着真主走向目标的。
  
        每个民族都有让人匪夷所思和不可战胜的地方,阿拉伯人用的就是自杀袭击、同归于尽的做法。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收拾残局也去过几回。这样的爆炸从战争结束一直到现在几乎是一周一次的密度。早期100%是对付联军,现在已经转为内部,对付自己人,那些现场就是人间地狱。美军最害怕就是执行这样的为自己人收拾尸体的任务。一次在AI-SUI清真寺的爆炸我们去了,大家分头找尸块,步兵重伤两个、死亡一个,还有很多平民,轮换了四支巡逻部队,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听到消息——找到那只手了。
  士兵都把车开到清理好的广场,有个士兵在广场上拼命地嚎啕,和伊拉克人一起哭。他死了朋友,联合部队的官兵就在四周看着,谁都不说话,汽车就开始原地旋转车轮,扬起高高的灰尘,掩盖了满地的血迹。我们把发生过这些事情的地方叫“悲伤之地”,或者叫“诅咒之地”,都尽量绕开那些地方行进。后来不需要了,因为标志了这些被自杀袭击的地点已经遍布了整个巴格达地图。
  有人问我,看到阿拉伯人靠近会紧张么?其实大部分的新兵根本无法分辨谁可能有危险谁可能没有,而老兵则敢去伊拉克人的市场买东西,这还是个经验问题。被炸死的美军士兵几乎都是走两头,或者太有经验或者太没经验,前者是太相信自己经验,后者是过度紧张导致失去判断。
  在部队里会有人经常讲解,分析地图,分析武装人员、恐怖组织的特征,有的课程听完感觉和没听一样,有的却相当有感觉。例如在分辨一名阿拉伯人的时候,服装是其次的,最关键是眼神。自杀袭击者有种可怕的坦然眼神,而且嘴里不断地念念有词,他们是呼唤着真主走向目标的。伊拉克街道上闲杂人很多,但行动过于迅速的我们就比较留意。下面几种特征也是我们要留意的:
  1.鞋。一双和上面打扮完全不协调的运动鞋,新的。很多人执行这样任务的时候都会换双新鞋,认为吉利,也对行动方便,而大部分伊拉克人习惯穿拖鞋。
  2.事件。在伊拉克人聚集的地方,千万不要关心任何与任务无关的事,这很可能是圈套。
  3.尸体。陌生的尸体不要靠近,那很有可能是圈套。
  4.年轻的孩子。他们成为牺牲品是因为一点很小的事情,例如给某个地方送点什么东西。那样的孩子在伊拉克很多,他们被利用,给联合士兵送东西,给他们多少钱,送到某个地方,而那包东西就可能是炸弹。大量的恐怖分子利用孩子做这些,因为他们单纯。有时候某个孩子送了危险品,都会由特种部队的人员一直尾随他回去。这种事情相当多,伊拉克的家庭以及平民报刊都谴责这些行为。
  最后,就产生了直觉。但真正产生了直觉又相当可怕,直觉往往是错的,但它一次都不能错,生命只有一次,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谨慎,不必要的谨慎也要坚持。例如有伊拉克大妈过来问路,我们都是边退边叫,您别过来,您站那说。这不是玩笑,两边都陷入了无穷的烦恼,伊拉克人要努力证明自己不是恐怖分子,我们感谢上帝希望他不是,但假定他就是,两边任意一边判断错误都是一场屠杀,两边同时判断正确的时候很可能就是同归于尽了。
  在检查站的执行士兵是吓怕了,越往北的检查站越厉害,一旦有可疑车辆,都是用好几把狙击枪瞄准了,扩音器要求对方把所有东西一件件放在地上摆放平整,翻来翻去,用望远镜看。
  有的为了抓捕而设置的临时检查站更加神经,汽车24小时处于启动状态,那些士兵打算有个风吹草动就先撤几公里再说。中心营地这里基本上没什么人能闯进来,对付自杀袭击的汽车,我个人不大相信他能冲入大门,相信在1公里左右就被打趴下了。绿地前的开阔地带,时速100公里的汽车也无法躲过坦克炮弹。他即便躲过第一辆也不可能躲过第二辆,还有远程狙击所使用的穿甲弹,以及多门机枪。但哨所没有这些武装保护,所以长期哨所都自己建设了高塔,但也容易在夜间被RPG端掉。
  我遇到过RPG,有好几次,但爆炸隔得很远。这玩意地面部队近距离怕,空中部队远距离怕,被打的不怕,隔壁的怕,因为它实在是太不准了,没有任何准确信任(术语)。我觉得这种效果模糊的武器比那种精确的武器更加让人产生心理恐惧,因为大家都有种赌命的感觉,逮着谁就是谁。它在发射的时候前面会带着尖锐的呼啸声,中段和后段声音迅速减小,所以这种声音在军事训练的时候反复被我们在录音机里播放,教官告诉我们:这个声音等于抬头卧倒,为什么要抬头呢,是要寻找它的轨迹。
  判断自己位置是不是合理,训练时要求做到任何时候声音一响就立即卧倒,即便当时在厕所也必须这样做,所以很多美国士兵已经是条件反射了。
  在构成人体炸弹的人中,有些人是对生活已经绝望,他们无论战前还是战后都穷困潦倒,走投无路,最终通过做人体炸弹而获得一大笔钱给自己老婆孩子。对于这些走投无路的人,各方面都在想办法,包括伊拉克现政府和联合部队,都打出了广告。例如,事情没有那么糟糕,你可能会毁灭两个或者更多的家庭。
  一旦接受了钱,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也会被杀死。我们曾经遇到这种情况,有人电话打过来,拼命地哭,大体就是这样的情况,他要做炸弹,但害怕,想放弃。最终,这个人我们也没找到,希望他还活着,并已远走高飞。

血腥的暴力
——————————————————————————–
http://www.qianlong.com/   2005-11-10 14:43:07
他有一只雇佣部队,在联军的某种默认态度下对伊拉克境内的恐怖组织展开追杀,落入恐怖组织的西方人的悲惨经历和落入他手中的恐怖组织人员的悲惨经历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我想,世界上用最强的军事部队保护的一罐饮料也许就是可口可乐!但我不会为保护一罐饮料而去送死,要死的理由有100个,但绝不是这个。
  前段日子就曾经保护过几名这样的商业公司雇员,他们吃住都在营地,也受到上面特殊的照顾。周末清晨,会有直升机带他们去附近兜圈查看地形。相信不久之后,所有西方的工厂和商业大厦都会在伊拉克拔地而起,一段历史就被湮没了,并迅速被物质世界掩盖,包括血与火。
  但这些雇员绝非一般人,他们能在营地熟练地拆卸枪械和武器,对军事知识了如指掌。他们是退役后的部分美军军事人员,在保护他们的时候不必很费心,因为他们通常还是这行里最强的一批人。这些哥们儿被世界上最大的商业机构聘请,待遇非常丰厚,为他们先期进入伊拉克市场做前期工作,包括勘探地形、负责监工、运输设备的到位和一系列其他工作。
  这里也有针对阿拉伯恐怖分子的西方恐怖分子,最有名气的是在伊拉克最北部的一名前英国情报人员,他有一只雇佣部队,在联军的某种默认态度下对伊拉克境内的恐怖组织展开追杀,落入当地恐怖组织的西方人的悲惨经历和落入他手中的恐怖组织人员的悲惨经历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也许只有战争彻底消失了,他才会偃旗息鼓地返回英国吧!这种态度是诸多战争态度中的一种,他的态度就是以牙还牙。但他的手段的确威慑了很多这样的组织,他在对付塔利班政权的时候采取的就是这种异常极端的手段,但他的手段可以血腥到让旁观者无法用语言描述!
  据说这哥们儿在身上长期携带两枚手榴弹,随时准备被俘虏时来个死无全尸。我相信恐怖组织抓获了他,如果不是规模庞大的组织,可能会考虑释放他以求免于更加疯狂的报复。因为他的组织中伊拉克人和约旦人占了90%,这就是他长期能在伊拉克为所欲为地与恐怖组织对抗的关键原因。
  没有一边倒的战争,战争真的就是个人行为,这种相互的报复非常频繁,而且都是逮到对手后就屠杀,例如你砍了别人脑袋,可能他们会把你一家人的脑袋都砍掉,这是西方部队无论如何做不到的,他们却可以毫不犹豫地这么做。
  费杰卢战役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彻底解决这种相互屠杀的局面,那是一座已经疯狂的屠杀之城,被杀害了亲人的人最终又成为了坚定的去杀害别人亲人的人。在这种循环的复仇里,人性完全被抹杀了,由国家的战争变成了部落的战场,最后成了复仇的个人战斗!
  也有在西方的恐怖活动中丧生的西方普通军人,他们不远万里去加入联合部队或者其他的游击组织,目的就是报复。最初去的报复动机很单纯,后来慢慢地就变异了,开始参加各种为了利益的活动,成了国际走私分子或者干脆就成了真正的恐怖分子,这样的情况不多,但也有。我们机动巡逻大队就有位长官换过几帮弟兄,他带的人非常倒霉,不是中埋伏就是遇到枪击,所以他也慢慢从一个平和的人变成一个极右的人,在军中非常的鹰派,对于剿灭恐怖组织都是下很重的手,后来联军基于各种考虑把他换到了二线部队。
  我曾经去过这种血腥至极的现场,他们把一些人的手用湿布包起来,露出手掌,之后浇汽油烧。最后,这个人的手臂完整无缺,但手掌彻底烧成了鸡爪。
  我们去的时候,人已经都疯狂了。另外的人则全部跪在地上,一长串,头伸到桌面,舌头被钉子钉在桌上,再用铁锤一个个敲死,这是一个组织对另外一个组织成员的做法。有人报告,我们去了现场,很多官兵看后都吐了,那些死去的人嘴里全部是苍蝇,密密麻麻的。
  还有次路过市场,头儿开枪警告人群,市场上的人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我们看见地上有个巨大的铁锅,下面是火堆,有两个人在里面,一个还没死,锅里全部是沥青,没死的往外面爬,皮和肉全部剥离了。他不说话,就看着我们,爬的很慢很慢,我们都在两码附近呆若木鸡,没人知道该干什么,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连头儿也呆了。后来锅没有平衡就翻了,他直接掉进火里,没有任何声音的在那里被烧,我们什么都没做,也没有水,没人敢靠近。
  我回到车里拼命地吐了半天,我们什么都没做就回去了,那人已经不可能有救了,地上全部是木棍,是围观者为了把他捅回锅里用的。我到现在一直在想,需要多么大的仇恨,或者无知,或者残忍才能对自己的同类做出这样的行为?
  后来头儿写报告说这个事情,上面好象派人过去调查了,最终也是不了了之。没人知道这两个人干了什么以至于得到这样悲惨的处置,也许为了一批军火,也许为了曾经给联军做过事情,或者也许就是为了一瓶可乐。
  以后遇到这种事情,我就叫其他弟兄过去看。小黑心理承受能力特别强,我要他看了回来别和我说。回去的路上,小黑就经常说:“嘿,哥们,你真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我回答:“一点都不想。”沉默。他又挑逗:“你是想知道吧,你肯定想知道是吧?”我骂他:“滚开!”沉默。回了营地上厕所,隔壁一家伙闷闷地说,这次是油炸的。我的妈,我裤子都没提就站起来对着铁皮猛的一脚,远处传来小黑幸灾乐祸的笑声。
  其实小黑比我更怕,他只是表面故做坚强,他晚上睡觉喜欢蒙着头,我知道他一定害怕。谁不怕呢?谁都怕。
  我问头儿,为什么这些人就能下这么狠的手。对敌人还差不多,对自己人也能下手?头儿说,这个世界太大了,咱们还没琢磨透!头遇到这种情况也很郁闷,于是我们就晚上喝点儿啤酒,说点儿开心的话,哥们儿叫我们去火堆那里,头儿过去两脚就踩灭了,大声说:晦气!晦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