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忏悔——误杀
——————————————————————————–
http://www.qianlong.com/   2005-11-10 14:48:44
  

他结束了一个生命,也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忏悔,美国人上演的这些简单的正义和简单的暴力就是这样黑色而富有戏剧性,他们把自己变化成了乱七八糟的角色,被人唾弃或者被人追捧。其实,他们就是那样简单。

  有很多美国士兵与伊拉克平民接触的照片,他们显得很松懈是因为他们有本地人带路,有值得信任的伊拉克人帮助。信任是最重要的。你自己去分析10000次,不如一个当地人告诉你。
  伊拉克好战的区域和和平的区域开始越来越明显,很多人已经厌恶了自杀袭击,当他们开始用这种手段对付自己的警察时,我相信,最终战争会变成另外一种形式,坚持暴力的人是因为已经没有希望了;我也相信,如果我曾经开枪打死过一个伊拉克人,那么我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曾经在食堂看见两哥们儿打架,他们个头都有1.9米,没人拦得住,其中一个骂另外一个是刽子手。那个被骂的是个狙击手,好象黑掉了10多名伊拉克武装人员,后来他就像孩子似的抱头大哭起。
  打人的那个被拖出去了,后来又跑进来给那哥们儿道歉,他们可能是很好的朋友,但那哥们儿一直不理他,怄气。我们看着,他对我们吼:“看个屁啊!”大家都默默吃饭,要是惹毛了他们,两个一起联手打哪个,那个说不定就真的阵亡了。当兵的打架,就属这次最壮观,拉架的都挨了拳头。
  后来才知道为什么。原来俩个人去执行任务,其中那个被打的人,把一个被疑似武装人员后来确定不是的人干掉了。他一直申辩那属于判断失误,因为他只是想开枪警告。但优秀的射击手有时候完全逻辑混淆了,他们会下意识忘记大脑判断,而直接命中目标,他就是在这种明明知道不该击中的情况下开枪的。
  也许大家很难想象这是什么状态,但我能理解。他结束了一个生命,也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忏悔。美国人上演的这些简单的正义和简单的暴力就是这样黑色而富有戏剧性,他们把自己变化成了乱七八糟的角色,被人唾弃或者被人追捧。其实,他们就是那样简单。我知道这一枪下去对那个士兵终身的影响,所以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告诫自己:别把工作当信仰,别把生命突兀的地方搞得太夸张和扭曲。
  我没有真正接触过雇佣兵,但接触过一些特种部队的士兵,他们的经历也许永远没人知道。这些人没有我们常规士兵的大后方,没有支援,也没有安慰或者鼓励。他们在孤立的环境里执行任务,是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的。
  这些人通常都有很开朗的性格,也有感染能力,能够迅速和你成为哥们儿。他们身体强健,体魄很好,能够迅速的释放自己的情感,通常也有很好的家庭。在这些人中,的确有一部分就是佣金杀手,也有一部分是厌倦城市生活。
  我和海豹部队的一个朋友交谈喝酒,他说的话让我深思。他说:我在城市里,和一帮官员打交道,我不爽要找律师帮我才能爽,我被压迫要找法官来裁决,我开心要注意规则,我厌倦了。城市里就是最大的战争和战场,那里每天死很多人,抽烟、酗酒、瘾君子、流氓、地痞和正派人。他们的生活不比我们,我们很爽,我们的世界就是你杀我、我杀你,是个游戏。有人出钱出力让我们做,给他们制造新闻,给他们制造动力,制造利润的理由,这是个乌托邦,是个真正的世界。世界的本质和原型就是这样,我们是被猎杀的动物,他们也是,公平买卖。
  我听后没有反驳也没有表态,或许他说的是部分事实,因为他和很多人接触过。在这个世界,不同的生活境遇,让每个人的感受都是不同的,你无法用常规的理由来反驳。现实会让一个人疯狂也会让一个人沉默,我保持沉默!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