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害怕焦碳
——————————————————————————–
http://www.qianlong.com/   2005-11-10 14:49:36
我爬到机枪手的位置,开始疯狂地射击。尸体当时在我右边10码位置,我不敢看,恐惧和一种强烈的莫名其妙的复仇心态让我在几分钟内扫射了几百发子弹。
  

        您真正经历过大火吗?就是在一栋熊熊燃烧的建筑里呆过。我经历过。我好害怕。我把两罐液化气拎了出来,我做了很长时间的噩梦,几乎有一周,我无法描述,但我真的很害怕。楼梯上的烟很多,浓的和地毯一样。
  后来在伊拉克,很多士兵有个奇怪的毛病就是晕血。看到血就头晕,没有食欲,有的还很厉害,都说退伍后永远不想再当士兵,或者永远不想用武器。我没有晕血症,但我非常非常害怕被烧焦的尸体,我每次看到都是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越怕看越看。之后,整晚上做噩梦,我没和部队里人说过,大家都要强,都装作不在乎。有时候白天巡逻看到了,晚上实在受不了了就喝酒。我不能闭上眼睛,一闭就是那些样子,这和晕血症一样。
  这和我小时候怕火或许是一样的。每个士兵都有自己内心最怕的东西,有的怕看到血,有的怕黑夜,有的怕孤独,有的怕巡逻,我怕焦碳。下面就说到了我的一次执行任务:
  那是一支机动连队与武装分子交火,他们在巴格达火车站后面烧死了一个平民,但具体原因不清楚。我们当时正在巴勒斯坦大街巡逻,被总部呼叫过去支援。我到后立刻看到了在交火中央的尸体,已经彻底的烧焦,耷拉在路灯边。我当时很害怕,后来在无线电里听人说这帮人抢劫,经常烧死不服的人威慑当地人。听到这些,我头脑可能就发热了,第一次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那是我在伊拉克惟一一次的冲动,战斗的冲动。
  我当时在右翼,前头部队已经打了20多分钟,因为弹药问题射击频率已经降低,我们就是这个时候到达的,而且是第一批增援。对面是几座房屋,大约有七八个人在里面,他们的武器是美军装备。我们的机枪手已经下车去找机动联队的指挥官了,我立即叫来开车的,他是一个新兵,前天维修汽车,今天就被拿来值勤。我叫他把车开到接近正面的位置,我爬到机枪手的位置,开始疯狂地射击。尸体当时在我右边10码位置,我不敢看,恐惧和一种强烈的、莫名其妙的复仇心态让我在几分钟内扫射了几百发子弹,有面墙壁都被整体打垮了。后来又用步枪打,一起的哥们儿叫雷蒙,他也跟着死劲打,完全把对方压制得没有反抗余地,我大声地骂:“Fuck you!!”后来的事情就很模糊了,空中火力来了但没开火,有人把我拉开,指挥官什么都没说,给我瓶饮料就走了。
  后来那些人被带了出来,我看了看他们,最小的可能十七八岁,大的有四十多岁,听人说是一家人。我那时候很虚脱,他们出来,我看见了,一点仇恨都没了。我觉得仇恨是不具体的,但恐惧是,我无法把他们和焚烧他们自己人的人联系起来,那像视觉错误。后来,我慢慢地不怕焦碳了,我觉得那些焦碳很模糊,很柔和,现在看到我只会恶心,但不会恐惧,也许还有点儿,但没那么严重。
  那次开枪,我没有打中一个人,但摧毁了两座房屋,这应该算是我犯下的战争罪行中的一个。我写信给我父亲希望获得理解,他们安慰我,但我没和他们提焦碳。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