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格达的宫殿是烧不垮的
——————————————————————————–
http://www.qianlong.com/   2005-11-10 14:51:28
古老的宫殿很少有钢结构的,即便是历年的战火焚烧都不会影响大结构,战争一结束,新的统治者又开始建造,且越来越庞大,越来越雄伟。

  海洋一样的人群熙熙攘攘地提前上路去就近的真主所在地。那些奇妙的事物是语言不能概括的,
这种惯例让兵临城下的西方职业士兵也包括我产生强烈的羡慕。羡慕什么呢,也许是文明里最后一样东西,就是久远消逝的信仰。
  古老的底格里斯河孕育着沉睡的国王,西方人、东方人和远东的民族在这里交汇,部落和游牧歌者在100年前是那么的贫瘠,但他们盛产着热情和旺盛的体力。阿拉伯人就像精力旺盛的骆驼,一个世纪后,这些散落的人被石油武装起来,不像我,也不像老黑。
  如果说老黑的前祖先是一个世纪前来自黑非洲大陆的,那么我则是土生的汉人。阿拉伯人不迁移,不像我们这样长途跋涉去异域,他们就在祖先的河流边栖息。在这里,我们这些全世界血统的正规军被寓意为“十字军”,我们进攻着哈伦·拉希德王朝的圣殿,驱逐了最后的统治者,并呼唤出各种不容置疑的口号。但我们绝对不想惊动那无名战士纪念碑下的无名国王,每一个阿拉伯战士都是无冕的国王。这片土地被太多异族入侵,可以说,每一次在阿拉伯圣殿下发生的战争都会产生新的国王。我好奇地问老黑:哥们儿,那么这次新的国王是谁?老黑没有说话,对那边某个地方撅撅嘴,我顺着看过去,墙壁上的标语是——民主。他嘟哝着“但愿是它!”
  军士波德质问我:“你脑子里有很多问题,你有强烈的是非观点的置疑,这会影响你执行任务,你会麻木麻痹,会面临危险。你要设想你来这里,不是缅怀先烈的,也不是来同情的,更不是来当传道士的,那些工作是后面哥们儿的,他们还没来,但他们会拿着十字架来,我们就是要在他们来之前把这暴力清除,没人可以用十字架劝人把枪放下。”
  我反驳:“我知道,有一个人能。”
  “谁?”他怒吼道。
  “甘地!”我认真地看着他的青筋。
  “甘地面对的是英国人!那是这个该死的地球上最自以为是的一帮人,只有他们可以把投降仪式办得比咱们的国庆还隆重。如果甘地当时面临的是日本人或者德国人,我敢保证他现在的孙子还得继续绝食。”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波德继续说:“如果他遇到的是阿拉伯人,我可以告诉你,哥们儿!他会被活活饿死。”
  是的,我们面临的是阿拉伯人,老黑一直看蒙古人如何攻占阿拉伯世界方面的书,他时常发泄式地举着已经翻得破破烂烂的书大声嚷嚷:“嘿,你看看,你看看,那个时候,阿拉伯人就用绊马索,绊倒一个就一窝上去乱砍。最后,蒙古人屠城,把整个底格里斯河染成了红色。蒙古人的马在这边跑不动,还不如阿拉伯人的腿呢。我们现在改为机械化部队,连马都不如。妈的,马多皮实,我们这些破车,十台车得跟着两台油车,这仗没法儿打啊?你看看,部队里一个拿枪的,两个后勤的,三个修理的,在人家门口,你天天猫在那,人家还有女人,一家老少鼓励。咱哥们儿,嘿,真不是玩意儿,巴格达的宫殿是烧不垮的。”
  记得巴格达大学生告诉我,古老的宫殿很少有钢结构,即便是历年的战火焚烧都不会影响大结构。战争一结束,新的统治者又开始建造,且越来越庞大,越来越雄伟。远东民族和西方士兵有两种奇妙的规则交汇着,阿拉伯人虔诚的宗教和西方士兵的职业化,任何一件事物都会影响战争的本质。
  祈祷的时候,尼尼微、亚述以及所有沿途的古城都沐浴在灿烂的宗教唱音中,你是身怀炸药的人也好还是日落而息的农民也罢,在这一刻,都遁入了远远无迹的空门,放弃了所有的欲念,皈依在赤色沙漠的一片静谧之中。海洋一样的人群熙熙攘攘地提前上路去就近的真主所在地,那些奇妙的事物是语言不能概括的,这种惯例让兵临城下的西方职业士兵也包括我产生强烈的羡慕。羡慕什么呢,也许是文明里最后一样东西,就是久远消逝的信仰。
  西方的职业精神是规则下的必然和必须,我深刻地认识到这些。现代的社会和文明在抹杀人类的特征时,赋予我们自由、民主和各种匪夷所思的新鲜事物去享受,但似乎并不完美。我谈的民主不是政治的民主,不是主流的民主,而是个人的,是特征的民主。我跨越三大洲,接触了这个世界上最显赫的文明,但我对自己的特征仍然是那样茫然无知。
  老黑说,他的祖辈在黑非洲过着几近原始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方式是由那片土地、由他们的每一个细胞诞生的,包括舞蹈。舞蹈的节奏、吃的、喝的,每样东西都来源于栖息地的传说,都有令童年困惑和憧憬的奇妙故事。而黑人的舞蹈到了美国,旋律开始进入学院派,开始成为了音乐工业和音乐教科书的理论,并被高度系统化。学者和参与者试图用逻辑、现代知识去解释并描述清楚,因此,他接受了新的教育,所有人都接受了新的教育。我打断他:“我说你有完没完,穿衣服吧,要巡逻了!”
  我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也许我们一辈子都在思考这些问题。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