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28日

   今天晚上在理学院,要参加“未来教育家”的全校第一轮选拔考试,要看什么狗屁教育学啊,心理学啊,计算机还有讨厌的英语~~~本来很紧张的看书的,今天却有点懈怠了,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看。

  现在在党委宣传部值班,很无聊地,就来写写文章咯,想起昨天痛苦地看教育学。。。。。哎,那情景,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前怎么能考95分的,换到现在,不会分数也会换个位置,变成59吧?

  这段时间长沙的天气不好,晒衣服老不干,心情也跟着糟透了,整天无精打采,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周一终于忍不住自己了,起了个大早~~~走路到学校上课~嘿,这够精神~~希望自己继续坚持啊`哈哈~

2006年03月15日

    时间好容易过哦,转眼又有10天没来了,居然连背景音乐都没有了。。。。。。惨啊

   今天早上6点就起床了,干吗去啊?嘿嘿,升国旗去了。。。。。。晕啊。不过国旗升起的时候,还是让我想起了很多事情,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每个星期一早上都很庄严地等待国旗的升起,目送它缓缓而上,心里总会重复着和它的约定——我念大学时,咱们北京天安门见!最后,呵呵,我失约了,不知道,它是否还记得那年少时的约定。

   今天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5点半,一直忙于党委宣传部的事(哦,对了,好象还没告诉大家我到学校党委宣传部工作哦。。。。。。哎,看来这段时间确实忙哦,嘿嘿)其实就是帮整理材料啦,可也别小看了它,每一篇文章都要重新排版,换字体啊,改大小啊,变位置啊,一溜忙下来,还真的费事,一共60多页,快200篇文章,我就从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了,看那电脑的显示器啊,眼泪是一个劲地往下流,挺心疼自己的,不过为了工作,还是忍耐住了,毕竟,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啊,是院领导的极力推荐,也是党委老师的高度信任嘛,恩~一定要努力做好~~

   晚上回到寝室,随便浏览了一下我们负责的湖南师大新闻网,嘿,没想到,我写的简讯发表了!!!哈哈,虽然只有短短的百来个字,但毕竟是人生第一次啊,记得小时候作文获全国奖的时候,自己的黑字变成了白纸上的铅字,那个高兴啊,现在呢,变成了网络文字,呵呵,同样很兴奋,这是对自己工作的极大肯定啊~~~~继续加油哦~~~

2006年03月05日

        长沙的雨终于停了,下了好些天,太阳公公在家也待腻了吧,暖暖的太阳,晒晒被子,一种阳光特有的味道弥漫开来,很舒服,很暖和~~

       现在感觉大3的周末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该睡觉还是睡觉,该上网还是上网,看书呢,嘿嘿,还是想看的时候才看,过了6级了(虽然是刚过),确实有短暂的觉得无事可做,好象大学四年里该做的和能做的都做完了,就等着毕业,等着工作了,这样过了一星期,才知道人生要是没有目标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生活散漫,精神委靡,很不好,所以不要继续。

       也许是上学期太忙了,忙得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现在闲下来了,真的有点不习惯了,但想想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去做,又不可能去工作了,那样实在很累,起早贪黑。还是多看看英语吧,知道自己很不喜欢,但没有办法啊,说好要考研的,要考好的,不能让自己失望,更不能让所有关心我的人失望啊~~~

      周末这两天看了几部电影,有搞笑的,有历险的,有经典影片的重拍,都很好看,不多评论了,就觉得很久没有这样惬意的生活了,什么都不用去想,就坐在电脑前,静静地欣赏,随着故事情节一起跌宕起伏,紧张缓和,或遗憾,或喝彩,或哀叹,或兴奋,好似自己就是片中人,喝一口凉水,穿透全身的清爽,超凡脱俗的感觉,很好,但以后呢,呵呵,恐怕这样的时光不多了,人生得意须尽欢,就好好享受眼前的幸福吧~~~~

2006年03月02日

     自幼立志做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一直朝这个方向努力着,奋斗着,大3下学期,理想越来越近了,也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学真本事的时候了。

    中学历史教学法一直以来就是我最喜欢的课之一,对余伯伯也是很敬重的,要说大学真的学到什么实在有用的东西,怕就是在这个课堂上了吧。余伯伯没有太多华丽的语言,有时候策起人来还好不留情,但他教授的,都是自己几十年实实在在的教学经验,朴实无华却实用,很有用。

    这个学期到我们自己来讲课,他老人家来评课了,这是成为一名合格老师必须要经历的一个学习和积累的过程,很荣幸,我成为整个年级第一个站到讲台前的人,当然,也很紧张,紧张说明我重视嘛,嘿嘿。

    从上周4到昨天晚上,都在为课件忙碌,其实周末已经完工,但却遭遇不测,整个课件完蛋,没办法,重做,因为这个锻炼的机会对我太难得了。

   教案是今天凌晨3点才定稿的,很仓促,但还好,这就是我的风格吧,呵呵,人是要逼出来的。

    早上第4节课就在等待和焦虑中很快到了,其实内心并不紧张,这样的场面我见过很多,没什么好怕的,但毕竟是第一次在一百多号人两百多只眼睛面前讲课,眼前黑压压的一片。 

   教案是自己写的,基本可以脱稿讲,也很顺畅,台下的掌声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但余伯伯又是好不留情地策了我很多缺点,无地自容啊,呵呵,还好啦,我这个人脸皮比较厚,任他说吧,我改就是~~~

   哎,原来想写很多的,但现在实在太晚了,又很困,各位,对不住了,我先睡了啊,来日有空再补咯,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