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看书不多,但喜欢看;看了想的不多,但喜欢琢磨琢磨。也许这书看多了,就有什么道道需要明白,可看了这么多年的书竟也不甚明了,也罢也罢。
  不知道从哪个年代开始,人看了书就想说道说道。文以载道,本也不错,可如果自己不懂,也非要弄个什么道理出来教育人,那就没意思了。还有老大一些所谓书评家们,总是害怕广大人民群众水平有限,看不出个一二三来,就概括出“主题思想”“中心内容”之类的东西出来吓唬人。如果是他们自己的心得体会写点出来,大家一起分享倒是一件乐事,但他们的目的似乎不在此处,而是想让大家都按他自己的思路来解读作品,这就过分了。
  好为人师,过了火就让人受不了。
  最近又在一本青年期刊上读到有人撰稿,大肆宣传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原话是这么说的“小说中描写了托马斯与特里莎、萨丽娜之间的感情生活。但是我们不能把它当作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的三角性爱故事来读,它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种暴露黑暗、展示伤痕的政治小说。事实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是一部哲理小说,思辩性很强,不大好懂。阅读的时候我们应该做好与昆德拉探讨哲学问题的准备,不然的话,除了读着了一段段影影绰绰的历史之外,我们的收获不会太多。”
  当读了这里的时候,我从心底觉得这实在是很可怕的事情。现在人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的意识当成了大家的想法,而且这个习惯已经成了很自然的了。“我”的后面很轻松的就加了一个“们”。
  告诉大家自己的想法无可厚非,但读书的习惯是教不来的,读书的感觉也是无法克隆的。如果那位仁兄真能和昆德拉交流交流哲学问题,我自然是羡慕得很了,可是如果我说的话,我会很坦然的承认我所读到的,就是单纯的小说而已。其实昆德拉的小说就是以那种似有似无的历史感和成功的性描写见长的。
  从小我们就在找中心句,中心段。可一本书,究竟什么才是中心?就是作者本人也不一定能够说的明白,其实很多事就是只可意会无法言传的,文学的朦胧美也正是在此。很多时候我在看那些评论家头头是道的分析一部部好书的时候,我就怀疑,作者在当初创作的时候真的就想的这么多吗?
  我无法知道别人想的什么,更不敢奢望透过经过艺术加工处理过的文字去窥视他人的内心世界。
  读书之道,就是顺其自然,想多想少,全在自己,也许你读到一本名著的时候,想起的只是多年前在车站邂逅的一个已经模糊了的微笑。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