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壶”是块招牌,就挂在文化市场尽头的那二层小楼上。
   文化市场人是不少的,可见过这招牌的却不能算多。一是那儿的东西不想卖给一般人,二是一般人不想买那儿的东西,三是就是一般人想买那儿的东西也买不起。
   我自然也是一般人,可居然得了机缘,得已去“一把壶”晃了一个下午,还喝了一把壶的好茶,幸事,幸事。
  
   那日,天冷的很,我和老朱早早逛了一遍文化市场的地摊,从福建的陈老板那儿搞了几块挺上心儿的寿山石,一边啃着热地瓜一边琢磨着对和印面布局的事一边在那儿闲逛,瞅瞅左边卖旧书的,再瞧瞧右边摆弄檀木家具的,一路走到了市场头上,想来也没什么急事,就一起上了那小二楼,虽说这文化市场以前也逛过不少回,可也只是看看石头,翻番旧书,还真没怎么挨着转。这上楼也是头一回。
  上了楼,那“一把壶”就在右边的铺子的门楣上悬着,左边是家装裱店,假字假画摆的门口满满的。
  正巧那“一把壶”的老板出来洗茶壶,我和老朱也没怎么细想就冒冒失失的进去了。
  一进门就是几件大件的紫砂制品,中间和两边都是成架成架的紫砂壶。一看标价,就明白啥叫值钱了。我们自忖把我们卖了估计能揣几把壶回去。
  老板有自然明白我们不是买壶的,可他也不说话,自个儿摊开一幅还没装裱的字看了起来。我们过去一搭眼,觉的眼熟,似乎是蒋维菘先生那一路的。仔细一看,是蒋先生的弟子的一幅金文作品。老板看我们似乎还认识几个字,就问问这字怎么样。幸亏我们还对古文字略知一二,并欣赏过蒋先生的不少作品,也就厚着脸皮大致发了发感慨。老板显然很高兴,我们就乘机就着这个话题聊开了。
  这时候,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老板,觉得他不象一般的商人,倒很象个收藏家,谈起他心爱的紫砂壶,就象他的老朋友一样。他挨个给我们介绍他收藏的几十把名壶,从质地、原料到工匠、朝代。我们以前对此了解不多,但听他讲却也觉的趣味无穷。
  老板是福建人,现在一家人都在济南,女儿已经工作,家庭条件相当不错了,可他还是自个儿在文化市场卖壶。他自己也说,一年也卖不出去几把,可他自己也不着急,如果一下子都卖了他还真不舍得。
  他把那些名壶说了一遍,最后又从柜子上面取出几把来,说这是他自己亲手烧制的。话语间自得之意悄然流露,显得很可爱。
  然后他让我们自己随便看看,他自己去泡茶去了。
  经行家一指点,我们再看这一把把壶,那感觉可就不一样了。我拿起一把紫的发黑的老壶,微微摩挲,一丝古意幽然而生。
  据说一些老人一辈子就用一把壶,人养壶,壶也养人。
  我信。
  最后我觉的最妙的一件紫砂摆件还得算那梅根笔筒,老枝虬劲,骨节突兀,傲气袭人。特别是上面的一句“吟到梅花字亦香”,实在是神来之笔配神来之作矣!
  来品品我老家产的这茶怎么样。
  原来不觉那壶清茶已然泡好。
  我们也不推辞,端起茶碗一饮而尽,老板看着我们发笑。说山东人就是豪爽。我们抿嘴一笑。
  谈东说西的聊完了四五壶老板亲自去王府池子接来的泉水。
  走时老板出门相送,递给我们每人一张名片。
  
  过年了,我离开济南回家以前特意又爬上那二层小楼,可惜不巧,没有开门,估计老板也回家了。我抬头一看,那“一把壶”的招牌还在风里悬着。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