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同案,是苏南来的,很会打点生活,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平日里我们聊起来的时候,他间或爆出一两句“软语”出来常弄的我一头雾水。
  那天,我问他借本资料。他说他已经把资料藏起来了,快睡觉了,早上再拿给我。我只觉的好笑,一本普普通通的资料也用的着藏起来?他见我不解,忙解释道,在他们那儿,“藏起来”也就是“收起来”的意思。
我正欲对他说明“收”和“藏”的区别,可又转念一想,若我道明此事,以后岂不少一乐趣,再着,这其间的奥妙寥寥数语又如何说的明白?
  
  我自幼顽皮,做事毛草,写字算术添枝加叶、缺点漏横之事很是干过不少。为此,父母老师软硬兼施,费了老大的劲,可见效不大。至于后来我改掉粗心的毛病确与“藏”有不解之缘。
  一开始,我的那些藏品也无非就是什么用五颜六色的电线盘成的小手枪、偷偷从院子外面的水沟里拾来的几块透明的石头、一条缠了妈妈两天才搞到的长皮筋。到了后来,又转而收藏一种有半张烟盒大的能散发淡淡香水味的“香片”和印有很多种卡通人物的纸板,这两样东西有一部分是父母给买了,还有很多是和诸多“收藏家”猜拳头赢来的,反正最后攒了整整一个鞋盒子,可惜在后来几次搬迁中给丢失了,我至今仍然能够说出我最珍爱的几张香片上印着的大侠的名号。之后,我又陆陆续续的收集了一些唐老鸭泡泡糖里附赠的蜡纸漫画、小心用锤子砸平了的可乐盖等等,但是现在,再也无处寻觅了。从此之后,我的东西开始变的整齐了,做事也有条理了,可要是谁不小心动了我的宝贝,嘿嘿……
  真正算得上是收藏的,得从邮票说起,我集邮的家底便是母亲年轻的时候贴在一个后来用做夹鞋样的厚纸本子里的几十张七、八十年代的老邮票,我刚刚迷上集邮那会儿,又疯狂购置了许多,后来,激情变成了闲趣,偶尔弄上它几两张珍品,就会傻傻地笑着从头再翻一遍早已掉了色的老集邮册,再抚摩一遍儿时的岁月。
  以后,我又开始收集古代钱币,小屁孩子有几个钱?也就是从东家要几枚,在西家讨两个。还有篆刻,更谈不上什么收藏,也是随心所好,自个儿偷着乐罢了。
  在我的“藏品”里最珍贵的得算是那套民国时期线装本的清代芥子园画卷,它是我所藏不多的旧书里的精品,其分五卷,有文有画,俱用毛笔书画,字体俊美,墨线传神,早已变成黄褐色的故纸上透着一鼓浓郁的特殊的香气,能让我如痴如醉的闻上半天,也就是从我得到那套书以后我才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原来书真的是那么香啊。
  世上的珍品不多,我所视若宝物的那些玩意儿其实也许卖不了几文大钱。可是我知道,我所收藏的是我的过去,是我的情趣,是我生命快乐的所在。
  我们收藏的,都是宝贝。


2条评论

  1. 你现在对集邮还有兴趣么,我有一套经典的 竹子 邮票

  2. 小时侯的很多乐趣往往是从收藏开始,或许正是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东西才给了我们一个完整而充实的童年时光,也让现在的我能感受到成长的快乐吧.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