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上帝。当然了,如果你对这个角色感兴趣的话,你也可以主宰天堂。
  我并没有开玩笑,你的眼睛也不存在任何错觉。这种情况的确存在,虽然现在好象还仅仅出现在虚拟的电脑世界里。
  也许你看到这里就会失去刚刚产生了半分钟的好奇心,撇撇嘴,丢下一句“故弄玄虚”就忙别的去了。或许虚拟世界离你真的很遥远,或许你只是偶尔在自己家的“屁兔”上和一个被你搞成弱智级别的家伙杀一盘楚河汉界,虽然当你被弄的穷途末路之时也会耍耍无赖,悔棋悔到电脑都玩腻了的时候大获全胜,但你却从来没有发现自己和耶苏有什么亲缘关系。
  其实,就在你点击鼠标悔棋那一瞬间之前,你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从前只有上帝才能做到的事情。因为,除了上帝,好象还没有谁可以通过轻轻的点来点去就能把一个冷酷到随你悔多少步也能让你无路可逃的绝顶高手变成一个存在智力缺陷的家伙。
  同样的问题在更受欢迎的角色扮演游戏中则更加严重,更能产生快感。无论是看起来好象只是纯考察人的智力一些的战略游戏,还是对人的手指反应速度进行特训的射击游戏,都能够使你找到执掌天宫的那种感觉,从而满足你潜意识里的控制欲。然而即使再严重的内质在神通广大的现代包装技术(有些人也得意洋洋的称之为包装艺术)的伪装的掩护下都可以大摇大摆的长驱直入,占领无数心理上未成熟的未成年人和成年人的时间空闲和灵魂空闲,最可怕的是,这种入侵是在你毫无察觉是情况下进行并完成的,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被入侵的可怜的人往往也是自愿的。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平日里常常引以为豪的冷静和克制在这些我们自己亲手制造的可爱的家伙面前毫无抵抗力?
  答案并不复杂,只有两个字——“快感”。
  也许理性可以让我们从容的面对困窘,坦然的面对成功,自信的面对挑战,但是当它不幸和快感狭路相逢时……
  在人类众多的获取快感的方式当中,成功无疑占有很重的分量。但是成功的是什么呢?这是很多时候我们容易忽略的问题。在电玩领域里,传统的“泥巴”、“大富豪”、甚至近年出现的模拟城市都已经很难再让越来越cool的玩家找到成功的快感。于是,一小部分对人们的心理研究造诣颇深的家伙很快就找到了另一条通往快感的大路——“杀戮”和“征服”。使前者迈上向颠峰的当推“反恐精英”,也就是各种版本的CS;而后者历久不衰的经典之作非“帝国时代”莫数。
  “我今天杀了131个,才死了45次。战绩不错吧”此话出于一个刚刚走出网吧的年轻人之口。在这种游戏之中,虽然设置了警察拆除爆炸物,解救人质的情节,但是无论你投靠警察队伍还是跟着匪徒混,都有获胜的机会。刚开始卡拉卡拉的买枪和上子弹的声响就让人兴奋异常,当你点暴某个不幸的人的脑瓜时你同伙的叫好更会产生巨大的快感。说白了,在这里,你要先学会被杀,然后再学会杀人。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刚刚重建了罗马,我不知道还有局限。”一位正在和他的伙伴们在“帝国时代”里鏖战的孩子如是说。对此,我的内心里除了恐惧就只剩下忧虑了。他们早已经适应了充当游戏里的发号施令者,主宰虚拟世界里的芸芸众生的命运成了家常便饭,随心所欲用鼠标去结束和再造一个、两个、无数个生命变的很自然,很平常,他们是中国的皇帝,是英国的女王,是无所不能的神。他们就是上帝,尽管只是在那个只是3D营造出来的世界里。但是,当结束了一场战斗,灭掉了另一个王朝,揉着酸痛的眼皮关掉电脑以后,他们必须面对的确是一个表面平静却也充满残酷的现实世界。习惯了指挥的很可能被指挥;习惯了强大的很可能被压制,习惯了杀人的很可能被人杀。很少有人可以很快的接受他们面前的一切,更多的人有可能会选择屏幕里的思维去思考现实的问题,还有些人,也许我们知道的并不多,甚至会采取屏幕里的行动去解决掉让他们头疼的那些事,还有,人。
  所谓的孩子并不是受此影响的全部,我以为。现在,妄图扮演上帝的人在世界各地层出不穷,尽管至今为止尚未发现有一个通过验证的幸运儿,但那种坚持不懈、前赴后继的精神着实让我胆战心惊,我害怕终究会有那么一天,会有那么一个野心勃勃的灵魂感动了圣母女士从而入主天堂。
  或许扮演上帝的欲望仅仅是一个结果,而非原因。
  我希望我只是在危言耸听。
  上帝没那么好当。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