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无边,以往只是那些文人骚客或酒足饭饱之后吟风赏月或肠饥屋漏之时怜风惜月的玩意儿,如今竟也如同当年风行一时的呼啦圈一般骤然蔓延到大江南北的各路豪杰之中。无论是舞枪弄棒的还是杀猪卖肉的,也不管是商界巨子还是演艺新星,反正只要是能读会写之士,都争先恐后地感染了“风月综合症”,有事没事的出几本名著,写几套丛书。更令吾辈专卖笔杆子的眼红的是,他们出的书畅销之极,不似我等苦心孤诣鼓捣几年甚至十几年弄出来的集子,直到在书架上摆黄了才卖出那么几十本,就那么几十本还有友情赞助的嫌疑,实在是惭愧啊。
  这到底是咋整的呀?于是众文人和众以文人自居的人(比如说我)捻须朝思暮想,可捻光了胡子,捻眉毛,最后差点连头发也搭上,才有那么几条缘由给捻出来。
  其一,咱们中国人民的科学文化水平提高了,好象这就是根本原因了。这个我信,不是高中正在普及,高校玩命地扩招吗?可我还是有点不明白,那些连高中也没念完的帅哥靓妹同志们出起书来怎么就那么理直气壮啊?
  其二,传媒行业的迅猛发展,特别是网络文化和娱乐报刊的风行,给人们提供了大量的信息传递途径,于是大伙一哄而上,管他黄瓜茄子,能炒就是菜!
  其三,人们的思想解放了。“出名要趁早”这一光辉思想早已深入人心,甭问老子是七十岁还是十七岁。这下可累坏了我们这些舞文弄墨的书生了,老前辈的煌煌巨著还没翻上几页,所谓新新人类的大作又排着队报道来了,不知到何时才能穷其十一啊。
  孔子曾云“恶紫之夺朱,恶郑声之乱雅乐”以抨击那些冒充一流的二流子们的附庸风雅,但也曾有饱学之士来抨击孔子扼杀二流子们通过附庸风雅而晋级一流的美好未来。不错也许某些伪文人经过若干次的附庸风雅会脱胎换骨,成为一个圣人,但对于那些更多的其附庸风雅之作的阅读者来说,其前途就没那么光明了,那些被网络垃圾文化和粗鄙不堪的搞笑读物填饱了肚皮的可怜的家伙,很可能彻底丧失分辨米饭与大便的能力。
  我并非因为对阳春白雪一往情深就冷面讥讽对阳春白雪同样无限向往却化神奇为腐朽的“名人”的大作,而是对那种无视文学的层次的心态及其产生的恶果忧心忡忡。子不闻“学好数理化,就能走天下”、“由理转文易,由文入理难”?莫非文科、文学真的就那么贱吗?就真的可以像口香糖那样随便叫人嚼来嚼去,发现没味了就歪嘴吐了,觉得嘴闲了就再拾起来塞回去?不过好象就是如此,子不见前辈中不乏弃商弃医从文并大获成功之士。可又有几人知道那些泰斗的国文底子多厚?生活阅历多丰富?
  风月高洁,虽不是文人墨客的专利,可要玩得漂亮,玩得潇洒,玩得让人口服心也服,最好还是先多上他几坛子墨水,少让我们这些闲着没事喜欢吹毛求疵的家伙说三道四。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