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4日
摇晃着的马路延伸到尽头
冷冷的灯光相互推搡着
跟着不放
隐然嗅到些什么
那是发了霉的灵魂

忘了提着的酒瓶
  再也倒不出朦胧
固执的一遍遍亲吻
她麻木的嘴唇
直到残存的梦魇
记起快要点着了的手指

没有了味道的烟头

狠狠的丢远以后
才猛然发现
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点燃

        孤行

凝固了的痛苦
又慢慢融化成一次次的陌生里
如此往复
直到
羞涩的地平线不再模糊

卸下沉重以后
才明白
抵达不是全部
我寻找的本不是归宿

睡去

徘徊在忘却的边缘
幽幽流淌着褪了色的细节
不再去思考
也拒绝停留
就是那种飘荡的感觉
浓浓淡淡地
醉了一天

小镇

走来走去
最多的停留是你
碧水青山 白墙灰瓦
它不会叫你忘了
你只是一个人
也常常提醒
你还是一个人
 在行走
这里
一切都在发生

       好东西是需要淘的,而我经常可以淘到我想要的好东西。

  许久以来,我就十分喜欢“淘”这个字,因为许许多多的好东西原本就是静静的藏在那里,或者是偏僻绝尘的村野,或者是人声鼎沸的闹市,但,都在人们的视野之外。
  有钱人是不需要费尽心思去淘的,在这个时代。真的,很少有什么是无法用钱轻松搞到的,除了那份感觉。而那些心甘情愿在索然无味的世界里默默生活的人们,自然也没有这个必要。
  淘,需要有运气,可光靠运气也还是不会找到你心仪已久的东西的。淘得懂行。就像动物知道哪里可以找到最甜美的树叶,最鲜嫩的青草一样,你先得了解在哪里可能掩埋着你寻觅良久的那份期望。
  淘,得有耐心。等待的意义在于给目标以时间,而寻找的意义在于给自己以时间。等待和寻找,才可以说是构成了淘的全部意味。这一点极象摄影,有时为了0.01秒的一个瞬间,一个摄影家可以为之付出几十年甚至一生的岁月,就在那个时刻,他自己会明白,他已经拥有了全部。
  淘,很是熬人。有个朋友是写诗的,曾经说过,诗是很熬人的。淘也一样,其实。你心里清清楚楚的明白你自己的感受,但你要让那分感受自己从精神层面走出来,站到你的面前,却实非易事。有时耗上几个不眠之夜和几十根碾的变了型的烟头却毫无头绪。
  但,值得淘的东西着实有很多,可有些人似乎只会淘某一种东西。不错,淘书的乐趣的确很大,淘金的感觉也是在是爽,理由也都冠冕堂皇,可除了书和钱,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东西能让我们体会到淘的乐趣。值得我们为之辗转反侧的,有时也许是一方残了角的寿山石,有时也可能是把前清流传下来的折扇,有时也许只是灯火阑珊处的一个回首。
  会心,便足够了。

        旅途中的阴雨是很难叫人喜欢的,除非你是在游江南。

  这雨,是江南潮湿的灵魂带给我的最初感觉。
  在这里,似乎永远没有电闪雷鸣的声势,似乎也很少听不到人们心急火燎的抱怨。躁动的心气在这里很难繁衍,因为这温润的空气已经把所有的不安揉捏的平滑似水了。
  
  夜泊秦淮。
  如果雨花石的传说点缀了石头城的容颜,那秦淮河的眷顾便滋润了石头城的情感。
  石头城里的人们早已不在乎那点点花石的装扮。可秦淮河的流淌却依旧在日复一日的抚慰着他们忙碌的心。
  乌衣巷口的神秘夕阳,看来我这次是无法领略了。雨点的啪嗒声不急不躁的为历史打着节拍,三三两两的路人,一拨拨的从这里走过,一拨拨从这里记起,然后忘记。伟人的墨迹在这里依然未干,不时有人认真的想从里面辨认出时间的印记。
  路边的商铺里诚然都是摆着一层层的当地特产,而精美的包装丝毫不能让我产生驻足片刻的欲望。
  我寻找的是风景。
  石桥上的雕琢,在雨中依旧泛着昔日的莹润的光泽,据说是中国最大的那座照壁,被无知缠绕上了太多的赘余,浓艳的彩灯,拙劣的盘龙,和看来刚刚涂抹上去的崭新的油漆。这也不是修葺工人的错,谁叫这满城闪烁的灯光早已叫那天上的银盘黯然失色,本来明月足以映照出来的盛景就只好勉为其难的托付给闪烁不听的灯泡了。
  沿着秦淮河有不少茶楼,大都倚河而建。把盏闲谈,临轩迎风,很是不错。
  我拐进了照壁斜对着的那家茶馆。
  长长的走廊下面就是静默不语的秦淮河,长廊边上坐着的都是一对对情侣,甜蜜的味道在细雨里慢慢得发酵,叫我感动而又心碎。离开便成了唯一的选择。
  旧时候读书人匆匆赶去考试的身影似乎还在我的左右摇晃着。我不想去重温那种感觉,于是走进了紧挨着的一条小街,那里卖的大都是些旅游纪念品,我心不在焉的撑着伞,就那末静静的走着。偶尔有几个店的老板热心地向我推荐些什么,都被我的眼睛所推辞了。中间进了一家篆刻用品的专卖店,看看标价,然后离开。如果说能够按照那个价格出售的话,我收藏的那些花几百块弄的石头就可以卖个几千块了。
  但这也正常,我没什么失望的感觉。
  秦淮河,依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