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31日

 晚上就要离开上海了,在KFC消磨着等待地铁的时间,然后写这样的文字,来怀念在上海的一些记忆。

所有事情都会存在着很多遗憾,上海之行也必然如此,尽管行程安排得密密麻麻,但是还是有很多的朋友无缘得见。例如四度关系的朋友、楚现的帅保全、毛向辉还有刘昕,都是仰慕已久但是无缘得见的朋友。

伴随着缺憾当然是惊喜,丫头就是其中一个。

丫头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但是我还是喜欢叫丫头,念起来朗朗上口。丫头与我在QQ里面相识,在上海相见。在咖啡书房的门口,在听完横戈在咖啡豆上侃侃而谈之后,我起身去门口迎接丫头。结果,脸上,被打了一拳的感觉。很久没有了这种喜欢的感觉,当一个女孩娇娇俏俏的站在你面前,眼神盈转流兮,然后吐气如兰的问你:“吕欣欣?”我能够立刻回答出来还真的有点佩服自己。

和丫头只有短短两天的接触,但是丫头已经从各个方面让我折服。一个学习历史的女孩子,从每天谈论大历史会不会萎缩到卷起袖子,杀入男人居多的IT世界。用自己的笔来描述世界又能得到很多人的赞许的女孩。我除了表示我的爱慕之情,别无他法。

丫头是美丽的,一种比上海女人还美丽的美丽

丫头是勤奋的,一种比男人还勤奋的勤奋

丫头是聪明的,一种冰雪般的聪明

丫头是知性的,一种了然天下的知性

丫头是豪情的,可以让你和她一起喝着啤酒拍着桌子开怀大笑

喜欢和丫头牵着手,然后畅谈天下事。你会觉得她是知己、是好友、是伙伴、是情人、是妻子……

有妻如此,天下男人何所求兮。

丫头一定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记者,我相信。

今天上午,去拜访了Etang的唐海松先生。

对于唐先生,一直以来都是我一个非常仰慕的人。能够用计划书就融来巨额资金的事情,恐怕在中国互联网世界里可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其实自己都没有能想到,在这么多年之后,我能够和神话中的主角,面对面地进行交流。

前不久写blog的时候,对SNS谈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后来唐先生在某篇文章后留言,说了他自己对于一度关系的想法。但是真正和唐先生交流,却是先认识了唐先生的助理Lily,然后得以和唐先生在MSN交流对于SNS、中国互联网的看法。

来上海的时候,有很多朋友告诉我Etang在上海的圈子里面口碑不好,这个让我很是差异。因为上海一直以来在我感觉中没有北京的门户之见,为此我咨询了很多朋友,想了解最真实的原因。但是最后得到的答案无非几个:

1、Etang融了很多钱,但是没有做起来;

2、Etang烧了很多钱,但是没有做起来;

3、Etang这样的网站,在上海就这样一个。

其实这样的理由在我看来不算是理由,因为这样的事情,在北京的互联网圈子里可以说是比比皆是。烧钱最后消失的网站非常多,而Etang还在坚守着自己的事业,并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独行前进,这至少会得到我的尊敬。

互联网背后的人总是给人许多惊喜,当海松这样一个互联网神话背后的人,真正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吓了一跳的。主要是在我脑海中勾画的海松,应该是一个稳重、瘦小的男人。而我面前的海松,却是一个高大、帅气、精神的男人,完全和我臆想中的截然相反。不过我估计自己臆想海松的事情,一定受了那个写《哈佛亲历记》的唐庆华的影响,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居然把他们合二为一呢。

海松是一个很健谈的人,和我们讲起Etang现在的想法,Etang的思考和之前的Etang。甚至对于Etang的过去以及在圈子内的口碑,海松都毫不避讳的和我们交流着。其实这样的一个海松让我感觉到非常真实、真诚的感觉,我觉得这样的海松或者这样的Etang,我们应该多了解多去交流。因为他们经历了那个泡沫的年代,然后在关注新的技术,所以他们的经验,他们对于互联网的判断,应该比我们更有说服力。

所以我觉得,我们真的应该看看Etang,听听海松的想法,你会发现,你真的能收获很多的东西。而且你会觉得之前你听到的Etang,也许并不是这样。我把海松的电话给了建硕,相信他也会有所收获的。

特别一提的是,现在Etang的办公区域,是一个大大的厂房,非常大的行廊,空旷的感觉非常好。在楼下有一个出版社,用读者的信布置了两层的楼梯,真是绝对有创意的想法呢。

下午去了盛大,见了从来没有见过的李黎君,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盛大给了我一点感动,尤其是当我看到那一个完整的CG部门和那个大大的动作捕捉房间,我有点中国游戏有未来的感觉了。但是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目前的盛大应该坚持游戏为核心而且赋予更多的社会责任给行业。目前的盛大,我认为还是商人的行为而以。

晚上真爽,见到了传说中的豆瓣!他们拿到了一期的投资(晚上从横戈的口中证实了),阿北是一个经历了传统产业、传统供应链洗礼的人(这点和土豆的gary很像呢),他对自己的事情又非常明晰的定位和想法,而且在一步步执行者。我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晚上没有收到横戈的短信,到底是横戈还是我有RPWT?最近总是收不到他的短信,没能见到老方,回北京再说了。

2005年05月30日

28日马不停蹄,从下飞机到最后进入酒店基本上一天都在奔波之中。连续见上海互联网的大牛们让欣欣一晚上都在激动呢。

29号早上的活动,自然是睡觉睡觉睡觉,昨天兴奋到半夜,结果早上起不起来。Alex爽了,自己一个人去约会。留下孤单单的我一个人做着悠然大梦。哈哈,横戈羡慕把,老夫睡得很香哦:)十点出发去见联络家上海的lucy他们。徐家汇果然是一个好地方,上海果然是一个好地方。以后我要常来呢。

Lucy让我有点意外,在QQ里面聊的时候,总觉得应该是那种瘦长瘦长、长裙飘逸的上海女子。但是实际见面一看,确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姐模样。而边上的Dikey,则是一付邻家大哥的模样。这样的大哥大姐的组合,对于SNS的发展有绝对的杀伤力呢。这会不会是Lucy说最近联络家用户疯长的原因呢?

中午在一个上海超牛X的地方吃饭,全部是上海的老建筑感觉,正宗的本帮菜我爱吃,烤麸自然是最爱,其他的也不错。馆子里最棒的不是饭菜,而是里面的布票、邮票等老票据呢。

下午两点,在人民广场星巴克的聚会正式开始,Etang的lili小姐已经在楼上等我们了,楼下遇到了沙鹰,这个家伙,电话里一直说我是郭阳,我是郭阳。大哥!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啊,说你是沙鹰我不就全知道了吗?一进门,看见建硕那张可爱的孩子脸(这个好,决定用这个做某一篇文章的主题了)。然后目光注意到建硕旁边的大帅哥。这个…这个…这个….难道是张朝阳?不对,比张朝阳年轻、比张朝阳帅、比张朝阳精神。一介绍才知道,原来这就是三联生活周刊著名的尚进同志,这可是诸多文学女青年的偶像级人物阿(三联十年中鲁伊的话)。

楼上见到了李佳,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被我们一直以为是美女,居然居然居然….是个男人,而且还和我们一样是个胖男人。本世纪最大跌眼镜的事情就是这个了。不过我也好像经常被人认错呢,曾经还有人叫我吕姐(大寒),随后Aimi和michel赶来,沙龙正式开始。

Aimi是沙龙里面这些人(包括我)所作事情我觉得最好玩的,贴自己的愿望,这个未来可能包括kijiji要做的事情呢,而且现在的kijiji总是给人索取的欲望,例如我进入后,首先想到的是有多少信息,而没有想我要提供什么信息?但是Aimi不同, 每个人来先想我有没有愿望可以贴,然后发现同样愿望的人就变成了惊喜。不需要每天来跟踪一下愿望,几天或者一段时间都可以。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你要什么?这可是微软和google一直想要的阿!怎么就这样被Aimi拿到了呢?不过Aimi要走向真正有可能成功的商业网站,还需要考虑很多事情。

有点意思的是,在我们的沙龙聚会的时候,旁边还有一个小团体在聊天。里面居然有尚进的熟人,记者阿,果然全天下都有熟人呢。一问才知道那桌是盛大的,结果两桌变一桌开聊。看来圈子还真是小阿。

晚上众人走了之后,剩下我和尚进等丫头过来。尚进同志终于露出本来面目对我说出惊世骇俗的预言:“听我的没错!(SNS)他们都没戏。”牛X阿!不过尚进的观点我建议这些SNS网站都应该听听,确实一针见血的说出了他们的弱点呢,这一点完全展示了大记者的眼光和判断。

晚上吃饭的时候见到了土豆另外一位大将:负责市场的周宾。NND,又是一位高高的帅哥,这个土豆土豆,怎么能都是帅哥呢?应该像我们这样才叫土豆好了。Gary找的全都是帅哥呢,让我们以后怎么混呢?晚上在土豆Gary盛情款待下,我见识了一下上海的酒吧,果然比北京的更小资,刀也更利呢。

晚上尤文4:2赢了卡利亚里,创造了意甲积分记录,央视不转播颁奖,真是QJ用户的行为呢。

2005年05月29日

早上6点起来,艰难的爬到去机场的车上,兼职的CIO岳岳同志开车送我和Alex,总算吐了一口气。最近Alex开车太猛,用户体验一点不好,又不改进,真是过分!

在飞机上充分体验了交通用具带来的便利性。从北京到上海,我刚刚睡着,就已经着路了。真是FT!横戈说他在火车上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可是我睡都睡不了(当然,不选择火车也是有我的道理,毕竟周五有Beyond)。

上海的天气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冷,谁告诉我的上海下雨很冷?是Aimi还是hapsky?害得我带了长袖过来,看来是用不了了。

除了站,遇到Aimi,在飞机上和Alex讨论,Aimi会不会认错我们。果不其然,Aimi直接走到Alex面前说:吕欣欣?有没有搞错?最帅的那个胖子在旁边阿。不过Aimi真的和群里面的不一样,一个瘦瘦的男人,稳重但沉默寡言,不善言辞。真难想象,那么好玩的Aimi网竟然出自他一个人之手,我除了说大牛之外别无所言。Aimi很仗义的一个男人,做的爱米网在我看来商业化价值极高。但是还是要给Aimi两个建议:一个是把目标改成愿望,会更好玩也更适合中国国情呢。第二个是尽快加强沟通能力呢,因为商业是需要沟通的。

Aimi一起去见庞升东,这个在王翌口中多次提到,和文胜并列的大牛终于在龙阳地铁口,向我揭示了庐山真面目。说实在的,这个家伙在我设想中,应该是大腹便便、满脸横肉,但是没有想到却是一个白白净净、书生气十足的帅哥。在和老庞吃饭的过程中,他向我们透露了一些他的想法。真的是有很多有想法的人,有能力的人,都隐藏在背后。而正如王翌所说:“向文胜和老庞这样的人,应该再多一些呢。”

下午去参加建硕咖啡豆计划,今天主持的是横戈,风格还是一如既往地酷,不过让我了解了很多“横戈秘史”,有机会一定八卦一下。不断赶来参加我们小聚的有土豆网的王微和周宾,这两个可是全土豆中的大土豆,土豆漂亮的界面和强大的功能都是出自他们和他们的团队,和建硕对我们的吹捧一样,我也要尽量的帮助土豆,包括吹捧和资源的介绍。互联网有思想的人,应该结伴发展,一起发展呢。土豆aimi都是这样的网站和团队,让我感觉上海之行就是认识他们,都不虚此行了。

丫头来的时候给我了一个震惊。有思想、积极向上的女孩非常少,有思想、积极向上的PP女孩更是成为了稀有动物,可是丫头偏偏把这所有的都集合在一起,然后还喜欢电影、艺术、文学、历史等等等等,你让我怎么选择阿?我只有用我所有的肢体语言来表示我对丫头的好感,然后帮助她认识更多的朋友。

IDG的michel来的时候,完全了没有了在谈判桌上的咄咄逼人,反而成为了朋友一样可以随时唠唠嗑,不过他对于blog等等还是不太懂,更可怕的是,他懂一些,但是总是混淆概念。不过没有关系,如果说服了这样的家伙认同我们的服务,基本上我们离成功就不远了。

主角总是最后才能出场的,建硕来得时候,引起咖啡豆女学生的一片尖叫。一下屋子的分贝提到了一大半。让我立刻怀疑建硕咖啡豆计划计划的纯洁度,他难道有别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吗?哈哈哈,建硕阿建硕,这次你有把柄在我手里了。

会后参观了一下苏州河的工厂,和电影《苏州河》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吃饭的时候看到建硕的太太,另外一个有思想的女孩子,建硕真是好福气,而他们夫妇的感情也让我们这种还是单身的家伙羡慕啊。

回到酒店遇到超级有趣的事情,在写blog的时候想到横戈(这个家伙今天总是不接手机,牛人啊),突然火警响了,吓得我和aiex赶紧跑出去,结果发现原来不过是有人抽烟造成触发火警而已。倒是让我们锻炼了一下应变的能力呢。

晚上和丫头聊天,还有在德国的WEbleon,方博在MSN说周一来上海,我帮丫头约了他,希望我们也能在上海见面吧。

睡了,明天上下午还要继续见大牛们呢。

2005年05月27日

BEYOND终于要解散了。

用他们的话说:开完这次巡回的演唱会,他们就解散了。所以这一次的演唱会就绝对不能错过了。

遗憾的是,这次演唱会并不尽善尽美,不如我们看到的香港的那次。而北京的观众除了尖叫之外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和他们沟通,不像香港那边创意的自发传纸条,集体用Beyond的歌声来欢送Beyond。当然,两个地方的政策不同,不知道北京观众这么做了之后,会不会引起保安的动作。

实际上,还是很开心。因为能在现场听到Beyond的歌声,尤其是叶世荣的鼓点,那绝对是一种享受。整个演唱会的气氛在《光辉岁月》和《Anami》的歌声中达到高潮。

出来之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家驹的说法是人的生命中不能没有音乐,为了音乐所以大家起来一起做点事情。想想这和我们有异曲同工的地方,我们也是为了做些事情,创造些社会价值而出来创业。

最遗憾的是,这样的时候,萧萧不在我身边,我不能和她分享这样的时刻。但是我用手机基本上让她听到了绝大多数经典的时刻,也算是一种分享吧。

2005年05月26日

下午,两点十五,2005客齐集SNS沙龙还算顺利的举行了。

建硕在为沙龙致词的时候:提到这是我的会议。我觉得真的是太厚爱我了,虽然沙龙是我们最初挑起的,但是如果没有kijiji的赞助,我们也无法顺利召开这样的沙龙。

唯一遗憾的是,真正定位自己做SNS网站的只来了五家。其他的要么是没有派出时间,要么是远在上海无法过来。希望下一次能够更好。

不过,从业内交流、认识和发展的角度来说,沙龙的目的还是达到了。这里感谢一下所有来参加沙龙的朋友们。

王翌昨天写了一篇关于聋人在线的文章,实际上这个网站的创始人出现在王翌的群里面时,是引起了很多人关注的。

昨天忙着最后确认会议的事情,只有今天写一篇文章来推荐它:

我前面说过:企业应该完成的首先是一种社会价值,聋人在线让我真正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不求回报甚至在资金很紧张的情况下仍然在继续的坚持,并没有想过盈利,而是更希望创造为这个群体建立的社会价值。这一点,我佩服他们。

我会让自己尽可能的帮助他们一下,希望大家也可以。

2005年05月25日

我是一棵树

静静停驻在路旁

你是我肩上停泊的小鸟

让我为你遮住风霜

如果你想飞翔

蓝天会成为你的天堂

如果你疲倦

我的肩膀

一直等待你的归航

2005年05月23日

前面讨论过互联网未来谁是主人的问题,花夫子在后面留言中提到“商业是你和我的利益在Feedsky如何实现”的问题。

想说说目前我们开发的网站,自己可以说一句是商业网站,但是所谓的商业网站和个人网站对我来说分别的意义不大。我们来区分的话好像也是以是否成立了公司来全职运作。但是很多公司运作的网站并不一定比个人运作的好,这样的例子屡见不鲜。但是无论是否有公司的实体存在,本身的网站诞生,就是一种社会形态的存在,这和你是否注册了公司无关。但是如果一旦你注册公司来运作网站,就应该负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这是我对于公司的理解,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成立公司、成立组织结构运作Feedsky.com的关键。

在“基业常青”这本书中,作者对于高瞻远瞩的公司的定义是:“具备社会责任、有自己的价值观和组织团队。”这对我触动很大,企业的商业模式和产品一个时代和另一个时代可能截然不同,但是社会责任、价值观和组织团队却可以代代向传下来。其中公司本身就是一个社会性质的团体,必须具备它应有的社会价值,而高瞻远瞩的公司又因为这样的社会价值而造成了企业的价值观,最后围绕价值观组建团队。

所以我认为企业在创立过程中,最重要的目标是实现某种社会价值,而不是赢利。当社会价值被最大限度地呈现的时候,盈利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企业在运作的过程中应该时刻记得自己的社会价值,并且最大限度的进行实现。

Feedsky也是如此,我们希望自己的社会价值就是帮助更多的人成功,向我们这样曾经缺乏话语权的草根阶级,能够在我们的平台上得到更多的关注,并且他可以从中获利。对于我们而言,没有比看到我们的用户成功更能令我们感到欣喜的了。

所以我们以此设立价值观,并组建团队,并且希望这样的价值观和团队代代相传,帮助他人、影响他人。这样也算对我们自身价值的一种实现吧

2005年05月22日

父亲在母亲节的时候,在他的blog里面写了一篇“母爱的会议”,最近一直忙,加上老有间歇性失忆,于是一直拖到昨天晚上,才看到这篇文章。

父亲不断的在QQ里告诉我:“很多网站转载了这篇文章。”所以一再告诉我让我看看。但是我知道他那么说实际上是想让我更快的看到这篇文章。对于他来说,再多网站的转载都比不上他对母亲的那份爱。

文章我看了,我也哭了。奶奶老了,老的已经记不得所有的人了,但是唯独能牢牢记住我的名字,并且固执的把所有的人都当作我。

奶奶是个很厉害的人,18岁离家去投奔革命。这样的一个年龄离开曾是满清大官的家庭,这样的勇气估计是现在的我都不会有的。可是奶奶曾经的风采,我大多数是从父亲嘴里听到的。而我对奶奶最深的感受,就是对我的爱护。

我至今还记得在97年,我决定创业的时候。为了筹集创业资金不得以去求奶奶,那个时候奶奶毫不问我要干什么,就资助了我创业的经费。尽管后来我创业的非常失败,但是奶奶也从来没有埋怨过我。

不过我感情最深的,还是我的父母。

先说说我的父亲,在看这篇文章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来很久没有看过父亲blog了。看完了父亲所有更新的文章,发现原来现在的父亲,还是当年那个让我有足够依靠的父亲,只不过他也像朱自清那篇散文中的父亲一样,在我不经意的时间里一天天的苍老着。

父亲是很有想法的人,到了现在的年纪都在坚持每天学习、读书。以至于让我感觉到他是我面前的一座大山,每次我觉得自己能超越这座山的时候,却发现父亲又走到了另一个高度。我经常说自己是一个杂家,什么都知道一点,但是什么都不精通。但是父亲却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精通。

这样的父亲,曾经给了我巨大的压力。所以那个时候的我非常偏激,极端的不愿意上学,实际上我只不过企图超越他而已。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他们认同我而已。

这个他们,包括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因为文革的原因而没有继续上学。这成了母亲心中最大的一个痛。也因为这样,她更希望我能够完成大学的学业。但是遗憾的是,我却总是让她失望。

小的时候,总是认为母亲不理解父亲、不理解我。但是仔细想想我却忽略了太多的事情,那时父亲一个人在深圳拼搏,剩下在西安的母亲和我。那个时候交通工具还不方便,从母亲上班的地方到我上学的地方很远,但是母亲还是每天中午赶回来为我做饭。那个时候母亲的工资很低,我又比较挑食,但是母亲还是在默默地满足着我的愿望,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那个时候我很不懂事情,经常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和母亲吵架,现在想想都是很伤她心的。

实际上,我很想对他们说一句,我所有的努力实际上并不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他们有一天能骄傲地对别人说:这是我的儿子。如果可能的话,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延长他们的生命。

我爱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