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31日

有一本书,被称作读书人的《圣经》。

这本书记载着一个爱书的美国女人,和一个英国书店具有责任心的店员之间二十年的一段情愫。这样的一种爱情,既是人和人,又是人和书。

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查令十字街84号”。

在Joyo追逐这本书一个月之后,我终于拿到了这本被读书人称作圣经,维系了两个20年友情(或者是爱情)的见证。据说在之后的岁月里,有无数爱书的人来到查令十字街84号,就是为了瞻仰曾经海莲.海芙无数邮件归属地的地方,而这里,一个英国的绅士,佝偻着身体,在昏黄灯光下顺着书架,找着大洋彼岸信件中提到的那些作品。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家乡的小书店们。

我很喜欢淘书,也是是受父亲的影响,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在街头留连于各个小书店,寻觅我喜欢的作品。那个时候很少有零花钱,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书店看书中度过。只有遇到无法放弃的书,才会毅然买回家里。

我经常去的书店有下面几个固定地方:西安李家村十字西北角的小书店(现在已经是邮局了)、端厉门进去那条小书街,还有就是大学南路那里的。其他的地方也去,但是印象已经不深了。

而这些地方的这些书店,已经同查令十字街的84号一样,消失无踪了。

李家村西北角的那家小书店,店主是一个拄着双拐的残疾人,每次去的时候都在端着一本书看。我每次到的时候他都会和我打个招呼,告诉我有没有我感兴趣的新书到了。那么时候我疯狂的迷恋温瑞安的小说,大部分友谊版的温书都是在他那里购入的。那个小书店很小,所以大部分的书都没有太多的库存,而老板挑书都是亲历亲为,所以我和老吕每次去,都会在一堆我们喜欢的书中,艰难的取舍。

端厉门进去的那一条小书街,是我另外一个经常去的场所。那里有一个个的小书店,我经常在那里淘到一些港台版的好书,至今仍保留着一套香港原版的三国演义漫画版(横山光辉作品)。那里的小书店都别具特色,很多古籍书以及中国文化的书都可以在那里淘到,我的古龙大部分来自于那里。

还有就是大学南路那里的一些小书店,尽管从那个时候起,这些小书店就有大量的教材。但是还是能被找到一些不错的书,我很多广告方面的书以及很多的漫画都来自那里的书店。而现在回去一看,那里也已经成为教材的海洋了。

就这样,西安的小书店,在一个个消失。后来朱雀门进去的一家小书店终于在去年消失无踪了。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城市的文化在渐渐的湮没。虽然,西安多了几个大的书城,但是真正的读书人,肯定都喜欢那种特色的小书店,每一本书都能够让我们摩挲半天,然后痛苦的抉择:到底是哪一本?

这就是我经常说西安的问题所在,当一个城市的文化标志都消失得时候,这个城市的文化就在慢慢的流逝掉。这不是和你有多少年的底蕴能决定的。当我们看到西安的服装店在渐渐多起来的时候,这个城市的虚荣也在慢慢加强。最后湮没所有的人,成为一个虚无的城市。

当然,这样的小书店北京也已经不多了,无论是三联还是风入松,或者五道口的光合作用,都有像大众书店发展的趋势,而五道口另外一家我很喜欢的春秋书店,也已经消失后被一家户外用户商店取代。倒是商务印书馆的涵芬楼以及他对面的那些小书店,都是我的最爱。可惜王府井离现在的我太远,而我又太懒,所以大量的书选择在网络上购置。

例如Joyo,相信是很多读书人的最爱,雅致、别巧,里面许多人虽然不能亲手摩挲,但是也让人取舍良久。而当当不过是一个西单图书大厦的网络版,只适合那些附庸风雅的大路人去,不适合真正爱书的人。

2005年07月30日

好像无论.com发展到那个阶段,大家都会问你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最近WEB2.0的话题越来越热,这样的话题也越来越多,不仅多次在某些沙龙里被人问起怎么赚钱,WebleonKeso还分别写了文章谈了自己的WEB2.0赚钱观。

最近刚刚从书柜里翻出了《烧.com》,这本书诞生在网络最低潮的时候,大概是2002年吧,那么时候我在中华传媒网,和Joyo谈商城的合作,Jojo的BD送了我一本,里面很多人,很多事情对我来说,也许就是神话中的人物吧。但是当自己在这个圈子创业的时候,发现除了小部分人,其他都变成了你对面的普通人。

比如鲁军和刘颖,当年易得方舟的创业者,他们创业的时候,我也在创业。在西安的一个小小柜台上卖电脑,那个时候我们也谈互联网,也谈电子商务,但是固定的思维让我们一直在考虑,这个网络到底怎么赚钱,如果不赚钱不就是个概念吗?结果机会就在思考中过去了。

WEB2.0也是如此,大家都在想、都在问,但是忽略了“操作比理念重要”,如果想能想出来如何赚钱,那么大家都去想好了,等你想明白,你会发现所有人都想明白了。那个时候,市场不是没有了就是有一堆参与者,你本应的份额就被瓜分完了。

所以,赚钱这种事情,只能是做出来的,甚至可能被逼出来,但是绝对不是想出来了。除非你是天才,只用脑子就可以赚钱,咨询顾问就干这样的事情。

但是现在的时代变了,.com烧不起来了,VC也理智了,所以大家还是要考虑生存问题,所以赚钱的方式就一定要找到了。

我的观点就是:赚钱一定要去赚不懂互联网的那些人的钱。

我经常说,中国的IT和互联网造成了一堆大蛀虫,这帮家伙(当然也包括我),软件用的盗版的,帐号用的免费的,还经常托托关系:你那里的明星会员把我排上去。而且互联网用户的懒惰性是随着网龄的增加而增加,所以最后造就了一批IT和互联网的老油条。

当然这种状况完全是我们的企业自己造成的,自己都在用盗版,对自己兄弟企业的产品不放心,整天要求资源互换,这样的情况下,你怎么指望从用户手里收钱。

所以,我们的目标只能是线下,那些不懂互联网的人,他们才是最可能为产品掏钱的。这个从网络最挣钱的两个业务就可以看出:一个是短信、一个是游戏。短信聪明人都会说,这又什么难的,我找个站点免费下载就完了,游戏我们也会不断拜托游戏公司的朋友:“嗨,我的点卡用完了,再给我几张。”

但是这并不影响着两个行业的财源广进,因为他们并不在意互联网用户,而是给那些不懂互联网用户准备了足够诱惑力的服务,这些人贡献了利润来源的80%。所以你看无论谁怎么投诉SP,都不能改变随便一个SP月收入百万的现状。

这是什么?长尾理论吗?我不知道!在这里我又一次看到中国的媚洋崇外。什么渠道足够大的话,额度很小的产品也能够造就大的利润市场。分销不就是这么玩的吗?中国的分销理论明明是全球最牛的,中国的分销渠道明明全球最强的,怎么一到了互联网这里,就变成了一个新理论了?

所以,互联网怎么赚钱,是你一开始做公司就应该规划好的,什么模式之类的都是你拿过来给人看的一个框架爱,真正比拼的是你的渠道能力、销售能力、资源能力等等等等。

从这点来看,互联网和菜场里批发白菜的家伙们,没有任何不同,我们在开始做的时候,就要知道你可能的用户是谁,分那些层面,谁会给你钱,谁不会给你钱,你有没有收钱的渠道等等问题。

所以老冒搞不懂我这个草根的家伙为什么要做一个高端的事情,是因为他不知道我背后做的事情有多草根,而那些,才是Feedsky真正的盈利来源。

欢迎所有有钱的家伙来找我聊这个来源,呵呵。

2005年07月27日

世界上有些事情很奇怪,你去找他的时候找不到,但是往往你放弃了,他却主动来找你了。

这个形容我和Oblog之间的关系,一点也不为过。很多朋友知道,我开始创业的时候,最初的定位是想做BSP的,把易智网发展成一个企业知识管理的个人门户。但是后来才决定作Feedsky.com。当时想选择的程序,就是Oblog。

好玩的是,那个时候我在OBlog的论坛晃悠,也许我比较笨吧,就是没有找到他们的联系方式。后来blog写的久了,突然MSN上有个人跳出来说:“OBlog是我做的。”呵呵,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总是让你颠三倒四的。

我一直希望,Feedsky有一个群blog,其中一个是向公众公布的,这样可以很方便的和别人交流,也可以很轻松的告诉别人我们在做的东西。所以当时就问OBlog要了一套程序。遗憾的是,这套程序我们并没有用上,因为后来发现他是一个BSP程序,和我们的不太符合,所以一直搁置在我们的机器里面了。

真正开始用OBlog的程序,还是在Onekey(顺便做做广告了),后来发现Xmeadiacn也是用Oblog,Soho小报好像也是,似乎小敖的也是。Oblog的朋友给了我一个名单,让我才发现,原来Oblog的用户已经很多了。

这样我不由思考了一下,Oblog能够做成Blog的动网论坛,如果客户数量足够的话,盈利应该不成问题吧?

但是目前的Oblog还是有一些缺点的:

首先是模版,为什么不能简单地修改CSS?我想修改成现在的模版,好像不太容易。

其次是新版,似乎Oblog的特征太明显了,一上去先是一个OBlog的大图标,大家还以为Oblog是一个大的BSP呢。

不过这倒是有个馊主意:如果OBlog做一个POST系统,我写完可以选择随便发到那个Oblog的程序里面,然后再提供一个大的目录,那么Oblog就是一个大BSP了。

呵呵:)这样的主意估计实现起来很难,他们也不会做,就当作是笑话吧。

2005年07月26日

我如果是陈彤,可能会有同样的立场

任何一个大公司转型都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像新浪这样的公司。你指望他一夜之间立刻WEB2.0了?那几乎不可能。而且陈彤肯定不会跳出来高喊:“WEB2.0太酷了!”这岂非告诉你,原来的新浪落伍了。这样的事情,缺心眼的人都不会做,何况陈彤。

所以我们看到陈彤跳出来,对WEB2.0说出那样的话并不奇怪。所有人都不会立刻驳斥自己曾经的成功去接受新的事物。何况这些新的事物还要明着告诉你:“我们就是要革传统门户的命。”那就是革陈彤的命,如果这个时候陈彤跳出来也掺活一把,那岂非是自己革自己的命?

在周六的Xmediacn的WEB2.0沙龙上,我说自己是一个矛盾主意者。对于WEB2.0,我认为是所有不同目的者发现的一个巧合而已。做SP也好、SNS也好或者Blog等等,当每一个概念都不足涵盖一个时代的时候,大家自然要往一起靠拢。那么WEB2.0可以说是应运而生,就像1.0时代的门户和电子商务一样。大家需要揭竿而起,要标榜自己和以前的不同,那么找到了这样的一个名词。所以如果仅从口号上来讲,WEB2.0和“反清复明”一样,没有不同。

但是WEB2.0带给大家的,更多是观念和产业的变化。互联网第一次从内容运营变成对人的运营,社会性越来越强的让人开始织网,每个人都有固定的声音和立场,个人中心化的网络开始。而产业开始形成了产业链,原有门户的垄断将被打破,越来越多企业将组成产业集群,互联网真正走向产业成熟。

所以,我倒是觉得最终1.0和2.0会融合而不是彻底革命,毕竟从技术上来讲,没有跨时代意义的技术注定产业不会有大的革命。但是就是这样一个小革命,也能够造就新的时代和英雄。

所以你看陈彤再怎么抨击2.0,不代表新浪不在迎接2.0的到来,新浪的blog、RSS、网摘、阅读器还有爱问,都是具备2.0标签的产物,只不过新浪没有找到一个魔杖,能够将这些元素窜起来和1.0的内容融合,这样的融合不仅仅需要一个Neo,而是要真正找到一个The One。

最近世界清静了很多。

FRJJ不出来闹了,流氓燕没有消息了,小木同学也隐藏在blogchina换名的大幕之下了。黄薪看来老老实实去做自己的董事长了,菊花妹妹的舞蹈之路估计也到此为止了。

这个世界,一下子似乎清静了。

突然很寂寞,因为没有可以让大家茶余饭后聊天的谈资了。难道我们已经精神失落到,必须用FR这些人来充实我们的精神生活,而不是其他?或者我们找不到一种方式,可以喧泄我们紧绷的神经?必须要用这样的一种娱乐方式来搞定自己?

谁还记得若干年前,那个双鸥洗衣机的广告?如果没有印象?燕舞呢?如果还没有印象,那么来福灵总知道吧,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这个小曲子可是风靡一时阿。但是他们的风靡,一个固然和那个时候的精神产物很少有关,另外一个他们确实从某种程度上娱乐了我们,于是就风靡开了。

那么现在呢?我们明明知道,某些东西是媒体炒出来的东西,偏偏要去风靡,但是我们就是不由自主地去跟风。我们究竟是为了她的傻?还是为了自己的无聊,或者是我们自己本身就太贱,寻找着那种非正常刺激。就像我老妈,今天突然问我:最近怎么没有FRJJ的消息了?

原来大众,都已经被自己娱弄了,也被媒体娱弄了。所以到了最后,自娱自乐的人都已经不知道是谁了,最后干脆全世界清静了了事。

不过,世界完全清静了也挺让人烦得。今天就有人问我:“流氓燕在XX酒吧见面,去吗?”我很想问:“她脱吗?”

原来这个世界还在娱乐,包括我自己,只不过我以为它清静了而已。

2005年07月24日

我经常健身的健身中心二楼,有一个小小的网吧,三台电脑一字排开,供健身累了的人在这里上网。

每次来都要在这里上网,所以对这里的软件和互联网使用情况比较关心,今天写一些数据给大家共享一下。

这里每台电脑都有Firefox,而且我现在用的这台找不到IE(不过通过其他方式IE还是可以打开的),看来Firefox在这里使用量还不低。当然这个健身中心目前有很大一部分客户是韩国人和在附近语言学校的老外们,所以可能他们更接受Firefox一些。

Firefox设置的首页是清一色的Google,看来百度在这里是比较受排斥的(笑)。而IE则是265,呵呵,文胜看到一定比较开心。

输入法是最乱的,大量韩文的输入法让我头疼,还有一个万能输入,TMD不停强奸着我的输入,于是我干脆干掉。

即时通讯工具是MSN和QQ都有,还有Yahoo messenger,没有见到Skype的身影,其他聊天工具已经全部被干掉了。

这里韩国人比较多,IE的缓存里面有大量的韩国网站,包括韩国的色情网站,看来每个国家对某些方式的需求还是比较重要的。里面有CyWorld的韩国版,当然MP3之类的少不了。

这里面还有盛大和POCO,后者估计高翔看到会开心很多,前者呢?管谁开心呢。

其他没有什么值得总结的,看来WEB2.0的朋友还要努力,我已经在这里偷偷把首页都换成了Feedsky的目录页面,估计过不了多久可能就被换过来了。呵呵。

现在是2005年7月23日晚上20:22,皇马马戏团盛宴终于开始。

现在的皇马,越来越像和足球无关的一个名词。曾经有人形容过拜仁慕尼黑是德国的好莱坞,而如今皇马更适合这样的名词。但是和好莱坞的明星璀璨相比,皇马却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越来越像一个马戏团。当然,如今的皇马如果单纯演出的话,我们还是能欣赏到一幕不吝于好莱坞大片的足球盛宴。可惜,这场盛宴已经变了味,就如同一个著名的厨师做出了一个四不像,又非怪味胡豆,那就另所有人不爽了。

这个厨师,当然是佛罗伦蒂诺。

今天下午看到皇马和桑托斯的无间之道,罗比尼奥能够顺利加盟,成了媒体热炒的内容。只不过和之前媒体那一长串的名单相比,罗比尼奥还比较具备真实性。像之前拿一串看的人咋目嘡舌的名单,让人不仅可笑认为要么佛罗伦蒂诺开始准备和阿布斗富,要么就是真的准备把皇马做成一个马戏团。

不是吗?

与其写一堆大家谁都知道不可能来的名单,还不如真正找几个诸如老虎、狮子、猩猩这样能够在场上让人真正恐惧一下,大家也都有话题可以谈得东东。也胜过今天炒这个、明天炒那个。

当然,集体围绕着皇马叫春的首先是那些媒体,以体坛周报为首,围绕着皇马不停的叫春,最后干脆搞一个皇马队报。搞不懂他是中国的媒体?还是皇马的媒体?

最可怜的劳尔那些队员,可能都不知道来这里参加这场比赛的意义何在,但是他们全部身不由己,就为了佛罗伦蒂诺需要的美金,只能来像马戏团一样Show给所有人。

足球到了这一步,我只能说一句:“Shit!”

2005年07月20日

李开复跳槽微软,成为Google中国战略放出最大一颗卫星。甚至到消息已经被官方证实的时候,还有人在不断讨论可能的流言性。相信如果有人一天前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绝对会留下斩钉截铁的三个字:不可能。但是事实却是真实发生了,就像安徒生童话的昨日重现,所以所有人能做的只是一件事情:把眼镜卸下来,然后砸碎它。

这让我想起之前曾经放出过种种的卫星,例如古永锵,又或者周鸿祎。但是所有的卫星最后只有一颗能够上天,而Google要做的就是从中选择最好或者最适合的那一颗,然后完成点火的过程。李开复对于Google来说,无疑是最好的一个选择。虽然周鸿祎可能更熟悉中国市场,但是缺乏和Google匹配的气质。至于古永锵,正如一个Blogger所说的:“如果一个人在一年内和所有招职业经理人的外企有联系的话,很难排除炒作的嫌疑。”

Google的做法不仅让人想起其在产品上的策略,从隐忍不发到一鸣惊人,从我们知道Google准备进入中国,到李开复正式加盟,不到100天的时间,Google在中国的市场上完成了这样一个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更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它下一个动作会是什么?收购百度?还是其他…这家公司的做事风格越来越让人无法捉摸,就如它的产品一样,总是在告诉你原来这个东西,还可以这么玩?

所以,今天早上Google所有的对手背上都会冒出冷汗。李开复的跳槽,让所有人都知道,Google除了在产品上可能无所不能外,在市场上也是一样。谁能保证自己的高管明天不会突然递上辞呈,然后几天后成功的改名Google?

所以我们少见的看到微软在失去风度的回击着,利用法律解决有的时候绝对是一个下下之举。因为不管结果如何,都暴露了你已经用尽了所有的方式,不得不依靠外力来解决的方式。这无疑是微软对Google的示弱,而且即使法律的结果能够帮助微软的话,李开复也不可能回到微软了。

所以,这样的结果对微软是双输。对Google,是双赢。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Google开始正式和微软对抗,这也许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启,也许什么都不是。谁知道?

微软和Google的终极无间,现在才开始呢。

2005年07月19日

今天被Keso大哥批评了一下

我曾经说过,Feedburner是我一个非常尊敬的对手,我一开始就知道如果照抄,我不可能赢得了他们。模仿,只能找到了一个对象,这个对象我们拿来怎么用?那是我们根据对用户的了解、对市场的判断,然后做出的决定。如果一味照搬,只能办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之前也说过,选择做工具,开始的阶段是最寂寞的,因为你要耐得住性子等到你的产品一天天完成。尤其是互联网的产品,我不能像其他一样,半成品就可以去市场销售,还能够得到一个很强的销售业绩。但是互联网上,你所有的页面和流程,就是你的脸。

但是我还是判断失误,主要在对技术的把握上,我还是想的太简单了,所以就有了keso大哥的批评。

我很喜欢这样的批评,甚至我需要keso大哥更强烈的批评,因为如果真的keso大哥一味鼓吹我们,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我做的东西太好了,另外一个是Keso大哥在客套我。但是前者肯定不是我们目前的状态,那么一定是后者。只是这样的客套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呢?

前几天,一个曾经见过面的朋友在和Webleon通MSN的时候,曾经强烈的质疑过我们。我更喜欢这样的质疑,甚至我们需要大家明确的指出,那里那里,你做的不好。因为大家还愿意说,就是把我们当回事情,如果那天没有说了,我们估计离结束,也就不远了。

还好,我们内部明确的想法就是:我们的态度是找出问题,更要解决问题。所以我们换到大的房子,技术人员陆续进入,速度加快加快再加快。

喜欢大家这样的批评,希望对于feedsky的批评,更多一些,发邮件、来我的blog留言或者去feedsky论坛,都可以。

记得很久以前一个香港电影的一句话:面子是别人给的,里子是自己丢的。今天大家给了我们面子,不能明天自己丢了里子。

这篇文章,明天所有Feedsky同事将拿来同享。

我所有的联系方式:

邮件:lvxinxin@yikey.com

MSN:lvxinxin@yikey.com

手机:13911568574

电话:82110522

关于Feedsky的所有问题、建议,可以随时联系我。

最后,还是拜托大家帮我找一下技术,对于这块,我们永不排斥,详细信息如下:

精通ASP.NET、javascript开发,熟练掌握C#语言;
 能熟练运用XML,精通SQLSERVER数据库技术;
 有Blog开发经验优先;
 有设计开发大型商业网站经验者优先;
 英语4级以上,能熟练阅读英文文档;
 较强的沟通能力,对编程富有热情,工作积极投入。

2005年07月18日

(给电脑报的文章,今天刊登出来了)

最近有很多人都在问我,Feedsky和RSS的未来究竟在哪里?如何形成商业模式,怎样发展?

当我们追溯到很久之前,当第一代互联网出现的时候,很多人也都在质疑:门户怎么构建自己的商务模型?电子商务是否能够盈利?那么如果说现在是一个轮回的话,RSS等新应用的出现在对网络应用进行重构。尽管从目前看来,RSS的应用可能还停留在Blog,这样很小的一个范围。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网站使用RSS构架自己的系统,,加上微软的强势介入则让RSS在未来,会快速的被所有网站大面积的应用,这样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年。

即便在现在,我们也可以预料到RSS未来很多的应用模式。因为RSS所解决的问题,依然是信息传递的便捷性和有效性。在信息源(Feed)和信息接收者(用户)之间,RSS构建了一条快捷之路,基本上保持同步更新并且可以在本机储存的状态,已经足以使我们对未来有着足够的遐想。

所以我们可以预料到的是,RSS提供的,实际上是一种信息重新构建的方式。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可以基于RSS进行信息重构,而信息可以包括是新闻、评论或者是广告。在这样一种重新购建的信息链里面,大家可以基于某一个平台来进行多次聚合,提高信息的使用频率,并减少SPAM的发生率。

所以,未来无论是个人对个人(个人媒体)、企业对个人(更定向的广告)、企业对企业(企业间信息传递),RSS反而成为了传递成本更低、传递结果更为有效的一种最佳选择。而如果有一个平台能够提供这样的一个整合服务,说不定就可能成为下一个Google。

对未来,也许我们只需要一点想象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