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1日

昨天晚上和帅哥红老师詹詹膑膑,还有詹夫人,去赴一个电子商务老大的约会。

席间,老大在听完我们对豆瓣的推崇后,奇怪的问着:“为什么没有人抄豆瓣?”

是啊?为什么没有抄豆瓣?

是因为技术?思想?看不清楚未来?还是文化赶不上?总之没有人抄豆瓣。

但是也许有人就不信这个邪,例如电子商务老大,他就一直认为如果有人能够完全理解豆瓣的商业模式、技术也更强、资源更丰富、有着更多用户,那么他抄豆瓣,一定成功。

上次有人这么说过,UUzone老冒,但是到今天,老冒也没有动手。

而老大这次提出的是天涯,刚拿到5个Million的天涯。

总觉得抄这回事情不是这么简单,即便你能理解豆瓣的商业模式、有更强的技术、有更丰富的资源、有更多用户,但是也不一定成功。很简单,同时做十件事情的人当然不如只做一件事情的人来的专业,而且豆瓣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这就促使了即使有人愿意去新华书店这样的大路货店,也总有人喜欢路边的小店。最后反而可能是路边的小店吸引力更强。

但是老大还是说,如果天涯用更多资金,专业做豆瓣,为什么不能超过呢?

我和詹膑,解答不了这个问题。但是我们也很想知道答案。

所以我们极力希望老大能够鼓动天涯抄袭成功,这样我们就能知道PK的结果了。

唯恐天下不乱,我们两个还真是一对小恶魔啊!

2005年10月30日

恢复踢球一个月,三个字:没感觉。

原来踢球可以满场飞,现在连续跑5分钟就死翘翘。愿来每天可以4个小时在交大大操场踢球,现在最多40分钟。

谁知道8年的时间能够用多久恢复?8个月或者18个月,或者恢复不了?鬼知道,反正我觉得最后一个可能比较靠谱。

看来只好转型,当门将也是一个办法。居然今天被我坚持了90分钟。丢了三个球,基本上对方射在门框内的球都进了。

踢球就是这样,如果今天另外一个人守门,丢了5个球,那么我就还算不错,但是不可能两个门将一起进行。所以鬼知道怎样,反正我们赢了,那就行。

顺便说一句,我今天光着脚守门。裁判不让我穿鞋上场,说是铁钉的,我怎么看都是铁底胶钉。

不知道上面的算不算俺的隐私??

老白说:

       大家都知道我叫laobai,有名的感觉真好。但,这都是靠隐私换来的呀!

横戈今天公布了一下计算机世界对他的采访稿。靠!全是老横的隐私嘛,不过全是我喜欢的问题,立刻大期待老横的回复。

计世华东版也准备采访我,颇为期待他们的问题呢。

当然,被曝隐私的除了我们这些自己“犯贱”的,还有互联网周刊可怜的董璐妹妹,她被偷的事情激起了keso“天下无贼”的怜悯,于是乎大家全都知道了董璐MM的隐私,你看火炬不立刻写文章回应了吗?

比较八卦的是我,看完之后立刻去互联网周刊网站找董MM的照片,然后又Google图片搜索一下,结果无果。

这算是我的超级隐私了吧??

Update:总算搞好了,为了给老白的话加上灰色的框框,贴了段代码,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下面的内容疯狂复制,让我很不爽。Tinyfool在GT里面告诉我:当你想用些复杂功能的时候,往往越傻瓜越难用。这不傻瓜吧?

2005年10月28日

如果我说豆瓣是电子商务网站,有人相信吗?

如果我说豆瓣是B2C网站,有人相信吗?

如果我说豆瓣是C2C网站,有人相信吗?

为什么我都信呢?

网上和两个电子商务网站的老大吃饭,席间提到了豆瓣。我就问了他们上面三个问题。因为我到现在都认为,豆瓣是一个标准的电子商务网站,而且目前是很标准的B2C网站,同传统B2C不同的是,豆瓣将产品录入的工作全部交给了用户完成,然后利用技术提供了产品的销售。物流、信用都交给了当当或者卓越,豆瓣只要维系用户的热情,就可以不断收钱了。

所以,豆瓣的成本很低,因为每个人都在创造着豆瓣的产品。并且豆瓣议价能力极强(请注意,是豆瓣的议价能力,而不是豆瓣的用户),所以如果流程顺利的话,会有挺好的利润。

并且,未来豆瓣的想象力很多,我们可以轻松想象很多可能性。假设我们判断阿北的脑子不至于太过昏头,VC不会逼得太紧(当然现在好像阿北也不急于拿钱)、豆瓣议价能力的继续提高、竞争者的黏度不够,豆瓣实在是一个怎么看都不会失败的模型。

但是豆瓣之后?还有谁呢?

我和两位老大讨论了很久电子商务如何2.0的问题,因为总觉得购物(尤其是大件的采购),消费者总是更愿意听取他人、尤其是朋友的购买建议,那么SN应该可以轻易形成。电子商务网站转型应该并不困难,或者说至少可以尝试一下。但是为什么大家都觉得还在艰难支撑呢?

两位老大做的电子商务是把IT产品搬到网上,但是实际还是在做传统销售的方式。我们找不到一种可以如文化产品那样可以轻松凝聚人、并且甘心为之服务的产品。所以我们聊了一个晚上的电子商务,最后的话题回到了传统IT销售上。

电子商务的Web2.0,我暂时找不到答案。

2005年10月26日

很久以来,都想放弃那个域名。

但是一直以来,习惯还是输入那个域名去访问。

昨天晚上看《人物》,访问那个域名主人,曾经经历过很多的磨难,现在算是苦尽甘来吧。

但是我还是喜欢以前的那个人,就如同我喜欢之前的那个域名一样,有内容、有思想,尽管可能内容的来源会有些问题,但是我无所谓,因为我是一个读者,仅此而已。

但是现在,我选择放弃了。

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这个公司是否真的有一点点地技术,尽管很多人告诉我,有很多很厉害的人在,我也认识很厉害的人在,但是我还是在这个域名里面找不到一点点感觉?

这难道就是“态度问题”吗?

听说他们开始合作了,这应该是好消息。但是内部的人却告诉我:“实质的合作发生,起码要100年之后。”我迷惑了,我不知道这样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让老美看到吗?

让朋友告诉我,他的机子被这个域名强奸的时候,我笑了。终于找到理由让我放弃它了。尽管我会关注它的动态,就像曾经我佩服某些人一样。

也许我会和这个域名下面的很多人都成为朋友,但是这还是改变不了我的决定:

最后,我终于放弃这个域名了。

2005年10月23日

一直以来,都想开一个咖啡馆。

咖啡馆不需要太大,有两层,茂密的植物从下而上附盖着整个屋顶。每天早上起来,我都可以打开阁楼的顶板,让阳光洒下。然后我从梯子上下来,带着围裙,做一个为客户亲手煮咖啡、留着胡子的老板。

在我的咖啡馆里面,当日咖啡永远都是免费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品尝一杯免费咖啡。我要让咖啡馆里面有着缓慢的蓝调,有着淡淡的忧伤。这里不欢迎香烟、扑克和大声喧哗。如果你想和几个朋友快乐谈心,这是最好的休闲场所。

有的时候,也许梦想可能会实现。如果在咖啡馆上加一个书店,再加一个面包房会怎样呢?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很完美的组合,但是我想在恬静的咖啡馆里面,读完喜欢的书后,带一条刚出炉的面包给自己的家人,这是一个非常温馨的事情。

这样的小书店,应该会在北大、清华附近了吧。

小书店还是想法的时候,就看到许知远在圆明园的单向街书店,带着许知远强调不矫情的矫情,竞争强烈啊。

2005年10月21日

EZ mini是什么?盛大的手掌机?

这不是第一家出来要和任天堂争手掌机的公司了。之前有NEC、SEGA,中间有Bandi、SNK,现在有Sony,这些都是从游戏行业内出来的,不知名的还有太多了,听说韩国的有一家,Apple也要出。对了,还有诺基亚。

结果呢?NEC现在还做游戏吗?好像Hudson(最支持NEC的游戏软件公司)已经卖掉了;Sega变成了一家纯软件公司;SNK倒闭了又借尸还魂;Bandi当年的状况好一些,还得到了史克威尔的全力支持,结果呢?WS也已经成为了任天堂的炮灰,现在也和Namco合并了。韩国那家就不要提了,Apple的呢?现在也没有见影子,只有诺基亚,但是销量也是少的可怜。

只有PSP,现在比较强势,在某些地区的销量已经超过了NDS,索尼正用他一贯的策略,利用Light user的力量企图在任天堂最后一块领地上进行颠覆。

即便如此,任天堂的力量也是不可小看的,口袋妖怪等适合便携机的游戏还没有完全退出。NDS还大有可为,何况你永远不知道任天堂的下一步会是什么?毕竟DNS只不过是GBA1.5,还没有到2.0。

转过头说说盛大,这样的手掌机的客户是谁?我不知道。盛大整合的游戏、图书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阿,即比不上NDS,更不要说PSP。何况游戏行业的惯例是游戏主机赔钱,软件赚钱。但是我想不通谁会为盛大开发游戏?史克威尔?Sega?光荣还是EA?

哦,对了,我忘记了台湾的游戏厂商,他们也许会为盛大开发游戏。但是我比较奇怪的是NDS已经在中国建立了渠道体系(神游),PSP也会进入中国。台湾厂商会先选择哪一家呢?我似乎还没有看到盛大给合作伙伴分发开发机的消息。

那么EZ mini到底用来干什么呢?有人问我:“难道让我用来仅仅是玩模拟器的吗?”

如果有些人记忆好一些的话,应该还记得1996年,台湾厂商在大陆行销的A can F16游戏机,尽管在16位游戏机领域它技术最强,但是在全球都已经进入次时代的它,最后不免成为了又一个炮灰。

EZ mini会如此吗?鬼知道。

新浪大概觉得在Blog研讨会上的发言不够深度,于是昨天撺掇我和安替在北京新闻广播继续PK。

其实安替是一个好人、一个妙人也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虽然他的Blog我不常看,但是我很佩服他的写作观点和写作精神。在他写了坚持Blog精英论的文章后,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跟?我说我的观点实际上在狗日的草根一次中就已经写完了,所以没有必要跟上一下。实际上我心里想:反正周四就要和安替PK了,写出来岂非暴露自己的想法。

好,现在给大家汇报一下PK的结果,估计上是谁也没有说服谁,最后观点反而有所趋同。为什么呢?

主要是安替接受了所有人——无论你原来的身份是什么,有多大的本事,只要你进入了Blog的世界,就要重新开始。而写Blog相对起来还是私人的多,即便是安替,也不太在意文法、错别字等等。

这实际上不就是草根们坚持的“落草理念”,也符合Blog的草根媒体特性。

而我却接受了他的,无论所有人怎样落草,一样会有人从中脱颖而出成为新的精英(其实叫做中心更合适),尽管blog会让更多的人中心化,但是总有人中心化的更大一些。他把这些人叫做精英。

既然精英和草根不是身份的象征,那么PK只能到此为止。其实自诩为精英的安替也草根的很呢。

有趣的是在节目录制75分钟完成后,开始传输数据时,电台的数据库开始报错。这实在大出人们的预料,我和安替都出了一身冷汗,难道让我们重新PK一次,不过由于双方都知道对方的观点了,PK起来有怎有乐趣?于是我提议如果非要重新PK,那么不如双方互换身份进行。只见安替立刻大汗…….

精英、草根PK完成,最后我们还在新浪Blog大赛方面又PK了一次,我还是坚持这样的观点,既然中国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那么这样的大赛就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搞一次盛会,让大家在一个舞台上集体秀一把,所以从这个角度,我更喜欢十一月的中文网志大会。

在回来的路上,接到雄杰的电话,说Donews推荐我参加搜狐Blog大赛的最佳IT评论,于是我大汗,这就不是我参加不参加的问题了。

唉,人情难却啊…….

2005年10月16日

昨天和Superlove聊天,证实了自己对时尚杂志的一些猜想。

几年前刚来北京,一不留神混到了CBD圈子里,于是彻底被周围的小资们洗了脑子,开始研究时尚方面的东西。

那个时候,经常买的杂志是《时尚先生》、《创意》、《君子》和《男人志》,几个月下来,时尚方面并没有什么进步,反而成为了审美疲劳。原因很简单,上面介绍的东西一个是太贵,贵的让我接受不了,另外一个是我比较胖,杂志上所有的衣服都是给标准模特设计的,没有我能穿的。

所以我就放弃了对时尚杂志的购买。

几年过去了,现在已经过了消费不起奢侈品的时代,但是对于时尚杂志依旧提不起购买兴趣。所以判断这样的杂志真正的对象,反而是那种进不去时尚圈子的伪小资一族用来YY的,这帮人包括学生和小白领。所以这本杂志的真正用途实际上是让没有吃过猪肉的人拿来意淫的。这样的杂志量怎么可能大?

这一点,在Superlove那里得到了证实,根据他的调查:

广告一年5、6000万的《时尚先生》号称发行量40万,实际发行量我猜连1万都不到。不要被我的这个猜测吓倒,中国的期刊发行就是一个吹牛比的市场,就看谁敢吹、能吹了。

如果这样的发行量,那么时尚杂志必须靠广告盈利,这样就必须做成一幅高档、高发行的表面印象,来造成杂志社、编辑和广告商的集体意淫。让所有人感觉只要和杂志沾边,就是处在这样一种生活方式中一样。这样即使时尚杂志社的薪资低于行业水准,仍然有无数美女帅哥打破头皮往里挤。

可是,任何的牛皮或者只凭借感觉做的事情,总有一天会消失。泡沫再美丽,不过是一个泡沫而已。所以这样的杂志,究竟什么时候是它的临界点呢?

Superlove说:“是中国对时尚杂志真正开始做发行认证的时候。”

我同意这句话,但是我觉得应该还会有其他的情况促使临界点的发生,网络或者其他?Superlve最近一直在思考。

2005年10月14日

记得很久之前,在KFC打工的时候,看过一篇报道。上面提到KFC每在一处开店,都能大大地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想想也是,KFC不仅仅会建立本土的采购链,将一部分原材料的采购做到本土化。另外KFC还会在当地建立腌制中心、物流体系,这都会大大地促进了当地的就业状况。所以每一个城市的规划者,都是非常欢迎KFC的到来的。

前几天,建硕在《微软的过去和Google的宿命》中,提到:

大家喜欢把Google微软进行比较,比来比去,得出结论Google是家比微软好的公司。我看这个结论下得有些早。

建硕的道理是:

想想微软的过去,更加辉煌。那古老的日子里,计算机业界的老大IBM压得大家喘不过气来的时候, “微小”和“创新”的微软给了一代程序员希望。曾记得1995年Windows 95发布的1995年8月24日,整个多伦多CN电视塔被Windows 95的旗帜包裹起来,帝国大厦也被通体刷出了Windows的三种颜色。这这code名为Chicago的操作系统,是多少人追捧的目标。

我从来都不否认微软在产品上的创新和认真,到今天我依然是Windows、IE、Office乃至XBOX的Fans,微软很多的产品我都会第一时间试用,并且推荐给朋友。但是这并不妨碍我对微软的看法。

在我看来,微软代表着完全的封闭,他们企图把所有用户都圈进自己的系统,然后绝对不要离开。所以你才会看到麦克里尼那么的反对微软的垄断,甚至忘记了他作为CEO应有的责任。即便是因为市场的压力向微软暂时妥协之后,也会积极地寻觅着机会进行。这从来都不是Sun一家公司的看法。

但是与微软相反的是,Google代表的是一种开放的文化,无论是产品的体系还是Google的心态。尽管这并不表明Google不会给其他公司带来竞争压力。就像我经常和别人说的:如果Google真的把中国办公室放到搜狐的后面(传闻Google中国办公室在威新大厦后面),那么整个搜狗组的人会不会集体春心大动呢?如果有一个搜狗的技术成功跳槽呢?不要忘记Google简短的招聘在短时间内就收到五千封简历;不要忘记清华的博士为了去Google甘愿做厨师助理;不要忘记T先生到现在还在等待着彩票中奖。你能说Google没有给其他公司带来威胁吗?

不过这些都是企业发展中的正常竞争,就好像企业要发展必须经历产品运作到资本运作到产业运作一样。你让Google坐拥大量现金而没有作为吧?所以Google肯定要进行扩张,但是是否最后会变成新的微软还取决于Google的态度,是继续开放,能够让产业链上的公司都能发现机会,得到发展?还是把用户封闭在Google的世界里?如果选择了后者,那么Google就真的走向了第二个微软的道路了。

可是这样的世界?真的好玩吗?无非又是一个垄断者的诞生而已。那么依然会有人认为Google的产品不错、很好,但是我们对Google的态度,肯定就会转变了。

看看KFC,也在不停的扩张着,也许速度更快,但是有人说过KFC在做恶吗?

2005年10月12日

这几天合作的消息真不少,早上刚看到Newsgator和Feedburner的合作,现在是雅虎勾搭上了微软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微软(Microsoft Corp.)和雅虎(Yahoo Inc.)有望于周三宣布,当前使用两家包括即时短信息和电脑间语音呼叫在内的免费通讯服务的用户不日将可首次实现相互间的网上直接沟通。

这是第一次IM之间实现互联互通,不知道微软和雅虎的携手是为了共同的敌人?还是真正从用户角度出发呢?

顺便提一句,之前微软成功的以7.61亿美金的合约成功招安了Real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