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29日

26日的时候,回到我曾经十分熟悉的校园。
我没有看到往日的同学,旧日的情况已不再现。
我曾经学校两旁,老旧的房屋就要被拆去。
我想起我青涩的爱情,那个人以远在天的那一边。
我已经独自伫立,这就是一个人的样子。

26日的下午,我去寻找我最好的朋友。
发现他的父亲已经去世,就在我离开西安的第二个月。
那曾经慈祥的老人,质朴地照顾我高中最后一年。
我想做些事情,却做不到。
我看到的是自己:一个人的样子。

27日的晚上,我在电脑的这一边。
和VC的女孩子沟通着工作和生活,才发现她的另一面。
这样的一个夜晚,也许千千万万的人还不得休息。
但是我什么也已经分不清,只记得一个人的样子。

28日的傍晚,我浑身酸疼的吃饭。
饺子还没有上来,我就已经厌倦。
过节让人疲倦,不忍心让他们劳累。
虽然我很开心的和家人一起同过。
我看到的却是:一个人的样子。

28日的晚上,短信开始飞舞。
我关闭了手机的声音,仍然受到上百条短信。
小胖子要去烧香,美女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融资顾问祝我:年后收钱。
更多的人祈祷发财。
晚会上朱军不停让人发短信。
一个夜晚移动就收入几个亿。
可是我最想的那个短信,却始终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
不管外面声音多响?我的手机如何繁忙。
我看到的,却是一个人的样子。

明天是大年初一,可是我们却再也不会回去。
奶奶已经去世,我们没有了再聚的动力。
我为了这个回来,也不知道如何安排。
老人原来成了象征,一旦走了就烟消云散。
我只能多陪陪父母,希望他们健康长寿。
可是在镜子里,我想是我一个人的样子。

春节就是这样,已经变成象征。
当春晚不再热闹,媒体开始追问政治。
姜昆不再年轻,冯巩牛群不再搭档。
赵本山忽悠来去最后又去了小崔的演播大厅。
不知道今年有没有新阿朵让我们兴奋。

时间慢慢逝去,我们一天天的苍老。
拜年还要继续,虚伪却在盛行。
我为何如此怀念,那曾经无邪的童年。
我禁不住泪湿双眼,因为我是:
一个人的样子。

——绝对盗版李骥大哥的《一个人的样子》

2006年01月28日

春节比上班更累。

我们需要在短短几天,为春节准备大量的食物。然后再在短短几天内,把他们全都消化掉。这样造成的最直接结果,就是春节后每个人都会胖几斤。

从下午开始,就开始狂发短信。听说美国人一年发的短信还不如中国一个月的多,很正常。光下午给朋友、朋友的朋友发的短信,就给中国移动贡献了不少银子的。不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SN的关系呢?

嘿嘿,想这个问题真的很累。明明是休假,干嘛还要把所有事情往工作上想。昨天晚上在Skype上遇到一个VC,也是在回家后还在不断的工作。

我们这都是为什么呢?

其实春节,不就是给我们一个理由和家人团队一下吗?我们何必要这么劳累自己呢?如果这点还不能放轻松的话,难得为人了。

横戈说他的春节要去珠海过得,我也想,但是说了很久最后还是回家了。

希望明年能够这么洒脱吧。

2006年01月26日

昨天下午,广告系统正式和主站对接。

之后,发现了一些问题,有部分添加广告的Feed在阅读器里面不能正常访问。原因基本清楚,和当时合烧出现的问题一样,可以顺利解决。

但是由于我们昨天下午已经开始放假,大家路路续续离开。所以造成没有办法集中解决这一事件。

我会尽量联系放假的技术人员,争取在节前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保险起见,请大家春节期间尽量不要测试广告系统,避免Feed无法访问。

在这里,我代表Feedsky给大家造成的麻烦致歉了。

吕欣欣

另:我已经回西安,请联系我的朋友打电话或者发Email。

2006年01月19日

广告测试文章,也告诉大家一些新动态。借用一下刘韧老师的1234体:

1、Feedsky的广告平台马上就要上线了,这一次的广告是可以添加JOYO的产品,根据销售分成,Blogger最高可以拿到销售额的15%。

2、春节后会有更多的广告平台上线,帮助blogger获得收益;

3、添加广告之前必须经过Blog认证,这样就不会出现使用别人Blog挣钱的事情了;

4、目前广告平台在测试,开放后还要有一段测试时间,如果产生某些问题,请大家谅解并且及时通知我们;

5、Feedsky第三版也快要进入内测了,新底层、新平台,不过可能要到年后才能正式启用了。

6、春节前会公布一些Feedsky2005年完成的事情和2006年要做的事情。

7、有一个规则请大家帮助决定一下:我们添加广告分为三步:Blog认证(认证你是Blog的主人)—添加广告—察看收益。但是有很多人在Feedsky处理了别人的blog,大家是想认证后的Blogger对应的唯一FeedskyFeed添加广告呢?还是被其他人处理的Feed都可以添加广告(但是收益全部算是认证后Blogger的)。举例说明吧:例如Keso在Feedsky处理了自己的Feed,然后又有三个人在Feedsky处于不同目的处理了Keso的Feed。那么现在Keso通过了验证,我们是只添加一个Feed地址里面,还是添加在四个Feed地址里面(收益全给认证后的Keso)?
詹膑建议用后者,大家说呢?

Up:广告测试地址:http://www.feedsky.com:3344,请朋友协助测试。





2006年01月15日

昨晚,邢勃说约了詹膑在卡瓦小镇。好,退了几个约会赶去。

赶到后邢勃说佳人有约,去吃个饭回来。好,我孤身一人等詹膑。

詹膑来了后和我一起等,等到不能等的时候一起去吃饭。

吃饭完去左右间,顺便去看看单向街。

到了圆明园,发现两个都已经关门,只好门外瞻仰了一下。

送詹老师上地铁后回家,看书睡觉。

昨天的主题:不赶趟,浪费时间。

2006年01月12日

Windy和设计提交了两个首页雏形,里面还有许多要改的,但是让大家看看喜欢那种风格的。

cool版:


简约版:


请大家帮助选择一下。

2006年01月10日

上午在新视角论坛,汽车业在颁奖。

说真的,中国的汽车产业真的非常尴尬。除了奇瑞和吉利,恐怕所有的汽车公司都合资了吧。大部分的汽车产业都基本上变成了copy的局面。

仔细想想,很像现在的互联网,电子商务除了当当,其他全军覆没。也只有中国媒体能够写出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的标题。

其实奇瑞和吉利也挺可怜的,基本上低端车的形象是少不了的,而且还被自称为汽车的高端用户谩骂。其实这些用户也未必有钱买车,但是掌握了话语权之后,这些人自然而然成为了高端用户了。

这一点又和互联网业相符合了。

到了评选年度车型的时候,什么创新的奇瑞马上就没了踪影。最后获奖的是雪佛兰的乐骋,说实在的,我实在不知道这个有什么好?性能、外形都不足以吸引我,怎么就评上奖了呢?说实在的,QQ或者雨燕都比它更能吸引眼球。

不过雪佛兰拿了最佳车型,奇瑞拿了最佳创新,真是够绝的。不知道抄了雪佛兰的奇瑞怎么想,也不知道被抄了的通用怎么想。

嗨,谁管呢。其实我也是一高端用户呢。


感谢互联网、感谢Blog、感谢Donews。

我这个写了一年多Blog的家伙,现在正人模狗样的在北大参加什么搜狐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在我的前后左右,是更人模狗样的双叶潘欣詹膑安猪。更夸张的是Icebin,被搜狐从福建请过来。

真不知道这是Blog的幸运,还是Blog的悲哀?

张朝阳上去讲话了,将传媒的东西。算了吧,讲得还不如Blog的讨论,还不如让Keso或者我去讲。可是张朝阳的身价和地位就决定了,人家更有发言权。这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如此。

Bloglines同步很快,我还没有开始写东西,就看到双叶的更新,RSS的某个应用绝对是确实可行的,有机会我们会和某些机构一起尝试。Icebin正在四处照像,这个家伙,没有去成杭州到来了北京,不过两个礼堂是一样的冷。

现在是一个什么狗屁官员上去念稿子,无聊。看不到方刚的影子,丫应该是今天的主角之一。台上那厮开始讲温州文化和硅谷文化,这哪跟哪嘛?我还是去厕所好了。

出去找洗手间,问人,搜狐的一个美女妹妹问我:“是男洗手间吗?”。大汗~!回来看到那厮讲完了,上去了一个光头将文化问题,我第一次想开溜了。
.
原来光头佬是个托,找了一帮人上去做100秒演讲。第二个大讲宽容的超时,被光头佬打断了。旁边的潘欣上不了网,只能在写字板上直播。还是拥有CDMA幸福啊。

现在是余秋雨,不知道有没有人现场来抓丫的错误,看来人模狗样还是有点好处的。不知道那个blogger会第一个成为这样的名人。但是会有blogger在意这样的名誉吗?我不会。

伊利的家伙在炫耀自己解决了什么什么问题,不知道梦牛是不是同意。华谊兄弟在炫耀自己完成了多少人的梦,拜托,周星驰这些家伙就算没有你,也有人追着屁股去追梦。还是项兵说的实在:全球留给中国的市场空间不多。意思是你们全没戏。

吹捧大会开始,一个黑影开始四处的流窜。我定睛一看——原来是Icebin这厮,正在四处拍照。不过丫的镜头一直没有离开礼仪MM(顺便说一句:礼仪MM很PP)。

终于看到方刚了,这个时候Icebin问:看我们的美女吗?好像现场跑来跑去的有几个美女。

第一场论坛结束了,潘刚留在台上,光头要和他PK吗?好像是赵赫要PK他,台下的嘉宾被媒体围着一阵镁光灯乱闪。Icebin在嫉妒的看着他们。

第二场论坛要开始,之前写点正经的。所有的发言中,最喜欢的是孙立平的发言,詹膑问他话语权和博弈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可以问的更尖锐点,就是从南方周末撤稿问到安替的被封。孙立平的回答也很Blogger,我喜欢这个人,也许以后会写一篇blogger说我自己的观点。不过估计大家都看不明白。

kao!我被一群美女用屁股挡住,看不到台上的景象。算了,听一下也可以。不过这些美女可千万不要放XX啊……!

赵赫又留下一些人PK,其中有中国人寿的,他开始宣扬自己1千5百亿的收入,好像现场有平安保险的,为什么不让他们两家一起PK?

方刚上去颁奖了,东软获得了最佳创新奖(好像是这个),这家公司曾经让我在股市上损失惨重之后,放弃了对它的信任。

又开奖了,好像是给汽车业颁奖。奇瑞和长安汽车中奖。曾经很想写一篇文章:中国汽车业将全军覆没。似乎除了奇瑞和吉利,中国就没有自主创新的汽车企业了。就是这两个品牌,也是在被很多人骂声中成长。这很像什么?中国互联网业吧。

看看吧,不管怎么搞,最后得到车型大奖还是外国车——雪佛兰乐骋。就好像中国的互联网一样,到了最后拼内功的时候,你指望车头奔驰、车位沃尔沃的东方之子去搞一下吗?笑话!

上午会议结束。诸位88


2006年01月09日

在欧洲,有一个小男孩敢于去梦想。他有野心,希望广博见闻,勇敢地闯入那些有关系和以保守主义为准则的大人们掌控的世界。他们是如此严密控制着这个世界,就像冰山一样,在水面我们看见的就是如此之大,因此我们想不到下面还有更多。孩子来了,他希望赢,而且赢了。他说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一个,他也证明了。他说他不希望成为体系的一部分,他希望独立。他说不害怕周围的鲨鱼,他从它们中间游过。整个社会都震惊了,张大了嘴巴。地下世界张嘴要咬他,被自己信念所鼓动的孩子习惯了这种噬咬,忍受着疼痛,继续自己的旅程,对自己的目标不离不弃。社会以他为偶像,但地下世界迫害他。媒体为他的天才鼓掌,但也很感谢迫害者每日送来的小传单……孩子知道,按照地下世界的游戏法则,他犯罪了——犯了取得成功太多的罪,尤其是作为一个入侵者来说。

周六一大早,开车去机场赶赴杭州。周一一大早,又坐在办公室里面处理公司事务了。

昨天下午回来的时候,曾经对邢勃说:如果这一趟出去我们不告诉任何人的话,真是神不知鬼不觉了。

其实还是很多痕迹可以查到的,例如飞机的登记名单、酒店的入住名单,媒体对blogcn的报道都有可能留下我们在杭州的证据。但是如果我们这次去就是单纯的去玩呢?

科技的发展,真是缩短了时空的距离。想想以前,如果从北京到杭州,起码要有多半个月的路程吧。除非你是神行太保戴宗,能够利用马甲飞速前进。但是现在,借助科技,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神行太保,多半个月的路程缩短到1个多小时,就可以完成了。

时空距离是被拉近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感也没有了。反正你想见谁,一个半小时就可以看到,谁知道这是惊喜还是惊恐呢?所以似乎在这个时代,人更寂寞了。

写文章的时候,总想起Icebin在网志大会上所说的:我说来上海参加朋友婚礼了,反正两天就回去。谁也不知道我在这里出现过。

其实本来更想写QQ的,没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