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NI and Miss20 Nov 2009 11:57 am

 


凉凉的阳光铺天盖地,室内的暗色依旧,内心却因为视野作为媒介连接到窗外的明亮而通透了起来。阳光下的眉眼,于某,应该是另外一番模样,我想。

 

 你来看我,是十月最好的消息,是十一月最好的事情

住处的电视机有了年纪,而年纪不必然意味内涵丰富,如它,空空如也,只有本地几个频道可收,我说起它的时候才想起,我有三个月多没正眼瞧过了。但还是清晰记得硕果仅存的频道的一个广告,如是我闻:“我来DG两年了,我喜欢听XYZ频道,我买了车了,我还是听XYZ频道······”其实我心里还是很佩服这个广告的,因为有太多声音太多频率在我耳边响过太多次,我的确是充耳未闻的,如:你想不出国门便周游世界吗?······若不是因为一个人,我不确定我是否将永不知这个广告的答案。而这个人,除了一个答案,还给了我十一月最好的事情。

你知道我数学不好,周六十五点三十分到周日十六点五十分,是个什么样的长短概念?

地铁——省客运站——DG总站(万江车站)——高步唯美——DG人家——九天大厦——南城步行街——九天大厦——烧鹅濑粉——松山湖——外带KFC——如轩——DG总站(万江车站)

 


 

KEY WORD:“二十四五岁”的天涯来客

本来说周日来,然后周六来了。接到站,已经是其下车后的四十分钟之后。天涯来客独立寒风的经历,让我在接下来的每一秒都洋溢着内疚。此乃后话,暂且不表。之前安排了其他活动,单位几个科室去做陶艺,和饭粒男朋友盛邦都是受邀请之列。在盛邦提议之下,在上车之前便向他请示了一下,然后敲板,把南城车站改成总站。那天下午盛邦、饭粒和我带他一起去了可以体验、可以参观的唯美陶瓷 , 虽然去得晚,但有见到同事。

展览馆很漂亮,之前来过一次是谈公事,并不知原来除了办公区还别有洞天。布局精巧,即使走马观花也没走一遍,有闭关时间。感触颇多的是中国印象系列,从最古朴的甲骨文、青铜铭文还有道德经到京韵脸谱、茶壶花瓶,设计中透着用心。小小插曲是看到了现任馆长陈复澄先生和唯美陶瓷的结缘之作:“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中学历史课本上最常看到的一句话是“···是···的导火索”,人生际遇有某些因素发挥了大影响,有些发挥了小影响,交错之产生的合力,为发展趋势定下来一个基调。

转了一下展馆,进入体验的地方,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充满感染力,更大的诱惑是正对着门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高挑精致的瓶子,挑战了我的心理底线:既然大家可以,WHY NOT ME?

不过,原来这件美丽的半成品是师傅示范产品。SO,WHY ME?

作陶器的机器设备只有三个,闲置的非专业人士不能使用。于是排队,顺便先去做瓷砖。

歪歪曲曲的字迹,真真实实的心情

 

等师傅把瓷砖拿来,盛邦和饭粒已经开工了,饭粒心灵手巧,画了一幅美女图,我怎么看都像我,不信的话等成品送来以后我发照片,以资验证^_^ 观摩了一下盛邦的作品:执子之手,与子同行。中文系的才子,无法掩饰的才情。看他一笔一划的拿着刻刀勾勒,我送上一句话:情比金坚。盛邦有些害羞,我抬头看看已经跑去作陶碗的饭粒,由衷的开心。瓷砖的砖坯表层不能被磨损,否则后天做上去的图形会被模糊化,难以辨认,于是有人又要多拿了一块了,而之前的那一块被我签署了“玲之”。我幸?我命?

 

 


 

在体验坊学到了两件事情:

F:做人要专一,作陶碗也一样,不能随随便便把自己做到一半的陶碗交给另一双手,陌生或者熟悉。

S:做人要专一,拍照也一样,不能随随便便把自己的朋友交给另一个镜头,普通或者高级。

在展馆学到两件事情:

F:出名要趁早,出门也一样,下次要早来

S:吃饭是日日,读书也一样,温古而知新

 

 


 

KEY WORD:错过的歌声

当夜夜笙歌遇到中规中矩

在DG人家吃晚饭,有幸还有阿夫这个地道的土著推荐了咸汤圆。饭后走来停车场,华子提议,是否要去K歌。许是寒风袭人,我征求了一下饭粒的意见,还要作罢了。累了她和盛邦一天随我调动安排和时间。然后去了他们家的后花园看了看音乐喷泉,走了走星光大道,听了听美声,吹了吹夹着水滴的冷风,拍了拍到此一游。有人比较上镜,有人习惯了自拍。饭粒的衣服颜色鲜艳,总是比较出彩。

套用广告宣传片的语法:来DG近四个月了,我一直受到饭粒和盛邦的悉心照顾,对我的朋友,他们也是爱屋及乌,不顾天寒地冻。现在和我的朋友也是朋友了,他们对我还是悉心照顾···

一直不知道,没有听到的歌声,是什么样子,国际歌或者义勇军进行曲是否真的会刺激到听众“造反”

 

 


在停车场证实两件事情:

 

F:否定一个提议的时候要想想后果,好孩子的代价有时候是扼杀了一种可能

S:一个朋友是美德,两个朋友是美德,三个朋友是美德···

 

 

 


 

KEY WORD:终于的邀请

 

当来自海南的饭粒遇见来自海口的华子

你在海口已经生活了几年,成为这个城市的第一代居民,面对着来自三亚的饭粒,面对着祖籍广东、高中毕业后来中大读书的她,你更像个海南人,海口于她,只是路过。华子说,对很多人来说,其实都是路过。他拥有了这个海里城市的第一代记忆,突然有些羡慕,于是开始挖掘自己的集合,交集,是都去过北门广场,然后没有遇到,这也算吧,在清华科技园的某个楼层的桌子的对面而座,只不过一个继续,一个SAY BYE.

在我和饭粒反复引导之下,打动了一个人,换来一句“欢迎来海口玩”。只是,很真诚。

于是,更加明确要赶快考驾照。海南环岛自驾游,是个值得期待的事情,二十六岁,距离我还有多远。

 


在车上想到了两件事情:

 

F:脸皮要厚,说话要少

S:海滩不少,驾照先考

 


 

 

KEY WORD:寒冷的烧烤

对一个地方的了解,出了日积月累的熏陶,还要一种内心的推动去主动探求,如我,为了大朋友的到来,按图索骥,高强度采访周边爱玩爱吃的朋友,问有无什么有文化气息的去处,抓紧补课,有历史的村落不是没有,只是太零落。于是,活动只能用质量拯救形式,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大排档也许是一个城市最真实的表情,虽然有时候表情会撒谎。

送回阿夫,还了车,定下房间,和饭粒盛邦约好第二天的时间,道别,打的去了步行街,只说吃烧烤的地方就行了,的士哥哥明白。转过运河,到了目的地,停车的地方正在修路。的士被华子支付了,理由是他工资比我高。这理由的确很有说服力。

发现川菜在冬日备受追捧,处处火锅,烧烤倒难找了,没有遇到设想中烟雾缭绕的烧烤摊位,后来也的确没有感受大汗淋漓的畅快,在一家刚开始喧嚣之后安静的小店坐了下来,桌子的右手边是两只啤酒,不知可以增加多少暖意。这家小店前后透风,带走了仅有的体温,却吹不走让人咳嗽的炒辣椒的味道。

羊肉串+牛肉串+烤茄子+煮鸡蛋+生菜+鱼丸+鱼贝+海带+番茄+金针菇+玉米+(不少我叫不上名字的不明植物)

跟着华子有肉吃。跟着华子有酒喝。跟着华子有车坐。跟着华子有话说。

跟着我有风吹,跟着我有罪受。

 


 

 

KEY WORD:被培养的默契

周日早上,四人行,去立交桥下面的一家小馆子吃了热气腾腾的烧鹅濑粉,之后暖呵呵的长途跋涉去了一个生态园踩单车,很大,名字就叫松山湖,除了创意生活城,工业区,里面有一个松山湖,路线主要是围绕湖泊。来之前,盛邦介绍这里的路很有特色,随地势起伏,果不其然,有很多坡度,上坡下坡,喊着口号一二一或者加油,虽则有用,累得要命。看到过仿制品八马图,看见了赛车雕塑,路过桥,路过片景,路过阳光沙滩,遇见一个神情诡异步伐潇洒的阿姨带着手机听歌,看见四个女孩子吃东西搭讪未遂。还有很多小片景观 ,桃花源、岁寒三友之类的。他喜欢一个路标:松湖烟雨。而我一直关注:洗手间。还告诉他,去到一个地方,厨房和洗手间是最可以体现素养和品味的地方。松山湖的洗手间有得外观做得比较有特色。我在踩单车的过程中发明了一个经典句式:眼睛眼睛告诉我,洗手间。结果培养出了默契,每看到一处标识“洗手间”,他就开始说:眼睛眼睛告诉我,洗手间。  而我开始关注——松湖烟雨······

除却欢声笑语,也是状况百出,掌舵的司机换了好几回,最后确定是我,因为经过几次轮岗发现这样速度才稳妥

不厚道的状况是,每次要上坡了,司机总是会听到一句话:玲玲,你要加油呀!

压力好大······

神奇的事情是,细心的人发现,每次遇到松湖烟雨的标识,便有蒙蒙细雨,垂柳如烟,他怀疑:是不是有什么机关设置呢?

饭粒和盛邦的载歌载舞总是在前面带路,偶尔暂时领先后又被他们超过,几次坐在路边,笑嘻嘻的等待。还有一次,买了四只糖葫芦,等着。甜甜的,我的开斋节,一路上,就像春游的小朋友,满心欢喜,眼睛里都是期待,似乎是突然来到一个地方旅行的人,是我。辛苦了盛邦,带着我们探险,开车应该也是很辛苦的,而他总是很善解人意,饭粒的温柔也总是悄无声息。大家都不熟悉路线,于是这行程除却下坡时候的飙车带来的刺激,还有了找路的快乐,而且这找路的快乐,其实贯穿了始终,从周六到周日,从白天穿越过了夜色。

不颠簸,不快乐;不折腾,不稳妥。不说话,会不好意思的。是不是,把十二月的话,也预支了呢?

 

 


在外带KFC的三件事情:

 

F:近两个月来依旧没有吃到蛋挞

S:近一个月来第一次有人陪我吃甜筒

T:用完了现金券,多了五毛,当小费了^_^

在松山湖学习到的四件事情:

F:货比三家,游乐场也有贸易壁垒,外面的单车不一定能入内,还比里面贵

S:相对论往往在时间中得到证明,三个小时的行程,不知长短

T:默契可以培养的话,也不错的,何况是一见如故

F:问路的时候,每个人都会遭遇N右N左,拐、拐、拐、拐···

 

 


 

KEY WORD:不在场的帽子

踩单车的时候,看到两个女孩子骑着两辆实体轱辘一样的车子,灰蒙蒙的天气,满眼绿色的植物,会觉得鲜艳的黄色很抢眼。如漫无边际的时候,冷风小雨,突然有人说了一句话:你应该带个帽子出来的,就不会被风吹到了,容易感冒

想到一句话:最坚固的堡垒往往从内部攻破

 


 

 

 KEY WORD:魔镜魔镜告诉我(OR 到此一游)

回到市区,已是下午三点多近四点。说喝粥,饭粒推荐如轩,如有人弹奏钢琴的西餐厅,那里会有人弹奏古筝。她带我去过一次。不过,担心变成现实,因为不是正餐时间,去到之后发现,弹古筝的古典姐姐果然不在

跟着华子有茶喝,不加糖的菊花;跟着华子有点心吃,只拿一个,留了一个;跟着华子有青菜吃,一盘都给了我

 

拍了几张照片,不多,用素材拯救器材

“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我”——饭粒版本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人?”“饭粒”——我的版本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帅气的人?”“盛邦”——BY ME

“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为什么到了我这里,就不是帅气了呢”——BY华子

“玲玲,你怎么不自拍了呢”——BY华子

It is the time to say goodbye.

接没接到站,送没送上车

本来以为只用内疚一次就够了

 


 

 

从周日验证的事情:

F:十月的消息,在十一月发生了

S: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

T:内疚可以乘以2,趋向无限

 


计划里的酒吧街成了步行街的烧烤,可园成了唯美,松山湖加了双人单车,包子也成了烧鹅濑粉,一样是喝粥,只不过花园粥城换成了如轩。而预定一早会等车的我,成了让人等了四十分钟的罪孽深重。而若不是这样,生活或许会少了很多乐趣,而本来已经失去了那样多,是不是呢,你说。

 

换个角度来切入,会有不同的感受和体验。这是我的,和你分享清冷的一个开心周末,谢谢你们陪我。

 其实,有一些细节,不能确定,比如,发出的策划,饭粒收到了,有人没收到,是否应该主动征求一下反馈,不必都在等着,两边都没有结果;比如背着电脑的背包,是否可以先放在我处,不必出门都背着,还背去了单车;比如单薄的衬衫,是否可以带去商场添置新衣,不必独立寒风,对着我也感觉不到短信欢迎辞里的温暖。从技术上来说,时间有空档。

开始了新的一周。新的一周的第二天下午又去了唯美,和人力资源部的经理落实周末绩效管理培训的一些细节。轻车熟路的司机一路上畅通无阻,路旁的风景因为被阳光赋予了光泽的植物的鲜艳而变得清爽,这个路线曾经给了我的回忆,从此又多了一些内容

 

 


 

 

纪念己丑年乙亥火(季秋)月 癸亥水女建日——甲子金虚除日

初见,距今已有十一个月

再逢,又是几日几月几年

 

Miss and 道德勒索08 Jul 2008 04:10 pm

 

关于开场白,这一段时间,考虑过“失去”的含义,一则可能是在感慨自己本科阶段用了四年的qq号码,在一年之后完璧归刘吧。一则是参加了朋友们的毕业典礼,2008.去年是我,明年又是我了。

一直用一些东西抵制着性格中的另一面,倔强霸道,不听话不懂事,冲动,感性,不理智。但是掩饰的终归是掩饰,一个小小的引子,都可以让文明世界里的必需装备片刻之间崩溃,无论厚厚的经过多少装饰,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声音,一个小小的笑容,便拥有神奇的魔力,可以穿透成长过程中一道道伤积攒的痕迹,了无痕迹的,若没有一丝风的大草原,却又那样赫然一声马头琴响,断肠或者亢奋,却是歌者和听者没协商,随君。只是,草原,在我梦里也没出现过。只是小时候,清晨在小河边温书,因为时间太久,起身的时候因为血糖底而晕倒,摔个鼻青脸肿,还是坚持去了学校,要是现在,我可能要考虑形象工程而宅,闭关修炼,等待返璞归真。幸好,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所谓逃避的含义,只是觉得上学的时间去上学,就是好学生。在那个观念下作那个观念的事情。算知行合一吗?没有答案。开始回避给出结果,以为不说的事情就可以永远坚持。也许是对于轻易说出口的事情是否经得起所谓理性的追问存在怀疑吧。

所有的都消失了,不曾想还是那样不堪一击,面对多彩命运。缤纷的想法突然都爆发了一样,喧嚣着铺满了人行道,挂满了我的窗,眼神有些晃动,我想那不是泪光,闪动的摇摆的,除了所有所有的可能,还有所有的不可能。终归会这样,只是到来的有些早。从来都认定,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想起去年元旦的时候讨论过独立的含义。我不要放弃。

不是很从容,觉察到自己的尴尬,归咎于压力,应对各种没有多大把握的可能,没有更好的量化办法,在短短时间里总结出幸福指数和确定性的互动关系。若需要一个函数来画一个抛物线,光滑的弧度或者生硬的转折,都是可以欣然接受的。还是那样漫不经心,玩味着自己的不小心。去年从120栋搬到364栋,地理位置的转换对应着一段时光的封存和一段新学期的开始。同时,也从珠海的五楼到了南校区的四楼,而今的九楼。自我鼓励,上下一趟在顶层的九楼宿舍,就像每日上下九般开心,只是现在想来,上下九的逛街也已经不是可以开心的理由,那个比喻或者说类比,也失去了安慰的力量。总会在日常中发现一些令人心动的瞬间,陶醉在无意建构起来的温情脉脉中,仿佛就可以笑对风雨,冷对聚离。内心慢慢开始发觉不充实的时刻,又是一个蜕变的契机,或许不总是更加成熟,而慢慢渗入自己的眼神深处,当面对一面小镜子。可以认真而不回避,发现自己的无能为力,也成了一种修行,如同卧床不起,推开枕头发呆,凉席太冰冷,床头扇偏又太温情。若是太劳累,只需好好休息,却是那种乏,最难将息,需要调整的,是身心的一个系统,这些磁场散发的魅力,被我看作了蛊惑,它们自娱自乐,若我可以无动于衷,便也是风和日丽好世界,谁能断言不可有美丽心情,在这番紧张环境?

给植物们小心的浇水,夜里搬到阳台,夜色的灵气;日里搬回书桌,还有我为数不多的书香,希望它们可以长得好,我也会受到灵气熏陶。对它们悄悄说话,告诉它们一个小愿望我需要一个树洞,但是不忍心把那些琐碎的俗事说给他听。眼神喜欢美好的事物,耳朵应该也是吧,见多识广总是作为魅力指数之一,可以让我放下本来不多不靠谱的戒心去喜欢一个萍水相逢。朋友们总是开玩笑,说缺什么学什么,以此类推,我是最缺少中国哲学素养最没文化的那个人了,难怪我至今为了遗失了两个新买的笔记本在百佳下面的M记而耿耿于怀,那可是我一见钟情并且打算用来提升文化指数的有味道的本子,色彩有些深沉的斑斓,似我当时心,乱糟糟的,开关却简单,就像笔记本,只需要打开或者掩合,便是里外两个空间。自言自语的时候,我面带笑容。经常会遇到在路上自言自语的人,很多的时候是男孩子,他们微笑着和我擦肩而过,喃喃作声,也许在默念一个人的美丽的名字,或者是一本书的名称,也许只是一句印象深刻的歌词,谁知道呢?何必去揣测别人的想法,你说,你也说。换位思考可能在现在是落伍的了,成了压抑自我的代名词。

没主见,没个性。我惦记着那两棵令人印象深刻的树。有作业,有课程,有论文,七月关于堡垒,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一直说要做一个计划出来,每次打开电脑开了文档就是木然,成文的东西总像一个符咒,而放荡不负责任的自由总是像一支燕塘酸奶,会从偶尔为之逐渐成为生活的必不可少,准备选题的时候,读读《时间旅行者的妻子》,或许也可以开阔一些视野。理解或者不理解的,明白或者不明白的,总觉得语言的无力,也困惑于那种随意组合的精致。越发觉得自己很粗心。

上午帮朋友去大学城,发现自己对那些路线已经有些陌生。在电话里和一个陌生的声音一再落实路线,按照约定到了万胜围的时候打电话,然后约了大学城北站等。被以为还在读本科。还被欢迎常过去玩。事情顺利办完,回返。比预定时间早。因为社群文化的考虑因素更多一些吧,大学城这条线路整个氛围给人活力与朝气的感觉,还有地铁里那些主要是大学城着装的乘客们,发式都透着年轻,或许有模仿的痕迹,但总之是一种对美好的向往,突然有些小开心,路过了那个站,只是想拍照的时候一个大叔霍然出现在镜头,严严实实的挡住了那三个字。于是只得作罢。那站一闪而过了,减肥运动还是一种积极向上生活态度,我默默念叨,希望他可以感受得到这用心良苦。

黑暗间或绚丽,两旁的广告做的很好看。除了前一次出来在火车站那看到的巨幅广告,一女子卧倒,似杯中食物,不亚于人体盛宴对视觉的冲击,还挑战了我的审美观念。想知道这些广告都是如何运作的,从创意到投放市场。回来后在校园遇到一个从历史系转到英语的朋友,然后在饭堂遇到一句话:Hi,不吃米饭不好喔。一个搭讪的男生,他说他也有导师,因为大四了,要写毕业论文要交开题报告。他不继续读了,他下午有已经身为副校长的院长给上课,他们是最后一届了。希望他在这一年顺利找到喜欢工作。对了,我其实和他一样,都有导师,都要写开题报告,都是零九年的毕业生。这个事件的起因是不在场的米饭。

小红说考试完后回来找我,不知道他是否也会感觉陌生了呢对那些路

六月二十一晚考完英语后,把前面的事情重新整理,生活继续。一次开心的出行是去小麦姐姐家,可以用几个关键词来串起,洋装、瀑布、宜家、冰淇凌、午后八卦、买菜、西瓜、束手旁观、黑豆、拿书、赶路返回,北门珠江、名典咖啡厅~对了,荣光堂目前对我来说还只是一间西餐厅,印象止步于大三上学期逻辑班学期末聚餐。若是要产生咖啡厅的概念,是需要去饮一次下午茶了,只是四杯白开水要六十元的传闻,一直阴魂不散~~我要默默努力了~

这一段时间有工作的朋友回来广州,也见了在广州工作的朋友,还拿到了毕业纪念册与光盘,字里行间都是变化,四年+毕业后的一年,我们拥有的,岂止仅仅五年的时间。

买到了几本书,西汉会要,东汉会要,经学教科书,有几本买不到,包括一龙上一次也没找到的那本,我可能要去一次天河购物中心了,噢,是购书中心,不过也要等七月二十一号了,成为唯一的收入了。不过,也很快了

回家的日期基本定了下来。没有计划的日子,我喜欢上爬楼梯的疲惫和快走的惬意。想起来朋友送的球拍还在另一个同学那里寄存。泳衣放家里了,本来想去买,听师兄说了对学校游泳池的评价,再次顿失勇气。关于运动大事记,似乎只能如此寥寥了。距离回家的日子,我要给妹妹一个惊喜。

晚上有课。

 

 

凤求凰
我们去掉双眼
和泪光
哀求
日落升起
凤求凰
凤求凰

 

诺言
到此街头
归诸
一烈日休
城关
屋刻青龙
春良秀
清风依旧

 

小小情怀
丰思掩埋
小小情怀
丰思掩埋
凤求凰
凤求凰

Miss27 Dec 2007 04:59 pm

以前和大学舍友出去唱歌的时候,大家似乎都很喜欢一首歌,《后来》

 

在上海那几天,逛街走到一家装修精致的店,

 

看到大大的占了一面墙壁的代言人的宣传画,虽然一直觉得不是通俗意义上那种漂亮精致的艺人,却是有内涵的,那种修养让人自内向外流露出来的亲切那种感觉很舒服,好多书,安静的坐着,微微笑。还有看起来手感舒服的一本本的笔记本,而我对笔记本是最没有免疫力的人~~于是驻足在太阳镜前面,打折之后168到268等不等,心动了一下,但还是放下。下一个计划?突然很想有一个那样的眼镜,不知道用来作为风镜还是太阳镜,只是突然好想。 这个念头就一直在心里沉甸甸了,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个声音小声在问自己:一切还好吧?

今天看到一则已不是新闻的新闻,是关于代言的一些答记者问,关于所代言的鞋子与之相关的选鞋问题有几句话:“水晶鞋虽然漂亮,但是易断。而她的水晶鞋在自己的心中,另一只则在王子的手里”。 所代言的品牌的意思在希腊神话中就是追求独立自主的女性,与之气质也颇契合吧。

雨过就要天晴了吗?

美丽的岁月美丽的心情,即使忧伤,也要清清爽爽。

 

感觉有些昏沉,小憩。师弟和我调换了一下时间,晚上要去值班。连续三个夜班了。只是已经不会觉得害怕。

 

Miss06 Sep 2006 12:32 am

人事管理心理学

管理者关注的问题:

人性,人的特质,激励/人的倦怠从何而来,如何克服

员工的选拔和培训,/工作匹配,内部培训机制

群际关系/正式,非正式,人际沟通

企业文化,组织机构,薪酬制度

三个选题:

当前大学生在未来职业生涯激励机制的研究/定义,如何保持

文化背景下的人际沟通及生活方式的选择

面试招聘及培训机制的研究

4-8观看课堂录象

9辩论讨论

10社会学教授授课

11-12调研

13调研报告会

16分组答辩

获得有效的人际沟通的概念/自我形态的确认和被确认

生活方式-工作方式-情感安顿

学会以论证的方式说话:基于怎样的理由才认为是合理的

 

Miss04 Sep 2006 08:17 am

  暑假前恨不能落户图书馆,可以看到凤凰木的四楼.只是可惜拿不进自己的书与书包.

       正因为如此,所以那里也很清净

          那个时候看了一本书,喜欢,于是开学第一天,找一些资料放在这里,也算是给自己一个鼓励奖,为这几天的日子,小有波澜,昨天的雨后微风吹过的校园.

赖内·马利亚·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ke 1875~1926)奥地利诗人。生于铁路职工家庭,大学攻读哲学、艺术与文学史。1897年后怀着孤独、寂寞的心情遍游欧洲各国。会见过托尔斯泰,给大雕塑家罗丹当过秘书,并深受法国象征派诗人波德莱尔等人的影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应征入伍,1919年后迁居瑞士。
  里尔克的早期创作具鲜明的布拉格地方色彩和波希米亚民歌风味。如诗集《生活与诗歌》(1894)、《梦幻》(1897)等。但内容偏重神秘、梦幻与哀伤。欧洲旅行之后,他改变了早期偏重主观抒情的浪漫风格,写作以直觉形象象征人生和表现自己思想感情的“咏物诗”,对资本主义的“异化”现象表示抗议,对人类平等互爱提出乌托邦式的憧憬。著名作品有借赞美上帝以展现资本主义没落时期精神矛盾的长诗《祈祷书》(1905)、《新诗集》(1907)和《新诗续集》(1908)。晚年,他思想更趋悲观。代表作为长诗《杜伊诺哀歌》(1923)和诸多14行诗。
  里尔克的诗歌尽管充满孤独痛苦情绪和悲观虚无思想,但艺术造诣很高。它不仅展示了诗歌的音乐美和雕塑美,而且表达了一些难以表达的内容,扩大了诗歌的艺术表现领域,对现代诗歌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附录:<杜伊诺哀歌 >

第九首

如果可以像月桂一样匆匆度过
这一生,为什么要比周围一切绿色
更深暗一些,每片叶子的边缘
还有小小波浪(有如一阵风的微笑)——:为什么
一定要有人性——而且既然躲避命运,
又渴求命运?……
哦,不是因为存在着幸福,
一件眼前损失的仓卒的利益。
不是出于好奇,或者为了心灵的阅历
那是在月桂身上也可能有的……
而是因为身在此时此地就很了不起,因为
此时此地,这倏忽即逝的一切,奇怪地
与我们相关的一切,似乎需要我们。我们,这最易
消逝的。每件事物
只有一次,仅仅一次。一次而已,再没有了。我们也
只有一次。永不再有。但像这样
曾经有过一次,即使只有一次:
曾经来过尘世,似乎是无可挽回的。

于是我们熙来攘往,试图实行它。
试图将它容纳在我们简朴的双手中,
在日益充盈的目光中,在无言的心中。
试图成为它。把它交给谁呢?宁愿
永远保持一切……哎,到另一个关系中去,——
悲哉,又能带去什么呢?不是此时此地慢慢
学会的观照,不是此时此地发生的一切。什么也不是。
那么,是痛苦。那么,首先是处境艰困,
那么,是爱的长久经验,——那么,是
纯粹不可言说的事物。但是后来,
在星辰下面,又该是什么:它们可是更不可言说的。
可漫游者从山边的斜坡上也并没有
带一把土,人人认为不可言说的土,到山谷里来,
而是一句争取到的话,纯洁的话,黄色的和蓝色的
龙胆,我们也许在此时此地,是为了说:房屋,
桥,井,门,罐,果树,窗户,——
充其量:圆柱,塔楼……但要知道,是为了说,
哦为了这样说,犹如事物本身从没有
热切希望存在一样。 缄默的大地之
秘密的诡计,如果它促使相爱者成双成对,
不正是让每一个和每一个在他们的感情中狂喜吗?
门坎:对于两个
相爱者又算得什么,他们会把自己更古老的
门坎一点点踏破,在从前许多人之后
在未来许多人之前……,轻而易举。

此地是可言说者的时间,此地是它的故乡。
说吧承认吧。可以经历的
事物日益消逝,而强迫代替
它们的,则是一桩没有形象的作为。
是表皮下面的作为,一旦行动从内部生长出来
并呈现另样的轮廓,它随时欣然粉碎。
在铁锤之间存在着
我们的心,正如舌头
在牙齿之间,虽然如此,
它仍然继续颂扬。

向天使颂扬世界,不是那不可言说者,你不可能
向他夸耀所感觉到的荣华;在宇宙中,
你更其敏感地感到,你是一个生手。那么让他看看
简单事物,它由一代一代所形成,
作为我们一部分而活在手边和目光中。
向他说说这些事物。他将惊诧不已地站着;恰如你
站在罗马制绳工人或者尼罗河畔制陶工人身旁。
让他看看一件事物可能多么幸福,多么无辜而又属于我们,
甚至悲叹的忧伤又如何纯粹取决于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