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24日

原文出处http://xbox360.ign.com/articles/617/617951p1.html
另外这是由微软发布的一篇测评,因此有比较明显的主观倾向,仅供参考.
如果看不到图片,应该是你的网络不能访问国外网站引起的.Blog不能上传图片,只好直接引用国外的网址了…请大家加代理…汗…

总体感觉还是微软比较厚道,Sony在玩数字游戏和唬弄消费者方面确实技高一筹。毕竟一个是技术公司,一个是家电公司啊...

———正文开始———

Xbox360与PS3规格都已发布,现在可以将两个系统的机能做一个实际对比。

一共有三项性能对比:
 - CPU性能:Xbox360的CPU构架在通常事务处理方面具有比3倍于Cell的性能
 - GPU性能:XBox360的GPU相比PS3的更加灵活,处理能力更强
 - 内存系统的带宽:Xbox360的内存系统带宽是PS3的五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因为具有三个通常事务处理核心,Xbox 360的CPU相比Cell更擅长对通常事务处理


Cell已公布的特性是基于其7个数字信号处理器的连续浮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Xbox 360 GPU比PS3性能更强,其创新特性要归功于overall rendering性能


Xbox 360具有278.4 GB/s的内存系统带宽,而PS3仅有48 GB/s,是Xbox360的五分之一。


CPU

  Xbox 360 的CPU被设计成游戏开发者所实际需要的性能,并易于使用。Cell处理其令人印象深刻的连续浮点处理能力对于游戏来说并无太大用武之地。

  游戏的大部分代码是由整数、浮点、矢量数学运算及许许多多的分支、随机内存读取组成。这样的代码最好由擅长处理通常事务、具有缓存、分支预测和矢量单元的CPU来执行。

  Cell的7个数字信号处理器(Sony称之为SPEs)没有缓存,没有内存直接存取,也没有分支预测,并且与PS3的主CPU具有完全不同的架构。它们并不是被设计成高效率地执行通常事务处理的,数字信号处理器不适合于游戏编程。

  Xbox 360具有三个通常事务处理核心,而Cell只有一个。

  Xbox 360的CPU在每个CPU内核都具有矢量处理能力。每个Xbox 360内核在每个硬件线程上都具有128个矢量寄存器,一条dot product指令和1MB的共享二级缓存。

  Dot products对于游戏来说至关重要,因为在3D运算中它们是用来计算矢量长度、投影、变形等等的。Xbox 360的CPU具有一条dot product指令,而这些指令对于Cell来说必须用软件模拟方式通过多条指令才能实现。

  Cell的连续浮点处理能力是由起7个数字信号处理器完成,因此几何处理要交给GPU来完成,连续浮点处理工作和其他数字信号处理器处理能力在游戏程序中会有显著降低。

  与PS2的“情感引擎”一样,Cell没有二级缓存,Cell的设计更适合对CPU处理能力要求较低的游戏。

  Sony的CPU设计理念是12.5%的通常事务处理能力和87.5%的数字信号处理。这样的比例对于视频回放、网络波形分析等较为实用,而不是对游戏。实际上,分析一个真实的游戏可以得出几乎相反的CPU处理能力分配比例需求,即相对要求较低的数字信号处理能力(包括浮点处理、极少的连乘处理),更多的是诸如人工智能、路径搜索等对内存随机存取和分支预测要求更高的任务中,而这些任务是数字信号处理器并不适合的。

  基于对下一代游戏的测试表明,只有10-30%的指令是浮点的。其他的指令则是读取、存储、整数、分支等等。更少的指令是用于连续浮点的(可能仅有5-10%)。Cell的87.5%的处理能力都被优化用于处理连续浮点,除此以外没有其它优势。 

  游戏程序员并不希望把它们的代码分布在8颗处理器上,更何况其中7颗不适合于通常事务处理。平均地将游戏代码分布在8颗处理器上是极端困难的。

———CPU部分结束———

GPU(这部分翻译实在很蹩脚,专业词汇太难,请大家原谅!)

  即使忽略GPU的带宽限制,PS3 GPU也不如Xbox 360的GPU更强劲。

  以下是从Sony发布的PS3数据表中摘录的

 - 550 MHz
 - 独立的vertex/pixel shaders
 - 每秒51亿dot products
 - 300万晶体管
 - 每个时钟周期136个shader操作


  有趣的ALU的性能数字是每秒51亿dot products,300万晶体管,这是6800Ultra的2倍。

  每个周期51亿dot products处理能力假定包含了Cell处理器,尽管没有dot product 指令,Sony的计算方式看起来好像仍然假设了Cell的每颗数字信号处理器的每个周期可以一条dot product指令。

  然而,根据Sony公布的数据,CPU每周期可以处理7条dot products指令x3.2GHZ=22.4亿条dot products指令,这时候留给GPU了51-22.4=28.6亿条指令/550MHZ=52个GPU ALU操作/每个时钟周期。

  要注意的重要一点是:RSX的ALUs与GeForce 6800的ALUs非常类似,同样工作在vector4s,而Xbox 360的GPU ALUs则工作在vector5s。PS3总共可编程的GPU浮点性能应该为52 ALU操作x4个浮点每操作周期x2×550MHZ=228.8GFLOPS(浮点性能单位),这比Xbox 360的48个ALU操作x5个浮点/操作周期x2×500MHZ=240 GFLOPS(浮点性能单位)要小。

  PS3的GPU晶体管数量比Xbox 360的(330万) 稍微多一些这并也什么好惊奇,因为两者总共的可编程GFLOPS非常接近。


PS3确实是用了Cell上的7颗数字信号处理器来进行图形渲染,但Xbox 360的三个具有dot product指令的通用事务处理器对于真实图形相关的计算则更加灵活。


  6800Ultra有16条pixel pipes,6条6 vertex pipes,400MHZ,RSX 2X比6800 Ultra更好,也具有比RSX更高的频率,可能具有24条pixel shading pipes和4条vertex shading pipes(vertex shading pipes更少是由于Cell的数字信号处理器会参与一些vertex shading处理)。如果SONY会像所发布的参数那样让PS3的GPU保持6800的pixel shader pipe数量,那就是24 pixel pipes* 2 issued per pipe + 4 vertex pipes = 52 dot products /GPU时钟。

  如果RSX遵循6800 Ultra的路线,它将具有24倍纹理取样,但实际运行中将占用一个ALU槽,使PS3的GPU表现并不像预期那么好。就算它确实能从ALU中decouple texture,也没有足够带宽来取出纹理。

  每个时钟周期的shader操作,Sony很可能是将每条pixel pipe当作4个ALU操作(co-issued vector+scalar),每条pixel pipe一个纹理操作,每条vector pipe承担4个scalar操作,总共为24 * (4 + 1) + (4*4) = 136 操作/时钟周期 or 136 * 550 = 74.8 Gops/秒。

  由于Xbox360的GPU多线程和平衡性设计,你真的不能将两个系统在每个时钟周期shading操作数量上进行比较。但是Xbox 360的GPU可以做48个ALU操作(每个操作在每个时钟周期内包含vector4和scalar),16倍纹理32控制流操作和16个可编程vertex操作,每个时钟周期总共为48*2 + 16 + 32 + 16 = 160 操作/时钟周期或 160 * 500 = 80 Gops/秒。


  总体来说,自动的shader负载平衡、内存导出功能、可编程vertex fetching、可编程三角形变化、全速率的纹理vertex shader,和其他“比shader model 3.0更多好的”特性,对于Xbox 360 GPU来说都有助于提高其渲染性能

———GPU部分结束———

带宽

PS3的GDDR3内存带宽为22.4GB/s,RDRAM带宽为25.6GB/s,总系统带宽为48GB/s。

Xbox 360的GDDR3带宽为22.4GB/s,EDRAM带宽为256GB/s,总系统带宽为278.4GB/s。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为什么Xbox 360具有如此高的带宽呢?
  最简单的加法运算都能表明如此高的带宽会被禎缓冲(frame buffer)所占用。比如,在运行于550MHZ速度的单独禎缓冲中进行简单的色彩渲染和Z轴测试需要52.8GB/s(每时钟周期8像素)。即使没有纹理和顶点存取,PS3的内存带宽也不足以维持GPU的峰值渲染速度。

  PS3采用Z轴缓冲和颜色压缩技术来试图降低内存带宽需求。问题是Z轴缓冲及颜色压缩在下一代复杂的3D场景中将会急剧降低性能(breaks down quickly)。

  HDR、alpha混合和抗锯齿需要更高的内存带宽,这就是为什么Xbox 360为禎缓冲预留了256GB/s带宽。这使得Xbox 360 GPU在进行Z轴缓冲、HDR和alpha混合、4X全景全速抗锯齿时仍然能为纹理和顶点提供22.4GB/s带宽。


———带宽部分结束———

结论

  当你深入这些数字,Xbox 360显然有着比PS3更高的性能。请注意Sony在过高承诺技术性能、而实际提供较低性能方面有着一系列的历史记录。事实是两个系统都为高质量游戏和娱乐提供了足够的性能(pack a lot of power)。

  但是,重要的硬件性能只是整个拼图游戏(暗指整个游戏平台)的1/3。Xbox 360是一个硬件、软件和服务的融合体。没有软件和服务的推动,即使最强悍的硬件也只能是微不足道的。Xbox 360的那些具有影响力的硬件、软件和服务的游戏将胜过PlayStation 3。

  最后,我们希望补充一个数据:Xbox 360的图形子系统最终晶体管数目为332万。分为两个独立的核心。父核心是GPU的主要部分,具有232万晶体管,负责大部分的图形渲染。子核心负责维护10MB EDRAM(嵌入式动态内存)及其逻辑部分。这些逻辑芯片可以进行一些附加的3D数学运算,子核心共有100万晶体管。使得总晶体管数达到了332万。

———全文结束———

2004年12月31日

上周末买了正版的《天下无贼》,在家仔细看了3遍这个被无数人疯狂唾骂,被更多人顶礼追捧的电影…

总体感觉应该说非常好。

冯小刚这一次终于放弃了相声式的插科打诨,转而更加生活化,思想性更加深刻的电影风格。虽不至于像某些追捧者说的那样“又创造了多少流行词汇和语句”,但是给我心灵上带来了一次感动和震撼。

最打动我的并不是贼公贼婆的突发善心,而是傻根这个角色:他内心的质朴和纯净,我认为是电影中最感人的部分。也许有人觉得显示中不存在这么傻的人,但是电影中对他的刻画并没有停留在一个单纯的“傻”字上,比如献血那段,他还会问问贼公“献一次血有多少?”在“一盆”和“一杯”的衡量之下,他毫不犹豫地要去献“一杯”血。这是中国人善良本性最直接的写照: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尽力帮助别人。所以傻根并不是傻到没救了,实际生活中这样的人不少,只是大家没有发觉而已。

冯小刚以前的电影,都属于小品级的喜剧,可以说就算变成相声也不影响什么,情节思想也就局限于婚外恋之流。《天下无贼》真正触动了大家那点内心的善良。找茬的人可以从这部电影中找到很多不足和漏洞,但并不掩盖冯小刚电影整体的进步。毕竟中国自己的大片和商业电影市场才刚刚起步。

很高兴看到张艺谋的“形式”大片与冯小刚的“思想”大片互相争鸣,《功夫》还没看不好评价。但总体来看,中国电影终于有了起色,正在蹒跚学步,正在受到无数人理性或疯狂的关注,衷心希望以后多几个张艺谋、多几个冯小刚,让中国电影市场像好莱坞一般繁荣和竞争激烈。

如果可能,我希望我家住在电影院。

2004年08月18日

  忙活了一周发票收票和唱票,终于告一段落:幸运的我没有当选成为业委会委员。但是今后业委会的工作仍然少不了参与和帮忙。毕竟大家都是一起过来的,走到这一步都很不容易。

  最近明显感觉体力不足,总想睡觉。也许是节食减肥的副作用,也许是业委会的事太过劳累,还有一个也许,那就是我变老了。

  回头看看工作后的这些年,知识方面没有什么长进,脾气却见涨。仿佛昨天还在纳闷伊能静唱什么“十九岁的最后一天”有什么好留恋的,今天转眼已经奔着29岁的最后一天去了。仍然是一个一事无成的人,我觉得很焦虑。

  陈悦阳跟我聊了聊公司的情况,他总是那么拽,那么有自信,那么乐观,仿佛所有事对他来说都只是一个想法到实践的简单过程而已,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也许这也是他决定辞职、学习、出国的初衷。

  敢想、敢闯,这是年轻的基本标志之一。这些标志正在我身上慢慢磨灭和消失,这是我焦虑的原因。事在人为,希望从今天开始,我重新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并为之日日努力。

2004年08月08日

 

  天气闷热,不动都能出一身汗,就在这样的天气中迎来了我的生日。下午2:00整,在小区幼儿园二层召开了候选人见面会,来的业主不少,还有不少从未见过的新面孔,让我觉得很感动。电梯口不知谁张贴了一份倡议书,大意是感谢业委会筹备组的工作,更让人热血沸腾,但是这沸腾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倡议书在见面会后就被人撕了。

  下午4:30,按照约定,邀请了心目中的新康十大美女及其部分家属去吃了顿麻辣诱惑,赶回家正好7:30,加上在道上碰到的几位邻居,这么多人聚在家里真是热闹,可惜的是都象征性地吃了蛋糕就纷纷打道回府要看球赛,真是特没面子:本以为能大家一道吃蛋糕桃子西红柿赏球狂呼……但接下来的事实证明他们的选择非常明智。

  播音员说今天的裁判尺度宽松,于是日本队就进了一球。大家正在懊恼不已之时,电视蓝屏了。立刻,屋子里充满了手机拨号声:“咱们楼还有信号啊?…那我们回去了”。说实话,我是个伪球迷,电视信号暂停并没有让我愤怒,只是祈祷不要停电:根据新康园居住经验,停信号、停水就是停电的前兆。我的祈祷似乎灵验了,没有停电。我只得无聊地打起了游戏,并听着网络聊天室里的现场播报。在隔壁楼邻居齐声狂呼中,网络聊天室传来了1:1的喜讯,隔壁邻居也几乎在同时敲开我家的门告诉我:“1:1了,我们俩在听收音机!”。我仍然呆若木鸡地打着游戏……忽听楼下有人喊:“砸了砸了!”,急忙凑向阳台:楼下漆黑一片,但是似乎有大队人马移动迹象。“可能是低层停电了,看不成球所以发火喊…”我想着。过了一会儿,我忍不住又探头看了看,还是那么多人,而且似乎有增多迹象。这么多邻居在楼下,我还真没见过,反正没信号,出门溜达溜达说不定还能见几个熟人。于是我就出了门。楼道没电、电梯没电,这倒是头一次遇到。想着要走下20多层楼就发怵。

  网络聊天室在报告1:3失利之后,有邻居打电话说要组车队出去遛街,这才觉得有下20多楼的必要了。先给几个报刊电视媒体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却都正襟危坐表示已经做了记录,会反映上去,却没一个说“我们马上去”,只有一个京报的吴海花不无遗憾地说“我真去不成,我在平谷….”。只得穿戴整齐跑了下来。人群都聚集在幼儿园北侧,都在气愤地谈论着什么。忽然间有人扔石头砸烂了物业玻璃,大家齐声欢呼鼓掌,仿佛中国队进了一球。在这样气氛带动下,打砸的石块与欢呼掌声渐渐多了起来,附近停的车辆则渐渐少了下去。两位民警被大家团团围住,百口莫敌。意思主要是希望见到管事的领导,永久解决水电问题,而不是仅仅做一个临时维修。此时有人喊“物业经理在F1北边,大家快去!”于是人群渐渐北上至F1楼北侧,在那里面面相觑,不见物业经理人影。又有人喊“经理躲起来了!”。此时一辆奥迪还是别克默然而至,车内伸出一个较为苍老的人头,压着嗓子跟车旁的人说事。大家在弄清楚后来人并非张亚平后决定不砸此车。据介绍此人神通非凡,可调令供电局人员来进行抢修,后又有人架设了一盏工地用灯,照亮了荆棘杂草丛生、兰若寺门口般的变压器室-今晚停电的罪魁祸首。又言变压器容量不够,派人去运新的来了。大家呆着觉得无聊,都纷纷南下回到了幼儿园北侧。

  又破了几个物业的“门”后,大家决定不能让开发商继续诱骗新的买楼人,因此将阵地转移至了幼儿园南侧的售楼处。售楼处隔壁的保安宿舍同时也倒了霉。一束车灯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下来的人据说是“有关领导”,让大家失望的是,只是一个公安局治安队队长。此时一位女士对队长声情并茂痛斥开发商,另一位女士则以纳税人和政府允许房地产开发等法理并举让队长哑口无言,若不是性别障碍,我恨不得狠狠拥抱她们俩。说真心话,很佩服她们俩的发言,也为咱们小区能有这样的业主感到骄傲!

  但队长似乎不很管用,因为他的话以前大家听过无数次“现在先抢修,明天再商量”。于是队长无奈走出了大门。在撕烂楼盘广告、推到售楼处指示牌后,又出来了一位貌不惊人的阿姨让大家不要闹事,马上有人厉声问她是哪根葱,她说自己是保洁员……处于关爱,大家在一片责骂声中护送走了保洁阿姨,继续逡巡着找石块。

  警察越来越多,能数得来的就有20、30位,都在大门外呆着,大家呼吁民警同志回去休息,让管事儿的领导跟我们对话。我在想:我这算不算暴民?但我们确实没做什么过分的,砸的也是我们自己的幼儿园,在自己家砸东西总不能算是违法吧!在这种思路驱使下,我和大家一起期待着市政府大官的出现。过去了N辆小轿车,大家对每辆都翘首以待,却一次一次失望,也使得各小轿车司机一次一次如惊弓之鸟,惶恐地钻过人群……

  也许是人多热闹的缘故,时间过得挺快,晚上当我打哈欠的时候一般就是11:00多了吧。电仍然没有来,几栋塔楼中原有的一些亮点都熄灭了。似乎能砸的都差不多了,大家讨论了会所的重要性后,决定暂时不动F1售楼处。其间有人关了大门,作为对前来的大批警察而不是一两位市政官员的回应。警察数量和队长的身份让我觉得自己真像传说中的暴民:这么多警察,显然不是为给小区接通市政电而来。

  有人提议去堵京昌高速,我的脑海马上浮现出一副景象:大家坚毅地站在高速路中,来往的大货车却视而不见…轰然巨响…不敢往下想了,于是我决定不去。过了一会儿,提议变为出去溜达,到西三旗路口玩,那倒是个不错的建议。我就跟着大部队出了新康园。一路上大家高呼“要电!要水!”,后怕被误解“药店、药水”而停了一段,改为高呼两位市长的大名。

  到了“鸡场路”南端的丁字路口,大家一字排开,立马有几辆大货车被拦了下来,堵车在几分钟内发展波及到了不少车辆,甚至有被阻挡的车主和大家愉快地攀谈起来。大家的口号声吸引了附近的露天小吃摊食客围观。也让育新东北角的塔楼亮起了点点灯光。警察叔叔们很快尾随至此,束手无策。正当暗自得意高呼口号之时,似曾相识的电气喇叭声响起:“里面的人注意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不是这句,而是“相信大家都是讲理懂法的人,堵塞交通是很严重的违法行为!如果继续下去,我们不会坐视不管!再说一次…”突然间我明白了几个月前回龙观居民为什么会那么激愤,会排出车队…其实老百姓要求并不高,仅仅想过正常生活而已,谁都愿意遵纪守法老老实实过一辈子。但是当所有合法合理的道路都走到了尽头而毫无结果时……就会出现让所有人都很难堪尴尬而又难受异常的场面。

  警察叔叔拿着DV给我们的一字长龙一一拍摄,不知是否能上一回电视台,难说是进公安局档案库也不一定。刚才的便衣队长告诉大家“吉林副市长已经对此作出专门批示,一定要解决新康园的水电问题!”,大家正嘀咕着,这事跟吉林副市长有什么关系?后又转念一想:大概是姓吉名林吧!困倦让大家在一次击掌互励之后散开了,纷纷往回走。路上遇到了很多满脸倦意的警察叔叔正敢往丁字路口,还有一个落队的在雪莲餐厅门口打开了车前盖,似乎在吃烤肉串。大家都这么辛苦,到底为什么……

  回到园子,本以为没跟出去溜达的邻居们都已散去。定睛一看才发现马路牙子、草地边上还坐着不少人,热情呼唤欢迎大家归来,霎时间又感动了一次。这是在我生日这天感动的第二次。

  大家百无聊赖地坐着,站着,期待来电。后又有人提议砸F1售楼处吧,可是无奈玻璃太厚……最后还是在大家的鼓励和欢呼声中玻璃低下了它高贵的头。我困倦地坐在地上那块富有弹性的指路牌上,背后有人在到处询问“听说网上咱们有个论坛!有个什么什么秋叶版主,还有一个什么什么超级小笨熊?就是那个戴眼镜的大胖子吧?”另有人插嘴“业委会的都干吗吃去了,这时候一个都不出来,选他们干吗呀?”我正要辩解,一位女士愤怒的话彻底湮灭了我今天的两次感动“小熊?他都说假话!别信他的!”我惊讶地盯着面前这位从未谋面的女士,不禁惊异于网络的力量:能让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对另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了解如此“深刻”。我最后还是没说话。

  失落和困倦一齐袭来,大家还想知道恒泰售楼处里的几小时谈判在谈什么,于是都走了过去。我则坐在草地边想着很多同学、同事、朋友都劝过我的话:“不要参与这种事。做得好了没人理你,做得只要有一个人不满意,你就惨了。而且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这时,在一片欢呼声中,新康园亮了起来。大家都慢慢走了回去。可是电梯仍然没电,我等在楼门口,听着几位看上去比较气愤的业主对话:“什么业委会?有本事把水电问题解决了呀!今晚一个都没露面!谁能解决水电问题谁就当呗,而且一个人就能解决!有什么好选啊,那些人是咱们选出来的吗?我早就对他们失望了!”……我一直认为,邻里之间有什么矛盾问题,都可以摆出来好好说,说明白就没事了,但是在2004年我的生日这天,我才发现人脑之间的差异之大,不是人脑本身能想得通的……

  3:45,带着极度的疲倦和失落,我回到家倒地就睡了……

 

  8:00,邻居的电话吵醒了我,但没来得及接。脑子一片木然,刷牙洗脸后,给邻居回了个电话,听闻了更惊人的消息:北门某树上昨晚吊了个死人,警察正在现场处理……多事的8月7日……我没有更多好奇心想知道这事的细节,只在担心以后走过那里是否会有心理障碍。

  之后就下楼来到了一片狼藉的售楼处:选票资料还差几千张没有复印,唐老师一大早就来到这里。看着售楼处千疮百孔的玻璃、倒塌的模型、遍地的玻璃渣石块、损坏的木地板……感到一丝寒意。小何焦急的表情和其他工作人员沮丧的态度也让我觉得这一切本不应该发生。我很理解当他们看到自己熟悉的整洁的办公环境遭到损毁时的心情,但又对造成这样狼藉的人心存肯定。人就是这么矛盾,只是不知造成这矛盾的人会是怎样下场。

  印到中午12:20,终于差不多了,回家吃了饭,1:00出来继续印,到2:00开会时,终于复印完。今天的会来得业主比昨天少。奇怪的昨晚义愤填膺的火爆业主今天一个都没出现……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把问题摆出来大家讨论?邻里之间本该是这样的吗?

  散会后,筹备组得到了成立以来第一笔“赞助”:G2老邻居的一箱娃哈哈矿泉水,大家喝着水,在闷热的地下室分组忙着分拣装订选票册,之后就入楼开始发放选票了。

  发放的过程一如从前:仍存在极个别“钉子户”。请原谅我这么称呼这些业主。因为我实在不能理解他们的愤怒来源,我想,要我达到那种长期的愤怒,也许只能是杀父弑母之仇吧!我敲开门,向他解释了一遍来意和选票回收日期,他的炯炯双眼带着怒火直直着我,一片茫然,我赶忙又解释了一遍,他的眼光终于慢慢转向了我手中的选票册-但依然隔着铁门,本以为他会开门取走,不想他在盯着选票册的同时,以巨大的加速度猛然关上了里面的门,就这样-没有一句话,只留下门框四周震落下的尘土在我周围……

  小区是业主自己的,邻里之间将要相处几十年。我很难理解是什么原因让人愤怒到极致以至于失去起码的礼貌和理智。但我觉得,小区业主什么事都是可以拿出来谈的,大家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摆明了,就算有什么不赞同的,也不是什么大的原则问题。为什么非要躲在家里思前想后,背地里说三道四,把事实可能想歪、传歪了对别人不利不说,还可能对自己的身心健康甚至人际关系造成影响,那可就是自己的损失了。这种损人损己的事……

  2004年的生日过得很有意义,我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也顿悟到更多人生哲理。

  唐老师常说:“心底无私天地宽”,我坚信这句话是对的。

2004年08月05日

  终于进行到了实质阶段:开始制作选票和业主公约了。每当到了这种时刻,就特别能看出人的本性来:王海激烈提意见,到了分配工作时却跑了;行者也没来参加会议……很多人都打着退堂鼓。要想心齐真的很困难,走到了这一步,已经不能回头。

  小区就像小社会,什么人都有,就有人自己不做事,却对做事的人无端指责怀疑,虽然大多数人非常理解和支持,但这种“坏人”只要极少数,就足够破坏业委会。至此,我特别理解为什么中国不能实行民主政治:人多嘴杂想法多,真正能全面客观看问题的没几个。一定意义上来说,集权制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一个脑子明白的人带头,大伙跟着干就是了。为什么世界上战斗力最强的团体是军队而不是别的什么团体?因为军队里没有民主。

   我现在特别希望整个小区所有业主变得象军队一样服从命令,那样才有最最强大的战斗力去面对开发商和物业公司。

2004年08月04日

  王勇这小子又打电话来聊天,浓重的福州口音让我回想到了上学时期。这么多年他还当我做同窗好友,我却已经很不耐烦跟他聊天。打发了他的电话,拿出晨鱼帮我拍的福州街景,让我回忆起大学、甚至中学的生活。

   当你长时间离开一个你最熟悉的地方而又回来时,你最害怕看到的不是变化,而是一切都依旧,就仿佛你从没离开过一样。

  看着晨鱼拍的照片,就是我上学天天必经之地,甚至连那小店铺店面都没有任何改变,直想哭。再往前追忆到临潼的生活和景色,已经忍不住想立刻回西安去看看。看看我曾经呆过幼儿园、小学.....记忆里的生活总是惬意无虑,虽然相比现在要艰苦。

  昨天下班刚到家,姨就微带歉意而又战战兢兢地跟我说“今晚你表哥从深圳飞过来,昨天说好到天津的,他临时改了主意…”。我心里一惊,却仍然装作若无其事“哦?好啊”……这真假两位表哥终于要相遇了,我要顾及他的行为和感受,还要照顾好姨和表哥……这种四处撒谎八面逢圆的事几乎让我愁白了头。其实很多时候只是几句话就能解释的事情,可能会一辈子被憋闷在心底深处,永远不为人知。不知道这是谁的错,但我觉得自己没错。

  一边是对我关爱了二十多年的母亲的姐姐,一边是我终身与共的爱人,我很想告诉他们所有人我的事情,但我还没准备好。告诉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也许只是为了不用这样撒谎,让自己活得舒心一些……说到头还是很自私。很希望那一天的到来。

2004年08月03日

  又一次部门全体会议。显然针对的是一下走了4个主要员工。员工的离职被轻描淡写,公司前景则被夸大了一番,明知道是在吹牛安抚人心,我心中还是充满了憧憬和希望。会后钱浩就告诉我,他也要走了:这非常有意思,一个前景光明的公司,业绩平平,也留不住任何像样的人才,倒是李向明及其党羽这类流氓无赖式人物站得住脚。钱浩在这里只是一个被老总恨不得一棍子打死的小兵,他要去的新公司是华为,华为总工程师办公室高级顾问。

  更有意思的是,胡水对员工的离职抱着很平淡心态(也许是无奈?),甚至还说这些同事都是带着依依不舍离开的。没错,刘学斌、刘湘柏、王晓琴都是依依不舍,但他们依依不舍的是同事友情,而不是赛尔网络公司及其领导。也许到领导们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赛尔已经倒闭了。还是那句老话:公司之间的竞争说到底,还是人才的竞争,像赛尔网络这样具有宏大胸怀,乐于替别的公司培养人才的公司,最终都会以失败而告终(有纳税人血汗钱扶植的企业除外)。

2004年08月02日

  视女儿为掌上明珠的王姝今天在msn上跟我说,她第一次轻轻打了女儿,仅仅是因为她在周末没有完成作业,今天才被发现。

  母亲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我,是在我家从西安搬到福州的第一个家长会后。之前子弟学校的家长会都是走过场,老师往往是与家长小声说说孩子情况作罢。福建师大附中则不同,班主任何芸老师为了保持本班的卫生情况,要求大家把垃圾一律不准扔到拉圾箱,而直接下楼去扔,我至今认为这是一个很可笑的决定:拉圾箱不让扔垃圾。于是我无奈地将中午吃剩的果皮扔在了老师讲台中直到家长会前一天的大扫除被人发现并报告了班主任。于是何芸对毫无心理准备的母亲大加叱责,就当着所有家长的面……回来后母亲的气愤我很理解,虽然我被打得哭着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母亲并不是单为我的作为,而是为自己在那么多家长面前被老师责骂而愤怒,我可以保证她知道那明明是老师的错。

  家长和孩子的矛盾是一个说不完的话题。我极力劝阻王姝应当对她的女儿因势利导,而不是围追堵截。但她仍然不认同我的观点。也许说起来轻松,做起来是另外一回事。我还是希望所有的家长能把孩子当作平等的成人个体来对待:主要是在对待孩子的态度方面。

  刘湘柏、王晓琴、刘学斌都走了,剩下的还是那些陈旧无味的工作。不明白公司领导的脑子怎么想的,也许认为“你走了我还可以请别人”。公司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但公司的头头们似乎整天都很热衷于开各种奢侈的会议、如何对下属发脾气、如何让自己的办公室更有档次,而不是怎样留住员工,建立企业文化。他们可以给自己的办公室买来昂贵无比的根雕作品,却在员工座位过道拼命增加座位;他们可以给每个老总配备丰田,给校长送本田,却宁可取消员工班车,任凭员工想辞职就辞职……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老总成就了企业,还是员工?

  据说中国大多数企业都如此。这也是资本原始积累时期难免的,我们这一代不幸成为牺牲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