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8

知乎这两天请了一干人在开展自媒体的圆桌讨论。

从什么是自媒体开说到怎么才是自媒体、怎么能吸引粉丝、大家对自媒体有何误解、为什么有人需要自媒体,还有一些什么做自媒体的初衷等等……一堆闲而无当的谈话杂碎。

我觉得,所有搞传播的,只澄清两个问题即可解决一大半,那就是:谁在说?谁在听?

又或,说话者是谁?听话者又是谁?

老罗所推崇的“魅力人格体”或“人格清晰度”,只是作为说话者的一种表达方式,并把这样的表达方式当成自己的“招牌菜”去招揽营生,这种表达方式也许会更投巧、更卖乖、更让人哈哈一乐,但是,这能说明什么?

这什么都说明不了,如果他的听者是具备一定的辨识能力,他的这种传播方式仅仅是一枚很另类的信息接收器。

作为听者,我接收到你这条信息不会仅仅是只接收,我需要不断回嚼、思考、判断,然后决定是否同意或弃之云外。

这也是自媒体人天真无邪下的一种异端妄想,他们总是认为:我只要用很个性、很牛逼的表达方式把信息群发给听者,就万事大吉了,只要我能坚持下去,我就可以是自媒体了。

我个人很喜欢老罗,我是老罗的听者,我也不排斥所有高举自媒体的人,我都尽量成为他们的听者,但是,我很难成为他们的听话者,因为,据我仅限的目测高度:

他们目前都极力要把自己扮演成一位相声演员,可悲的是,相声演员的主要功效在「演」。

一个只会表演的媒体人,拿什么让我相信他的话语权是货真价实的呢?不客气的再带一句,一个给听者带不来信任的媒体人,还能蹦跶多久呢?

华尔街中文版黄锫坚撰文

忘掉自媒体,那是媒体遗老遗少们最后的泥饭碗。去拥抱“我们即媒体”吧,当前的中国,需要更多“临时记者”,需要独立思考和有洞见的分析,需要点评梳理公共事件的志愿者。这一次,每个个人(媒体)的可信度,不是来自官方认可,而是来自声音市场的竞争和长年累月的人品积累。

是滴,人品大于叫嚣。对自媒体来说,信任大于表演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4-23

相信业界朋友昨晚在朋友圈中,都看到一组自媒体人聚会的全景照,虽然我跟其中的大部分人都认识,个别几位还比较熟,但不能因助长了交情而丧失掉交流:)

我总是若有倾向的认为,凡是亮出旗号说自己就是自媒体的,那天生就应该是跟「独立」、跟「影响力」这样的词汇牢牢套在一起才对。

我想不明白,一个人前脚刚从某机构内抽出去搞自媒体,后脚又插进另一个组织内,这样的折腾自己和招惹别人,究竟图了个什么。

几年前在独立博客咋咋呼呼的时候,我就吐槽过他们自写自夸的难堪吃相。(请移步阅读《别装了,你写得不是独立博客》)

果不其然,在被自媒体嚷嚷过后的独立博客,现在剩下的都是些半残快死的个人站长(大多都是垃圾SEO和软文达人为主)和少有的几个媒体从业者及技术分享者(墙外>墙内)。

除去形式,单纯的讨论博客、独立博客、微博以及微信这样的信息载体,没有丝毫意义。

因此,我觉得自媒体这个实体能否存在,或应不应该存在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媒体这个实体究竟意味着什么样的实力?以及,这股实力如何变现?如何商业化?如何持续商业化?

这可能也是自媒体联盟能够催发出来的第一要因。

简言之,自媒体联盟出来至少要干这么三件事:抱团子、壮胆子和接单子

从抱团子来看,自媒体人已经跟独立相去甚远,哥几个在一起喝喝小酒,扯扯闲篇可以,至少我不会指望望他们能够说出多么掏心窝子的话;

壮胆子可以说明他们从没有打算尝试着走一段荆棘之路,彼此照应,相互推荐,互相抬轿,今天你捧我是资深自媒体人,明天我夸你是著名微信专家;说白了,兄弟我出来拉支山头,圈块地盘,人微言轻,需要有靠山。

接单子不用多说,这是直接关乎到哥几个未来的“坐地分赃”。

抱团、壮胆、接单,看似不太搭界,但却层层相连,这就是组织的力量,组织会安排每一个自媒体按照既定的任务去分工。

比如,我在朋友圈看到过“组织”给某一位组织成员过生日,刷的满屏都是那个家伙的微信公号;我还看到过“组织”通过各路自媒体人马号召读者来给灾区捐款,也是在同一时间,我只好退出账号,躲避骚扰。

未来的未来,我估计还会有很多「组织行为」动用自媒体的力量来定时发布任务指数。

可是,这又如何呢?

明眼人从抱团子和壮胆子看过去,足以说明这伙人不具备多么厚实的家底和实力,才需要结盟来吹虚和捧臭脚,自然不会涉及到后面的接单子,除非碰到传统企业的老板,人傻、头大、钱多的主儿。

所以说,自媒体,本身就是在做梦,自媒体联盟,无非是心照不宣的帮衬着做梦。

谢文最近放过一句狠话:“自媒体或APP型媒体都是逃避性自慰”。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我觉得自媒体联盟就是集体性梦遗,并在这样的梦遗中享受瞬间的高潮。

码字人一定要有梦,但一不小心,将会是一帘春梦。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4-08

有个别读者反馈说:为什么每次阅读都必须回复才可看全部?

嗯,这也算是读者的建议吧,虽然这些建议是连总读者的千分之一都不到,但还是想一起说一下这个事儿。

我是个阅读病号,我喜欢以最快的速度了解一篇文章的大概,因此,我希望以最快的时间内选择自己想看的内容,而不是别人简单直接的只是推送。

所以,我用“纯文字”给大家一小段提示(每条都在200-300字左右)的作用也在于此,意思就是:把选择要不要看的权利扔给读者。喜欢看,你就回复,没兴趣,你就忽略。

这样对读者有个好处,就是快速接收。如果大家仔细观察过,就会发现“纯文字”的推送速度要比“图文消息”要快很多,首先,你不用点击;其次,不用等待加载整篇文章时间(前提是你很在意你的阅读时间的话);最后,也不用耗费不必要的流量(虽然没多少)。

我以前写过一篇《那些让人阅读不爽的微信公号》(回复数字‘28’可阅读),基本说的就是此方面的原因。

对于作者来说,有三点好处。1.文章序号可记录;2.文章内容可沉淀;3.可与读者达成互动习惯

可记录,比如读者突然想到哪天的哪篇文章,可以直接回复前面的数字和关键词进行阅读。还有,我在相关文章中的引用中也可以提到,这样,该文章又多了一个潜在被读到的机会。

可沉淀,是考虑新来的读者。因为微信推送是具体的时间,它不像博客,可搜索、可翻页、可查询,入口比较多。如何让新订阅的读者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大化的阅读一个微信公号的信息,入口比较重要。

所以,我就加了一个推荐选项,你可以把它理解成“导言”、“导读”、“简介”、“推荐阅读”之类的等等。简称字母T,不信各位回复“T1——T27”之间的任意命令,你不会漏掉我的所有推荐。(我想到这个的时候微信还没有“查看历史消息”)

还有就是跟读者的互动,介这,大家都懂吧。马向群曾说,他搞微博运营,凡是三个月没有任何互动的就视为僵尸粉,我虽然不完全赞同,但我想,没有互动的个人玩票,会越来越像是个信息发布的孤岛。

咳~~

最后,最主要的,我觉得这么干比较带劲儿。

虽然每次更新文章都比较繁琐,除了弄素材,我要把文章的大概编一个简介,设置好关键字,存起来。然后给整篇文章设置不同的关键词,存起来。完后自己先在手机上测试一下,跑一圈看看效果如何,不好的话,再改。好的话,用同样的办法记录之,最后,到指定的时间内推送给读者。

几乎每篇文章都是如此。别人如果用2个小时要以搞定的话,我估计得2.5-3个小时,甚至更多……你问我累么,不累是假的。

但是,我就想这么干。只有这么干,才能让我体验到快感。

Tags: .
2013-04-05

我最早看到“丧家狗”,是出自北京大学中文系的李零教授,他从《论语》中读出了孔丘在世时的孤独和悲凉,像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成王成圣那是死后来人造的。

说起人造,我又想起了麦田老师的《人造韩寒》,真正的伟光正都是人造的,他们的原型都是卑微的,都是下贱的。

正因为自己下贱的不足为外人道,才需要不断去包装,才需要三五结伙互相抬轿,这都可以看作是人为(伪)的,人造的,看现在一浪吼过一浪的自媒体,不就是这个C性?

魏武挥

一众码字的搞内容的,博客火了搞博客,微博火了搞微博,微信火了搞微信,下一个不知道什么火了搞什么,忙忙碌碌,蝇营狗苟,惨淡经营,工具切换中粉丝又每次跌落7-8成,真可谓凄惨,说句丧家狗真心不算冤枉他们。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但又很现实也很真实。

博客来了,大家追求的是RSS订阅量,微博来了,哥们看重的是粉丝量,现在移植到微信平台,又把自己七零八落的一些家当拼凑起来继续经营着,下一个平台出来,估计你还要搬家……

最后码的都是一个字,传递的都是自己的所想,却整得像个旧时戏子赶场般的狼狈,换个台子就要脱换一层皮。这样下去俨然成了无根的浮萍,连自己最起码的根基都没有。方兴东应该是码字人最典型的例子

他当年码出《向微软投降》和《微软为什么》来声讨微软,被各大门户迅速转去又迅速撤回,让他意识到出来混没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阵地是不行滴,后来才有了干博客网的想法,可惜时运不佳挂了,他又无家可归了。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码字人的本性越浮躁、越虚夸、越把自己看得重要、就越像条狗,哪怕一时一刻顶了点虚浮名,最终还是条无家可归的狗。

天可怜见,这样的丧家狗何尝又不是自找的呢?(完)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4-04

我应该是小道消息的早期订户。

去年11月份左右大辉刚上来写小道,观摩时日,看到他的写作风格就是我苦苦觅求的样板。所以就篡夺他来我们 iDoNews 上落个户,他随之应和,但有两个条件:1.不能泄露他的身份;2.必须带上 WebNotes 的微信账号。我应。

随后的每天一早上班,我头一件事情就是帮大辉更新小道消息,社区500多号作者,大辉是我唯一亲手更新过的一位作者,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在PC上作备份,我需要不停的在移动端和PC端进行切换、去格式化和重新编排,虽然操作有些繁琐,但我很爽。

这样的好景并不长,某天大辉来私信说让我暂停更新,我也没问具体原因就连声答应,因为那个时候的小道人气一路飙升,不问自明。

后来的某一天,我又找到他问:能否把我们阵地上的户头继续更新下去?他回:你们的页面太丑

随后我参照 hutu.me 的页面和功能,在同样是 WordPress 的 iDoNews 博客对照着进行设置和摆放好让他看,他回:暂时先不考虑。

大辉作为业界的大拿(甭管是技术方面还是其他方面),是我比较钦佩的几个人之一。1.他的角色意识比较淡;2.他的文风活泼、爱恨分明。而且我隐约觉得他恨的跟我恨的是同一类人:

这些人往往一上来就是一副真理在握的样子,他们写的字根本不是在和别人交流和切磋,而是充当教训家和布道师。跟这样的人交流,碰撞不出半点的火花和慧点,只能沾染一身的晦气。(PS:建议有这样习气的人别混互联网了,到我党那儿谋找份“思想政治工作”类的差事多好啊)

刘韧一直说,互联网不属于任何人,所以,它属于所有人。

这方面大辉堪称典范,他的小道消息在业界算是个大号,但并没有形成封闭的“内循环”去赚一条一万的广告费,而是义务扶持了很多新开通的微信公号,昨夜和“山寨发布会”、赵何娟的“钛媒体”和靳继磊“猎云网”一道被大辉推荐,让我一个毛头小子徒增了1000+读者,甚幸。

年轻人在前行的路上,需要有大辉这样的大哥不断砥砺。(完)

最近清明节放假,暂停一切娱乐活动,包括叽叭报。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

昨夜一点多,淼叔还在微信上跟欧交流着微信公号如何经营内容的问题。

我说,有人喜欢看多而杂。他说,他只喜欢看少而实。

关于究竟是一事一议好还是大杂烩过瘾,很久以前我跟王乐也交流过此问题。王乐更倾向于前者,所以我们的 「iDoNews 业界报不道​」从这一风格转向了一事一议。

对于这两个问题,我是这么想的:

一事一议像根针,必须点对点的扎,而且它的针头越细尖越好。扎后还必须让人感觉到生疼,说明你扎进去了,keso的博客基本都是这一路子。他看得准,下手快,而且很果断。更牛逼的是他从不扎第二针,一针就能让你看到血在流。

大杂烩像面席子,主要是覆盖面。席要大、面要广、牵扯到的信息自然就多,但同时带来的问题就是太泛了,什么都是蜻蜓点水一样,一概就过。比如昨晚我搞的钛媒体,其实没说啥,我就想说一下赵姑娘的文风不定,又上一层楼了,但无法展开,一展开,后面的信息显得就不那么搭调。

大杂烩还有一个好处是写作成本极低,我基本可以看到什么就说什么,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不需要去延展、去构思、甚至去演绎,追求三快:轻快、明快、欢快

能够做到让写作者自己轻快、文字风格明快、看完后读者还能欢快的典型案例,辉哥的小道消息应该是这方面的集大成者吧。(注,是前期)

所以我在想,能否针尖和席子一起上?扎的时候,选一些静态话题;盖的时候,搞一下动态新闻。名字就昨晚说的叽叭报,嘿嘿:)表鄙视我~~

=====以下是欧的今日叽叭报====

骆轶航对话 Feedly 联合创始人Cyril Moutran。他说:我们Feedly是为人们创造了一种“高效阅读” (productive reading)的使用环境。就是指那些必须每天都坚持阅读的人,他们需要高效率;需要自己管理它们每天接触到的信息源,并按着 自己的优先级为这些信息源排序;需要深度整合那些帮他们管理这些内容的工具,比如用Evernote保存阅读笔记,用Pocket收集和管理阅读工具上的 内容等等。最新iOS和Android版本添加了“文本只读”和“优先阅读”功能。(用户需求分析的还算精准吧,但愿天朝的破网速能跟上Feedly的高效

iOS 6完美越狱团队evad3rs成员pod2g近日在Twitter上明确表示,不会再针对iOS 6.1.3开发越狱工具,而是将等iOS 7放出后再作考虑。(我手真贱,升那个级干嘛呢)

文浩:自媒体是灵活、个性化的报道形式,它不必标榜客观,不必拘泥写作规范,甚至不必去刻意迎合大众口味。(那是他压根就没关注过所谓的自媒体,我所关注的一些号段,谁没向读者作过调查?谁不在乎读者的感受?谁不想讨好一下读者?「我想写」的和「要我写」的,永远相去甚远。自媒体洒脱个鸟,最后不是被资本绑架就是被读者绑架,前者沦为当今的公关枪手,后者落为媚俗的丑陋嘴脸。对不起,我又错了)

小道消息:杭州的确有一人死亡,在等待国家 CDC 确认。据悉目前尚无其他病例。也没有迹象证明 H7N9 有人际传播的能力。没必要恐慌,该干啥干啥。(希望身在临安的辉哥,能给我们最及时的小道消息。感谢丁香志的这份关于 H7N9 禽流感常识

性感玉米爆料,管鹏(相关文章《曝料一个业界臭虫:管鹏(6连篇合集)》请到小欧微信「xiaoo-me」回复‘管鹏’来阅读)这货在新浪转发一条微博的价格是263.16元,这就是他天天走穴演讲的目的?可悲的是,我还看到了i黑马的老雅痞。(管鹏这个屎盆子,谁靠近了他,谁身上就免不了溅两滴屎尿味儿,雅痞躺枪,我表示很同情)

QQ手机浏览器把自己的速度比划成苍蝇。炳叔回:神广告,重口味。(里面惊现D罩奶子~!~)

一同事吐槽说他每天刷微博5000条内容,真正有效的也仅仅是那么几条,其中4900多条都白浪费时间了。(就这,我们每天还乐此不疲的去玩微博,只为那可怜的百分之零点零零零一)

醒客说,博客已经实证了普通人依然不具备内容创作能力,微博也将实证个体人不具备渠道组织能力。传统媒体的合作结构散了,但真正的协作并没有消失,而是在加强,由固定变为灵活、由主编的中心化变成了人人参与的社会化,社会正在进入媒介即是行动时代。(麦克卢汉的“媒介即讯息”该升级到2.0了)

“华夏祭祀网”明确发布了服务项目和收费标准,创建一个“单人纪念馆”收费150元,“双人馆”200元,一年内免费维护,此后的维护费是每年20元。(赚完活人赚死人)

中午吃饭时碰到了几个接活的泥瓦工在三轮车上打牌,同事说他们的日薪大概在300元-500元。(我不禁心生感叹,要是把目前嚷得很凶的自媒体人放到线下,他们的日子指不定还没人家好过呢。都是手艺人,谁也别瞧不起谁)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3-24

如果记者能算半个文人,公关肯定算是一个商人。

商人在商言商是没什么不对的,但有些商人却总爱把“黑”字挂在嘴边。如果你非得把这些商人的嘴巴翘开,问他个究竟到底什么是黑和白,他大抵也会这么回你:

凡是说我公司不好的,都是黑我的,没有之一。

韩寒把逻辑分为逻辑和中国逻辑,我想公关迟早会也会分为公关和中国公关。中国逻辑最典型的就是只问动机,不问是非;中国公关最常见的也是,只看黑白,无谓事实。

keso几年前,中国式公关就是新闻导向,就是抢占舆论阵地,就是罗织罪名打击对手,就是组织枪手、五毛党表扬自己抹黑敌人。一言以蔽之,正确与否无关事实,只跟声音大小有关。

在这样的公关驱使之下,我非常能够理解公关们为什么经常把“黑”字挂嘴边。因为公关们经常组织人马(编者注:相关文章《公关撰稿员·枪手评论家·扒马褂》请到小欧微信「xiaoo-me」回复‘36’来阅读)去黑别人,碰到真正鞭挞的声音出现后,本能的反应:这不是在批评我,而是在黑我。

瞧,用自己的伎俩去推断别人的动机,得出的结论就是一个字:黑。

我脚着,动不动就把“黑”字挂在嘴巴边上的,更多的还是公关人员的无能和无用,他们不会从自家的产品、口碑和服务入手去反躬自省,而是粗暴+简单的把假想敌YY给老板:

老大你看,他们又黑我们了,他们可坏了,他们就想***,你看他们就不敢黑那***,因为他们跟***是***关系……

因此,互联网上的很多企业危机,并非都是言论不合导致,而内部公关自找,他们把自己的无能和无耻转嫁给竞争对手和无穷尽的假想敌。

旧中国有个烂脏朝代大兴文字狱,专门用来排除异见,构陷异己,并纷纷推入大牢,甚至移人九族。新中国的新型商业文明下,虽没有特权使坏,但却用资本在专制异己,派出个叫公关的东西专门干着这个勾当:

一字不对,它就说你很偏激;一言不合,它就说你不客观;一段不顺眼,它就说你黑它。它就非得删之而后快。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一些蠢货动用资本力量去试图控制他人思想。

嘿!公关这一关

Tags: ,,,,.
2013-03-07

什么是腔调

用网易科技的话说就是:拒绝大路货色

用腾讯科技的话说就是:不要流俗观点

是啊,玩音乐可以有哆、唻、咪、发、嗖、啦、西让耳朵去做片刻的放松;做饭菜可以有酸、甜、苦、辣、咸、香、腐让鼻子去嗅不同味道的胃觉刺激;写字人为什么就非得四平八稳?非得按部就班?非得讨巧取机?我不干。

我喜欢过keso的“对牛乱弹琴”;我追随过炳叔的“一腔吠话”;观摩过大辉哥哥的“小道消息”从小树苗渐变成参天大树;每天准时会在泡脚的时候听罗胖胖有种、有趣、有料的“罗辑思维”(微信版)。

除此,还有虎嗅的潘乱、iDoNews的宋睿、以及 PingWest 的骆轶航,他们无一例外都有一种态度,一种不跟风、不动摇、不宏大叙事的态度。

什么是态度?玩过摇滚的人可能体会的更深,赵传在《粉墨登场》里唱:“摇滚,有时候是一种人生态度,曲调能随心所欲,但节奏必须要清楚;摇滚,可以是一张国剧脸谱,变换着喜怒哀乐,就看你油彩怎么涂”。

从今,我就想谱一谱自己的曲调,把一把自己的节奏,涂一涂自己的脸谱。谢谢大辉哥、炳叔叔、罗胖老师的鼎立推荐我的微信公众账号,还有若干若干背后默默支持的前辈们,晚生正在一瘸一拐的通往那条叫“有腔调”的路上。

花言巧语顶不鸟钱,山珍海味少不鸟盐,关注我,不会给你多少钱,但会给你很多盐(言),嘿嘿,这个帖子就算是把盐给自己带上了。

少废话,有种在微信上见。暗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3-04

一个人做任何决定都是被逼的,这句话我是信了。拿程苓峰老师来说,他也是先后被拒之门外两次(详见峰哥《造出10个虎嗅和100个云科技》),那也是被逼的没法儿了,才想着如何另起炉灶,才想着营生自媒体。

就好比一个被拒绝入驻沃尔玛的水果摊贩,心里一劲嘀咕:“你们不是不让我进么,你们不是穷规矩很多嘛,好吧,我就在你们门外另起一摊,然后到处说你们的坏话,说你们很贵、说你们的不鲜、说你们的水果里有***”最好是你们都赶紧死了,我然后就活旺了。

小欧的微信公号

小摊贩之所以敢这么想,那是基于一个明确的逻辑前提:我只为自己的水果卖个好价钱,至于会不会影响到沃尔玛店的其他几万人糊口,管劳资鸟事?

可以肯定,自媒体人(相关文章请进一步阅读《最自不量力的人才会做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1’来阅读)是个光脚的,时刻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自媒体人的诞生,前提是一个很自私的目的,他只想到了自己的稿酬,自己的影响力,自己的自由,好吧,那还不如自己搞个媒体呢,一切自己说了算。咳,这么推,是有些滑稽。

可是,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呢?难道多赚点就错了?难道我只能做某个机器上的螺丝,独立了就要挨批么?不是,我们说的是自媒体人的诞生契机:它不是因岗设人,而是因人设岗。

如果自媒体人是个岗位的话,那么它从出生之日起就伴随着浮躁、伴随着互相争风吃醋、伴随着自产自销、伴随着既给孩子当爹,又给孩子当妈……像昔日的个人站长那样:更原始、更土鳖、更不知疲倦,需要有更多的技能集于一身,那个时候的站长们会写码、会设计、会SEO、会组织有利于自己的力量、会写文章、还会到处走穴搞宣传……

谁都很讨厌螺丝钉的生活,自媒体本身就是架机器,自媒体人就是整架机器所有零件功能的集合。唯一的区别是以前给别人苦逼的拧螺丝,现在自己给自己拧。总之这架机器要运转,总要有人去拧!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很难想象,注,我说很难想象,如果传统媒体给足了码字人一个好价格,是不是就没自媒体这一说了呢?赚稿费的压力与做自媒体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

我可不可以再阴谋论的说一句:不是传统媒体已经哽屁,而是标榜做自媒体的人在传统媒体中触碰到了天花板!因为,人是经济的人,谁都不会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

比如说梁文道、窦文涛、五岳散人、闾丘露薇、张鸣、罗永浩、张五常、梁宏达……等等一干人,他们哪个没有自己所依附的机构?他们哪个说自己要做自媒体了?同样,他们哪个在自己所在的领域里没有一呼百应的效力?那么,究竟是自媒体人主动放弃了传统媒体,还是传统媒体认为自媒体人的可供价值没想象中那么大,这其中谁放弃了谁,是个问题。

恰恰相反,我觉得越是爱叽歪的,越是没什么份量的,越是标榜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就越剩下被人奚落嘲笑的份儿。因为你没有嘛,因为你还不是嘛。所以你就要努力达到那个“是”,鼓吹自媒体,最划算的方法就是暂时在实力上还不“是”,但至少咱名头上“是”。

就像老人们给孩子们取名儿似的,我看到很多人取“垚”这个字,细一打听:擦,算命的先生说了,我们家孩子生来缺土,无奈只好在名字上面补一补土;当然不能把“缺什么补什么”的帽子扣在自媒体人头上,但细细一想,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我想说,不管是做自媒体、他媒体、私媒体还是外附于传统媒体的媒体,总归先要是个好媒体,马甲可以不断更换,但灵魂必须独一。

一个实至名归的人,无需他多言,无需他给自己标签,无需他标榜,外界自然会给他一个适宜的法码。问题是你要先做再说,最好是只做不说。做成了,世界会给你鲜花与掌声,就像keso那样,“中国头号Bloger”并非他一开始就定好了的奔头,而是写着写着,外界把这一头衔给扣了上去。

自媒体人错就错在您老是先说再做,甚至说后不做,一会儿说它是道窄门,一会儿说它是个微信半成品,一会儿又说大环境对它比较有利……得了,咱先务实一些吧,咱还是先做出点实质性的价值出来吧,让读者离开不你,让读者离开你就像失去电一样的黑咾咾,这才是你的立锥之地,而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先被人先撇到一边去。

咳,掰斥这么多,其实就一句废话:“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不要哪天被月薪6位数的机构招安您回府,您又灰溜溜的给回去了,那也太游离不定了吧。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上面的二维码是我的微信,希望大家能够扫一扫:)「微信号:xiaoo-me

Tags: ,,,,.
2013-02-28

前天乌七八糟说了一通自媒体(请进一步阅读《最自不量力的人才会做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1’来阅读),今天说说新媒体,我说得都是错的,别信。

早上从潘爷口中得知,虎嗅网从昨早到今早,一直处于被攻击状态。他说:“有怀疑对象,但没切实证据”。可以肯定的是,嗅哥正慢慢身陷一种无物之阵。

百科释义“无物之阵”:“分明有一种敌对势力包围,却找不到明确的敌人,当然就分不清友和敌,也形不成明确的战线;随时碰见各式各样的‘壁’,却又‘无形’――这就是‘无物之阵’。

DoNews ,一个十二年前的新媒体,对阵以精英为中心的传统互联网门户。前几天因为社区招聘之事在微博碰到张志安老师(新浪给的认证是: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副院长,全媒体研究院秘书长),志安老师说他就是 DoNews 当时的活跃用户,随后我找到他的个人首页,一时语塞,因为除了UI极其丑陋和布局难看之外,跟现在大家喊叫很欢的新媒体有过之而无不及。

牛博网,一个新左派的“言论自幼”基地,对阵乌有之乡那帮鸟人。锤子科技的罗永浩靠自己魅力聚集了一大批知识型作者:韩寒、连岳、冉云飞、柴静、梁文道、土家野夫……也不知道踩了哪根红线,最终成了有关部门的刀下之俎。后来有个叫共识网延续其遗志,总算逃脱了像牛博网那样动不动就被拔线的风险,但背后原因只有一个:它身子下面有个叫凤凰网的可以随时仰仗。

还有个叫一五一十的部落,在我印象中,此站也没被少关封过,这也是一个从一文不名到鸡立鹤群再到默默无闻的网站……还有更多更多类似这样同类型共命运的网站。

以上说得都是新媒体,都是国内最先放权于用户,赋予用户更多的操作权限的网站,并借助自己的阵盘之力把不同言论派发到手脚能及之地。

伴随而来的就是一时的繁荣和形胜!DoNews 如此、虎嗅网如此、钛媒体如此、牛博网如此、一五一十部落如此,猎云网将来也会如此,未来还将会有太多的媒体也是如此……

但这样一个把各个诉求点完全不同,甚至相悖的用户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媒体,荣则一荣俱荣,损则一损俱损,兔死狐悲的惨具说来就来,这就是“无物之阵”。

我想这也是新媒体运营之难的普遍困境,当一家媒体成了所有人的枪子和阵地时,唯独没有自己的枪子和阵地。你谁都敢说,你对不起客户,你拿不到广告费(相关文章请阅读keso老师5年前的一篇《东拉西扯:新媒体不是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9’来阅读),你会延续仇恨,你对客户来说是一种罪过;你谁都不敢说,你对不起用户,你给互联网徒增无聊垃圾和水分,你对用户来说更是一种罪过。

搞到最后把自己搞成了猪八戒,拿镜子再怎么照,就是照不出人样,还被一群人撵在屁股后面骂娘。

因此,现在我们听到的所谓新媒体,新的不是内涵,而是形式。还是把原来的根据地从网站上搬到了APP上,还是把原来的内容从博客上搬到了微信上,还是依然需要考虑用户的阅读体验,还是依然要从厂商那边拉广告(哪怕一天一万呢),还是依然需要绞尽脑汁的算计怎么能从用户那里侵犯更多的私有空间……然后硬生生的制造出很多猎奇概念,互相吹捧、互相鼓气、互相心照不宣。

里面的小背心不变,外面的套子换得再勤,依然改变不了你是个驴屎蛋表面光的家伙。你的本质上,依然还是一个换了马甲的传统媒体

能够做到急则曲躬,缓则放逸的肯定是新媒体。但你老是行无定端,言无质要,被人关,被人传唤,被人乱拳相向,被人施舍一点广告费来糊口,再新的媒体,终究也是脱了针的毛线一坨。

忽悠别人可以,欺骗自己太难。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xiaoo-me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