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1-28

——SEO作弊,卑鄙还是被逼?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天生就是专干坏事,不干好事!连那夫子都曰了:人之初,性本善。

我说我是无知的,但想不到有一种人比我还无知。我无知,我承认;他无知,他却要自作聪明。

现如今,大家都不傻,不管你是做SEO、还是SEM、还是什么其他手法等等,必须站在用户的角度,套用白鸦的一句现成话

从现在开始,站在用户行为的角度关注数据。同时,记录自己所做的每件事。 因为,数据不对比着自己所在的事情去看,回头只能是雾里看花,没什么价值。

发现有些人喜欢关注SEO一些报告数据(比如:访问量啊、浏览量啊、跳出率啊等等),很好,值得鼓励!但关注这些数据并非是站在用户的角度,而是站在自己公司成本的角度。我们就拿发文来说事吧!

一些企业型的网站,本身不是以内容来驱动,所以,这种类型网站上内容少得可怜,也许一月才更新一篇。

而且这些文章站的角度和立场,又是围绕本公司去写的(比如什么公司业绩啊、公司得奖啊云云),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又臭又长的八股文和公关文,通篇文章全是形式和框架,没有任何对用户有实质性帮助的内容(比如,可以多写写自己网站用户们的需求,用户在想什么?用户在找什么?用户希望从你的网站能收获什么或学到什么?),像这样的内容,像全是这样的内容的网站,就算你永居百度第一,从摘要里一眼扫过,谁会去点?

可有些人他就是这么固执,所以一开头就说这种人很聪明,杯具的是一种小聪明,他认为所有的人都比他傻,他随意照抄一篇八股文,用户就会爱不释手的点来点去来增加他网站的浏览量。

SEO它只是一种工具,一种获取自然搜索流量的工具,一些人能从单独追求搜索排名到关注用户流量这本身是一种进步,可是这种进步的总根子还是没把用户当回事,没有站在用户的角度去关注用户。

公司盯着的是低成本,网站追求的是高排名,用户在意的是能否提供价值。而SEO很值得我们研究的一点就是,它能把公司利益、网站利益、用户利益合而为一!

想什么样的策略能为公司花最少的成本来提高在网络上的品牌效应,进而打造一个在搜索引擎眼里是有权威的、在用户心里是有价值的这么一个网站……

呵呵,我也知道,这个想法是有些过于浪漫,当下几年内不太可能实现,难怪现在盛行的网站作弊手段那么多,什么刷流量的、刷IP的、刷排名的,个个应运而生……而好多公司的SEOer使用他们这些工具。

我甚至觉得他们不是因为卑鄙而作弊,而是因为被逼才作弊!被这些作弊手法忽悠的那些领导们也真活该,谁你们只关注网站数据而忘记了关心用户需求呢!

话说,文明社会都是由那些流氓和无赖推动起来的;仔细想想,是啊,没有那些流氓和无赖作坏,我们社会可能出现那么多法律和法规吗?

所以,我想感谢那些作弊的SEOer和作弊的网站工具,国内SEO真正步入健康发展和白帽操作,它们是起了很大一部分推动作用。哪怕这个推动作用消极了点儿。

小欧的微博签名

牟长青博客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1-25

——醒来吧,牟长青弟弟!

很反对们现在搞的那种所谓的网络推广,甚至不太认为网上有推广(要么传播要么广告,前者大多靠口碑,后者主要靠付费),特别是在如今这样一个媒体爆炸的时代。

就算是有,那网络推广工作也是一项没有任何行业门槛和技术经验的行当,对于一个四肢健全,头脑不笨,识得几个字的网民来说,都可以很快掌握网络推广的一些技巧和本领。这一点,你的朋友彭洪伟就是最好的明证!

因为在我看来,现在你们所从事的网络推广无非两个字概括:发和夸。说得更简单一些,就是刘腾蛟老师说的:现在的网络推广,也就是个民营5毛党

先说发。发文,拼命的发,不管是谁的,转载的、伪原创的、庸俗的、低俗的、只有先发,敢在不同的互联网角落里发就是先发制人。就好比卢松松当年在几千博客上发评论似的,惹得现在博客的评论全都是那些乱发的新人和新站。

其次就是夸。夸谁?当然是夸你们这些大佬了,俗话说就是要会逢迎、会拍马。会拍这个行业的领袖人物,因为只有得到这些领袖人物的认可,下面的那些小啰啰就感觉自己发的东东有了意义和价值,而不管其内容本身是否有趣和优秀。

我曾在微博上见一新人同学感慨:哇,入行这么多年了,终于得到了牟长青的赞同和认可。看到这话,我不知道是一种悲哀还是共鸣。

发和夸日益肆惮的情况下,其实是抹杀了很大一部分新人对互联网的认知,在他们尚未健全的知性下,就会认为:互联网的推广工作就是发和夸。发垃圾、发无聊、发庸俗、发低俗;夸领袖、夸上层、夸同行,甚至互相自夸。

新人朋友们从触网那一天开始,就不认为互联网其实是一个需要无穷创造力、深刻理解力和独立判断力的文明产业链

还有,你们的这套“发和夸”是紧密相随的两个环节。如果只发不夸,将得不到很好的“人脉”;只夸不发,将得不到很好的“推广效果”。所以,我常见有人这么说:只要是发出来的就是“分享”,只要是夸出来的就是“经验”。

这就样,在你们长久以来不停的忽悠下,给我们带来一种幻相和假相。好像“发和夸”是接受了“分享经验”最高使命!甚至圈里形成一种风气:只要你敢发,就有人敢夸的滑稽笑料……

而且人人心知肚明,都知道这是一种群体性的自欺行为,没有人站出来把这层窗户纸捅破。谁胆敢有半句反对言辞,便是恶意中伤你们“分享经验”!

就在最近,我看到你在微博上夸管鹏的那个推广活动,说实话,管鹏发的那真他妈的是俗到家的垃圾了,我想你打心眼里也不想夸那样低俗的推广手段,可是,你不得不为了自己的面子和很深的交情而被迫点上一次“转发”,而且还要夸一声:好活动。

我说的意思不知你能否明白,也就是说:互联网原本是一个很纯净、纯洁、纯粹的分享交流优秀内容和价值信息的场所,结果被你们现在这些“推广人员”一闹,把她变得异常的世俗和庸俗,跟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一模一样,没有关系、没有背景、没有交情,不管有多么价值的内容也会被打入无底洞,永不见“天日”。

这些话,我知道你根本听不进去,但你不能忘记一个简单的事实:阳光特别灿烂的午后,你的眼前恰恰是一片黑暗

恭维的话谁都会说,谁说起来都不会费脑子,但请你想想,那些不断恭维你的人,是不是真的在帮你?是不是真的在助你?

你最近的28推看似在帮助新人、分享经验,实则是不断的给互联网灌输无用信息和徒增吹牛拍马之徒!因为这些新同学们走的还是那两个字的策略,他们不断的在别人的博客、微博、论坛、SNS上“发”,为了不是其他,就是你们这些老同学的一句褒奖和“夸”。

被“夸”了的同学,“发”得的更加勤快、更加频繁,无形中,也给我们互联网上增加了许多不是人看的垃圾信息。

所以,你们搞的28推并不是为了增加给新人们进行网络推广的本领和技巧,而是看他们会不会夸你们这些大佬,会不会把你们拍的高兴和兴奋,如果高兴,你们自然会在自己那个早已出名的博客上夸奖一番他们的辛勤功劳。

就在这样不断的夸呀、发呀、发呀、夸呀的恶性循环下网络推广带上了网络传销的性质网络推广推出了所谓的大师和专家

说白了,你们这伙人是在为自己打造一个封闭圈子,为自己在互联网上争得一支山头,圈一些茫然无知的新人进来玩神秘主义、玩说教主义、玩天机不可透露主义。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玩“发和夸”的“艺术主义”……

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封建体制下的科举考试制度,必须要学会夸当局、拍上层。什么“谢主隆恩”、什么“皇恩浩荡”之类的词都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无奈李白同学一语馈破天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所以,他也一生郁郁不得其志。

也因此,28推表面上是人人尽其发言、人人都在互相夸奖的一个推广交流平台,其实质一个极其封闭和等级森严的网络礼教体制(不好好拍你们几年,根本无出头之日)。里面的人尽情的结帮拜把、结交大师甚至自造大师

当人类的步伐匆匆迈向21世纪的时候,当我们这个地球快成一个村的时候……谁还想在本该就处在弱势群体的互联网上搞些小山头、拉些小帮派,显然是行不通的!就算我现在没有提出对你的质疑和反对,不久,也一样会有一股异样的洪流冲进你的眼睛。这不是谁跟谁的过节,也不是谁看不惯谁。而是历史发展之必然:

任何封闭的、神秘的、不可言说的奇技淫巧终究都需要放到太阳底下去晒一晒。不知你是否准备好晒晒自己的勇气和底气。如果没有,那就避免不了外人说你牟长青的推广和经验都是偶然的、都是运气的、都是徒增垃圾和世俗笑耳、甚至……甚至都是骗人的……直至这些“神秘”的玩意儿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好了,言不尽意。最后给你点首崔健的《一块红布》,愿与长青君共勉!一起为我们中国互联网能有良好纯粹的绿色环境而齐努力。

小欧的微博签名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1-21

——一群发起28推的网络神棍

很久以来,互联网上一直游荡着这么一群人:他们没有创意、没有新意、没有研究领域、没有理论体系、甚至……可能连自己的人格都没有。

他们有的只是伪原、只是转载、只是剽窃、只是炒作、只是互相拉拢(三人一群五人一拨)、只是忽悠新人、只互相吹棒、只是“礼尚往来”,用他们自己的话说“那是扩展人脉”。

记得贾志新在5G上也喷过这些所谓的网络推广,他更偏激,原意好像是:

一些所谓的网络推广无非就是在墙上、电线竿子上、到处乱贴小广告。跟现在随处可见的“城市蝗虫—办证”是一个操性。

最近CCTV的焦点访谈给出的揭密答案是:【这帮搞网络推广的就是网络黑社会】。似乎只能把网络黑社会这顶屎盆子扣在这帮人的头上才可以抵消人们盲目相信网络推广的无上威力。

可是,偏偏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就适合这样最低层的从业者生长和漫延,更有甚者,已经把他们膜拜到某某专家、某某大师的位子,听到这样的称呼,我他妈的都笑喷了。

好,擒贼先擒王,先从这伙人的头目入手:牟长青

牟长青,一个来自重庆的进京务工人员,自称从接触互联网就一直做的是网络推广的工作,做过个人网站,有五年多的网络推广经验,自诩为擅长数据分析和网站流量推广。

我是2B推的创始人。 不信你动我试试。

爱浅谈,爱软文,爱吐血, 爱被徒弟们捧为网络推广大师, 也爱不搭理那些想借我大名炒作的人,我不是误人子弟的吹手, 也不是徒增网络垃圾的制造器, 我是牟长青, 我只代表我自己。 我和你们不一样, 我是2B推的创始人。 不信你动我试试。 老子笔名就是mcq0544。

下面,我就说说这帮以牟长青为首的网络2B们的推广之路,说得兴许有些残酷,还望见谅:

1.拼命打造一个“神仙”。

2.以“神仙”的口吻互相吹棒。

3.“神仙”拉小鬼,小鬼装“神仙”。

牟长青的忽悠就是这样一个被众人推上“神坛”的人,那些P大的站长们,可能没人知道他不是做网络推广的。可是有几人知道,你们除了知道牟长青的名字外,还知道什么?

哦,你也许还会说,他建了几个站,请问,你是先知道他的站?还是先知道他的人?我知道他有个站长导航、还有个什么9go9、还有就是最近刚成立的2B推

站长导航我可能上过3次,因为太无聊,不知道站长在上面能导个什么。全都是他的几个博客,在上面来回导。9go9我可能上过1次,一看他就是想将来建立一个收费的链接交换平台,没有任何创意能够吸引我。2B推好像是最近携他的几个徒弟共同弄的这么一个平台,我可能上去过2次,第一次还没访问成功,丫的都没个301转向。

如果,如果我是先看到这几个网站,然后才知道牟长青这个人,我肯定会佩服这个站长,因为吸引我的是他网站本身的优秀,而不是他本人的炒作。比如说焉牛网、5GME我都是闻其站名才知人名。

牟长青利用自己接触互联网早的机会,又擅长写一些八股之类的软文(什么浅谈呀、谈谈呀、吐血呀),历经“七七八十一载”,终于在小小的站长群里炒出了点名气,然后到处指手划脚,到处分享自己的“经验心得”。

可怜的站长们根本不知道互联网上的经验是过时最快的,而且好多经验是在某一个特定的互联网环境下才能生效的。他们哪里知道这些,只管跟着牟大师走就行了。很像44年前,天安门城楼下的那些红卫兵跟着他们心中的“红太阳”。

以无耻、无畏、无用、无能的软文手段吸引了大批互联网新人的眼球,牟长青从此被站长们供奉了成“神仙”。所以,后来才有了何涛那个恶心让人想吐的自我意淫差点演变成狗的管鹏

我会始终坚持认为:一个没有好功能、好服务、好内容网站的几乎跟太监长了前列腺没多大区别。可牟长青们偏偏能教站长把像太监似的网站长上前列腺!我永远也不会相信一个人在网上咋咋呼呼到处卖弄的网站突然有一天会被VC看重。

真正触犯我意识底层开始思考这帮二B们丑恶的嘴脸,还是看到5G公开宣布反对垃圾推广的那天,我隐约猜到像牟长青那样的“专家”们早就应该命悬一线了,整天除了给互联网上倒转垃圾、暴光域名、徒增笑耳之外,没见过有什么新点子、新模式、新产品是他们想出来的,这伙人已然成为互联网上人见人打的过街鼠。

也许你还会反驳我去年11月11号牟率子弟弄的那个2B推一夜之间的Alexa排名,呵呵,这太容易了,你随便叫个凤姐或芙蓉啥的,在她们的微博上嘀咕一声,肯定排名会进5K。

因为论名气,随着互联网上名人的越来越多,这些没有真才实学的牟长青们很可能会输给凤姐、芙蓉、小月月他们。论智商,随着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意识逐渐增强,他们知道真正俯首称臣的对象是用户而不是什么推广专家的时候,可能牟长青和他那些2B推们就真的该晾到一边了。

至少百姓网已经明显意识到了这点,请大家好好阅读百姓网的这篇贴子:“把市场费用给用户,而不给牛B的网址站和徐牛哥”。

各位,请好好想想张悟本是怎么锒铛入狱的,今天的牟长青跟张悟本不管是在炒作手法还是骗人招术上,他们都如出一辙,都是先把自己包装成专家、大师的行头来招摇撞骗!全国上下皆骂张悟本乃无耻之流,但你要说几句牟长青,却被此人归谬为你是想借他之名去炒作。(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这样一个既不敢正视自己违法乱纪的坏种,又在不断为自己的黑社会行径进行狡辩的毒瘤,我们只能寄希望于亲爱的祖国去处理。

Tags: ,,,,,.
2011-01-19

——我拿无知赌明天

Zac昨天刚刚做了一个301转向的SEO公开实验

人家赌的是:

百度“SEO”在首页的排名5728条的高质外链、附带第18070的Alexa世界排名;5年域龄和6级PR;

而我纯粹是吃饱了撑得跟着瞎凑热闹!

也把自己的全站都301了一遍。

对于我这个小博(xiaoo.net):

域名不到一年、百度排名还在10页开外、GooglePR好像从不光临我的寒舍、Alexa也才刚刚挤进十万以内,外链吧,虽然看上去有4000来条,但正有质量、有权重的并没几个……

所以,像我这样寒酸的博客在搜索引擎的眼里,那是垃圾中的垃圾。

Zac做个SEO实验的目的很明确,4个:

1.搜索引擎到底支持301转向到什么程度?

2.搜索引擎对这种310转向的反应速度多快?

3.301转向过来的链接权重是否完全传递?

4.转向后的URL,对收录有什么影响?

我也很清楚很明白301这个实验做不好,它将意味着什么!万一糟糕,它意味着:

大家在百度搜索“钟金龙剽窃”时,再也看不到链接地址为xiaoo.net/2010/05/24/2231/的“那些蝇营狗苟的互联网剽窃者们”……

意味着大家在Google检索“seo装逼男”时,那条链接为xiaoo.net/2010/07/02/1651/的“国内首例SEO装逼男的装逼启示”将不复存在……

这还是对用户体验方面,如果考虑到搜索引擎收录,那结果可能会更糟!

Zac的博客权重高、结构好(标准树形结构)、时间又早,在搜索引擎眼里很可能是一次合理的站内优化

小欧的博客即没权重、又没结构(现在改成的是扁平式结构)、域名注册的时间还晚,在搜索引擎眼里很可能是一次心怀鬼胎的作弊伎俩(如:在恶意制造重复内容);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种推测,也许最后的结果很令人乐观。

我现在就是不知道最后究竟是一种什么的结果才想做这个实验。(PS:废话,知道一定被K谁还会做呀!)

Zac是用自己多年来积累的跟搜索引擎打交道的实战经验来赌这次301实验,而我完全是啥都不懂,一个跟着只顾凑热闹、瞎起哄的围观群众。

请各位路过的看官原谅小欧用自己的这种无知来作赌注,就算最后输了,全被搜索引擎拔毛了,我也会屁颠屁颠地捂住嘴巴一个劲儿的傻乐,因为压根我就没想过用这个博客来挂个广告、赚个外快什么的……

哈哈,一次美妙的SEO实验之旅就此拉开帷幕。

小欧的微博签名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1-14

——东西网在做什么东西

国内有个翻译社区,叫译言网,我也是最近才成为她们的用户。在赵嘉敏眼里,东西网肯定是不会跟译言网一样的,但他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跟译言网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她们都需要寻找好的内容源、好的译者团队和读者人群。

简言之,她们都需要:作者、译者和读者。作者供内容,译者帮加工,读者去分享。然而,还是没听明白赵嘉敏如何给这三者一个清晰的定位。

1.作者如何确定?

作者很重要,他是整个流程的内容提供源。他提供的内容是要受读者的追捧?还是译者的欢喜?比如在SEO圈里,国内很少有不断更新且高质量的内容,作为读者,我们最想阅读的是国外最新最快最权威的SEO东西,国外写SEO东西的作者很多,可问题是,他们写的东西未必就是我们喜欢的,我喜欢的作者比如:MattCuttsWolf-HowlSEOMoz等,那这些高质量的SEO内容作者,请问:

东西网如何确定他们是最终的作者?

2.译者如何规定?

译音的意义在于作者和读者这间架起一座桥梁,赵总提到,他们会严格把控译者的质量;我觉得,一个合格的译者需要具备两个条件:1.他想译;2.他能译;想译,是译者本身的兴趣爱好,好像目前东西网的译者都是无偿劳动的,这就更需要译者有强烈的主观兴趣来驱动;能译,是译者本身的能力水平,一个有价值的东西必定是有深度的,或者本身有它们的行业壁垒;

比如我说的上面那几个SEO技术博客,不光光说是你需要有一定的英文翻译能力,而且还需要有强烈的主观兴趣,最主要的,就是译者对SEO本身的理解,不然,你翻译的东西太水!对不起读者。有你翻译的时间,我还不如用Google翻译呢。

3.读者如何固定?

读者要看的东西当然是他们喜欢看的,东西网最终的商业模式可能也在读者身上。还是上面说的,如果某一个看起来很小领域的人群,需要一些专业性翻译读物,如何提供给读者?怎么提供给读者?多长时间提供给读者?

如果达不到,对不起!读者群是固定不下来的。现在国内SEO圈里没有一个是专门提供翻译国外经典SEO文章的,如果东西网能达到,我肯定做她们最忠诚的读者。

Tags: ,,,.
2011-01-12

——嗯,崇洋一下怎么嘀?

真正的SEO是不能用言语表达的,执行才是最好的说明。—(莎士比亚)

聪明的站长写得多,说得少。(丁尼生)

能够把自己的搜索引擎优化经验说得天花乱坠的人,实际上懂得并不深。 —-(彼特拉克)

搜索蜘蛛的爬行没那么复杂,只有网站没有陷井就行了。—-(法国)

网站的内容如果失去光彩,用户的期待一定枯萎。(波兰)

证明SEO要用转化,而不能用排名。(西班牙)

在搜索和优化中先发制人,都是天经地义的。(贝恩)

黑帽和作弊都是不择手段的。(弗·斯梅德利)

施计于研究竞争和对手,都是无可非议的。(森莉弗拉)

拔毛和被K是瞒不住人的。(欧洲)

作弊和谋杀一样,总是要暴露的。(威·康格里夫)

链接比杀人重罪更难隐藏;Google的黑夜有中午的阳光 。(莎士比亚)

友链不是一条链去敲击另一条链,而是两条链共同撞击的火花。(俄罗斯)

链,总是不能随意施舍的。(但丁)

转载别人的文章须用链接来报答。(约翰·克拉克)

搜索引擎所需要的唯一礼物就是清晰的网站。(盖伊)

为被转化而优化,是人;为优化而优化,是“神”。(拉巴丁)

一切真正的软文基础都是抄袭。(维利而斯)

真正持续的排名必须有高外链才能成立。(德国)

网站的结构不用富媒来统治。(英国)

网站需要合理的内容,正像熊熊烈火要油来维持一样。(别林斯基)

SEO,不是一种无需花费精力的享受,SEO是一门艺术,它需要知识和努力。(弗洛姆)

培育网站必须用和声细语。(奥维德)

所有的站都可被日夜不停的搜索引擎征服。(奥维德)

谁脚踏实地做站,谁都会真心实意地去链。(伊·芭·勃朗宁)

链接的火焰需要不断添加良好内容的干柴。(苏联)

SEO的执行如果不坚持,那它和任何营销策略在一起都会半途而废。(王尔德)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1-10

——无耻站长的无奈

脸是什么?

脸是尊严、脸是面子、脸还是虚荣,

但脸不是实惠,它并不能当饭吃;

更何况在互联网上,

双方都见不到各自的脸,

站长们唯一能看到就是链!

那链是什么?

链是收录、链是排名,

链可以让一个被K的网站起死回升,

链还可以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网站流量百倍;

更吊诡的是,

你还生活在一个屁股决定脑袋的国度里,

脸会更加的不值钱,

如果让你选择,

脸和链,哪个更重要?

我也深深体会到某些站长的无奈,

没办法,链这个玩意儿太重要了,

我宁可丢掉自己的脸,

也不能给你该有的链;

哪怕有人骂我无耻,我都认了。

管鹏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1-06

——分类信息网的未来

上周五参加了5G白话,对话嘉宾是赶集网CEO杨浩涌

现在记录一下我所听进去的:

赶集,国内几大分类信息网之一,与其说是分类信息,不如说是在网上张贴小广告。

keso老师在现场给我们举了很形象的一个例子,说:

2005年王建硕在创办百姓网的时候,找的就是街头张贴小广告的主儿。

我也觉得分类信息分的就是广告信息,跟搜索引擎的分类目录没啥区别。(信息太多,分个类呗)

而这些广告信息的唯一用途就是赶人的“急”!

比如,我忘带钥匙回家了,赶紧拿出手机到赶集网上发个开锁的广告;

比如,我想拼个车去上班,赶紧到赶集网上找个拼友;

比如,我还有什么其他二手的家俱呀、宠物呀、想出售怎么办?就去赶集网上发个小广告帖;

而听杨浩涌老师的意思,就是想把这些大家在生活中急需要处理的需求让赶集网去实现。

所以,跟诺基亚终端的合作就很容易让人想到赶集网要建立自己的生活社区。

而问题是:

社区是要每天都要上去的,而信息是需要的时候才去发。

keso后来的第一个问题好像也是:

分类信息所处理的这些“二手”信息都只是偶然的,好像没有什么必然的理由让用户天天都粘在上面。

嗯,

赶集网现在无非是给我们的生活提供一种应“急”需求,

我不可能天天忘了拿钥匙、不可能天天去找拼友、更不可能天天去找房子买车子

也许我几年就发这么一回!(不过成全了那些中介们,他们会乐此不疲的在赶集上挖掘商机)

也许我一辈子就买一次房,我不可能也不会想到有个叫赶集网的专门提供房源信息!

而未来的赶集,

无非是想把现在的赶“急”转化到未来的“集”人!

提供赶“急”的是信息发布,

能够“集”人的是社区交流,

在我过往的意识里,

生活无非就是些茶米油盐酱醋茶,

可这些东西,

1.没啥可说的;2.说也说不出个什么结果;

我不太觉得由于菜市场上的一斤大蒜涨了几毛钱,

而那些家庭主妇们就专门到一个生活类的社区上来高谈阔论一番背后的市场规则……

当然,很有可能是我太OUT,

也许过上个三五年它还就给实现了。

(阅读全文……)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