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3-31

——是谁在不断误毒个人站长?

最近Google的PR更新了,其实这在互联网圈连个屁事都算不上,但在个人站长眼里,那就成了大事。你看,牟长青这喷子又开始屁颠屁颠的给个人站长解读所谓的PR值了。(URL:http://goo.gl/CNVWc)

要我说,这PR完全是搜索引擎粉饰其技术弱化的一个挡箭牌。

个人站长,请想想,互联网是谁的天下?当然是用户的呀,现在是一部分用户组建了一些网站(个人站长)来服务另一部分用户(其实也包括个人站长),搜索引擎你过来跟着搀和什么?

曾经举过一个例子:一个网站好比一本书的作者,搜索引擎好比他的读者。作者只负责写书,至于读者看不看得懂,跟作者没多大关系。哪有什么读者限制自己接受能力,然后来要求作者怎么写的道理?

可现在个人站长与搜索引擎之间的关系就是这么荒唐!

搜索引擎本身爬行网站信息的能力是很有限的,这一点,国内的百度一直在回避。作为站长,你做好你的站就行了,你干嘛要考虑搜索引擎的智商呢?

现在好了,搜索引擎占据了主动位置成了主子,推出一个什么PR、ER、BR等等技术指标……个人站长不想着怎么把网站的价值做出来,只是天天围着搜索引擎转。彻底沦为搜索引擎的奴才、沦为专门讨好搜索引擎而做一些垃圾的站……

更可悲的是一个叫牟长青的网络喷子,不但不鼓励新人站长们看清PR这一神马浮云,而是天天在博客和微博上鼓吹它那恶心的让人想吐的go9go链接平台,专门忽悠一些垃圾站去它那个平台上去换链接,以此来提高垃圾站的PR值。不断滋生垃圾网站的漫延和诞生……

这样的喷子手不锄,互联网上的垃圾站何时能够制止?

小欧的微博签名

其他看官们还读过以下:

28推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3-29

陈佼说,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被“前男友”拍不雅视频,而是微博上遇到“话痨”但又不得不“关注”他。

从小到大,我也从没见过部分中国人像今天这样在微博上如此奔放、如此无聊、如此能喷…如此敢喷…见什么喷什么。

在我脑海里,名人跟名狗没啥区别。打个比方:你随便拉一条狗,把它放到CCTV的演播室连播一个月,它立刻成为举国上下人人皆知的名狗!

请问,这条狗变什么了吗?它什么都没变,它还是那条狗,只是因为它出镜多了,大家在潜意识中接受了它,并不是因为它有什么特异功能让我们不得不记住它。

好吧,我们就看看在微博上有几条狗是因为具备了神马“特异功能”,而让我们时常缅怀不已。

炉烎燚同学在5G上说在网络上制造垃圾的,不管什么理由,都是耍流氓!耍流氓没有任何理由!蔡文胜,也就是喷B,还有李开复。我再补一个人,月光博客!

这三位名人先生都是我曾经仰慕过的对象,无奈今天不得不把他们拉出来溜溜。先从这两个草根溜起吧,月光博客和蔡文胜。

月光博客,搞IT的没有不知道的吧。一个很牛逼的个人独立博客,博客的喷产量平均一天不低于3帖,当然,很多东西不是他本人写的,可是却挂着他本人的名号,我除了鄙视之外,已在拙文月光博客的三大痤症里已经交待清楚。

蔡文胜,一个商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因贩卖域名而成名了的商人。之前曾看Zac在微博上夸过他两句,事后我分析了一下,他跟我们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搞SEO的都是拼命赚钱,而这哥们却会拿SEO生钱。佩服!

但是各位上他的微博上去转悠转悠,看看哪一条、哪一帖是专门教我们如何来生钱的。我观察了好长时间,除了喷一些可有可无的正确废话!别无其他,难怪炉烎燚骂丫是一喷逼,真活该!

还有我们的李开复大人,真的,我实在不忍心说出自己的真实看法,因为李大人之前在Google呆过,而我又是一个排不上名次的骨粉……还真是有那么点儿犹豫……对不起,管不了那么多了。

最早是在今年的1月22号,在微博上看到魏武挥这么无比含蓄的说了句:雅虎之周鸿祎、微软之唐骏、谷歌之李开复,有时候说中国人个性内敛,但这几个老外公司里的似乎和这个论调是不相符的。

之后呢,看到秋叶同学发了篇帖:我为什么不喜欢李开复。文中最后这么说,在中国,总是会有些“岳不群”一辈子都很成功,可是没有一个“令狐冲”能不经历点非议

看完后,我倒吸一口凉气。是啊,您那么牛、那么逼、那么能喷、走到哪里都是里三层外三层,我们这些驴毛们只有围观欣赏您的份儿,哪敢说半句您的不对呀,那还不把我们个个拖出去毙了呀……好,打住!不敢往下走了,我还年轻,我还想活下来,我妈还等着抱孙子呢!(PS 知乎:为什么会有人非常不喜欢李开复?)

在中国这个正在急剧转型的半传统社会里,稍微有点成就的男人忘不了自己背后还有“社会责任感”,但我好像不知道李开复同志的成就在哪里。当然,我们也不能反对没有成就的男人禁止来背负他的社会责任。

说,你使劲儿说,没人反对,也没人有权反对。言论“自由”那是每个公民的天赋人权。微博的出现就是给我们这些屁民们一个能说话的地方,但是,请你说点有用的、有价值的行不?

没关系,你当然可以不说真话,我们完全能够理解你们的处境不适合在公众场合说真话,但你至少别他妈一天整的全都是一些大话、套话、官话、和正确的废话

这跟我上面说得那条狗有什么区别呢?狗它只会叫,你把它拉到CCTV里叫两声立刻成名。如果,这狗它不仅会叫狗语,而且还会说人话,那么,不管它能否上CCTV那个平台,我们都会永远佩服它是一条好狗、一条能狗、一条非同寻常的狗,当然,自然会成为一条名狗。

多年前,一个叫顺风的傻逼也跟今天的喷手们极其相似,keso警告他:凡事有度。你有权在自己家里开舞会,办party,但请多少照顾一下邻里的感受。你可以不创造价值,但至少不要制造垃圾

好了,就这些。喷手们,希望你们能适可而止。

Tags: ,,,,,.
2011-03-25

——无孔不入的白色病毒

从“三问李彦宏”到“三呼反垄断”,再到最近的拆分百度的两会提议,潘海东这次的确是准备好了跟百度死瞌。

曾记否,2008年百度收受300万巨额为三鹿奶粉屏蔽网络负面?从此臭名昭著的竞价排名让我们知道百度不仅欺骗民众耳目,而且跟社会黑恶势力同流合乌。

技术上,百度一路抄袭Google。价值观上,Google是不作恶,百度是要挣钱,keso

Google仍然是最令我感到敬佩的技术公司,尽管已经成为商业巨头,但它保持着某种风骨。这种风骨常常可以在很多小公司身上看到,一旦他们成长为巨头,就只有生意,没有风骨了。一个强大的生意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想做生意的生意人。

可笑的是,百度一边跟我们强调网页收录机制,只和网页价值有关,一边给我们鼓吹网站要符合用户的搜索体验,但自己的竞价排名商业模式却跟“一夜情交友网”这些低俗信息勾肩搭背。请看截图:

这样的钱,百度也在挣

这样的钱,百度也在挣

自从去年9月初百度弄了一个框出来,就越来越走向一个专制的、封闭的、裹挟民意的、背离互联网多元化的黑色交易平台,难怪连罗大佑都向百度说了声谢谢

可就是这样,还是有人站出来给百度当枪手,王易见在“中国互联网“反垄断”注定将是场闹剧”中

互动百科发起的“反垄断调查”申请,本质上并不是一次行政提议,而更是像一次向百度施压的市场行为,或者可以解读为其一系列“复仇行动”的一波。要知道,两会代表们可都是国家精英,怎么可能跟潘海东一样幼稚。

叶东在一篇“致互动百科潘海东:三问三呼不如三思”中

为了产生“全球最大中文百科”的词条量,互动百科雇佣了大量大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编写词条。每位兼职每月会有400-2000元不等的收入。这种以赚钱为目的而编辑的词条,内容质量如何,可想而知。

在商品市场下的竞争行为应该是本着公正的和平等的,请问:在百度的淫威下,互动百科是公平竞争的吗?有时候垄断并不可怕,比垄断可怕的是:以垄断的名义来抑制和打压竞争对手,这就太他妈的操蛋了。就像炳叔说的:潘海东的梦想被百度按进了粪坑

我平时几乎不上互动百科,就算这次百度把互动摁死在那里,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但我就是看不惯百度以强凌弱这一痞性,有种你丫用百度百科跟人家较量啊,何至于拿搜索引擎这只11年的手,去按一个6岁孩童的脑袋呢?

随着百度“局域网”的无限扩大,我们不知道未来还有多少个“互动百科”需要面对这只白色恐怖下的“毒手”。是的,互动百科在一开始的发展模式是有其欠考虑的地方,在运营体制上也有血汗新闻加工厂之嫌,但这并不是百度以此打压她的理由。

而百度对互动百科的打压正好说明了百度自己内心的惊慌,它怕互动百科将来成为自己的心腹之患,还不如趁其羽翼没丰满之前斩草除根!

更愤气的是,像叶东、王易见之流的媚毒嘴脸偏偏喜欢围观这样大孩掐死幼童的热闹。它们一边拍手称快,一边连连默许:互动这个孩子,就不该到互联网世界上来,活该让百度掐死!免得自生自灭!

我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孩子,一个只有6岁不到的孩子,不管她身上有多么脏、不管她得过些什么传染病、不管我们外人看她有多么无可救药,只要她还能活着,只要她不干偷鳮摸狗的事,百度凭什么就可以终止她的生命?!

小欧的微博签名

雷湘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3-22

——外链为皇的SEO时代已然过去

你堆过雪人么?孩提时代,每年下雪,都会玩堆雪人游戏。

在孩子的眼里,是不可能出现什么形式之类的概念,这个世界唯一能让他感触到的就是那白茫茫的一片。

可是孩子们却能把大自然赋于他的内容素材:“雪”,堆积成跟自己脑海里塑造的那个最终造型:“雪人”。

或者说,在这个雪人还没成形之前,雪人的“形式”已经成形了,雪只是达到这一“模型”的具体内容和素材,因为只要拿着这一“模型”,孩子们还完全可以塑造一个“冰人”、“泥人”、“沙人”等等。

SEO圈中流行一句话“内容为王,外链为皇”;我更喜欢把它改成“形式为王,修饰为皇”。

因为只是一味追求内容和外链只会把网站带入死胡同!

为了找内容,多少站长冥思苦想给自己的网站填充一些不是人看的“数据流”;

为了寻外链,多少站长拼死拼活去别人的网站上塞充一些他自己的“垃圾链”;

一言以概之:

疯狂追求内容只会恶心了自己的网站;拼命寻求外链只会玷污了别人的网站。

关键问题是,你如何还搭配这些内容?修饰这些素材?让它成型。链接只是别人认可你网站的一条字符串,它不是你求就能求来的。

说到内容,那就太多了,大千世界除了内容就是内容,但是你有没有想好把这些内容像孩子们堆雪人一样把它堆成一个足以让人观赏和体验的网站?就是说,你能不能也像孩子们一样,提前在脑海里形成一个“雪人模型”呢?

因为一旦有了这个形式、有了这个模型或者造型,你就知道在哪里添加什么样的有用内容(修饰),在哪里去掉什么样的废弃素材(再修饰),你所运营的网站跟孩子们堆积起来的雪人将会一样的很美观、很有用、很有趣……

一个看上去很美观、很有用、很有趣的网站,你还会发愁没有外链么?还会到处在别人的博客里留垃圾评论么?

呵呵,可悲的是我们站长同学们现在把这条路走反了。站长们堆的已不再是一个“雪人”,而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雪怪”。

像孩子们学习吧,放下PR、放下流量、放下排名、放下外链、放下垃圾评论、放下一切欺骗手段,先用你的精力把自己的“雪人”堆起来再说。

小欧的微博签名

seo实战密码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3-18

旧话重提,提的还是跟我没有任何利益瓜葛和纠纷的牟长青这个人,以及牟长青现在所从事的网络推广这件事。

牟长青这个人我没有见过,昨天在网上找了下,大概看到其相貌和言行,有兴趣的同学到这里看一看。从该视频中,他所表现的腼腆、声小、紧张……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一个极坏无比的人,甚至我还看出其性格中固有的可爱、敦厚和实诚。

好,我们再看网络推广这件事。

网络推广首先它不是一个直接的网络广告,如果是广告,我们倒还好分辨。但它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口碑传播,如果是口碑,何来推广之说呢?(注意:真正的口碑不会营销和推广的)所以,网络推广它是一介于网络广告和口碑传播中的一股新的网络洪流。

我对网络广告的态度是,信,信其中的5%;我对口碑传播的态度是,信,信其中的80%;可我现在已经不知道对网络推广中的可信成份有多少,不份吧,它们确实不是广告;信吧,他们往往都是自说自夸,自捏自造。难怪薰衣草同学颇似无奈的说

现在的互联网已经到处都是垃圾信息的天下了。先看看百度,再看看其它所谓人气高的论坛,到处都是虚假、垃圾信息。

我现在从不加什么QQ群,以前深受它的垃圾信息的毒害。我现在也不去什么流量高的论坛,除去垃圾就是一群无聊的人在发一些没用的贴子。就连以前觉得还不错的百度知道,现在都要想想最佳答案有可能就是自己推广自己的,而对它表示怀疑。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跟薰衣草同学有相同的经历。比如在你的求知、求解和求购中,有没有一些人专门以“过来人”的身份大肆宣扬一些服务和产品,然后让你和一个真实信息结构极不对称的情况下,来做一次决定

当然,这些人的伎俩之所以得逞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都喜欢跟风,我本人也在内,买一件什么东西,总想看看别人对此的评价,孰不知,这些全是他妈的假的,专门是写给我看的……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知道那些骗子们的伎俩是:一个人为托儿,两个人为双簧,三个以上就叫千局

而在网络上,牟长青和他子弟们现在正以千局之势向我们扑面而来,这不是你躲不躲和淡定不淡定的问题。每个上网的人不知哪天就成了这些虚假推广信息的被受害人。试想,我们如果怂恿他们弟子们以“三人成虎”的态势发展到各个行业,你想过那样的后果么?

他们今天只是在微博上骗一骗你的收听、在博客骗一骗你的注意,你也许觉得没什么,就像牟长青给疯男私信中说的:你觉得V5推推,我,管鹏又欺骗听众什么,让他们有了什么损失?

是的,现在骗我们收听和关注对网民们当然没什么损失,但你有没有想过:假以时日,你的徒子徒孙们遍布到互联网上的各行各业,不管是在求职、购物、交易等等一切关系到物质利益权衡时,碰到你们这些人专门留下的虚假信息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时,会不会给网民们带来实体的损失和创伤?

也许这话完全不该由我来说,说出来必定会得罪你们这样一大帮潜在利益群体未来的“效益”,对我本人也没有任何好处,甚至那天已经有人匿名在我博客里留下准备报复的恐吓之词……

可是,我们都同混在这个互联网上,互联网行业本来就处在这个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要真正得到传统行业的认可靠的是我们自己行为的端正和不断的自强努力,而不是组织一帮人来互相自夸自吹。这样,不仅出卖了你们的信用,也丧失了你们的人格。

最后,说明一下牟长青这个人的人品和他从事网络推广这件事的内在矛盾。

好多人都以牟长青其人的人品不错来反驳我对他们搞网络推广的观点,可是,我们要知道,人品大多反应在生活之中,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他没必要总是心术不正的布局罗网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我相信任何人在生活中都是朴实无华且平易近人的。

而网络推广是牟长青现在的工作!

工作是要达到一些特定目的的一系列环节,所以,这其中必然会牵扯到其手段和方法。好比一个商人,赚到钱是他的工作,而我们关注的应该是他在赚钱这一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无耻的手段和卑鄙行径。我不认为一个有钱的商人就一定是人品不端的商人,同样,我也不认为一个赔了钱的商人就是一个人品低下的人。

人品固然可贵,但动不动把一切工作上的失败和成功归然到一个人的人品上,是一种很肤浅的看法,诸葛孔明出师未捷身先死,终其一生都没沾上成功的边,但谁又敢说他人品有问题呢?

如果牟长青们在网上打的旗号是网络吹广网络广告,我保证连半个屁都不放,可事实是这样吗?

再说一次:我反对的是牟长青们网络推广欺诈这件事

Tags: ,,.
2011-03-16

——换人不如改制

卫哲的出局,恰恰暴露出阿里B2B商业模式的天然漏洞,按照马云的说法,B2B在阿里系中的大哥角色,它必须通过平台去赚钱,来养活妹妹淘宝和弟弟支付宝。

我们知道,阿里B2B主要就是通过销售诚信通来赢利,也就是说,每个相关阿里人都有具体KPI指标,完成不了是要进行经济制裁的。因而,前有利益诱惑,后有业绩压力的这一骑虎模式,自然就灌输给B2B平台的一种无限伸缩性,而诚信夹在这两者中间又算得了什么呢?

白鸦说:天底下,没有说自己不讲诚信的商家,信誓旦旦的保证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这种保证谁都可以承诺。所以,管用的,还是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业务模式和操作流程。

还有,采用互联网舆论来钳制一些商家的信用,也不失为一种软方式。但是,消费者的信用谁来鉴定?随着那些网络推广员们的日益扩展,网上现在的民营5毛党多如牛毛,他们可以用一些社会化媒体工具以最快的速度指鹿为马,从而降低商家在消费者心中的信用成分。

所以,还是需要在卖家、买家、销售者和消费者之间建立一种互相制衡的措施,让原本应该自觉讲信用的交易变成一种不敢不讲信用的营业模式。

如果这一模式的漏洞补不上,不管换多少个陆兆禧上来,都将是把一位守身如玉的漂亮少女送进妓院去工作,失不失身能由她吗?

小欧的微博签名

网络推广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3-14

——肉和狗

一直不太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网络推广,什么是网上推广,像百度那样把别人的钱拿过来,然后在后下角写个小小的“推广”?

从法律上讲,百度这么干当然算不上违法,但你Y忒他妈的不厚道,要知道:这是一种引诱,一种拿搜索引擎的幌子来引诱别人上去,然后偷偷给里边放上广告的陷井……

这跟那些江湖骗有什么区别?

现在,一种跟百度学的越来越粗俗、越来越卑劣的推广手段层出不穷。已经赤裸到开始控制用户的选择力和判断力。

管鹏,据说是位知名的站长。看到这位仁兄发了这么条让人恶心的微博,

【微博转播送IPAD大奖】活动流程:收听久久结婚网(@jiujiujiehunwang) 加#V5推推#转播本微博 留下您的网站名称及网址。将由康盛总裁 Discuz!官方微博(@zhanzhangzz) 创始人戴志康(@daizhikang) 在2011年1月15日进行安徽站长年会http://url.cn/0BZvPr 现场按照网站名称随机抽取IPAD大奖一部,在本微博公示中奖名单,活动截至1月14日。

他妈的已经把网民当成狗在那里耍,以为人人都想去叼他嘴里的那块肉,然后把这块肉放得高高的,看你们哪个人能够着,够条件者,好吃上IPAD这块肉。

就这样的推广手段,自诩为网络推广专家的牟长青同志,还夸口说:支持好活动!哎~~~你牟长青好歹也是一个人,不知道你是真没吃过肉呢?还是是一条狗?怎么就这么想吃到那块肉呢?

像这些所谓网络推广专家利用那块“肉”进行赤裸的推、卑鄙的推、引诱的推,就算把泰山推倒了,照样还是那一条狗!

没了那块“肉”,他们可能连狗都不是。

同时敬告久久结婚网的负责人,不要再相信这些所谓的网络推广专家了,不要再去追求什么粉丝人数了,他们这些专家都是肉贩子,用一块肉去给你钓一批跟你们网站八竿子打不着的网络数据流。

这帮数据流不会对你的网站产生任何益处,他们过来的目的是被肉贩子用一台IPAD给钓来的。

有这闲钱,填充好你的网站,提供好你的服务,比这么干强他妈100倍。

Tags: ,,,,.
2011-03-08

月光博客,一个在IT业界很有名望和声望的个人独立博客,我的很多技术难题都是第一时间到月光博客里去寻找答案,包括09年6月24日,互联网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是月光,是月光教会了我如何去打开外面的世界……

然而,近来数月,我发现在博客里找不到这个月光了,每每被他的一篇好标吸引进去读到最后时,才发现有个注明:来源:越石父投稿、来源:读者投稿、来源:XJP投稿……来源***投稿……

我先是取消了对月光博客的订阅,感觉这样没意思,我想读的是月光,是小龙他本人对IT业界的看法和技术经验的分享,而不是月光博客的读者,或者是小龙的读者的读者。但是渐渐的,这个名为“月光博客”的符号一直在我眼皮子底下晃荡,像个幽灵似的伴随着我的整个互联网生活,概莫能外却又欲罢不能。

所以,我不得不鼓足勇气对昔日这个自己还曾敬仰过的博主进行一点无聊的闲言碎语:

其一,月光博客不是一个投稿平台;

如果是平台,我没见过哪家投稿平台又去其他的平台下面去投稿,比如,我常在Donews、Chinabyte等互联网门户上看到月光博客的身影,我总是满怀信心的以为那是小龙本人写的,没想到,一次次的被骗、一次次的被愚……

其二,月光博客不是一个专家团队;

这个简介上说的很清楚:月光博客,是一个专注于电脑技术、网站架设互联网、搜索引擎行业、Google Earth、Web 2.0等的原创IT科技博客,作者龙威廉(williamlong)

作为读者,我是冲着小龙去的,而不是冲着小龙他自己喜欢的博文去的,如果你确实想给我们读者推荐一些好文章,完全可以装个类似Google的 “shared reading”插件嘛,以你厚实的技术背景,完成这一功能算不上难吧。我不知道你是舍不得给别人链接呢?还是怕降低了自己几年来辛辛苦苦攒下的权重?

其三,月光博客有很明显的商业企图;

我自从启用了GoogleReader就很少再去某人的实体博客,据我所知,月光博客是挂了Google的Adwords广告的,当然,我不是反对人家去赚钱,我也没那资格不让别人去赚钱,可是,我鄙视拿着别人的劳动去获得自己利益的人。

小龙,如果你是真的爷们,真的汉子,那就应该一文一贴自己去写,哪怕跟娘们过月经似的一月一贴,我想读者们都能接受,毕竟那是你自己的真性真情真观点,而不是把别人现成的东西拿来然后去鼓足自己的腰包。弄的整个互联网都是月光博客的影子,却从未见过小龙给我们站出来说说他自己的真知灼见。

最后,博客它不是个筐子,自己的、读者的、自己喜欢的、甚至读者喜欢的都往里面装,你在网上装逼没人管,但是装博客或者装权威博客估计就够呛了。

不大清楚小龙同学采用这种“拿来现成主义”的办法是为了继续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品牌效应?还是进一步树立自己的权威形象?还是……还是在报CCTV当年的那一泄之仇

但有一点,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在互联网上有多么大的权威,请不要拿读者的时间去开涮。包括月光博客、包括蔡文胜,甚至还有李开复,都是一些纯粹的网络喷客。

Tags: ,,,.
2011-03-03

什么是网络推广,各位可以去百度一下,那里有答案。我在这里说的是什么是牟长青那伙人的网络推广!在上上一帖中,我给出了答案,那就是两个字:“发和夸”。

好,现在看什么是网络黑社会,百科

之所以称其“黑社会”主要在于,它们不仅能为客户提供品牌炒作、产品营销、口碑维护、危机公关等服务,更能按客户指令进行密集发帖,诋毁、诽谤竞争对手,使其无法正常运营。

如果按照百度所说的上述概念来介定网络黑社会,那我们可以就此说出牟长青及28推的徒子徒孙们搞的就是带有网络黑社会性质的推广活动

在去年年底央视的一期焦点访谈-揭秘网络推广运作(URL:http://video.sina.com.cn/v/b/41502231-1798180812.html)中,我们知道,在网上,的确有这么一伙人利用QQ群等即时通讯工具建立自己初期的运作团队。(注意:这些头目跟一般人建群的区别是:他们往往动辙就有十几个群甚至几十个群)

他们表面上“打”的招牌各都不一样,有的是网络水军,有的是网络推广,有的是网络联盟,有的是网络培训……等等等等,太多了。牟长青他们用的是“28推”这个新名字。(各位可以去网上找一下28推的QQ群,最少不下60个群了(UR:http://goo.gl/Pi76y),其规模其态势可见一斑)

只不过,网络黑社会用的是三个字的执行方针:“推”、“打”、“删”。牟长青们用的是三个字的指导思想:“推”、“夸”、“发”

先看“推”。(双方的最终目的)

网络黑社会推的是那些想在网上迅窜红的普通人;牟长青们推的是他们内部的徒子徒孙;他们推的对象虽然不同,但它们所采用的手法都是一样的。

网络黑社会采用那些网络名人的恶心、粗俗、反主流的“与众不同”策略来实行他们的一连贯推广策略;比如 :芙蓉、凤姐、小月月等。牟长青们采用他们内部的互相吹捧、互相卖弄、甚至自我意淫的手法来吸引大家的注意。比如:何涛、管鹏、还有他本人(目前已经把他推为网络推广大师的位子)等。

再看“打”和“夸”。(双方的执行策略)

网络黑社会靠得是“打”;牟长青们用的是“夸”。“打”谁?“打”竞争对手、“打”那些交过钱的企业的对手;“夸”谁?“夸”内部同行(不管这些同行是多操蛋)、“夸”内部活动(不管那些活动是多低俗)、甚至自己“夸”自己。

网络黑社会的“打”,是为了让竞争对手的口碑在网上遭殃;牟长青们的“夸”是为了让内部徒孙们的“经验”人人皆知。一个是正面打击对手,一个是间接抵毁别人。看看这两者,何其相似来尔!!!

最后我们说“删”和“发”。(双方的执行手段)

不管哪家网络黑社会都少了联系百度去“删”帖,不管哪一个牟长青门下的徒孙都少不了去互联网上的角落去“发”帖。(他们的足迹从最初的留言板到BBS再到SNS再到博客垃圾评论再到时下很火微博……处处可见这伙人孜孜不倦留下垃圾信息的身影)

综上,是网络黑社会和牟长青们所达到的目的、所采用的策略以及所运用的手段进行简单阐明。如果说网络黑社会是以一种积极的制造垃圾来打击对手,那么,牟长青那伙徒孙就是积极进行垃圾推广和恶俗活动来抬高自己

如果他们仅仅就是以上这些伎俩和操作,我们也不必说些什么,可悲的是,这样的操作,带来的后果极其恶劣和严重:

1.毒害了中国网民对互联网信息的分辨。

由于他们双方一开始都有各自明确的目的,所以都会制造大量虚假的信息在互联网传播。前者是颠倒黑白,打压对手。后者是混淆是非,忽悠网民。

2.抹杀了新网民对互联网的认知和理解。

不管是网络黑社会还是牟长青们的网络推广,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在制造子乌虚有的离奇内容。网络黑社会靠杜撰某人的某某语录(如:凤姐的征婚广告)。牟长青们以拉帮、聚派、抄袭、伪原创等等所谓的“网络推广”技巧的软文来误导新网民。让新网民在他们所营造的那个“氛围内”丧失掉原有的创造力和分辨力。并误认为从事互联网行业就是他们所看到的那个样子!

3.滋生了网络“蝗虫”的出现。

写到这儿,你也许可以理解为什么互联网上总有那些垃圾信息和低俗活动的出现,无论是你的个人博客的评论里、还是在社交网的SNS上,他们是一支永远挥之不去却又欲壑难填的网络“蝗虫”

城市的蝗虫是那些随处可见的办证信息,网络上的蝗虫无非就是他们这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网络推广活动。城市的蝗虫我们人人可憎,而且到处张贴垃圾广告是违法行为,那网上的这些垃圾行为谁来管一管呢?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我们所有人,强烈呼吁有关部门能够注意网络蝗虫不断泛滥这一现象!

争取最快最好给予这伙人的网络黑社会行为进行全面绞杀!

小欧的微博签名

网络传销

其他看官们还读过以下:

Tags: ,,,,,,.
2011-03-01

——不以市场为导向的服务都是一场梦

去年6月20号,轰轰烈烈的人民搜索上线了;三个月后的12月21号,宫玉国还忙着帮我们解释goso的含义;没人能够料想,又过了三个月,也就是今年的2月21号,人民搜索的副总经理宫玉国离职了;不禁一声唏嘘!

宫玉国离职后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22号的星期2,一个叫盘古搜索的悄然上线,不得不说,这个日子选得确实不错。(好听也好记)

赵福军说,盘古搜索要想开天辟地,很难。何止很难,我觉得压根就没戏。

因为像人民、盘古这样一出生就代表国家的搜索,注定不会去面向市场、服务大众,从而走向上市。它们的面世完全是服务统治者的一种工具,除了偶尔发发横、制定一些“游戏规则”外,基本没有什么值得大众能够给予托付。所以,这样的商业模式导致宫玉国的离职决非偶然。

不敢说盘古搜索就是个“纨绔子弟”,但至少算是个“富二代”吧(新华社和中移动联姻后的结晶),未来的路,早已经被铺成坦途。相比较而言,互联网更适合一些“穷二代”上来折腾和鼓捣,因为穷人的孩子从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奋斗!

所以,他们才最能懂得“民间疾苦”,更能以用户为中心,而不是动不动就代表国家、代表上层建筑和特定阶层的某一部分人群。

这一回,百度还是可以放一百个心,没事的,盘古没戏。

小欧的微博签名

牟长青

(阅读全文……)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