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30

百度在广州被砸视频

用事实说话,焦点百度。

Tags: ,.
2011-04-28

——防火防盗防长青

百科上对网络传销的解释是:网络传销使用了隐秘的不公开的手段,它的得利方式同样是交纳会费(或说是享受产品),然后再拉人进入作为自己的下线。

可见界定网络传销具备三个条件:1.手段不公开;2.享受特殊服务(或产品);3.无限扩展人头。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牟长青那干人的行为算不算是网络传销!

1.牟长青“网络推广”行为看似一直在“分享”,但并没有公开过其具体的操作和手段。(当然,人家对外的回应是,一个具备职业道德的人不应该透露这些细节和案例。)

2.大量从网上的招揽人头,不过他所说的是招徒弟。(废话!他敢赤裸裸的说发展人头么)

3.招来的徒弟(人头)可免费享受他多年来积累的网络推广技术服务。(让这些人头去听从牟的号令,以便互推、互吹、互拉,详情请参看A5上的一篇帖子:网络推广者牟长青的传销推广)

所以不难理解,牟长青为什么如此高调面向全国大量免费征收“徒弟”,如果长青此君确实是想为互联网行为做点善事,完全可以通过如此繁多的互联网工具(PS:看看现在的社会化媒体多么方便)面向大众来进行,何至于拿收“徒弟”这一掩人耳目的拉人头方式进行暗箱传销呢?

可悲的是,我们国家目前的相关法律尚未健全,无法给予牟长青这干人的网络传销行为进行有力打击。再加上好多互联网新人盲目、麻木、跟风的天然弱僻,让牟长青们能够数几年如一日地在互联网上呼风唤雨,用僵尸马甲来裹挟民意,操作手段之下流恶俗不说,而且被牢牢的扣上了“网络推广专家”的冠冕。

嗟乎!但愿不是我一个人的智商出了问题。

小欧的微博签名

网络黑社会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4-22

网络蛆虫们的日渐泛滥,随时随刻都充斥着我们对互联网的体验。

前些日子,我在5G上写了篇“发和夸”是牟长青们的所有推广招术,新京报的一位叫肖承胜的蛆虫终于按耐不住,跳将了起来。反驳了一篇前言不搭后语的垃圾帖:实在看不下去了,小欧O你这个垃圾,闭嘴。还傻不拉叽在文中留了句:

5年之后的牟长青在某些方面能达到今天蔡文胜的地步,这话我搁这了;

肖承胜……蔡文胜……谁也无法否定他们之间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蔡文胜是谁呀?他是成功的么?他是有先见之明的么?上篇帖子已经有网友说了,蔡文胜他就是一PB

蔡某人只是生逢其时、投机取巧,钻了一把域名的空子,说破天也只是一个还不算太失败的商人,请问,他给互联网供献过神马?创新?技术?产品?模式?还是影响?

是的,你当然可以说他赚到钱了,所以他是成功的。废你妈的话,商人的工作不就是赚钱么?商业只是一种交易行为,并非创新行为。蔡文胜是拿着并非自己创造出来的域名在跟其他人去交换,然后从中赚取时空差价……你可以说他是具备一定的商业头脑,但不能以此就说他是成功的互联网人。

再看我们的牟同学,他现在虽然说是做网络推广,其实是在给自己画一个圈,圈一些自己“培养”出来的捧手,然后进一步去操纵网民口碑。因为一个很浅显的道理:一个人说什么没人信,两个人呢?三个人呢?三百个人呢?三千个人呢……

牟长青们跟网络黑社会唯一不同的是,前者唤呼“徒弟”;后者称呼“水军”;干得其实都是一个勾当而已。

这是一种以三人成虎的操纵之势(的确带点网络传销的性质)。如果确实发展起来了,那真的很可怕。牟长青他本人也很清楚,他一个人说什么相信,早期做论坛推广时为什么申请那么多马甲?不就是想制造一种千人成局的假相来迷惑网民么?

搁句话:

肖承胜,你给牟长青五年时间,我给你十年时间,十年后,我们再来兑现你到底是不是见风使舵的主动奴才。

Tags: ,,,,,.
2011-04-19

——不会修车,不代表你不能开车

我一向对国平老师的言论很是敬重,可昨晚看到这样一段话时却不太以为然。他说

凡是说SEO不需要懂技术的,都是本身不懂技术的人。有技术背景的SEO人员就从来都不会说这句话,因为他们知道有大量的技术基础才能做好SEO。没经过技术驱动SEO这种过程的人,都是体会不到技术对于SEO的重要性的。

更多关于SEO技术方面的扯蛋,我在这篇文章里基本上说清了,还是觉得:SEO它会应用到某些软件技术,但这项工种的本身,并没有多少技术方面的含量。

因为技术方面、UI方面、内容方面、市场方面等都有专业的人员去干,SEO只是在中间起个桥梁的作用,让这个网站跟搜索引擎所能达到的索引技术衔接起来,不至于搜索引擎根本不认识这个站,如此而已。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SEO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搜索引擎太垃圾

如果搜索引擎比我们人脑子都机灵,你的网站就是操蛋到家它也能完全辨认出来。正是因为搜索引擎太弱智,而不得不让我们把现成的“食物”端到它们的面前。

可想而知,我们这些网站主是喂搜索引擎食物的源头,它自己本身并没有主动产生内容的能力。而SEO的出现正是为了弥补搜索引擎这一先天性的缺陷。

所以,所有SEOer的目的就是这么单一,它就是让网站的内容让搜索引擎能知道、能找到、能收录就行了。(但这几种关系并不是层层递进的)但是,达到这种目的的手段却多种多样:

你可以花钱到权重高的网站买链接;

你可以花重金把人家十年以上的域名买回来;

你可以跑市场、写文章、拉关系……等等等等;

当然,你还可以像国平老师上面说的,通过自己网站本身的技术驱动来达到相同的效果。总之,大家SEO的目的很单一,就是让搜索引擎知道你网站的存在

就拿最近潘海东的“三呼反垄断”来举例吧,我最早看到这一词条是在互动百科上,而且互动百科也一直在用SEO方法,可是,这一词条在Google上永居第一,可是在百度上却找不到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好多网站它被搜索引擎早已经知道、早已经收录、也早已经建立索引,但它就是不给你排名。你能说是互动百科的权重不行?还是互动百科的用户体验不行?还是互动百科的SEO技术不行?

你可以不会造车、不会修车,但并不妨碍你去开车;你可以不知道菜是怎么生出来的,你也可以不知道米是怎么长出来的,但没人因为你不知道这些而驳斥你去当厨师的资格。

当然,你具备一些很扎实的编程技术后,再来操作SEO会更好,但这,顶多算是一种充分条件,而非必要条件。

小欧的微博签名

seo实战密码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4-14

——网络专家泛滥的年代

这年头在互联网上混上的,几乎个个都有自己的雅名和贤号,他们要么以专家自居,要么以大师自封。如:

牟长青童鞋就敢大言不惭地号称自己为网络推广专家;丘仕达盆友也敢自卖自夸到SEO专家的地步;邱诗亮这害子儿就更甭提了,已经大吹大擂到了SEO培训师的宝座上…^…

昨天浏览到一篇帖子,看到一个叫XJP的傻叉,也在滔滔不绝给别人解释他的头衔应该为IT批判家。初闻XJP这个家伙,是在给月光博客的投稿上,家伙这么说道

我发现近半年大多数文章都在批判互联网公司、批判互联网、批评生活、批判不明真相的群众尽管有时候我也是其中一员、批判一切在能力范围内能批评的事务。别人给我的头衔大多是IT评论家,事实上IT批评家、IT批判家应该会更适合我一点,不好听却更贴近事实。

看完这样的自淫,我比吞进一只苍蝇都难受!

先不说这个傻叉所写的博文是不是都是一些带有建设性的批评,就算是有,如今的互联网上,人人都能开博写文,不能因为看谁不顺眼,诋毁几句,然后鸣鸣自得为什么什么IT批评家?!

更让我不能忍受的是,这个家伙竟然认为自己就是个IT批判家。我可以原谅傻叉的无知,但决不能纵容傻叉的无耻!在我的祖国,唯一可以称得上是批判家的,只有鲁迅先生一人。

谁都不能因为自己写过几篇文字,然后就以为自己是个作家;谁也不能因为画了几个鸡蛋,从此就成了画家;同样,谁也不能因为演过几个跳梁小丑,从而让别人喊他为艺术家;

我见过很多在艾瑞网、Donews等IT门户上因为开了个专栏,然后逢人便说:自己是某某某的专栏作家。真他娘的鄙视这样的贱淫!

IT批判家,对住您了,如今互联网上的逼很多,像您这样爱装逼的就更多了,弄得我不得不从一开始就怀疑我准备要相信的逼

Tags: ,,.
2011-04-12

——我知道我无知

问:赶集网的广告为什么会被部分人理解成赶驴网?百姓网的后续运营手段对其造成了什么实质性的影响吗?

答:三个原因:

1.竞争对手想“借力”:

从姚晨骑着驴子去赶集,确实能让人联想到“赶驴”,但并非所有人能够想到,如果竞争对手从一开始就有意没意曲导一下,无形中,会增加更多的人朝着同一方向去联想。

2.普通网民被“赶驴”:

大多数网民,上网是跟着别人搜索过的数据走的,而百度的相关搜索却又很容易在短时间内刷上去。所以,搜索“赶驴”并非他们自主自愿的搜索词。

各位可以发现任何知名东东,用户在搜索过程中的“错别词”、“错意词”和“错误词”的频率并不在少数。

3.业内人士要“套现”:

好多SEOer也好、Bloger也好,他们写博是需要一定的数据作为支撑,一旦发现“赶驴”一夜之间暴涨,必定会拿出来说事,以鉴他们的“先见之明”。甚至一些人站在“揭秘”者的身份上,把它当成“成功案例”来给我们言传身教!(如王通月光博客之流的大屎们都略近此嗜好。)

就这三个原因,循环循环再循环,把本来没什么事的事最终给说成了事,现在总算是有了个了结

小欧的微博签名

牟长青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4-06

——他来认证你,谁去认证他?

大概也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千龙网编辑由于出售首页的链接被老板开除,一时惹得众人非议。昨天看到新浪网,开始在网上大肆开展中国专业SEO培训班,这又很难不让人想到是内部员工的又一次作崇。

这些门户网的员工们胆敢利用职务之便进行“SEO操作”,逃离不过背后既得利益者的“谆谆善诱”。

SEO,一直以来就是个颇具争议性的话题。争议的焦点是有的人用它赚到了钱,有的人用它遭到了唾骂。赚到钱者,大肆鼓吹它万无一失的神奇功效;(其实是赶对了时机,跟他们自身的技术无因果必然联系)

让人啼笑皆非还有,我的祖国最近竟然出笼了一个首批SEO工程师认证

其实SEO简单的就是个零,就是在搜索引擎既定的规范内做些守规矩的事,渺小的几乎不值得一提。可偏偏到了国内,好像成了只有一小搓人才能掌握的奇技淫巧,剩下我们这些芸芸众生,只能花高昂的培训费才能到达他们的境界。

所以,你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他们对SEO培训这一神奇行当的诠释

在北京,SEO的起薪是5000元;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的SEO市场平均月薪是10000元;有4年以上工作经验的SEO市场平均月薪18000元左右;一个月就能赚回学费,以后随着经验的积累,越赚越多。

就这样,这帮家伙一边成了鼓吹SEO这一神奇技术的始作俑者,另一边却成了网民需要花大价钱去接受的布道师。告诉你SEO如何如何的神秘,忽悠你SEO人才是如何如何的紧缺,跟牟长青们忽悠大家都来推广是一个操性。

都是先把自己或自己所从事的这个玩意推向神坛,让别人俯首称臣的去顶礼膜拜。然后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可以培养普通人成为神仙的大师,等捞足里面的油水后,再次用事实来证明他们这么做的良苦用心和先见之明,试图让曾经没有参加过他们培训或训化的同学感到莫大的后悔……

哎,醒来吧,浮生不过百年,珍惜着点儿生命,别为来世去造孽了。

小欧的微博签名

移动互联网

(阅读全文……)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