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29

注意是网络堆广,而非网络推广。所谓这种网络草根堆广就是三五十人、师徒合谋,在网上扎成一堆,以堆积势力的方式来无限扩大信息的传播范围和途径。而在我的概念中,网络推广至少有以下几个环节构成:市场调研 —> 体验设计 —> 内容发布 —> 数据分析 —> 二次修正。

这应该是网络推广一连串的操作环节,其中包括一大堆需要专门研究的领域和细节,但目前我所能看到的草根推广圈只停留在“内容发布”这一节拍上。往上走,不会,往下看,没有。

内容发布他们几乎可以用两个字概括,那就是以前说的“发和夸”,有的是自己发后马甲夸,有的是雇用水军夸后他再发,详细请移步这里http://blog.donews.com/xiaoo/2011/01/25/5mao/)。此处不在赘述。

也就是说,真正打着网络推广到处拉风和培训的草根(为了阅读方便,下文统一对这类人群用【草堆】),基本只是停留网络推广中最简单的一个环节,草堆们用来发布的工具也极其简单,大部分都是什么热门跟什么,从最初的留言板、论坛、博客、社区、独立博客,和近来最热的微博等等。

之所以强调上述五大环节就是因为:

1.在没有经过市场调研的情况下,草堆们的发布状态都是很盲目的,如上所说是哪里火爆上哪里。

2.在没有很好的掌握受众用户情况下,草堆们发布的内容几乎都是通俗滥透了的小广告。

3.内容发布后,没有经过数据的筛选和分析,草堆们基于的不是数据操作,而是随众随流操作。

4.没有自我修正系统。小5年了吧,你看草堆们还是当初那副狂态,唯一不同的是,换个地方去发。(从网上找了张极具代表性的截图,如下:)

网络推广大揭局

举个例子,比如凡客的推广,从开始选择谁来代言,代言什么和在什么地方代言,应该是做足了功课,同样是广告,同样有广告语,同样是推广,同样是需要选择地方去投放,相比之下,孰优孰劣自见分明。当然,强求草堆们这么干是不可能的,但是思路一样,只是草推们不但不长进,反而是稍有点成绩就沾沾自喜,到处卖弄。

说白了,网络推广的理论你只要把这篇贴子看完了,结合实际的案例效果,自己都摸索出来了,至于操作,无非是掌握几个应用工具,又不让你写码开发,有何之难?

那为什么?

为什么那么多草堆就敢光天化日之下把他的所谓“经验分享”打包兜售给你?除了盲目跟风外,跟草堆们的自我放大、自我吹嘘脱不了干系。

什么专家、大师、牛人的头衔不绝于耳,如果人人都冷静下,把他们掰开了,揉碎了,拿在手上看清了,无非就是个熟练操作工嘛,哪有传说中那样的神乎其神?用央视揭秘网络推广的口吻说,那无非是一个水军带领一帮水军在那儿摇旗呐喊,自个儿忽悠自个儿。

从这层意义上来看,我觉得可以称呼草堆们为网络水军总督头。那对于新来人,听欧谏言两句:

1.千万别参加什么培训、千万别看什么秘笈书本和拜什么牛逼大师,你以为人家免费让你注个ID你就成为推广大师了?别做梦了吧,那是人家把你当成终生免费劳动力在任性支配,你是把一生中最宝贵的几年青春光阴无私奉献给了最无聊的“师业”。

2.有掏点钱想去参加推广培训的人,你更应该打住了,不管草推给你承诺的有多好,保证的多到位,请记住,他所有的培训范围只停留在教你如何在网上发布内容和不断换ID的发布内容

3.唯一靠谱的去处是,找身边一家比较正规的互联网公司,基本都有市场部和运营部,可以先从实习做起(北京地区可拿低标准1160元),虽不挣钱,但也不会花钱和浪费宝贵时间,而且可以了解一整套系统流程和标准干法,不会使你一开始就养成一种畸形的推广心理。

同时敬告那些草堆们,咱能得就得了,该收摊就收摊吧,那么多正经事等着你来干呢,人只有一时糊涂,没有谁是终身傻子,你骗得了人家初一,骗不过十五,总有一天会方兴大艾,那个时候再找你清算,可能就不是你承受之轻了。

看看最近的李开复,应该能从中得到一些启示吧,教父身段一跃千丈,被人放在了显微镜下开堂、开堂、再开堂,最后又忙着到处解释、曲辨和回应……连李开复都躲避不过这样的境遇,更何况咱这些草推了。

这也正是互联网最公平的地方,尘归尘,土归土,自酿苦酒自个儿吐。四个字概括:自作自受。如果非要在后面加句评语,那只能是:活该。

Tags: ,,,.
2011-11-25

此文在网上流传甚广,基本是道出了一个真实的牟长青,不过肯定不是我写的,但我非常喜欢这样一种善意提醒和鞭笞,希望本文作者在看到后能跟小欧取得联系,欧非常希望跟你做个朋友。

以下是文章正文:

落伍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当街一个资源交流专栏和网站建设专栏,里面全是灌水,可以随时瞎聊。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钻进去,花5元买一包烟,——这是三年前的事,现在每包要涨到10元,——在电脑前坐着,美美地抽了灌水;倘肯多花一元,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边吃边灌了,如果出到十几元,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顾客,多是草根,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已经发达了的,才踱进一个叫DONEWS的地方,叫了个小姐,慢慢装B。

我从七年前起,便在落伍里混着,鱼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发达了的草根,就在落伍做点事罢。外面的草根,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烟从柜子里拿出,看过不是假的,又亲看将找回的票子是真的,然后放心:在这严重兼督下,做得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鱼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发表情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落伍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鱼是一副凶脸孔,草根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牟长青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牟长青是站着灌水而号称发达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SEO、网站推广,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牟,自己便从描红纸上的“SEO专家牟长青”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自己取下一个名字,叫作牟长青。牟长青一到店,所有灌水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牟长青,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个大字,叫zz d h . n e t。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牟长青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X站的流量,吊着打。”牟长青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流量不能算偷……窃流量!……做网络推广的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牟长青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写得一笔好软文,便替人家写写软文,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软文,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写软文的人也没有了。但他在我们落伍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牟长青的名字。

牟长青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牟长青,你当真会SEO么?”牟长青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CEO也捞不到呢?”牟长青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SEO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鱼是决不责备的。而且鱼见了牟长青,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牟长青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学过SEO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学过SEO,……我便考你一考。SEO,是怎样做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牟长青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做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站长的时候,进流量要用。”我暗想我和鱼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鱼头也从不将SEO挂在嘴上;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搜索引擎优化么?”牟长青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落伍,点头说,“对呀对呀!……SEO有四样做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牟长青刚用指甲蘸了酒,想教做SEO,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牟长青。他便给他们一人教一句SEO。孩子们看完,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牟长青。牟长青着了慌,伸开五指将帖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帖子,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牟长青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鲁迅笔下的真实牟长青形象

鲁迅笔下的真实牟长青形象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鱼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牟长青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灌水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鱼说,“哦!”“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百度家里去了。他家的东西,偷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跑路了。”鱼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来一个精华吧。”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牟长青便在落伍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来一个精华。”鱼也伸出头去,一面说,“牟长青么?你的贡献还是负数呢!”牟长青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精华要给。”鱼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牟长青,你又偷了东西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偷,怎么会打断腿?”牟长青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鱼,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鱼都笑了。我温了酒,端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牟长青。到了年关,鱼取下粉板说,“牟长青还欠十九个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牟长青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牟长青的确跑路了。

Tags: ,,.
2011-11-23

就在互联网带给我们无限华丽咨询的同时,一大堆虚躁下滥的信息同样充斥在你我的耳畔。我以自己卑微的拙眼,上下扫量着这个互联网世界,至少在草根圈,几乎人人都在YY,或者都在学着YY。

引用炳叔的一句名言:人是自卑与自尊的矛盾混合体。可以理解,越是在现实中自卑的人,越容易在互联网上找回自己的自尊。

也许一个游夫走卒样的僧人,在现实中被公司团队开除扔弃,但到了网上却能生龙活虎,立马呼风唤雨。也许一个鸡鸣狗盗式的贼人,在现实中萎缩的连头都抬不起,但到了网上却能意气风发,迅速得心应手。

因此,

有人不断立承诺、拉人头、搞培训、成“专家”之名。有人乐疲拿幌子、收徒弟、传经验、坐“大师”之位。既然成了专家和大师,哪有那么多人不知他却知的独门和秘笈呢?

所以,

谎话和假话在这些人的嘴里慢慢诞生。请感谢我们伟大的祖国吧,这个国家教育的最大的成果就是:让人学会了说假话但脸却不红。渐渐地,我们习惯在一种假话横行,谎话直插的网络环境中,倒逼了我们对真正技术和知识的好奇。

最近整了个叫围炉吠话的Q群(192243371),大概就是基于这样一个天真的设想:

不要指望你给他一锭银子,他会告诉你步行五十里处会有座金山。(除非你是傻子,他是骗子)

很多时候,我们不可能知道成功是什么,更不知道什么样的人传出来的经验技术就可以让你赚得盆满钵满,但可以确定,只要归避这些真诚的谎言和真心的假言,你就是在向成功靠近。

风云际会,欢迎你来围观吠群。

冤家路窄,希望你来入驻吠群。

Tags: ,.

群简介:不装逼。

群公告:拒绝真诚的假话,拒绝真心的大话,拒绝真实的废话。

有兴趣者,速加。

Tags: ,.
2011-11-18

按照Madcon纪年法,今年已是SEO在中国的第8个年头。大概是去年的这个时候,写了篇影响过我的中国SEO人物,时隔一年,回眸反刍,中国究竟有没有自己的SEO人物,我不知道。

如果您允许让我说句捞心窝子的话,我会回答没有。

今天看丁利在微博上发了一串数据:

【2011年数字营销发展现状】B2B行业:1、搜索引擎优化(SEO)57%;2、 按点击付费(PPC,Pay per Click)25%;3、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18%;B2C:1、搜索引擎优化(SEO)41%;2、按点击付费(PPC,Pay per Click)34%;3、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25%;

这串数字是谁统计的?什么时候统计的?拿什么统计的?姑且不论。

在我的理解实践中,SEO和PPC就是一个截流手段,到搜索引擎上截流的手段。排名只是展现它要截流的一个展现,两者的不同之处是,SEO要给网站买链接,PPC要向百度买关键字。

所有SEO的表现的手段就买和卖:买回来眼球,卖出去点击;买回来链接,卖出去收录;买回来排名,卖出去声誉…一旦成为被草根追捧的专家,那就自然有点击、有流量、有收录、有名次。

说白了,SEO是一个活脱脱的名利卖弄场或炫耀厅,只是各大SEO论坛和社区不会说得这么直白和赤裸。8年来,纵观各大SEO话题,基本可以浓缩一句话:

赐我链接,我将无所不能。

专家们在其中扮演一个将之神秘神秘再神秘的至高使命,完全是一个小时可以说明白的基本规范,完全是只要坚持这个规范行走就能见效的小门小道,竟然在我中华大地上鲜活了8年,人人视之为囊中之宝,个个陶醉其中难以自拔……

如果你经常site一些网站,你会发现百度的生命能量为1个亿,也就是说,不管你网站有多少张页面,多少条链接,多少万原创精华内容,在百度的眼里,它不可能对你有丝毫的恩惠了。

再看看从03年以来的SEO圈里,真正出头露面,一言“九顶”,一句话变着说法说十次的专家们,是不是依旧那还那些熟面孔?生说法?可以说,连百度都不敢承认SEO是一个行当前,他们是第一功臣,他们是SEO这一私生子的亲爹。

谁见过哪位新生的面孔突然有一天浮现在庸庸大众之前不停比划SEO?不断传授着他对SEO的真知卓见?

没有,反正我是没有看到过,来来去去,去去来来,循环往复的SEO讨论的话题就那么几条,参与讨论的人也就是那么几位,没有任何新的东西出来,没有任何新的面目问世。

互联网,一个不断突破和创新的高科技信息产业链,创新,就是互联网的未来,创业者,就是未来互联网的把持者。

一个没有创新、更没有突破的SEO,更不知道哪位大仙居然舔着肚皮把它规划到了互联网职位,我为自己过去几年来从事SEO而蒙羞耻辱。

SEO从它出生之日起就锁定这只是被一撮人拿来哄换名利的工具和手段,真正的“牛人”在那一天就已安排妥当,他们什么也不是,他们只是SEO命途中的定数。

由此我们断定,一个不能不断供输新牛人的行业,注定是一根必死无疑的血汗链条,庸众只有盲目跟随起哄的份儿。

8年了,请停止你的忽悠吧,在你身上,我看不到科学操作、看不到流程办事、更看不到逻辑推理,你不停在我眼前使我迷惑的,都是些神马押箱底的秘籍、不能透露的诀窍、甚至还有什么十大迷思等等乱七八糟的噱头尤物……

呵呵,那是因为SEO寄予了太多人的厚望和想象,人们用各式各样的词汇供奉它的神通和伟大。

可恨的是,我曾经也是不断鼓吹SEO、神化SEO、在推送SEO成名的道路上,不断为它煽风点火、涂脂抹粉、拧巴装逼的一员;

可喜的是,我现在已经鼓足勇气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再也不会为它招摇呐喊、烧香膜拜、哄诱更多的后来人;

可悲的是,今天依然有很多“大佬”不断复制他们的“成功模式”,让更多的无知者纷纷踏上这条有去无回的必死之路。

死矣SEO,醒矣我滴亲们。

(阅读全文……)

Tags: ,,.
2011-11-05

每个线下的实体服务商,都存在自己的剩余接待力,比如说,一些CBD区域的餐饮店,每次中饭,基本上人满为患,可是等这些白领们下了班(下午或晚上),他们又近乎门可罗雀。

显然,下午过后,就是这些店子的剩余接待力,千品网正是要利用互联网的本地化移动优势,加上其中一些折扣价格,去填补这些剩余交易额。这也是最近的一个新名词:O2O(李开复说这是团购模式的冰山一角)。

5G白话,第()期 -千品网
5G白话,第()期 -千品网

但与团购相比,千品网多的本地化服务,缺的是冲击力刺激。

也就是说,千品网的这种O2O模式从商家的角度来看,不错,可以在我最冷清的时候带给我订单;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还行,可以在我需要服务的时候打折销售。

看上去似乎两种完美互补,但仔细一想,存在两个问题:

1.不存在剩余接待力的商家不会上来;(我的店子一天20几个小时线下都供应不来,不可能考虑打折从网上拉单)

2.不在消费者身边的商家上来也白上;(我不可能为了一次夜宵从东南五环蹦到西北三环,除非脑子进水)

唯一一种可能就是,既离消费者近的,又存在接待力的,他们会上来试试看,如果带动了生意,填补了空缺,无非是薄利多销,等于是在网上散发一张优惠卡,让方元三里地的人知道他们比较合算。

可现实情况上,一个人在一个地方长住已久,本地有什么生活娱乐服务,是什么样的消费价位和可能优惠的时间,不可能不清楚。(有对自己周边一无所知的人么?有,少得可怜)

所以我觉得这样的模式对一类人比较有用,那就是长期性的流动人口

元鹏说千品的定位就是月薪1K-5K的公司白领,可能他也认为这类人群无房无车,流动相对频繁,几乎都是由消费价格主导他们的消费行为——嗯,靠谱。

但是,我又确实没见过哪个小白一两个月就搬一次家的。

当然,您也可以说,我们是千品网,我们的品种繁多,涵盖了所有你要吃喝拉撒睡的优惠服务,总有那么一家是你做梦也想不到嘀。

好吧,咱明儿就去体验一把

(阅读全文……)

Tags: ,,,,,,.
2011-11-01

——琵琶弦上说相思

刚刚发了条微博,建议SEOer在光棍节前干它一票,效果虽不如“乔布斯去世”那么给力,但在众多互联网公司和个人不断觊觎“恶战”之下,SEOer想从中捞点油水也实属正常。要不是雷军、李开复之前不经意的调侃之外,没有人会想到乔帮主会在国庆节的假期内走完他传奇而又短暂的一生。

光棍就不一样了,百科上说,光棍最少有三种解释:1.没有老婆的男人;2.地痞、无赖;3.聪明人;

我不知道光棍节是不是一个舶来品,但是现在被年轻人说得是有鼻子有眼儿,云:1月1日是小光棍节,1月11日和11月1日是中光棍节,而11月11日由于有4个1,所以被称为大光棍节。

哈哈,看来光棍们世世代代都有,光棍节嘛,年年岁岁都得过。

曾经在博客上提到过一根神棍,这根神棍长年以来喜欢在网上故作深沉、人模狗样的分享一些所谓的网络推广经验,虽然现在在网上厮混的人都知道此爷是个大忽悠,但却都碍于面子之故,不愿扯下他那张画皮。

恰逢光棍节的到来,听说此爷的28推(另说2B推)也是在这天成立的,那么,我们试图比较一下为什么神棍要在光棍节这天搞这么一个匪夷所思事情,光棍跟神棍究竟有什么不同?OK,虽然一字之差,却谬以千里:

光棍者:似乎看上去都很无畏;(那么多互联网人的都闭上嘴巴不说,就你这个傻帽天天得巴得巴个没完)

神棍也:放眼望去真他妈的无私;(天天吐血都要给网友分享,免费都要给徒弟们教会)

光棍者:有时候明显无聊;(网络推广这潭子水,太深太深,咱没下过咱就闪一边玩蛋去)

神棍也:基本上却很无知;(我伪原,我光荣)

光棍者:差不多都是无名小辈;(苟且偷来的一点名气,被神棍一棒子打为借人家之名而炒作)

神棍也:确确乎,无敌于天下;(无私到了无耻,你们谁能打过人家?不是天下无敌又是甚么?)

光棍们,虽然百无聊赖喜欢摆活一些网络风波;

但,

神棍们,个个厚颜无耻、妄自尊大,狂称自己为**大湿。

光棍们,能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不断揭发神棍们的忽悠伎俩;

而,

神棍们却依然徒劳无功、贪婪无餍、索然无味的到处兜售着发霉发臭的糟糠之货。

好吧,我承认,作为一个还是光棍的SEOer,虽然羞于提起,但我还是要说,我单身是为了不做那根神棍!

(阅读全文……)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