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4

如果记者能算半个文人,公关肯定算是一个商人。

商人在商言商是没什么不对的,但有些商人却总爱把“黑”字挂在嘴边。如果你非得把这些商人的嘴巴翘开,问他个究竟到底什么是黑和白,他大抵也会这么回你:

凡是说我公司不好的,都是黑我的,没有之一。

韩寒把逻辑分为逻辑和中国逻辑,我想公关迟早会也会分为公关和中国公关。中国逻辑最典型的就是只问动机,不问是非;中国公关最常见的也是,只看黑白,无谓事实。

keso几年前,中国式公关就是新闻导向,就是抢占舆论阵地,就是罗织罪名打击对手,就是组织枪手、五毛党表扬自己抹黑敌人。一言以蔽之,正确与否无关事实,只跟声音大小有关。

在这样的公关驱使之下,我非常能够理解公关们为什么经常把“黑”字挂嘴边。因为公关们经常组织人马(编者注:相关文章《公关撰稿员·枪手评论家·扒马褂》请到小欧微信「xiaoo-me」回复‘36’来阅读)去黑别人,碰到真正鞭挞的声音出现后,本能的反应:这不是在批评我,而是在黑我。

瞧,用自己的伎俩去推断别人的动机,得出的结论就是一个字:黑。

我脚着,动不动就把“黑”字挂在嘴巴边上的,更多的还是公关人员的无能和无用,他们不会从自家的产品、口碑和服务入手去反躬自省,而是粗暴+简单的把假想敌YY给老板:

老大你看,他们又黑我们了,他们可坏了,他们就想***,你看他们就不敢黑那***,因为他们跟***是***关系……

因此,互联网上的很多企业危机,并非都是言论不合导致,而内部公关自找,他们把自己的无能和无耻转嫁给竞争对手和无穷尽的假想敌。

旧中国有个烂脏朝代大兴文字狱,专门用来排除异见,构陷异己,并纷纷推入大牢,甚至移人九族。新中国的新型商业文明下,虽没有特权使坏,但却用资本在专制异己,派出个叫公关的东西专门干着这个勾当:

一字不对,它就说你很偏激;一言不合,它就说你不客观;一段不顺眼,它就说你黑它。它就非得删之而后快。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一些蠢货动用资本力量去试图控制他人思想。

嘿!公关这一关

Tags: ,,,,.
2013-03-07

什么是腔调

用网易科技的话说就是:拒绝大路货色

用腾讯科技的话说就是:不要流俗观点

是啊,玩音乐可以有哆、唻、咪、发、嗖、啦、西让耳朵去做片刻的放松;做饭菜可以有酸、甜、苦、辣、咸、香、腐让鼻子去嗅不同味道的胃觉刺激;写字人为什么就非得四平八稳?非得按部就班?非得讨巧取机?我不干。

我喜欢过keso的“对牛乱弹琴”;我追随过炳叔的“一腔吠话”;观摩过大辉哥哥的“小道消息”从小树苗渐变成参天大树;每天准时会在泡脚的时候听罗胖胖有种、有趣、有料的“罗辑思维”(微信版)。

除此,还有虎嗅的潘乱、iDoNews的宋睿、以及 PingWest 的骆轶航,他们无一例外都有一种态度,一种不跟风、不动摇、不宏大叙事的态度。

什么是态度?玩过摇滚的人可能体会的更深,赵传在《粉墨登场》里唱:“摇滚,有时候是一种人生态度,曲调能随心所欲,但节奏必须要清楚;摇滚,可以是一张国剧脸谱,变换着喜怒哀乐,就看你油彩怎么涂”。

从今,我就想谱一谱自己的曲调,把一把自己的节奏,涂一涂自己的脸谱。谢谢大辉哥、炳叔叔、罗胖老师的鼎立推荐我的微信公众账号,还有若干若干背后默默支持的前辈们,晚生正在一瘸一拐的通往那条叫“有腔调”的路上。

花言巧语顶不鸟钱,山珍海味少不鸟盐,关注我,不会给你多少钱,但会给你很多盐(言),嘿嘿,这个帖子就算是把盐给自己带上了。

少废话,有种在微信上见。暗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3-04

一个人做任何决定都是被逼的,这句话我是信了。拿程苓峰老师来说,他也是先后被拒之门外两次(详见峰哥《造出10个虎嗅和100个云科技》),那也是被逼的没法儿了,才想着如何另起炉灶,才想着营生自媒体。

就好比一个被拒绝入驻沃尔玛的水果摊贩,心里一劲嘀咕:“你们不是不让我进么,你们不是穷规矩很多嘛,好吧,我就在你们门外另起一摊,然后到处说你们的坏话,说你们很贵、说你们的不鲜、说你们的水果里有***”最好是你们都赶紧死了,我然后就活旺了。

小欧的微信公号

小摊贩之所以敢这么想,那是基于一个明确的逻辑前提:我只为自己的水果卖个好价钱,至于会不会影响到沃尔玛店的其他几万人糊口,管劳资鸟事?

可以肯定,自媒体人(相关文章请进一步阅读《最自不量力的人才会做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1’来阅读)是个光脚的,时刻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自媒体人的诞生,前提是一个很自私的目的,他只想到了自己的稿酬,自己的影响力,自己的自由,好吧,那还不如自己搞个媒体呢,一切自己说了算。咳,这么推,是有些滑稽。

可是,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呢?难道多赚点就错了?难道我只能做某个机器上的螺丝,独立了就要挨批么?不是,我们说的是自媒体人的诞生契机:它不是因岗设人,而是因人设岗。

如果自媒体人是个岗位的话,那么它从出生之日起就伴随着浮躁、伴随着互相争风吃醋、伴随着自产自销、伴随着既给孩子当爹,又给孩子当妈……像昔日的个人站长那样:更原始、更土鳖、更不知疲倦,需要有更多的技能集于一身,那个时候的站长们会写码、会设计、会SEO、会组织有利于自己的力量、会写文章、还会到处走穴搞宣传……

谁都很讨厌螺丝钉的生活,自媒体本身就是架机器,自媒体人就是整架机器所有零件功能的集合。唯一的区别是以前给别人苦逼的拧螺丝,现在自己给自己拧。总之这架机器要运转,总要有人去拧!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很难想象,注,我说很难想象,如果传统媒体给足了码字人一个好价格,是不是就没自媒体这一说了呢?赚稿费的压力与做自媒体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

我可不可以再阴谋论的说一句:不是传统媒体已经哽屁,而是标榜做自媒体的人在传统媒体中触碰到了天花板!因为,人是经济的人,谁都不会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

比如说梁文道、窦文涛、五岳散人、闾丘露薇、张鸣、罗永浩、张五常、梁宏达……等等一干人,他们哪个没有自己所依附的机构?他们哪个说自己要做自媒体了?同样,他们哪个在自己所在的领域里没有一呼百应的效力?那么,究竟是自媒体人主动放弃了传统媒体,还是传统媒体认为自媒体人的可供价值没想象中那么大,这其中谁放弃了谁,是个问题。

恰恰相反,我觉得越是爱叽歪的,越是没什么份量的,越是标榜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就越剩下被人奚落嘲笑的份儿。因为你没有嘛,因为你还不是嘛。所以你就要努力达到那个“是”,鼓吹自媒体,最划算的方法就是暂时在实力上还不“是”,但至少咱名头上“是”。

就像老人们给孩子们取名儿似的,我看到很多人取“垚”这个字,细一打听:擦,算命的先生说了,我们家孩子生来缺土,无奈只好在名字上面补一补土;当然不能把“缺什么补什么”的帽子扣在自媒体人头上,但细细一想,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我想说,不管是做自媒体、他媒体、私媒体还是外附于传统媒体的媒体,总归先要是个好媒体,马甲可以不断更换,但灵魂必须独一。

一个实至名归的人,无需他多言,无需他给自己标签,无需他标榜,外界自然会给他一个适宜的法码。问题是你要先做再说,最好是只做不说。做成了,世界会给你鲜花与掌声,就像keso那样,“中国头号Bloger”并非他一开始就定好了的奔头,而是写着写着,外界把这一头衔给扣了上去。

自媒体人错就错在您老是先说再做,甚至说后不做,一会儿说它是道窄门,一会儿说它是个微信半成品,一会儿又说大环境对它比较有利……得了,咱先务实一些吧,咱还是先做出点实质性的价值出来吧,让读者离开不你,让读者离开你就像失去电一样的黑咾咾,这才是你的立锥之地,而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先被人先撇到一边去。

咳,掰斥这么多,其实就一句废话:“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不要哪天被月薪6位数的机构招安您回府,您又灰溜溜的给回去了,那也太游离不定了吧。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上面的二维码是我的微信,希望大家能够扫一扫:)「微信号:xiaoo-me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