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8

知乎这两天请了一干人在开展自媒体的圆桌讨论。

从什么是自媒体开说到怎么才是自媒体、怎么能吸引粉丝、大家对自媒体有何误解、为什么有人需要自媒体,还有一些什么做自媒体的初衷等等……一堆闲而无当的谈话杂碎。

我觉得,所有搞传播的,只澄清两个问题即可解决一大半,那就是:谁在说?谁在听?

又或,说话者是谁?听话者又是谁?

老罗所推崇的“魅力人格体”或“人格清晰度”,只是作为说话者的一种表达方式,并把这样的表达方式当成自己的“招牌菜”去招揽营生,这种表达方式也许会更投巧、更卖乖、更让人哈哈一乐,但是,这能说明什么?

这什么都说明不了,如果他的听者是具备一定的辨识能力,他的这种传播方式仅仅是一枚很另类的信息接收器。

作为听者,我接收到你这条信息不会仅仅是只接收,我需要不断回嚼、思考、判断,然后决定是否同意或弃之云外。

这也是自媒体人天真无邪下的一种异端妄想,他们总是认为:我只要用很个性、很牛逼的表达方式把信息群发给听者,就万事大吉了,只要我能坚持下去,我就可以是自媒体了。

我个人很喜欢老罗,我是老罗的听者,我也不排斥所有高举自媒体的人,我都尽量成为他们的听者,但是,我很难成为他们的听话者,因为,据我仅限的目测高度:

他们目前都极力要把自己扮演成一位相声演员,可悲的是,相声演员的主要功效在「演」。

一个只会表演的媒体人,拿什么让我相信他的话语权是货真价实的呢?不客气的再带一句,一个给听者带不来信任的媒体人,还能蹦跶多久呢?

华尔街中文版黄锫坚撰文

忘掉自媒体,那是媒体遗老遗少们最后的泥饭碗。去拥抱“我们即媒体”吧,当前的中国,需要更多“临时记者”,需要独立思考和有洞见的分析,需要点评梳理公共事件的志愿者。这一次,每个个人(媒体)的可信度,不是来自官方认可,而是来自声音市场的竞争和长年累月的人品积累。

是滴,人品大于叫嚣。对自媒体来说,信任大于表演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4-23

相信业界朋友昨晚在朋友圈中,都看到一组自媒体人聚会的全景照,虽然我跟其中的大部分人都认识,个别几位还比较熟,但不能因助长了交情而丧失掉交流:)

我总是若有倾向的认为,凡是亮出旗号说自己就是自媒体的,那天生就应该是跟「独立」、跟「影响力」这样的词汇牢牢套在一起才对。

我想不明白,一个人前脚刚从某机构内抽出去搞自媒体,后脚又插进另一个组织内,这样的折腾自己和招惹别人,究竟图了个什么。

几年前在独立博客咋咋呼呼的时候,我就吐槽过他们自写自夸的难堪吃相。(请移步阅读《别装了,你写得不是独立博客》)

果不其然,在被自媒体嚷嚷过后的独立博客,现在剩下的都是些半残快死的个人站长(大多都是垃圾SEO和软文达人为主)和少有的几个媒体从业者及技术分享者(墙外>墙内)。

除去形式,单纯的讨论博客、独立博客、微博以及微信这样的信息载体,没有丝毫意义。

因此,我觉得自媒体这个实体能否存在,或应不应该存在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媒体这个实体究竟意味着什么样的实力?以及,这股实力如何变现?如何商业化?如何持续商业化?

这可能也是自媒体联盟能够催发出来的第一要因。

简言之,自媒体联盟出来至少要干这么三件事:抱团子、壮胆子和接单子

从抱团子来看,自媒体人已经跟独立相去甚远,哥几个在一起喝喝小酒,扯扯闲篇可以,至少我不会指望望他们能够说出多么掏心窝子的话;

壮胆子可以说明他们从没有打算尝试着走一段荆棘之路,彼此照应,相互推荐,互相抬轿,今天你捧我是资深自媒体人,明天我夸你是著名微信专家;说白了,兄弟我出来拉支山头,圈块地盘,人微言轻,需要有靠山。

接单子不用多说,这是直接关乎到哥几个未来的“坐地分赃”。

抱团、壮胆、接单,看似不太搭界,但却层层相连,这就是组织的力量,组织会安排每一个自媒体按照既定的任务去分工。

比如,我在朋友圈看到过“组织”给某一位组织成员过生日,刷的满屏都是那个家伙的微信公号;我还看到过“组织”通过各路自媒体人马号召读者来给灾区捐款,也是在同一时间,我只好退出账号,躲避骚扰。

未来的未来,我估计还会有很多「组织行为」动用自媒体的力量来定时发布任务指数。

可是,这又如何呢?

明眼人从抱团子和壮胆子看过去,足以说明这伙人不具备多么厚实的家底和实力,才需要结盟来吹虚和捧臭脚,自然不会涉及到后面的接单子,除非碰到传统企业的老板,人傻、头大、钱多的主儿。

所以说,自媒体,本身就是在做梦,自媒体联盟,无非是心照不宣的帮衬着做梦。

谢文最近放过一句狠话:“自媒体或APP型媒体都是逃避性自慰”。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我觉得自媒体联盟就是集体性梦遗,并在这样的梦遗中享受瞬间的高潮。

码字人一定要有梦,但一不小心,将会是一帘春梦。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3-24

如果记者能算半个文人,公关肯定算是一个商人。

商人在商言商是没什么不对的,但有些商人却总爱把“黑”字挂在嘴边。如果你非得把这些商人的嘴巴翘开,问他个究竟到底什么是黑和白,他大抵也会这么回你:

凡是说我公司不好的,都是黑我的,没有之一。

韩寒把逻辑分为逻辑和中国逻辑,我想公关迟早会也会分为公关和中国公关。中国逻辑最典型的就是只问动机,不问是非;中国公关最常见的也是,只看黑白,无谓事实。

keso几年前,中国式公关就是新闻导向,就是抢占舆论阵地,就是罗织罪名打击对手,就是组织枪手、五毛党表扬自己抹黑敌人。一言以蔽之,正确与否无关事实,只跟声音大小有关。

在这样的公关驱使之下,我非常能够理解公关们为什么经常把“黑”字挂嘴边。因为公关们经常组织人马(编者注:相关文章《公关撰稿员·枪手评论家·扒马褂》请到小欧微信「xiaoo-me」回复‘36’来阅读)去黑别人,碰到真正鞭挞的声音出现后,本能的反应:这不是在批评我,而是在黑我。

瞧,用自己的伎俩去推断别人的动机,得出的结论就是一个字:黑。

我脚着,动不动就把“黑”字挂在嘴巴边上的,更多的还是公关人员的无能和无用,他们不会从自家的产品、口碑和服务入手去反躬自省,而是粗暴+简单的把假想敌YY给老板:

老大你看,他们又黑我们了,他们可坏了,他们就想***,你看他们就不敢黑那***,因为他们跟***是***关系……

因此,互联网上的很多企业危机,并非都是言论不合导致,而内部公关自找,他们把自己的无能和无耻转嫁给竞争对手和无穷尽的假想敌。

旧中国有个烂脏朝代大兴文字狱,专门用来排除异见,构陷异己,并纷纷推入大牢,甚至移人九族。新中国的新型商业文明下,虽没有特权使坏,但却用资本在专制异己,派出个叫公关的东西专门干着这个勾当:

一字不对,它就说你很偏激;一言不合,它就说你不客观;一段不顺眼,它就说你黑它。它就非得删之而后快。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一些蠢货动用资本力量去试图控制他人思想。

嘿!公关这一关

Tags: ,,,,.
2013-03-04

一个人做任何决定都是被逼的,这句话我是信了。拿程苓峰老师来说,他也是先后被拒之门外两次(详见峰哥《造出10个虎嗅和100个云科技》),那也是被逼的没法儿了,才想着如何另起炉灶,才想着营生自媒体。

就好比一个被拒绝入驻沃尔玛的水果摊贩,心里一劲嘀咕:“你们不是不让我进么,你们不是穷规矩很多嘛,好吧,我就在你们门外另起一摊,然后到处说你们的坏话,说你们很贵、说你们的不鲜、说你们的水果里有***”最好是你们都赶紧死了,我然后就活旺了。

小欧的微信公号

小摊贩之所以敢这么想,那是基于一个明确的逻辑前提:我只为自己的水果卖个好价钱,至于会不会影响到沃尔玛店的其他几万人糊口,管劳资鸟事?

可以肯定,自媒体人(相关文章请进一步阅读《最自不量力的人才会做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1’来阅读)是个光脚的,时刻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自媒体人的诞生,前提是一个很自私的目的,他只想到了自己的稿酬,自己的影响力,自己的自由,好吧,那还不如自己搞个媒体呢,一切自己说了算。咳,这么推,是有些滑稽。

可是,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呢?难道多赚点就错了?难道我只能做某个机器上的螺丝,独立了就要挨批么?不是,我们说的是自媒体人的诞生契机:它不是因岗设人,而是因人设岗。

如果自媒体人是个岗位的话,那么它从出生之日起就伴随着浮躁、伴随着互相争风吃醋、伴随着自产自销、伴随着既给孩子当爹,又给孩子当妈……像昔日的个人站长那样:更原始、更土鳖、更不知疲倦,需要有更多的技能集于一身,那个时候的站长们会写码、会设计、会SEO、会组织有利于自己的力量、会写文章、还会到处走穴搞宣传……

谁都很讨厌螺丝钉的生活,自媒体本身就是架机器,自媒体人就是整架机器所有零件功能的集合。唯一的区别是以前给别人苦逼的拧螺丝,现在自己给自己拧。总之这架机器要运转,总要有人去拧!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很难想象,注,我说很难想象,如果传统媒体给足了码字人一个好价格,是不是就没自媒体这一说了呢?赚稿费的压力与做自媒体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

我可不可以再阴谋论的说一句:不是传统媒体已经哽屁,而是标榜做自媒体的人在传统媒体中触碰到了天花板!因为,人是经济的人,谁都不会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

比如说梁文道、窦文涛、五岳散人、闾丘露薇、张鸣、罗永浩、张五常、梁宏达……等等一干人,他们哪个没有自己所依附的机构?他们哪个说自己要做自媒体了?同样,他们哪个在自己所在的领域里没有一呼百应的效力?那么,究竟是自媒体人主动放弃了传统媒体,还是传统媒体认为自媒体人的可供价值没想象中那么大,这其中谁放弃了谁,是个问题。

恰恰相反,我觉得越是爱叽歪的,越是没什么份量的,越是标榜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就越剩下被人奚落嘲笑的份儿。因为你没有嘛,因为你还不是嘛。所以你就要努力达到那个“是”,鼓吹自媒体,最划算的方法就是暂时在实力上还不“是”,但至少咱名头上“是”。

就像老人们给孩子们取名儿似的,我看到很多人取“垚”这个字,细一打听:擦,算命的先生说了,我们家孩子生来缺土,无奈只好在名字上面补一补土;当然不能把“缺什么补什么”的帽子扣在自媒体人头上,但细细一想,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我想说,不管是做自媒体、他媒体、私媒体还是外附于传统媒体的媒体,总归先要是个好媒体,马甲可以不断更换,但灵魂必须独一。

一个实至名归的人,无需他多言,无需他给自己标签,无需他标榜,外界自然会给他一个适宜的法码。问题是你要先做再说,最好是只做不说。做成了,世界会给你鲜花与掌声,就像keso那样,“中国头号Bloger”并非他一开始就定好了的奔头,而是写着写着,外界把这一头衔给扣了上去。

自媒体人错就错在您老是先说再做,甚至说后不做,一会儿说它是道窄门,一会儿说它是个微信半成品,一会儿又说大环境对它比较有利……得了,咱先务实一些吧,咱还是先做出点实质性的价值出来吧,让读者离开不你,让读者离开你就像失去电一样的黑咾咾,这才是你的立锥之地,而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先被人先撇到一边去。

咳,掰斥这么多,其实就一句废话:“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不要哪天被月薪6位数的机构招安您回府,您又灰溜溜的给回去了,那也太游离不定了吧。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上面的二维码是我的微信,希望大家能够扫一扫:)「微信号:xiaoo-me

Tags: ,,,,.
2013-01-15

微信公号上,明明600字可以说完的话为什么要给人一条图文消息的点击链接?图文消息可以说完的话(没有字数限制)为什么只给两三行,然后给个“阅读原文”的点击链接?还煞有介事的说:我是为了提高你的阅读体验,我是为了给你更加丰满的阅读场景……

得了吧,您老主要还是为了赚些可怜的点击率。

大辉哥起初的“小道消息”真心叫好,因为它足够简单,足够直接,让人在最短的时间内阅读到几百字的精品消息。因此,当众多公号推送消息过来时,我都是有意的先看大辉的,因为他的信息能够减低我的点击成本。

慢慢的,大辉开始发图文消息了,不过还好,顶多点两下,就可阅读到全文。昨天在微信上了条“电信运营商是中国最大的黑客”,打开后只有张图片和“阅读原文”的链接,意思是再点一下才能看到,但这一步,明显让人感觉不爽。

明明点两下就可以的操作,为什么要让人点三下呢?

这就像 PC 端一些提供 RSS 源地址的网站,既然把内容移交给了第三方聚合工具,那就请大方一点,输出个全文多好啊,为嘛遮遮掩掩,只弄个简介,只给个标题,必须让人进去网站才可阅读?

用户之所以要用聚合信息,那是因为信息量无限,阅读时间有限,要在有限的时间内阅读到最泛滥的信息,所以聚合工具派上了用场。

PC 端我选择使用Google Reader,移动端目前选择的是微信。不过 你的 RSS 输出点简介可以理解,因为用户在 PC 端的上网环境相对来说稳定得多,多点一次没什么,反正看完就完,咱不在乎那些快和慢。可是移动端就不一样啊,人有时候在路上、有时候在车上、有时候在马桶上,谁能保证那个上网环境统一化稳定啊?这时还要让人不断去点击,像个大姑娘上轿似的扭扭捏捏,一波三折,一读三点(一次阅读,三次点击),真能把人尿给憋出来。

阅读600字,我只需要点击一下,阅读图文消息,我需要点击两下,阅读原文链接,我TM的需要点击三下。本来是有心建议,却无意成了吐槽,那就一吐到底,扫一扫那些在微信上让人不爽的公号

罗辑思维(语音点1下,全文点2下。爽)

腾讯科技(语音点1下,全文点2下。爽)

========================

果壳网(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爱范儿(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钛媒体(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商业价值(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蛮子文摘(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腾讯新闻(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程苓峰-云科技(点2下可阅读到全文。不错)

小道消息(有时候1下,有时候2下,有时候3下)

========================

36氪(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DoNews(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虎嗅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雷锋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极客公园(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福布斯中文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再无耻的吼一嗓子:珍惜用户时间,顾及用户使用场景,从你我微信公号开始。附:DoNews 招聘编辑运营

Tags: ,,,.
2012-12-29

自从今年6月范锋为传销代言事件以来,一会儿在微博说自己是发改委成员转移视线,一会儿在微信撒泼儿骂人,一会儿派线人在QQ群里混淆视听,一会儿又找个形同僵尸的水兵吆喝着你没素质云云。

看到这具僵尸哥们对我素质方面的讨伐,心想,这哥们肯定是个文明有礼的“好青年”,不然,他有什么资格来说别人没素质呢?带着这个“好青年”的印象,仔细瞅了瞅人家的微博内容。

妈呀,这枚“好青年”开口就是流氓、可耻、攻击等等字眼,但又没看到好青年说谁流氓?谁可耻?谁攻击?不过大概意思可能是这样:

范锋传销,流氓;范锋骂人疯狗,可耻;范锋自诩木秀于林,攻击。

想为范锋翻案就直接一五一十的说来听听嘛,没必要老是先给自己张贴个“我是文明人”,“我是有素质的人”,“我是有道德的人”标签后再去棒喝别人。

据我的长期不靠谱观察,速途网是比较爱用这样的“道德”伎俩,比如那位叫丁道师的“资深互联网评论家”,就曾拿过这样的道德蛊惑去妖邪过陌陌,貌似不给自己“义正言辞”一番,别人都不晓得他原来是那么的光明磊落、那么的一身正气、那么的气势磅礴。跟上述的这枚“好青年”一个德性,都是无知二逼,都是无能神棍,都是把一肚子坏水装潢的严严实实,把最好的作秀伎俩用来装扮自个儿的“英明神武”。

前年有位叫孙水林的真道德事迹,他跟胞弟孙东林俩儿20年坚守一个不变的承诺:“新年不欠旧年薪,今生不欠来生债”。

听到了吧,范锋老师,这是两位农民工出发的声音,你好歹一个博士应该不会没这点觉悟吧,不要再找那些道德秀们为你传销事件翻案了,年关到鸟,来点真道德的样子出来,大大方方给大家承认一下你在2012年为传销代言的事情不就完事了么嘛,知道你有隐情,知道你像是吃了黄连的哑巴,但没关系,说出来我们都可以理解嘛,硬撑着,累得还是自个儿啊。

不然,还真不知道这口黑锅你要背到什么年月。

Tags: ,,,,,.
2012-12-04

一觉醒来,猛然发现管鹏在一个微信群厮吼嚷嚷,并且是从昨夜凌晨1点钟开始“敲门”!俗话说,走得正,行的端,不怕夜半鬼敲门,况且我并不认为管鹏是鬼,只是觉得管鹏在有意撒谎。鉴于此,落个文。

管鹏是没得罪过小欧,但他是否欺骗或忽悠过其他人?

10个多月前,网友“行路难”以文字+截图+声音的方式曝光炎黄网络一起骗局服务,并附带炎黄网络合同中的霸王条款,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一年多前,管鹏在微博征集鼓吹手为某企业进行加粉活动,名为加粉,实为骗粉,引来业界一片质疑与吐槽。keso说:这种推广方式,俗,到家。事后有个叫司强的人在微博评论说我骂管鹏为狗,其实用心看一眼就知道,我的文章标题为“推广不是肉,管鹏不像狗”。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两年多前,正值药家鑫被送上断头台,但在站长圈发生了一件小事:炎黄网络私自修改合同被客户曝光!此事最先发布在A5论坛上(目前已删),各位可以去这儿下载(找不到的盆友可以找我私信信获取视频证据)。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三年多年,由于管鹏在一Q群声讨我,结果一位网友匿名揭发管鹏原来是个毫无信用可言IDC副总,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同样是在三年多前,媒体报道:因安徽炎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黄,殃及上万家网站无法访问,合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正在联合电信部门对炎黄网络展开调查,因办案需要,安徽电信部门已经暂停了炎黄网络的机房,导致安徽省内近万家网站瘫痪,无法访问。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直到现在,我都期盼着管鹏就以上事实有个堂堂正正的回应,而不是背后嘀嘀咕咕。你我之间从没有恩怨,你有没有得罪过别人,我不清楚,但你有没有欺骗过别人和忽悠过别人,上面都是铁板钉钉子的事实!

你以为用互联网大佬压我,就可以转变和扭转如上事实?不会的,作为一个Bloger,说得都是自己的一家之言,我怎么说蔡文胜了?怎么说李开复了?如果你要反驳,请联系我的上下文和整个意思来解读,请不要断章取义和混淆视听!就好比徽剑说得那样,你之所反驳人家甚至不惜血本人肉人家,完全是为了讨好薛蛮子。

那样,如果那样的话,只会显得你在欲盖弥彰……你的奴颜媚骨……

至于牟长青,业内自然会对他有个公道的看法,用不着你站出来怎么怎么样,貌似显得你很有哥们义气,呵呵~~岂不多余?

最后,是速途网的范锋,如果说他为传销代言之事是假的,或者是立不足脚的,他用不着骂人一声疯狗后赶紧跑路,他知道自己无法对质,也不能对质,这将会影响到速途网的核心赢利模式!

范锋回避为传销代言之事,骂人后闪退

丁道师

这样吧,如果你是出自真心,我们三对六面把这个范锋传销代言之事作个了结,如果我指控他为传销代言事情为假,我向他负荆请罪;如果我说的是真的,也请他自自然然、大大方方出来认个错。

你说,好吗?

Tags: ,,,,,,.
2012-11-20

为了拉眼球进行欺诈营销这事儿一直都存在,比如在去年的10月10号,一个叫姜东栋的做SEO哥们就发毒誓某项目必须赚到3000万,不然就不姓姜;还比如一个叫毛红亮的小站长,声称自己无所不能,既是诗人,又是歌手,好像还跟毛新宇有一腿。

张何呢,既做过SEO、也当过小站长,还摆弄过一些公司,看最新的微博认证,又成了什么北京灵动快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首席营销官,看其微博,又在愤力鼓吹二维码的营销。这次的设局骗粉,只不过比上述两人搞得更突出了一些,借了个方舟子离开新浪微博之事,投机取巧了一把,无奈得罪了20万微博网友

张何设的这次骗局营销

罗振宇有句话说:互联网时代,每个人的言行都会在合适的时机呈现在大众面前。我选择相信张何在说给每人一台iPhone 4S之前,可能只是调戏一下自己的微博粉丝,但事情发展到今天,已是面对20万网友对其信誉和所在公司的质疑。

这样的自作自受,不仅给自己的脸上抹黑,而且把北京灵动快拍公司拉下了水,试想一个人会在怎样的无德、无才、无能之下,才会借信誉这么大的事情去炒作?

当然,不可能期待每个人都要以货真价实的才华去征服我们,而事实上,等不到我们成才便已自废(炳叔语),但最起码的一点,请保持节操和底裤:不要忽悠、欺骗、和事发后装怜悯来博人同情。

跟张何在网上有过几次照面,初次感觉不错,那时候曾奉劝他远离管鹏牟长青(最近低调了很多)、江礼坤丁道师等一拨人,因为这是一些为达目的图穷匕见的人,他们高调的时候忘乎所以,敢诈人、敢S人、敢自称某某资深评论家等等,但那个时候的张何貌似已经猩猩相惜了。

未来在互联网上的路还很长,不管以后还有没有人再相信张何、跟张何合作、与张何共事,但经过这么一事,至少我会主动告知身边的所有人,请对张何同学保持警惕!

Tags: ,,,,,.
2012-11-13

这个事情发生在11月5日的一大早上班,我的Google Reader蹦出一篇apple4us网站过来的“什么是技术公司,什么不是技术公司”,定睛一览,职业习惯和个人喜好同时告诉我,这是一篇好文,应该让更多的读者看到,随即,把apple4us的原链交给同事小丸子,吩咐道:一定要联系到该文负责人,经过同意后,我们iDoNews转过来。

午后,丸子同学跑来过来说:“搞掂了,对方让注明来源和出处就可以转。”虽没明说,但心中泛起一丝窃喜:“丸子的工作水平又提高了很多。”

窃喜之余,我多问了一句:“联系的是这位Lawrence Li李如一译者吧”。丸子同学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说:“嗯?不是,是另外一人,他是apple4us的网站负责人”。我连忙说:“赶紧联系此人,他才是原文的译者”。

当丸子再次回来告诉我的时候,Lawrence Li 先提出2000元转载费,然后改变主意说不希望转载,并让我们立马撤掉。大概的意思也如当天他发的一篇博客“从今日起,本站将不会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翻译外文文章”:

今早,@脾气可爱小童鞋 (注:她就是上文中的小丸子)通过新浪微博联系我,她说自己在 DoNews 工作,想转载我翻译的「什么是技术公司,什么不是技术公司」一文,并在首页推荐。虽是好意,但我回复时去 Donews.com 查看,文章的链接已经出现在首页,并且全文转载到了 DoNews 的服务器上。换言之,DoNews 采取了「先转载再征求授权」的做法。

这其中有个误会和差解:

1、iDoNews 和 DoNews 是两个不同的体系,iDoNews 是用户提供的内容;

2、产生转载行为的是 iDoNews 而非 DoNews,请大家不要错误怪罪到 DoNews 的同事;

3、iDoNews 弄错了 apple4us 负责人,因此转载时才误以为已经获得了 apple4us 的同意。

在此,诚恳向李如一先生表示道歉,希望我们能一起为媒体这个行当多做些有益的工作:)

速途网

Tags: ,,,,.
2012-08-26

道德家在任何一个场合都会扮演出某种社会正义,比如,总能听到他们苦口婆心的谆谆教导:你们是在扭曲社会价值观、你们是在加剧社会道德滑坡、你们是在恶化社会风气、你们是在……

丁道师:好猛的一根道德神棍

这样的嘴脸,往往都是提前把自己悄悄描摹成一个卫士的化身,装出一脸的忧国忧民、庄重肃穆之情,然后局促不安的望一望手里早已准备好的那根道德神棍,仓皇失措的等待最有利的下手时机。

昨天下午,陌陌运营总监王力发了条微博

互联网资深观察家、速途网评论主编丁道师表示,陌陌的火爆加剧了社会道德的滑坡……凸显了社会道德危机……加剧了社会风气的恶化……宣传了负面的价值观……希望陌陌能引导正确的价值观。对此,陌陌运营总监鄙人表示:我们一定会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将思想道德整改落到实处,以新的成果迎接十八大召开。

有人说,道德就像内裤,你可以有,但你别动不动就说别人没有,而且还要三番五次的朝别人去卖弄自己原来也穿了条内裤,卖弄完毕,还要去义务检查你有没有穿,或者猜测你有没有穿,一旦发现你有没穿的迹象,神棍就举起来了。

神棍啊,那啥,您自己欲火干烧撸了二十几年的管子,用不着非得拉着别人和你一样去当清教徒吧?您自己沽名钓誉,打着个互联网资深观察家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出口乱喷,用不着非得也拉着别人去干这么恶心的勾当吧?

神棍啊,那啥,记得2个月前速途网的老板范锋跟传销团伙沆瀣过一气,也没见您及时秀出那根啧啧发亮的道德神棍,朝范锋的脑门子猛来一棒,让他回头是岸,远离经济邪教,为我们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啊?

哀,生民为之多艰,丁道师啊丁道师,现在世道诡异,以您初中学历混到现在的互联网资深观察家和道德家,我深深体会到速途网培育您有多么的不易,请您以后一定要紧握起这根道德神棍,把它发扬光大,棒杀一切不按时交纳公关费的互联网企业!

神马?原来是道德家狰狞的面目后面是为了征收公关费?不不不,打住,一切尽在不言中!丁道师,请务必要肩负起国家人民交给您的这一历史使命!

挺住,意味着一切。

附:陌陌运营总监王力:《致所有关心我们的人》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