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8

前天乌七八糟说了一通自媒体(请进一步阅读《最自不量力的人才会做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1’来阅读),今天说说新媒体,我说得都是错的,别信。

早上从潘爷口中得知,虎嗅网从昨早到今早,一直处于被攻击状态。他说:“有怀疑对象,但没切实证据”。可以肯定的是,嗅哥正慢慢身陷一种无物之阵。

百科释义“无物之阵”:“分明有一种敌对势力包围,却找不到明确的敌人,当然就分不清友和敌,也形不成明确的战线;随时碰见各式各样的‘壁’,却又‘无形’――这就是‘无物之阵’。

DoNews ,一个十二年前的新媒体,对阵以精英为中心的传统互联网门户。前几天因为社区招聘之事在微博碰到张志安老师(新浪给的认证是: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副院长,全媒体研究院秘书长),志安老师说他就是 DoNews 当时的活跃用户,随后我找到他的个人首页,一时语塞,因为除了UI极其丑陋和布局难看之外,跟现在大家喊叫很欢的新媒体有过之而无不及。

牛博网,一个新左派的“言论自幼”基地,对阵乌有之乡那帮鸟人。锤子科技的罗永浩靠自己魅力聚集了一大批知识型作者:韩寒、连岳、冉云飞、柴静、梁文道、土家野夫……也不知道踩了哪根红线,最终成了有关部门的刀下之俎。后来有个叫共识网延续其遗志,总算逃脱了像牛博网那样动不动就被拔线的风险,但背后原因只有一个:它身子下面有个叫凤凰网的可以随时仰仗。

还有个叫一五一十的部落,在我印象中,此站也没被少关封过,这也是一个从一文不名到鸡立鹤群再到默默无闻的网站……还有更多更多类似这样同类型共命运的网站。

以上说得都是新媒体,都是国内最先放权于用户,赋予用户更多的操作权限的网站,并借助自己的阵盘之力把不同言论派发到手脚能及之地。

伴随而来的就是一时的繁荣和形胜!DoNews 如此、虎嗅网如此、钛媒体如此、牛博网如此、一五一十部落如此,猎云网将来也会如此,未来还将会有太多的媒体也是如此……

但这样一个把各个诉求点完全不同,甚至相悖的用户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媒体,荣则一荣俱荣,损则一损俱损,兔死狐悲的惨具说来就来,这就是“无物之阵”。

我想这也是新媒体运营之难的普遍困境,当一家媒体成了所有人的枪子和阵地时,唯独没有自己的枪子和阵地。你谁都敢说,你对不起客户,你拿不到广告费(相关文章请阅读keso老师5年前的一篇《东拉西扯:新媒体不是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9’来阅读),你会延续仇恨,你对客户来说是一种罪过;你谁都不敢说,你对不起用户,你给互联网徒增无聊垃圾和水分,你对用户来说更是一种罪过。

搞到最后把自己搞成了猪八戒,拿镜子再怎么照,就是照不出人样,还被一群人撵在屁股后面骂娘。

因此,现在我们听到的所谓新媒体,新的不是内涵,而是形式。还是把原来的根据地从网站上搬到了APP上,还是把原来的内容从博客上搬到了微信上,还是依然需要考虑用户的阅读体验,还是依然要从厂商那边拉广告(哪怕一天一万呢),还是依然需要绞尽脑汁的算计怎么能从用户那里侵犯更多的私有空间……然后硬生生的制造出很多猎奇概念,互相吹捧、互相鼓气、互相心照不宣。

里面的小背心不变,外面的套子换得再勤,依然改变不了你是个驴屎蛋表面光的家伙。你的本质上,依然还是一个换了马甲的传统媒体

能够做到急则曲躬,缓则放逸的肯定是新媒体。但你老是行无定端,言无质要,被人关,被人传唤,被人乱拳相向,被人施舍一点广告费来糊口,再新的媒体,终究也是脱了针的毛线一坨。

忽悠别人可以,欺骗自己太难。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xiaoo-me

Tags: ,,,,,,.
2013-02-26

写字,一个简单的再不能简单的手艺活儿;开博(这里的开博包括博客、微博、微信以及未来的XX承载工具),一盘可以忽略不计的科技凉伴菜。如果有人说他一边干着手艺活儿,一边就着凉伴菜,就是一个自媒体的话,哥就要哈哈大笑了。

潘越飞要告别传统媒体了,还附带了篇咬牙跺脚的告别辞(请移步iDoNews 社区参读《告别辞:你好 自媒体!再见 传统媒体!》,或请在小欧微信回复数字‘7’查看该文章)。咳,忍不住真心想给小潘童鞋灌一盆凉水:

你可以连续一个月用你牛逼、鲜明、说人话、接地气、有标签、带情绪、让人拍手称快的观点收罗一特定人群服膺于你的“话语权”下,用你的原话说,这叫拓宽你的范围经济。同时,你再用一个月的时间,只看、只听、只说,就是不写。看一个月后还有多少人会鸟你?还有多少人还在原地不动惦记着你?

这几行凉水字,我想说自媒体人要过三个力气关:精力、注意力和竞争力,分别对应于自己、读者和同道

先看自己的精力。

大凡有些精力的壮年男子,一天一篇文章可能不在话下,但要写得出彩、能写到读者的G点、并能天天如此,夜夜高潮,可能够呛,比如程苓峰老师的云科技,最近也经常看到一些转载他人的作品。比如冯大辉哥哥的小道消息,也多了一些小道问答,大抵是以此过滤一些无聊信息。

本月初我还屁颠屁颠的在微博上追问罗振宇老师:传统媒体很傻很慢很笨重,自媒体很快很轻很天真。但前者的生命是不息的,10年、20年…中途有人闪,补上就是了。可自媒体呢,比如“罗辑思维”大家最终只认可罗胖一人,你要从一无所有到建立很强的信用威望,需要多少年?最终的香火谁来传递?

罗老师回:“很快,自媒体和传统媒体的界限就消失了。”好吧,勉强回答也是回答。

再看读者的注意力和同道中人的竞争力。

去年的这个时候,高晓松有个力挺舒淇的微博,最后发展成晓松体,他说:

我们这个行业,卖身卖艺卖青春,用欢笑泪水,献爱与自由。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演好了,鞠躬拜票谢观众,演砸了,诚惶诚恐不成眠。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终归零落成泥,随风散去。观众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看在曾带给大家片刻欢娱,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

“观众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用这句话概括科技媒体也很精当,互联网圈跟娱乐圈相比也高雅不了多少,读者总有新欢,顶三五载虚浮名之后,谁还会记得你呢?谁为什么还要记得你呢?

这是一个注意力极其稀缺的时代,也是一个注意力极其现实的时代(相关文章请参看keso老师7年前的这篇《东拉西扯:从注意力稀缺到注意力旁落》),他说:“很多网站,可以短时间内产生很大的访问量,但却无法形成有效的商业回报。原因很简单,你的注意力不值钱”。(注:请在小欧微信回复数字‘8’查看该文章)

是滴,你可以在三五天内抢占业界舆论的至高点,但别忘了,依然会在三五天后被人遗忘的想不起你的名字,因为能被你轻易打捞上来的注意力,已经不太值钱。前天我在一微信群里数落几句顺风刷屏事情,有个哥们跑过来说得更狠:“在注意力极其稀缺的时代,不懂得少生优生,就是谋杀”。嗯,我同意了。

况且自媒体的门槛还真他妈的低,不像几年前,如果媒体没关系没熟脸还开不了帐号写不了专栏,今天的民间总会时不时的冒出那么几个高人出来跟你比划,张三、王五、刘二麻子,太多太多……远得不说,就说腾讯科技的IT评论专栏,这才几年工夫啊,看看上面的那些专家、媒体人、观察人,遥想当年风光,今又何在?

一句话,你不在江湖,江湖自此不会再有你的传说,妥妥滴。

我相信墨菲定律,如果一件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瞧瞧互联网这两年被鼓吹过的东东,产品经理、IT评论人、互联网观察家、SEOer、网络营销专家、微博大号……要么无疾而终,要么郁郁寡欢。梁文道说:

浮躁这个时代的集体病症。我只知道这是一个急躁而喧嚣的时代,我们就像住在一个闹腾腾的房子里,每一个人都放大了喉咙喊叫。为了让他们听到我说的话,我只好比他们还大声。于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别人到底在讲什么。源自《人人都是作家,却没有一个读者》

鼓吹自媒体,恰恰可以借用科技套餐下的那盘凉菜把这一病症不断放大,人人都争当着成为别人的媒体,非得把全家都搞成了自媒体人,唯独没有一个人知道别人到底在媒体什么。

以上说得还是在具备三力的情况下,结局都是那么的狗血和走样,如果您连三力都很难具备,那也就太自不量力了,不用任何人提醒,您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个亮角落静静体会常艳同学的那句箴言逆耳: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xiaoo-me

Tags: ,,,.
2013-01-09

没有粉丝数,别人嘲笑你野沟里冒出来的;没有转发量,别人鄙视你就是个僵尸头子;因此,要玩社会化营销,先过“数量”这一关。

虎嗅上有个叫“低调的旁观者”,喜欢用最粗糙的语言陈述最操蛋的现实。元旦长假时看到这家伙写了一篇《精准营销你大爷》,把盲目追求粉丝数量的招法抖落个底儿朝天,大快人心。

昨天看到旁观者又来了篇《走,我们万达广场刷怪吧!》,他说:

社会化营销之所以叫座不叫好,最大的问题在于目前绝大部分营销活动都基于“简单粗暴原理”。所谓“简单粗暴原理”就是尽量降低活动参与难度,以求获得最大曝光量。

可以说,两篇快文都是关于社会化网络营销数量的,一个是粉丝数、一个是曝光量。要想有最大曝光量,粉丝数不到一定程度,几乎是句扯淡的话。

曝光程度亮不亮最看得见的就是转发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帐号坐拥数百万的粉丝,而其转发量还停留在个位数上,是要被人鄙视的。也就是说,粉丝数和转发量两手都要硬。一方的量软下来就是个失败的社会化营销。

不过,这两个“数量”都是有径可寻的。1.拿钱买现成的粉丝数和转发量。2.搞活动引诱粉丝数和转发量。当然前者简单直接,但没什么效果;后者轰轰烈烈,但嗓音又太大,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旁观者说得“简单粗暴”。

玩社会化网络营销,逃不过两个基于,一个是基于社会化媒体,一个是基于社会化关系。

就目前对数量的盲目崇拜,基本可以判定社会化营销主要停留在基于社会化媒体的操作阶段。媒体的属性赋予这些帐号不断变成个大喇叭,不停地向人多嘈杂的地方叫,谁得叫声大,谁就博得关注,谁得叫声持久,谁就赢得注意力。

所以,目前看来没有什么精准营销,在微博上混的,也没什么法子能摆脱“简单粗暴”,这个社会化营销就是比谁叫得好,在Q群里叫着别人帮转,在私信中叫着别人赶紧关注,组个无聊的线上送 iPad 活动,叫着别人赶紧参与转发,大家都在叫,谁也别笑话谁……一言以蔽之: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叫的帐号才有人转。

社会化营销要想上一个档次,只能彻底阉割掉这种单纯对数量上的崇拜。

Tags: ,,,.
2012-12-31

2012让微信出尽了风头,七七八八说微信的不计其数,但大家围绕的话题无非是微信的团队、微信的创始人、微信的媒体属性、以及如何在微信上捞点油水等等……总之,看衰者寥寥。

但潘越飞童鞋猛然代表传统媒体钱江晚报说“我们想放弃微信了”,舆论哗然。先是爱范儿的“死亡恐吓”,后随天下网商的“死亡浅析”,这些以“死”之名的背后基本是告诉小潘一句话:传统媒体已经快死,离开了微信,死得更快。

就在一年多前,业界没几个人看好微信,因为微信是伴随着国外Kik(手机通信录的社交软件)火了之后的一款狙击国内米聊和盛大有你的产品,而非扩展地盘的攻击品,认为微信就是小马哥的一步昏招,一步把创业者带向沟里的奸棋,一款被概念冲昏了头脑的产品。时隔一年,微信火了,踏踏实实的火了,让当时不看好的那帮人彻底闭嘴!

是啊,老夫夜观天象,也没观出微信怎么会半路杀出个“公众平台”和“朋友圈”出来。

也正是这两个小功能,让媒体人营销人焕发了荣光,觉得未来的微信是不是可以承载点自己的东西出来?因此,微信从一个完全私密的通信工具变成了可以半私密的媒体平台。然后,潘童鞋算了笔帐,发现他们所寄予的厚望在微信上根本达不到,那么结论就出来了:微信不可迷信。

直到现在,微信官方的首页还是打着“支持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的一款手机应用,它说自己要拯救媒体了么?它说自己要做O2O了么?它说自己要怎么怎么样了么?没有,统统都是旁观者的YY。

所以我就觉得很滑稽,因为所有人的判断都是站在自己当下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直观体验下去预测,微信从没有说自己是什么,反而是拥簇者不断给它贴标签,贴完后又极力鼓吹,鼓吹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然后就开喷,说你怎么怎么着了,要么捧上天,要么摔死在地……

借仓央嘉措的一首小诗结个尾: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

你看好,或者不看好我

微信就在那里

不用别用

……

Tags: ,,,,.
2012-11-10

网络媒体既没有传统媒体的深刻和独到(比如报纸、杂志),也不及新媒体的传播力度和速度。

在社会化媒体未来出来之前,网络媒体确实算是个新媒体,像早些年的几大门户,它可以一天24小时紧盯着动态不放,这是它的快,快到传统媒体力所不及;除此,它还可以跟传统媒体长期合作,弥补了网络媒体只是“蜻蜓点水”这一短板,比如网易和新浪的深度阅读。

新浪应该是最早意识到网络媒体的垂垂病矣,它即没有网易的网络游戏,又没有腾讯的用户关系,所以它要拼尽全力营造自己的新一代社会化媒体——微博。

微博就很好解决了内容传播速度的问题,用炳叔昨晚告诉我的话说,这叫定量。

微博上的那些传统媒体的官方帐号,提供一些很具深度的话题内容,比如创业家杂志、商业价值杂志、中国企业家杂志,这叫定性。

因此,一个弱弱地断言:媒体就是要拿深度定性,拿速度定量。唯其如此,才有出路。

如果一家网络媒体,既无能定性,又无力定量,那你的影响力何在呢?如果失去了影响力,谁又会把自己的希望寄托一个没有影响力的媒体上呢?

Tags: ,,,,.
2012-10-31

问:百度看衰 iOS,这是一个正确的判断吗?

答:昨天keso在微博上简短回了两句,他

Robin想要表达的是,在iOS平台上,提供基础服务的互联网服务商的施展空间很有限,因为苹果自己就“整合终端设备、移动操作系统和云服务”,所谓iOS越来越不重要,是针对有野心的互联网公司而言。但对开发者来说,iOS的变现模式非常清晰,很难说不重要。

去年底,百度携手戴尔发布自己的手机,并搭载自家的易平台系统,百度技术副总裁王劲说:“我们不推手机,不以手机的装机量来作为衡量标准。不关注装机量,也不关注能不能挣钱。”

除此,王劲还对外表示,百度还会跟其他手机厂商合作,而且合作的方式都不一样,比如说,有些厂商的手机可能只应用搜索框,有些只加上地图,而有些则是加载完整的应用。

有媒体报道称,这是百度在移动端布局的云战略,易平台的推出,只是云战略的第一阶段。Robin在百度第三季财报中也说到:“移动平台上,用户更多使用应用程序,但我们会持续发展自己的生态系统。”

很显然,百度云战略的第二阶段就是形成自己的生态系统,这一点,Robin跟现任诺基亚掌门人Elop不谋而合,Elop之所放弃MeeGo的原因不就是要搭建自己的生态圈么?Elop在给诺基亚员工的备忘录里,就曾有过这样的描述

设备之战现在已经成为生态圈之战,生态圈不仅包括硬件和软件,而且还包括开发者、应用、电子商务、搜索、社交应用、位置服务、统一通信等内容。我们的竞争对手并不是靠设备夺取我们的市场份额的;他们靠的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圈。这意味着我们不得不决定如何创建、催生或加入一个生态圈。

从百度目前出来的一堆移动端的软件、硬件和服务来看(易平台、移动搜索、移动联盟、移动应用下载、开发者中心、百度地图),百度正在努力构建自己云战略的第二步,并极力避免自己成为那个毫无竞争优势的单一系统配置单一产品的公司,而这一切,跟苹果的步子极其相似。

所以,未来百度要在移动端施展更大的拳脚,不会看衰iOS,相反Robin会很看好iOS,甚至,他就想做一个中国式的iOS。这点儿野心,在混沌的国内市场,阿里有、腾讯有、360有、盛大有、小米也有,百度没理由没有。

Tags: ,,,,,.
2012-10-29

问:百度投资了哪些中间页公司?

答:2010年初,百度引入普罗维登斯资本的5000万美元投资了qiyi.com(奇艺网,记得当时有人调戏度娘说,要起义?后更名为爱奇艺);

2010年5月,百度联合达芙妮投资耀点100,此站于今年7月28日,停止运营

2010年10月,百度联手乐天推出“乐酷天”,此站于今年4月20日,宣布关闭,百度B2C布局失败;

2010年12月,百度投资齐家网,百度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蔡虎表示,与齐家网建立深度战略合作,是百度开放电子商务战略的标志性事件,也是百度致力于繁荣电子商务生态圈的重要举措,特别对于B2C领域意义重大;

2011年3月,原本计划于2010年上市的安居客改弦更张,宣布引入战略投资者百度,融资规模为5000万美金;

2011年6月,百度一举成为莱富特佰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29%,距第一大股东杨君岭30%的持股比例,仅有1%的差距,相差10万股;若以本次转股价格看,百度仅再动用不足11万元,即可完称对莱富特佰的控股;

2011年6月,百度投资去哪儿网3.06亿美元,去哪儿网首席执行官庄辰超表示,“与百度合作后,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提升去哪儿网的搜索技术和产品、服务质量。我们认为,百度的战略投资将会促使两家公司更好地抓住旅游行业现有的发展机会”;

2011年9月,百度人才获得百度的1亿元投资,随之改名为百伯网;随后,百度把有啊“换血”至爱乐活,并向爱乐活注资超5000万美元;11月,百伯得母公司第二笔亿元投资

2011年12月,原36团(知我网)对外宣布,获得百度和IDG千万美元联合注资。知我网CEO苏海铮表示,这笔资金将被用于如提高售后的服务能力、自建仓储、提高物流速度等环节,而不会盲目地烧钱投广告和找明星代言。“其实这笔融资早在数月前就已完成,只不过我们一直比较低调,没有公开”。

此外,刘强东日前在微博曾透露过说,百度多次想入股京东,被他拒绝。

最后,追加一个问题:百度为什么要投资这么多“中间页”公司?

Tags: ,,,,,.
2012-10-23

问:明知是约炮神器,为什么还是不断有那么多的女孩开始用陌陌

答:潜意识这玩意儿,太可怕。

陌陌2011年8月4日上线,如果好好观察陌陌一开始在市场投放的公关文,差不多可以看到是陌陌官方在有意无意向此方面引导,唐岩最早就说到过

典型“陌陌”应用者:主要是在晚上,高峰期在11点,临睡觉前摸手机,夜深人静,各种Hold不住,开始聊天。都在附近,聊完以后见一见,约喝个咖啡,要么约在楼下见一下

半个月后的一篇文章更牛逼,一开头就是:陌陌就是一款可以在线上找到陌生人,又可以定位,以最方便的方式达成见面的应用。找到了网友就有可能转化成线下真正的朋友,甚至“泡妞儿”、找“炮友(性伙伴)”都是好的

这是我见过最早的两篇关于陌陌的公关文,当时传给同事看,都说陌陌疯了,唐岩瞎了,这样的新闻稿都敢往外发,因为当时除了陌陌,大家都是一板一眼的很“君子”式的宣传。有人大胆预测,陌陌活不过6个月。

又过了一个月,陌陌运营总监王力对外发言,陌陌突破200万,文中有这么一段:陌陌用户活跃人数以及消息数据均保持稳定增长。依靠口碑相传,大批知名人士,包括演艺明星、著名模特、公司高管等均在陌陌上有着活跃表现。普通用户还有通过陌陌认识并结婚的例子。在ChinaBang互联网创新年会上获得最受欢迎移动社交应用的荣誉。

2012年的4月份,陌陌用户就到300万了,5月下旬,DoNews安排余维维童鞋采访了唐岩,唐岩明确声明陌陌不是“约炮神器”也没僵尸粉。这应该是唐岩首次对外公开表示陌陌不做约炮工具

最近看到就是虎嗅整理的这篇稿子,运营总监王力的这段总结性陈词很有代表性:

一个社区的活跃取决于女性用户的活跃,女性用户的活跃取决于她在这里是否得到了想要的社交需求,第二能不能规避一些冒犯、骚扰,给女性安全感。

其实一开始陌陌就在关注女性用户,以女用户多去引男用户上勾。不过这些还都是从官方的口吻中看到的,还不包括一些同行软件为了推广,搞一些神马“十大约炮利器排行榜”之类的东东,顺便把陌陌就带进去了。

所以,大概可以看到,陌陌从一开始就围绕“晚上”、“就在附近”、“约在楼下喝杯咖啡”、“泡妞儿”、“性伙伴”、“演艺明星”、“著名模特”、“约炮”,然后否定是约炮工具等这样的调子媚惑男用户和提醒女用户赶快上,再有定力的女用户都情不自禁了,收拾利落不就是要为悦己容嘛,陌陌既然有这样的条件,干嘛不上?

也许,这就是一种假象,也就是真正约炮为假,让人联想到是约炮神器为真。反正我在陌陌上一次都没约到过,但作为屌丝的我约不到很正常。

我是在一本中国禁书上看到唐岩的名字,那是在2006年,唐岩做的一件小事就影响了几亿人,现在做了一款聊天工具,一年时间影响千万人,并让一种假象深深扎根于列位的潜意识里,太小case了。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小欧

Tags: ,,,,.
2012-10-20

问:SNS的Follow机制和Google的PageRank是互相排斥的信息过滤机制吗?

答:不排斥,反而会互相补充。

Follow机制是我感兴趣的“人”,PageRank算法是系统筛选后的权威“信息”。

用户的关注行为和搜索行为满足了“我要看谁”和“我要找什么”的需求,前者比后者更向前了一步,后者提供了一个无限诞生前者的环境。

在只刷新“无作为”的情况下,基于用户关系,是可以被动接收“人”推送过来的信息,PageRank的启动机制只有在用户主动检索信息的时候,才会呈现排名次序,不掺杂任何关系因素。

一个被动接受,一个主动检索。被动接受的信息未必能够主动检索到,主动检索的信息也不一定是Follow机制能及时提供的。很鲜活的一个栗子:

我关注了炳叔,炳叔让我知道了“元芳,你怎么看?”,然后我会去检索这句话,发现庞东明是解释这句话最好的童鞋,随之关注庞童鞋。

这一信息获取过程,既有Follow机制的被动接受,又有PageRank算法的主动索取,缺任意其一似乎都不那么完美。

Tags: ,,.
2012-10-13

早期的知乎,专注于IT互联网领域,用户之间的关系简单、和谐、不复杂,看谁回答往往比回答什么更重要,可是渐渐地,随着知乎对各领域的扩充,认识的人是多了,同时伴随着问题的产生。举个栗子:

比如,X用户在A类话题中获得足够的认同和声望,但在B类和C类话题中有明显的装嗲卖萌之嫌,而关注B类和C类的用户恰好跟关注A类的话题有交集,如果你是经常关注话题B类和C类的用户Y,你会很自然的排斥用户X,而你所关注的M、N又都是X的关注者,那么可想而知,当你刷新首页时,用户M和N会自动把用户X的内容推送到你面前。

事实上,知乎现在的用户关系远远比这复杂,一言以蔽之,我的首页总能看到我喜欢的人喜欢着我讨厌的人的答案。这种用户和用户之间的偏见,是知乎的信息筛选机制造成的。不过这也很好理解:

知乎只是舞台,上面有点歌的、有唱歌的、有鼓掌的、有扔鞋的、各色人物一应俱全。对于搭建舞台的知乎团队,不可能门门清,不可能把所有涉及到的话题答案全部推送出来,明知自己不是裁判,索性把优劣内容的裁决权给了用户自己。可是给了用户以后,就出现上述的苦逼遭遇。

记得知乎在未改版之前,问过一个问题:“知乎对用户有权重判断吗?如果有,是以什么样的机制来判断的?

总以为知乎未来的筛选机制是权威的人+有序的推荐算法,给每个用户计算在相关话题方面的权重,然后根据该用户的权重,收集整理离相关话题最接近的那个话题参数值(也就是信息内容),然后有机推送给离该话题下面最近的用户,也就是,通过权威用户的品味来计算哪些是优质内容,送给有着相同嗜好的人。

这样,可以避免用户的注意力随着关注人的转移而转移、可以避免碰到不想看到讨厌的答案、可以在周源、黄继新、张亮等大号不活跃的时候,依然有精彩的内容呈现给相关用户。

可惜,那个问题木有人回答。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