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6

写字,一个简单的再不能简单的手艺活儿;开博(这里的开博包括博客、微博、微信以及未来的XX承载工具),一盘可以忽略不计的科技凉伴菜。如果有人说他一边干着手艺活儿,一边就着凉伴菜,就是一个自媒体的话,哥就要哈哈大笑了。

潘越飞要告别传统媒体了,还附带了篇咬牙跺脚的告别辞(请移步iDoNews 社区参读《告别辞:你好 自媒体!再见 传统媒体!》,或请在小欧微信回复数字‘7’查看该文章)。咳,忍不住真心想给小潘童鞋灌一盆凉水:

你可以连续一个月用你牛逼、鲜明、说人话、接地气、有标签、带情绪、让人拍手称快的观点收罗一特定人群服膺于你的“话语权”下,用你的原话说,这叫拓宽你的范围经济。同时,你再用一个月的时间,只看、只听、只说,就是不写。看一个月后还有多少人会鸟你?还有多少人还在原地不动惦记着你?

这几行凉水字,我想说自媒体人要过三个力气关:精力、注意力和竞争力,分别对应于自己、读者和同道

先看自己的精力。

大凡有些精力的壮年男子,一天一篇文章可能不在话下,但要写得出彩、能写到读者的G点、并能天天如此,夜夜高潮,可能够呛,比如程苓峰老师的云科技,最近也经常看到一些转载他人的作品。比如冯大辉哥哥的小道消息,也多了一些小道问答,大抵是以此过滤一些无聊信息。

本月初我还屁颠屁颠的在微博上追问罗振宇老师:传统媒体很傻很慢很笨重,自媒体很快很轻很天真。但前者的生命是不息的,10年、20年…中途有人闪,补上就是了。可自媒体呢,比如“罗辑思维”大家最终只认可罗胖一人,你要从一无所有到建立很强的信用威望,需要多少年?最终的香火谁来传递?

罗老师回:“很快,自媒体和传统媒体的界限就消失了。”好吧,勉强回答也是回答。

再看读者的注意力和同道中人的竞争力。

去年的这个时候,高晓松有个力挺舒淇的微博,最后发展成晓松体,他说:

我们这个行业,卖身卖艺卖青春,用欢笑泪水,献爱与自由。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演好了,鞠躬拜票谢观众,演砸了,诚惶诚恐不成眠。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终归零落成泥,随风散去。观众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看在曾带给大家片刻欢娱,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

“观众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用这句话概括科技媒体也很精当,互联网圈跟娱乐圈相比也高雅不了多少,读者总有新欢,顶三五载虚浮名之后,谁还会记得你呢?谁为什么还要记得你呢?

这是一个注意力极其稀缺的时代,也是一个注意力极其现实的时代(相关文章请参看keso老师7年前的这篇《东拉西扯:从注意力稀缺到注意力旁落》),他说:“很多网站,可以短时间内产生很大的访问量,但却无法形成有效的商业回报。原因很简单,你的注意力不值钱”。(注:请在小欧微信回复数字‘8’查看该文章)

是滴,你可以在三五天内抢占业界舆论的至高点,但别忘了,依然会在三五天后被人遗忘的想不起你的名字,因为能被你轻易打捞上来的注意力,已经不太值钱。前天我在一微信群里数落几句顺风刷屏事情,有个哥们跑过来说得更狠:“在注意力极其稀缺的时代,不懂得少生优生,就是谋杀”。嗯,我同意了。

况且自媒体的门槛还真他妈的低,不像几年前,如果媒体没关系没熟脸还开不了帐号写不了专栏,今天的民间总会时不时的冒出那么几个高人出来跟你比划,张三、王五、刘二麻子,太多太多……远得不说,就说腾讯科技的IT评论专栏,这才几年工夫啊,看看上面的那些专家、媒体人、观察人,遥想当年风光,今又何在?

一句话,你不在江湖,江湖自此不会再有你的传说,妥妥滴。

我相信墨菲定律,如果一件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瞧瞧互联网这两年被鼓吹过的东东,产品经理、IT评论人、互联网观察家、SEOer、网络营销专家、微博大号……要么无疾而终,要么郁郁寡欢。梁文道说:

浮躁这个时代的集体病症。我只知道这是一个急躁而喧嚣的时代,我们就像住在一个闹腾腾的房子里,每一个人都放大了喉咙喊叫。为了让他们听到我说的话,我只好比他们还大声。于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别人到底在讲什么。源自《人人都是作家,却没有一个读者》

鼓吹自媒体,恰恰可以借用科技套餐下的那盘凉菜把这一病症不断放大,人人都争当着成为别人的媒体,非得把全家都搞成了自媒体人,唯独没有一个人知道别人到底在媒体什么。

以上说得还是在具备三力的情况下,结局都是那么的狗血和走样,如果您连三力都很难具备,那也就太自不量力了,不用任何人提醒,您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个亮角落静静体会常艳同学的那句箴言逆耳: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xiaoo-me

Tags: ,,,.
2013-01-16

DoNews(斗牛士)一个供IT写作者围猎、叫嚷、厮杀的江湖沙场;一个供IT创业者思考、参考、传播的舆论阵地;一个供IT从业者围观、尝鲜、阅读的垂直媒体。

在最火爆的2003-2007,DoNews 社区聚集了一大批IT、互联网圈内最大的舆论力量,记者、博客、媒体、VC、企业大佬、公关公司,都可以在 DoNews 找到相应的人脉去搞定,无论你是想让方兴东写文章夸你一下,还是马化腾抽空见你一面。

现在,DoNews 招聘这样的未来牛人:

1、你必须痴爱互联网科技,心系这片互联网江湖。

2、你最好生于85后,能写字、爱思考、善于分享和交流。

3、你最好是 DoNews 用户,如果不是,找我开通帐号,先在我们社区写一段时间,再做决定是否应聘此岗位,我们会用足够长的时间来物色最佳人选。

4、你要有加班的准备,干互联网这行,不仅在拼脑子,还在拼身子。

不符合以上四点的童鞋,请珍惜彼此宝贵的时间。

DoNews 能提供不低于同行的待遇,能够不断让你认识业界大佬,参观业界著名公司,以及在 DoNews 自我成长的其他机会。工作地点:北京马甸桥。应聘来信格式:【姓名+应聘 DoNews 小牛】,注:一定,一定要注明期望待遇!邮件+QQ:xiaoo.sem@qq.com。

相见,永不恨晚。

Tags: ,,,,,.
2013-01-15

微信公号上,明明600字可以说完的话为什么要给人一条图文消息的点击链接?图文消息可以说完的话(没有字数限制)为什么只给两三行,然后给个“阅读原文”的点击链接?还煞有介事的说:我是为了提高你的阅读体验,我是为了给你更加丰满的阅读场景……

得了吧,您老主要还是为了赚些可怜的点击率。

大辉哥起初的“小道消息”真心叫好,因为它足够简单,足够直接,让人在最短的时间内阅读到几百字的精品消息。因此,当众多公号推送消息过来时,我都是有意的先看大辉的,因为他的信息能够减低我的点击成本。

慢慢的,大辉开始发图文消息了,不过还好,顶多点两下,就可阅读到全文。昨天在微信上了条“电信运营商是中国最大的黑客”,打开后只有张图片和“阅读原文”的链接,意思是再点一下才能看到,但这一步,明显让人感觉不爽。

明明点两下就可以的操作,为什么要让人点三下呢?

这就像 PC 端一些提供 RSS 源地址的网站,既然把内容移交给了第三方聚合工具,那就请大方一点,输出个全文多好啊,为嘛遮遮掩掩,只弄个简介,只给个标题,必须让人进去网站才可阅读?

用户之所以要用聚合信息,那是因为信息量无限,阅读时间有限,要在有限的时间内阅读到最泛滥的信息,所以聚合工具派上了用场。

PC 端我选择使用Google Reader,移动端目前选择的是微信。不过 你的 RSS 输出点简介可以理解,因为用户在 PC 端的上网环境相对来说稳定得多,多点一次没什么,反正看完就完,咱不在乎那些快和慢。可是移动端就不一样啊,人有时候在路上、有时候在车上、有时候在马桶上,谁能保证那个上网环境统一化稳定啊?这时还要让人不断去点击,像个大姑娘上轿似的扭扭捏捏,一波三折,一读三点(一次阅读,三次点击),真能把人尿给憋出来。

阅读600字,我只需要点击一下,阅读图文消息,我需要点击两下,阅读原文链接,我TM的需要点击三下。本来是有心建议,却无意成了吐槽,那就一吐到底,扫一扫那些在微信上让人不爽的公号

罗辑思维(语音点1下,全文点2下。爽)

腾讯科技(语音点1下,全文点2下。爽)

========================

果壳网(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爱范儿(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钛媒体(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商业价值(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蛮子文摘(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腾讯新闻(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程苓峰-云科技(点2下可阅读到全文。不错)

小道消息(有时候1下,有时候2下,有时候3下)

========================

36氪(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DoNews(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虎嗅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雷锋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极客公园(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福布斯中文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再无耻的吼一嗓子:珍惜用户时间,顾及用户使用场景,从你我微信公号开始。附:DoNews 招聘编辑运营

Tags: ,,,.
2013-01-09

没有粉丝数,别人嘲笑你野沟里冒出来的;没有转发量,别人鄙视你就是个僵尸头子;因此,要玩社会化营销,先过“数量”这一关。

虎嗅上有个叫“低调的旁观者”,喜欢用最粗糙的语言陈述最操蛋的现实。元旦长假时看到这家伙写了一篇《精准营销你大爷》,把盲目追求粉丝数量的招法抖落个底儿朝天,大快人心。

昨天看到旁观者又来了篇《走,我们万达广场刷怪吧!》,他说:

社会化营销之所以叫座不叫好,最大的问题在于目前绝大部分营销活动都基于“简单粗暴原理”。所谓“简单粗暴原理”就是尽量降低活动参与难度,以求获得最大曝光量。

可以说,两篇快文都是关于社会化网络营销数量的,一个是粉丝数、一个是曝光量。要想有最大曝光量,粉丝数不到一定程度,几乎是句扯淡的话。

曝光程度亮不亮最看得见的就是转发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帐号坐拥数百万的粉丝,而其转发量还停留在个位数上,是要被人鄙视的。也就是说,粉丝数和转发量两手都要硬。一方的量软下来就是个失败的社会化营销。

不过,这两个“数量”都是有径可寻的。1.拿钱买现成的粉丝数和转发量。2.搞活动引诱粉丝数和转发量。当然前者简单直接,但没什么效果;后者轰轰烈烈,但嗓音又太大,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旁观者说得“简单粗暴”。

玩社会化网络营销,逃不过两个基于,一个是基于社会化媒体,一个是基于社会化关系。

就目前对数量的盲目崇拜,基本可以判定社会化营销主要停留在基于社会化媒体的操作阶段。媒体的属性赋予这些帐号不断变成个大喇叭,不停地向人多嘈杂的地方叫,谁得叫声大,谁就博得关注,谁得叫声持久,谁就赢得注意力。

所以,目前看来没有什么精准营销,在微博上混的,也没什么法子能摆脱“简单粗暴”,这个社会化营销就是比谁叫得好,在Q群里叫着别人帮转,在私信中叫着别人赶紧关注,组个无聊的线上送 iPad 活动,叫着别人赶紧参与转发,大家都在叫,谁也别笑话谁……一言以蔽之: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叫的帐号才有人转。

社会化营销要想上一个档次,只能彻底阉割掉这种单纯对数量上的崇拜。

Tags: ,,,.
2012-12-31

2012让微信出尽了风头,七七八八说微信的不计其数,但大家围绕的话题无非是微信的团队、微信的创始人、微信的媒体属性、以及如何在微信上捞点油水等等……总之,看衰者寥寥。

但潘越飞童鞋猛然代表传统媒体钱江晚报说“我们想放弃微信了”,舆论哗然。先是爱范儿的“死亡恐吓”,后随天下网商的“死亡浅析”,这些以“死”之名的背后基本是告诉小潘一句话:传统媒体已经快死,离开了微信,死得更快。

就在一年多前,业界没几个人看好微信,因为微信是伴随着国外Kik(手机通信录的社交软件)火了之后的一款狙击国内米聊和盛大有你的产品,而非扩展地盘的攻击品,认为微信就是小马哥的一步昏招,一步把创业者带向沟里的奸棋,一款被概念冲昏了头脑的产品。时隔一年,微信火了,踏踏实实的火了,让当时不看好的那帮人彻底闭嘴!

是啊,老夫夜观天象,也没观出微信怎么会半路杀出个“公众平台”和“朋友圈”出来。

也正是这两个小功能,让媒体人营销人焕发了荣光,觉得未来的微信是不是可以承载点自己的东西出来?因此,微信从一个完全私密的通信工具变成了可以半私密的媒体平台。然后,潘童鞋算了笔帐,发现他们所寄予的厚望在微信上根本达不到,那么结论就出来了:微信不可迷信。

直到现在,微信官方的首页还是打着“支持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的一款手机应用,它说自己要拯救媒体了么?它说自己要做O2O了么?它说自己要怎么怎么样了么?没有,统统都是旁观者的YY。

所以我就觉得很滑稽,因为所有人的判断都是站在自己当下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直观体验下去预测,微信从没有说自己是什么,反而是拥簇者不断给它贴标签,贴完后又极力鼓吹,鼓吹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然后就开喷,说你怎么怎么着了,要么捧上天,要么摔死在地……

借仓央嘉措的一首小诗结个尾: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

你看好,或者不看好我

微信就在那里

不用别用

……

Tags: ,,,,.
2012-12-29

自从今年6月范锋为传销代言事件以来,一会儿在微博说自己是发改委成员转移视线,一会儿在微信撒泼儿骂人,一会儿派线人在QQ群里混淆视听,一会儿又找个形同僵尸的水兵吆喝着你没素质云云。

看到这具僵尸哥们对我素质方面的讨伐,心想,这哥们肯定是个文明有礼的“好青年”,不然,他有什么资格来说别人没素质呢?带着这个“好青年”的印象,仔细瞅了瞅人家的微博内容。

妈呀,这枚“好青年”开口就是流氓、可耻、攻击等等字眼,但又没看到好青年说谁流氓?谁可耻?谁攻击?不过大概意思可能是这样:

范锋传销,流氓;范锋骂人疯狗,可耻;范锋自诩木秀于林,攻击。

想为范锋翻案就直接一五一十的说来听听嘛,没必要老是先给自己张贴个“我是文明人”,“我是有素质的人”,“我是有道德的人”标签后再去棒喝别人。

据我的长期不靠谱观察,速途网是比较爱用这样的“道德”伎俩,比如那位叫丁道师的“资深互联网评论家”,就曾拿过这样的道德蛊惑去妖邪过陌陌,貌似不给自己“义正言辞”一番,别人都不晓得他原来是那么的光明磊落、那么的一身正气、那么的气势磅礴。跟上述的这枚“好青年”一个德性,都是无知二逼,都是无能神棍,都是把一肚子坏水装潢的严严实实,把最好的作秀伎俩用来装扮自个儿的“英明神武”。

前年有位叫孙水林的真道德事迹,他跟胞弟孙东林俩儿20年坚守一个不变的承诺:“新年不欠旧年薪,今生不欠来生债”。

听到了吧,范锋老师,这是两位农民工出发的声音,你好歹一个博士应该不会没这点觉悟吧,不要再找那些道德秀们为你传销事件翻案了,年关到鸟,来点真道德的样子出来,大大方方给大家承认一下你在2012年为传销代言的事情不就完事了么嘛,知道你有隐情,知道你像是吃了黄连的哑巴,但没关系,说出来我们都可以理解嘛,硬撑着,累得还是自个儿啊。

不然,还真不知道这口黑锅你要背到什么年月。

Tags: ,,,,,.
2012-12-07

问:陌陌为什么要放弃「陌生人交友概念」?

答:陌生人交友,只为一炮。

而且还是一闷炮,问问你身边究竟有多少人在陌陌上约到了?看看艹榴上的核心用户,有几个是活跃在陌陌上的?没有。

像P爷举的麦田,很有代表性,我想不光是麦田阶层的需求不明确,白领阶层也没有。

想啊,1.谁需要?2.能否满足?

我不觉得一个天天挣扎在一线城市的生存线上的人会在这方面动脑子,我是从北京的地下室里爬出来的,那个时候的我,主要精力还是工作上,立不住脚根,一切都是扯淡。

一旦有需求的人,有闲时间在这方面用功的,他的社交关系必然不止一条,比如微博上、知乎上、豆瓣网、微信圈、身边认识但不熟悉的、看对眼需要努力的、偶然机会同时出差的……使点力太容易推倒了。呵呵~~别笑,现实就是这样,贵圈太乱!

约炮是个严肃而认真的事情,如果没有一定价值观的驱同和认可,只为满足一时性欲,还真不如找小姐,她们简单,可依赖。

谁天天愿意花三五个小时泡在一个碰运气的交友软件上?可能会有,但靠这帮人去推动陌陌,投资人会答应吗?

Tags: ,,.
2012-12-04

一觉醒来,猛然发现管鹏在一个微信群厮吼嚷嚷,并且是从昨夜凌晨1点钟开始“敲门”!俗话说,走得正,行的端,不怕夜半鬼敲门,况且我并不认为管鹏是鬼,只是觉得管鹏在有意撒谎。鉴于此,落个文。

管鹏是没得罪过小欧,但他是否欺骗或忽悠过其他人?

10个多月前,网友“行路难”以文字+截图+声音的方式曝光炎黄网络一起骗局服务,并附带炎黄网络合同中的霸王条款,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一年多前,管鹏在微博征集鼓吹手为某企业进行加粉活动,名为加粉,实为骗粉,引来业界一片质疑与吐槽。keso说:这种推广方式,俗,到家。事后有个叫司强的人在微博评论说我骂管鹏为狗,其实用心看一眼就知道,我的文章标题为“推广不是肉,管鹏不像狗”。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两年多前,正值药家鑫被送上断头台,但在站长圈发生了一件小事:炎黄网络私自修改合同被客户曝光!此事最先发布在A5论坛上(目前已删),各位可以去这儿下载(找不到的盆友可以找我私信信获取视频证据)。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三年多年,由于管鹏在一Q群声讨我,结果一位网友匿名揭发管鹏原来是个毫无信用可言IDC副总,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同样是在三年多前,媒体报道:因安徽炎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涉黄,殃及上万家网站无法访问,合肥市公安局网监支队正在联合电信部门对炎黄网络展开调查,因办案需要,安徽电信部门已经暂停了炎黄网络的机房,导致安徽省内近万家网站瘫痪,无法访问。对此,管鹏默不作声。

直到现在,我都期盼着管鹏就以上事实有个堂堂正正的回应,而不是背后嘀嘀咕咕。你我之间从没有恩怨,你有没有得罪过别人,我不清楚,但你有没有欺骗过别人和忽悠过别人,上面都是铁板钉钉子的事实!

你以为用互联网大佬压我,就可以转变和扭转如上事实?不会的,作为一个Bloger,说得都是自己的一家之言,我怎么说蔡文胜了?怎么说李开复了?如果你要反驳,请联系我的上下文和整个意思来解读,请不要断章取义和混淆视听!就好比徽剑说得那样,你之所反驳人家甚至不惜血本人肉人家,完全是为了讨好薛蛮子。

那样,如果那样的话,只会显得你在欲盖弥彰……你的奴颜媚骨……

至于牟长青,业内自然会对他有个公道的看法,用不着你站出来怎么怎么样,貌似显得你很有哥们义气,呵呵~~岂不多余?

最后,是速途网的范锋,如果说他为传销代言之事是假的,或者是立不足脚的,他用不着骂人一声疯狗后赶紧跑路,他知道自己无法对质,也不能对质,这将会影响到速途网的核心赢利模式!

范锋回避为传销代言之事,骂人后闪退

丁道师

这样吧,如果你是出自真心,我们三对六面把这个范锋传销代言之事作个了结,如果我指控他为传销代言事情为假,我向他负荆请罪;如果我说的是真的,也请他自自然然、大大方方出来认个错。

你说,好吗?

Tags: ,,,,,,.
2012-12-01

关于互联网:我的微信公众平台账号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xiaoo-me

我不知道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开个账号算不算自媒体,但我觉得不管到哪个平台,个性化才是唯一值得追求的。

在这儿,【你会接收到我的所思、所想、所追随、所痛恨】。

如果我们“英雄所见略同”,也欢迎来投你的文章和你认为有腔调的文章。怕我来不及回复,可以在微博上@DoNews小欧,或发邮件到:xiaoo.sem@qq.com。

回复字母“O”,查看最近文章列表。回复字符“?”查看所有帮助指令。

过往文章存在:http://blog.donews.com/xiaoo/,两种办法找到我:1.搜号码【xiaoo-me】2.扫一扫右边的二维图。

微信上见。

Tags: ,,,,.
2012-11-20

为了拉眼球进行欺诈营销这事儿一直都存在,比如在去年的10月10号,一个叫姜东栋的做SEO哥们就发毒誓某项目必须赚到3000万,不然就不姓姜;还比如一个叫毛红亮的小站长,声称自己无所不能,既是诗人,又是歌手,好像还跟毛新宇有一腿。

张何呢,既做过SEO、也当过小站长,还摆弄过一些公司,看最新的微博认证,又成了什么北京灵动快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首席营销官,看其微博,又在愤力鼓吹二维码的营销。这次的设局骗粉,只不过比上述两人搞得更突出了一些,借了个方舟子离开新浪微博之事,投机取巧了一把,无奈得罪了20万微博网友

张何设的这次骗局营销

罗振宇有句话说:互联网时代,每个人的言行都会在合适的时机呈现在大众面前。我选择相信张何在说给每人一台iPhone 4S之前,可能只是调戏一下自己的微博粉丝,但事情发展到今天,已是面对20万网友对其信誉和所在公司的质疑。

这样的自作自受,不仅给自己的脸上抹黑,而且把北京灵动快拍公司拉下了水,试想一个人会在怎样的无德、无才、无能之下,才会借信誉这么大的事情去炒作?

当然,不可能期待每个人都要以货真价实的才华去征服我们,而事实上,等不到我们成才便已自废(炳叔语),但最起码的一点,请保持节操和底裤:不要忽悠、欺骗、和事发后装怜悯来博人同情。

跟张何在网上有过几次照面,初次感觉不错,那时候曾奉劝他远离管鹏牟长青(最近低调了很多)、江礼坤丁道师等一拨人,因为这是一些为达目的图穷匕见的人,他们高调的时候忘乎所以,敢诈人、敢S人、敢自称某某资深评论家等等,但那个时候的张何貌似已经猩猩相惜了。

未来在互联网上的路还很长,不管以后还有没有人再相信张何、跟张何合作、与张何共事,但经过这么一事,至少我会主动告知身边的所有人,请对张何同学保持警惕!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