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04

一个人做任何决定都是被逼的,这句话我是信了。拿程苓峰老师来说,他也是先后被拒之门外两次(详见峰哥《造出10个虎嗅和100个云科技》),那也是被逼的没法儿了,才想着如何另起炉灶,才想着营生自媒体。

就好比一个被拒绝入驻沃尔玛的水果摊贩,心里一劲嘀咕:“你们不是不让我进么,你们不是穷规矩很多嘛,好吧,我就在你们门外另起一摊,然后到处说你们的坏话,说你们很贵、说你们的不鲜、说你们的水果里有***”最好是你们都赶紧死了,我然后就活旺了。

小欧的微信公号

小摊贩之所以敢这么想,那是基于一个明确的逻辑前提:我只为自己的水果卖个好价钱,至于会不会影响到沃尔玛店的其他几万人糊口,管劳资鸟事?

可以肯定,自媒体人(相关文章请进一步阅读《最自不量力的人才会做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1’来阅读)是个光脚的,时刻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自媒体人的诞生,前提是一个很自私的目的,他只想到了自己的稿酬,自己的影响力,自己的自由,好吧,那还不如自己搞个媒体呢,一切自己说了算。咳,这么推,是有些滑稽。

可是,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呢?难道多赚点就错了?难道我只能做某个机器上的螺丝,独立了就要挨批么?不是,我们说的是自媒体人的诞生契机:它不是因岗设人,而是因人设岗。

如果自媒体人是个岗位的话,那么它从出生之日起就伴随着浮躁、伴随着互相争风吃醋、伴随着自产自销、伴随着既给孩子当爹,又给孩子当妈……像昔日的个人站长那样:更原始、更土鳖、更不知疲倦,需要有更多的技能集于一身,那个时候的站长们会写码、会设计、会SEO、会组织有利于自己的力量、会写文章、还会到处走穴搞宣传……

谁都很讨厌螺丝钉的生活,自媒体本身就是架机器,自媒体人就是整架机器所有零件功能的集合。唯一的区别是以前给别人苦逼的拧螺丝,现在自己给自己拧。总之这架机器要运转,总要有人去拧!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很难想象,注,我说很难想象,如果传统媒体给足了码字人一个好价格,是不是就没自媒体这一说了呢?赚稿费的压力与做自媒体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

我可不可以再阴谋论的说一句:不是传统媒体已经哽屁,而是标榜做自媒体的人在传统媒体中触碰到了天花板!因为,人是经济的人,谁都不会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

比如说梁文道、窦文涛、五岳散人、闾丘露薇、张鸣、罗永浩、张五常、梁宏达……等等一干人,他们哪个没有自己所依附的机构?他们哪个说自己要做自媒体了?同样,他们哪个在自己所在的领域里没有一呼百应的效力?那么,究竟是自媒体人主动放弃了传统媒体,还是传统媒体认为自媒体人的可供价值没想象中那么大,这其中谁放弃了谁,是个问题。

恰恰相反,我觉得越是爱叽歪的,越是没什么份量的,越是标榜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就越剩下被人奚落嘲笑的份儿。因为你没有嘛,因为你还不是嘛。所以你就要努力达到那个“是”,鼓吹自媒体,最划算的方法就是暂时在实力上还不“是”,但至少咱名头上“是”。

就像老人们给孩子们取名儿似的,我看到很多人取“垚”这个字,细一打听:擦,算命的先生说了,我们家孩子生来缺土,无奈只好在名字上面补一补土;当然不能把“缺什么补什么”的帽子扣在自媒体人头上,但细细一想,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我想说,不管是做自媒体、他媒体、私媒体还是外附于传统媒体的媒体,总归先要是个好媒体,马甲可以不断更换,但灵魂必须独一。

一个实至名归的人,无需他多言,无需他给自己标签,无需他标榜,外界自然会给他一个适宜的法码。问题是你要先做再说,最好是只做不说。做成了,世界会给你鲜花与掌声,就像keso那样,“中国头号Bloger”并非他一开始就定好了的奔头,而是写着写着,外界把这一头衔给扣了上去。

自媒体人错就错在您老是先说再做,甚至说后不做,一会儿说它是道窄门,一会儿说它是个微信半成品,一会儿又说大环境对它比较有利……得了,咱先务实一些吧,咱还是先做出点实质性的价值出来吧,让读者离开不你,让读者离开你就像失去电一样的黑咾咾,这才是你的立锥之地,而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先被人先撇到一边去。

咳,掰斥这么多,其实就一句废话:“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不要哪天被月薪6位数的机构招安您回府,您又灰溜溜的给回去了,那也太游离不定了吧。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上面的二维码是我的微信,希望大家能够扫一扫:)「微信号:xiaoo-me

Tags: ,,,,.
2013-02-26

写字,一个简单的再不能简单的手艺活儿;开博(这里的开博包括博客、微博、微信以及未来的XX承载工具),一盘可以忽略不计的科技凉伴菜。如果有人说他一边干着手艺活儿,一边就着凉伴菜,就是一个自媒体的话,哥就要哈哈大笑了。

潘越飞要告别传统媒体了,还附带了篇咬牙跺脚的告别辞(请移步iDoNews 社区参读《告别辞:你好 自媒体!再见 传统媒体!》,或请在小欧微信回复数字‘7’查看该文章)。咳,忍不住真心想给小潘童鞋灌一盆凉水:

你可以连续一个月用你牛逼、鲜明、说人话、接地气、有标签、带情绪、让人拍手称快的观点收罗一特定人群服膺于你的“话语权”下,用你的原话说,这叫拓宽你的范围经济。同时,你再用一个月的时间,只看、只听、只说,就是不写。看一个月后还有多少人会鸟你?还有多少人还在原地不动惦记着你?

这几行凉水字,我想说自媒体人要过三个力气关:精力、注意力和竞争力,分别对应于自己、读者和同道

先看自己的精力。

大凡有些精力的壮年男子,一天一篇文章可能不在话下,但要写得出彩、能写到读者的G点、并能天天如此,夜夜高潮,可能够呛,比如程苓峰老师的云科技,最近也经常看到一些转载他人的作品。比如冯大辉哥哥的小道消息,也多了一些小道问答,大抵是以此过滤一些无聊信息。

本月初我还屁颠屁颠的在微博上追问罗振宇老师:传统媒体很傻很慢很笨重,自媒体很快很轻很天真。但前者的生命是不息的,10年、20年…中途有人闪,补上就是了。可自媒体呢,比如“罗辑思维”大家最终只认可罗胖一人,你要从一无所有到建立很强的信用威望,需要多少年?最终的香火谁来传递?

罗老师回:“很快,自媒体和传统媒体的界限就消失了。”好吧,勉强回答也是回答。

再看读者的注意力和同道中人的竞争力。

去年的这个时候,高晓松有个力挺舒淇的微博,最后发展成晓松体,他说:

我们这个行业,卖身卖艺卖青春,用欢笑泪水,献爱与自由。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演好了,鞠躬拜票谢观众,演砸了,诚惶诚恐不成眠。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终归零落成泥,随风散去。观众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看在曾带给大家片刻欢娱,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

“观众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用这句话概括科技媒体也很精当,互联网圈跟娱乐圈相比也高雅不了多少,读者总有新欢,顶三五载虚浮名之后,谁还会记得你呢?谁为什么还要记得你呢?

这是一个注意力极其稀缺的时代,也是一个注意力极其现实的时代(相关文章请参看keso老师7年前的这篇《东拉西扯:从注意力稀缺到注意力旁落》),他说:“很多网站,可以短时间内产生很大的访问量,但却无法形成有效的商业回报。原因很简单,你的注意力不值钱”。(注:请在小欧微信回复数字‘8’查看该文章)

是滴,你可以在三五天内抢占业界舆论的至高点,但别忘了,依然会在三五天后被人遗忘的想不起你的名字,因为能被你轻易打捞上来的注意力,已经不太值钱。前天我在一微信群里数落几句顺风刷屏事情,有个哥们跑过来说得更狠:“在注意力极其稀缺的时代,不懂得少生优生,就是谋杀”。嗯,我同意了。

况且自媒体的门槛还真他妈的低,不像几年前,如果媒体没关系没熟脸还开不了帐号写不了专栏,今天的民间总会时不时的冒出那么几个高人出来跟你比划,张三、王五、刘二麻子,太多太多……远得不说,就说腾讯科技的IT评论专栏,这才几年工夫啊,看看上面的那些专家、媒体人、观察人,遥想当年风光,今又何在?

一句话,你不在江湖,江湖自此不会再有你的传说,妥妥滴。

我相信墨菲定律,如果一件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瞧瞧互联网这两年被鼓吹过的东东,产品经理、IT评论人、互联网观察家、SEOer、网络营销专家、微博大号……要么无疾而终,要么郁郁寡欢。梁文道说:

浮躁这个时代的集体病症。我只知道这是一个急躁而喧嚣的时代,我们就像住在一个闹腾腾的房子里,每一个人都放大了喉咙喊叫。为了让他们听到我说的话,我只好比他们还大声。于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别人到底在讲什么。源自《人人都是作家,却没有一个读者》

鼓吹自媒体,恰恰可以借用科技套餐下的那盘凉菜把这一病症不断放大,人人都争当着成为别人的媒体,非得把全家都搞成了自媒体人,唯独没有一个人知道别人到底在媒体什么。

以上说得还是在具备三力的情况下,结局都是那么的狗血和走样,如果您连三力都很难具备,那也就太自不量力了,不用任何人提醒,您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个亮角落静静体会常艳同学的那句箴言逆耳: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xiaoo-me

Tags: ,,,.
2012-12-31

2012让微信出尽了风头,七七八八说微信的不计其数,但大家围绕的话题无非是微信的团队、微信的创始人、微信的媒体属性、以及如何在微信上捞点油水等等……总之,看衰者寥寥。

但潘越飞童鞋猛然代表传统媒体钱江晚报说“我们想放弃微信了”,舆论哗然。先是爱范儿的“死亡恐吓”,后随天下网商的“死亡浅析”,这些以“死”之名的背后基本是告诉小潘一句话:传统媒体已经快死,离开了微信,死得更快。

就在一年多前,业界没几个人看好微信,因为微信是伴随着国外Kik(手机通信录的社交软件)火了之后的一款狙击国内米聊和盛大有你的产品,而非扩展地盘的攻击品,认为微信就是小马哥的一步昏招,一步把创业者带向沟里的奸棋,一款被概念冲昏了头脑的产品。时隔一年,微信火了,踏踏实实的火了,让当时不看好的那帮人彻底闭嘴!

是啊,老夫夜观天象,也没观出微信怎么会半路杀出个“公众平台”和“朋友圈”出来。

也正是这两个小功能,让媒体人营销人焕发了荣光,觉得未来的微信是不是可以承载点自己的东西出来?因此,微信从一个完全私密的通信工具变成了可以半私密的媒体平台。然后,潘童鞋算了笔帐,发现他们所寄予的厚望在微信上根本达不到,那么结论就出来了:微信不可迷信。

直到现在,微信官方的首页还是打着“支持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的一款手机应用,它说自己要拯救媒体了么?它说自己要做O2O了么?它说自己要怎么怎么样了么?没有,统统都是旁观者的YY。

所以我就觉得很滑稽,因为所有人的判断都是站在自己当下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直观体验下去预测,微信从没有说自己是什么,反而是拥簇者不断给它贴标签,贴完后又极力鼓吹,鼓吹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然后就开喷,说你怎么怎么着了,要么捧上天,要么摔死在地……

借仓央嘉措的一首小诗结个尾: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

你看好,或者不看好我

微信就在那里

不用别用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