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15

微信公号上,明明600字可以说完的话为什么要给人一条图文消息的点击链接?图文消息可以说完的话(没有字数限制)为什么只给两三行,然后给个“阅读原文”的点击链接?还煞有介事的说:我是为了提高你的阅读体验,我是为了给你更加丰满的阅读场景……

得了吧,您老主要还是为了赚些可怜的点击率。

大辉哥起初的“小道消息”真心叫好,因为它足够简单,足够直接,让人在最短的时间内阅读到几百字的精品消息。因此,当众多公号推送消息过来时,我都是有意的先看大辉的,因为他的信息能够减低我的点击成本。

慢慢的,大辉开始发图文消息了,不过还好,顶多点两下,就可阅读到全文。昨天在微信上了条“电信运营商是中国最大的黑客”,打开后只有张图片和“阅读原文”的链接,意思是再点一下才能看到,但这一步,明显让人感觉不爽。

明明点两下就可以的操作,为什么要让人点三下呢?

这就像 PC 端一些提供 RSS 源地址的网站,既然把内容移交给了第三方聚合工具,那就请大方一点,输出个全文多好啊,为嘛遮遮掩掩,只弄个简介,只给个标题,必须让人进去网站才可阅读?

用户之所以要用聚合信息,那是因为信息量无限,阅读时间有限,要在有限的时间内阅读到最泛滥的信息,所以聚合工具派上了用场。

PC 端我选择使用Google Reader,移动端目前选择的是微信。不过 你的 RSS 输出点简介可以理解,因为用户在 PC 端的上网环境相对来说稳定得多,多点一次没什么,反正看完就完,咱不在乎那些快和慢。可是移动端就不一样啊,人有时候在路上、有时候在车上、有时候在马桶上,谁能保证那个上网环境统一化稳定啊?这时还要让人不断去点击,像个大姑娘上轿似的扭扭捏捏,一波三折,一读三点(一次阅读,三次点击),真能把人尿给憋出来。

阅读600字,我只需要点击一下,阅读图文消息,我需要点击两下,阅读原文链接,我TM的需要点击三下。本来是有心建议,却无意成了吐槽,那就一吐到底,扫一扫那些在微信上让人不爽的公号

罗辑思维(语音点1下,全文点2下。爽)

腾讯科技(语音点1下,全文点2下。爽)

========================

果壳网(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爱范儿(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钛媒体(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商业价值(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蛮子文摘(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腾讯新闻(点2下进入全文阅读。不错)

程苓峰-云科技(点2下可阅读到全文。不错)

小道消息(有时候1下,有时候2下,有时候3下)

========================

36氪(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DoNews(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虎嗅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雷锋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极客公园(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福布斯中文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点3下才能阅读全文。不爽)

再无耻的吼一嗓子:珍惜用户时间,顾及用户使用场景,从你我微信公号开始。附:DoNews 招聘编辑运营

Tags: ,,,.
2012-12-31

2012让微信出尽了风头,七七八八说微信的不计其数,但大家围绕的话题无非是微信的团队、微信的创始人、微信的媒体属性、以及如何在微信上捞点油水等等……总之,看衰者寥寥。

但潘越飞童鞋猛然代表传统媒体钱江晚报说“我们想放弃微信了”,舆论哗然。先是爱范儿的“死亡恐吓”,后随天下网商的“死亡浅析”,这些以“死”之名的背后基本是告诉小潘一句话:传统媒体已经快死,离开了微信,死得更快。

就在一年多前,业界没几个人看好微信,因为微信是伴随着国外Kik(手机通信录的社交软件)火了之后的一款狙击国内米聊和盛大有你的产品,而非扩展地盘的攻击品,认为微信就是小马哥的一步昏招,一步把创业者带向沟里的奸棋,一款被概念冲昏了头脑的产品。时隔一年,微信火了,踏踏实实的火了,让当时不看好的那帮人彻底闭嘴!

是啊,老夫夜观天象,也没观出微信怎么会半路杀出个“公众平台”和“朋友圈”出来。

也正是这两个小功能,让媒体人营销人焕发了荣光,觉得未来的微信是不是可以承载点自己的东西出来?因此,微信从一个完全私密的通信工具变成了可以半私密的媒体平台。然后,潘童鞋算了笔帐,发现他们所寄予的厚望在微信上根本达不到,那么结论就出来了:微信不可迷信。

直到现在,微信官方的首页还是打着“支持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的一款手机应用,它说自己要拯救媒体了么?它说自己要做O2O了么?它说自己要怎么怎么样了么?没有,统统都是旁观者的YY。

所以我就觉得很滑稽,因为所有人的判断都是站在自己当下看得见、摸得着、想得到的直观体验下去预测,微信从没有说自己是什么,反而是拥簇者不断给它贴标签,贴完后又极力鼓吹,鼓吹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然后就开喷,说你怎么怎么着了,要么捧上天,要么摔死在地……

借仓央嘉措的一首小诗结个尾: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

你看好,或者不看好我

微信就在那里

不用别用

……

Tags: ,,,,.
2012-12-01

关于互联网:我的微信公众平台账号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账号!「xiaoo-me

我不知道在微信公众平台上开个账号算不算自媒体,但我觉得不管到哪个平台,个性化才是唯一值得追求的。

在这儿,【你会接收到我的所思、所想、所追随、所痛恨】。

如果我们“英雄所见略同”,也欢迎来投你的文章和你认为有腔调的文章。怕我来不及回复,可以在微博上@DoNews小欧,或发邮件到:xiaoo.sem@qq.com。

回复字母“O”,查看最近文章列表。回复字符“?”查看所有帮助指令。

过往文章存在:http://blog.donews.com/xiaoo/,两种办法找到我:1.搜号码【xiaoo-me】2.扫一扫右边的二维图。

微信上见。

Tags: ,,,,.
2012-02-20

话别十余年后,急骤突雨而来。有人说,那是一个纯真的年代,亦有人说,那是一个告别的年代。是什么?勾起了我们对那个年代的向往,是什么?让我们在心底里萌发了对她的一丝丝怀念?

那时节,对于大多数中国网民来说,上网,无非就是一种聊天;聊天,无非就是一种交友。可以说,聊天室是中国社交网络最初的雏形,她也是第一批中国网民进入互联网世界的“启蒙老师”。

在“启蒙老师”带领下,我们逐渐熟悉了碧海银沙、四通利方、网易聊天室、搜狐聊天室等这样的字眼(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没有米聊、没有神聊、没有陌陌、没有闪聚、更没有什么手机聊天室),并一步一趋地学会了看着键盘打字、很不习惯的披上马甲、硬生生的与友交流对话。有的讨论着霍金、有的歌唱着崔健、有的送去鲜花和嘉奖…

那时期的网络文学还没有“起点”,只有痞子蔡、榕树下、三剑客在轻舞飞扬。那时期的网络恋情也没有欺骗、敲诈和E夜情,只有一段段让人凄美心碎的恋情文字:

我轻轻地舞着,在拥挤的人群之中。

你投射过来异样的眼神。

诧异也好,欣赏也罢。

并不曾使我的舞步凌乱。

因为令我飞扬的,不是你注视的目光。

而是我年轻的心。

造物弄人,曾经的少年痴狂,如今早已不在。物转星移,当年的巴山夜雨,如今又被冠名为移动互联网。山不转水转,一款款全新的手机交友软件,正向我们踽踽走来。

她,只为捡起那些——曾被遗失的过往。

Tags: ,,,,,,,,,,.
2011-07-26

——死不了的Kik

高康迪同学说得没错,米聊神聊、有你、微信……又是一批被概念充昏了的产品,这可能也是大部分国内产品模仿别人的可怜之处,你比如说推图的陈仲军,目前他唯一能够说服自己的干下去的理由可能就是:Instagram在美国已经太火啦。

与其说他们充昏了脑袋,不如说他们还来不及思索,特别在这个未来都很看好的移动互联网世界里。

那Kik们在中国到底有没有市场呢?高康迪这么分析:

Kik火了,原因在哪里?1,跨运营商与手机平台;2,手机通讯录转移关系;3,可以查看发送与阅读状态;4,免费……上述这些特点,其他产品可以达到吗?当然可以。产品设计和技术都不是壁垒。飞信可以做到234点,而手机QQ可以做到全部。

先抛开中移动的飞信不说(人家是运营商),不太赞同手机QQ真比Kik们牛掰。首先:

手机QQ是桌面QQ移植,除了一些笨拙繁杂的一些无用功能外,最主要的因素是其用户行为的模式。前者是用户属性在前,用户关系和用户身份靠后,而后者是必须有一定的用户关系和用户身份为基础,才可以参与相应的用户属性。

我们现在为什么离不开QQ?不是因为我们都喜欢QQ那个聊天窗口,而是因为腾讯把用户基数壮大到一定程度后无形捆绑了我们,换句话说,你离不开的并非QQ,而是你QQ上的那些同学、亲人、朋友和同事们……

Kik们从一开始就需要你具备自己的社交关系,拿这张关系网去不断搭建现实生活中的“互联网”,等于是先要有用户关系和身份的融入,才能建立用户本身的属性。

马化腾有没有故意误导市场不知道,腾讯要走自己的终端不假,而且还是Android的系统才预售1280元,这么直面惨淡的处境是该为Kik们捏把汗。

但有木有出路现在谁都是猜测,假设一下:

如果你想跟女友免费短信、语音交流或对讲聊天,你觉得是装个免费的IM软件合适?还是购买一款1000块钱的手机划算?

对于不同背景关系的朋友、同事、甚或客户,为了说服其相互沟通的免费而建议购买一款手机,当然就更远远不如让他安装一款免费的软件要靠谱得多。

(阅读全文……)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