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30

有些日子没听到过牟长青以及28推忽悠人的动静了,也许是因为惧怕,也许是因为肚里真没像样的货,今天无意到SEOWHY论坛转了一圈,又发现网友揭发这厮的一篇文章,很不错,推荐阅读,题目叫《论:牟长青之流!》以下是原文:

牟长青?一个时代性的产物,绝对是一个时代性的产物。此物的诞生伴随着的是网络垃圾,群发,起哄,偶像以及严重的以畸形的知识来误导国内的营销市场!当然有一点是值得推崇的,就是自我炒作及个人品牌的创建!这一点不必老谋子差!但是从牟长青之流的横行也可以看出国内SEO及SEM市场的混乱以及浮躁!我们暂且用SEM这个词来总体概括SEO及Marketing,这也是这个所谓的牟长青所从事的领域!我们来看看这帮人整天在干吗吧:

1:干货分享是他们最热门的内容

所谓的干货,硬通货,其本意是代表最基础和恒久价值的物品。呵呵,可是在牟某人的博客里,所谓的干货就是一些可以乱发广告的资源,包括论坛,软文站等等!用这种取巧的途径来严重误导新入门的所谓弟子!让他的“弟子们”觉得,只要能收集到这些资源,只有手里掌握了这些所谓的“干货”,就代表了以及熟悉了网络营销!

2:SEO基础及资源利用

牟某人似乎从来都不会涉及到SEO的基础理论及一些必备知识,他所要做的只是不断的吹嘘自己的几个站点的排名及Alexa流量!让他广大的“弟子们”不断的崇拜并继续崇拜着!利用这些表面现象来误导别人,只重结果,而不会考虑到只有扎实的基础,才是成功的关键!而且SEO并不是以流量及Alexa数据来衡量的。当然目前国内的网络环境决定了这一点,浮躁的心理早就世界上最多的垃圾站,采集,采集,还是TM-D采集!那么有了他的所谓干货,自然就是垃圾遍地了!

3:取巧途径

看过牟某人的博客之后,羡慕的当时他的评论数量,左一个大师,又一个崇拜!不过再看看内容:不过是围绕着如何提高PR,如何更加巧妙的在论坛或者博客里留下可怜的链接,如何更加快速有效的制造网络垃圾来欺骗搜索引擎,然后产生和他一样的崇拜效果!说到这,哎,怎么说呢,去看看Chinaz或者A5的软文,然后对比一下国外的SEO博客,一个是整天的浅谈也谈,围绕中内容外链制造了无数的大同小异的文章!如果你订阅过国外的SEO博客,每天的更新内容就足够你坐在那看上一天!牟某人教你的是如何围绕一个不变的话题,通过更多的途径,创造出更多的垃圾内容,而真正的网络推广较你的是如何发掘更新更加有价值的东西!

4:针对新的社会化网络

牟某人的QQ微薄粉丝很多,当然这些你也不能眼红别人!可是他的那些所谓弟子们呢?当师傅的依靠弟子的吹捧把自己赚了个满盆满钵,可弟子们却还是破衣烂衫~~~这似乎是在行骗哇!这帮B整天说的不是如何建立权威获取粉丝,而是一些投机取巧,欺骗,忽悠等等手段来窃取粉丝!可悲!而对于社会化网络的认识,同上,仅限与发广告!

所以,哎,算了,我也不好说!只是建议大家多学点知识的东西!想学SEO理论基础的,可以到国平的论坛,那里有很多的理论,而且比网上流传的都要新颖!想学heimao发垃圾的,牟某人只是小菜,去国外的BH论坛博客混一混才是正道,但是学heimao还是要有基础只是支撑的!想学SEM网络营销的,同样推荐你订阅一些高质量的专门博客!我们要的是真实知识的积累,而不是盲目的去攀高和吹嘘!

本帖转载自【http://www.520566.net/wtfmouchangqin.html】 个人确实觉得应该晒出来给大家看看,不管怎么样。

Tags: ,,.
2011-12-01

说来蹊跷,就在一位百度内部网友留言惊爆:牟长青是被百度开除的,我的博客第二天就被黑了,是谁干的,我想他心里最清楚。下面是被爆牟长青被开除的全部内容,均来自下面这张截图:

《牟长青被百度开除》原文

牟长青这种人居然在网络界这么有名,真的很可笑。牟长青最大的吹嘘资本是在百度有啊做过,可他当时是最最底层的执行人员,而且最是后被百度开除的,他在我们百度内部就是一个大笑话。

谁若不信,问百度有啊的人或相关知情人。(当然,大公司开人比较委婉,通常是边缘化的方式,大家懂的)

导致牟长青被开的原因除了他没把本职工作做好外,最重要的是利用上班时间和公司资源干私事。上班时,不是写博客推广自己,就是上微博刷粉丝,他自己的微博刷到了20几万,但是公司官方的微博才一万多。

特别是他利用工作时间搞出28推后,他在百度的生涯直接OVER。我们内部对他的评价是这样:确实是一个 “推广大师”,但是只会推广自己。

Tags: ,.
2011-11-25

此文在网上流传甚广,基本是道出了一个真实的牟长青,不过肯定不是我写的,但我非常喜欢这样一种善意提醒和鞭笞,希望本文作者在看到后能跟小欧取得联系,欧非常希望跟你做个朋友。

以下是文章正文:

落伍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当街一个资源交流专栏和网站建设专栏,里面全是灌水,可以随时瞎聊。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钻进去,花5元买一包烟,——这是三年前的事,现在每包要涨到10元,——在电脑前坐着,美美地抽了灌水;倘肯多花一元,便可以买一碟盐煮笋,或者茴香豆,边吃边灌了,如果出到十几元,那就能买一样荤菜,但这些顾客,多是草根,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已经发达了的,才踱进一个叫DONEWS的地方,叫了个小姐,慢慢装B。

我从七年前起,便在落伍里混着,鱼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发达了的草根,就在落伍做点事罢。外面的草根,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烟从柜子里拿出,看过不是假的,又亲看将找回的票子是真的,然后放心:在这严重兼督下,做得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鱼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辞退不得,便改为发表情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落伍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鱼是一副凶脸孔,草根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牟长青到店,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牟长青是站着灌水而号称发达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穿的虽然是长衫,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SEO、网站推广,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牟,自己便从描红纸上的“SEO专家牟长青”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自己取下一个名字,叫作牟长青。牟长青一到店,所有灌水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牟长青,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酒,要一碟茴香豆。”便排出九个大字,叫zz d h . n e t。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的东西了!”牟长青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X站的流量,吊着打。”牟长青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流量不能算偷……窃流量!……做网络推广的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牟长青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写得一笔好软文,便替人家写写软文,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软文,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写软文的人也没有了。但他在我们落伍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粉板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粉板上拭去了牟长青的名字。

牟长青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牟长青,你当真会SEO么?”牟长青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CEO也捞不到呢?”牟长青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SEO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鱼是决不责备的。而且鱼见了牟长青,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牟长青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学过SEO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学过SEO,……我便考你一考。SEO,是怎样做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牟长青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做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站长的时候,进流量要用。”我暗想我和鱼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鱼头也从不将SEO挂在嘴上;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不是搜索引擎优化么?”牟长青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落伍,点头说,“对呀对呀!……SEO有四样做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牟长青刚用指甲蘸了酒,想教做SEO,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有几回,邻居孩子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牟长青。他便给他们一人教一句SEO。孩子们看完,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牟长青。牟长青着了慌,伸开五指将帖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帖子,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于是这一群孩子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牟长青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鲁迅笔下的真实牟长青形象

鲁迅笔下的真实牟长青形象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鱼正在慢慢的结账,取下粉板,忽然说,“牟长青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钱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灌水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打折了腿了。”鱼说,“哦!”“他总仍旧是偷。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偷到百度家里去了。他家的东西,偷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写服辩,后来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跑路了。”鱼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账。

中秋之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顾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来一个精华吧。”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牟长青便在落伍下对了门槛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来一个精华。”鱼也伸出头去,一面说,“牟长青么?你的贡献还是负数呢!”牟长青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精华要给。”鱼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牟长青,你又偷了东西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偷,怎么会打断腿?”牟长青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鱼,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便和鱼都笑了。我温了酒,端出去,放在门槛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文大钱,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喝完酒,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牟长青。到了年关,鱼取下粉板说,“牟长青还欠十九个钱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牟长青还欠十九个钱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牟长青的确跑路了。

Tags: ,,.
2011-10-11

我非常讨厌“成功”这个词,也反对一切打着“成功学”到处招摇的机构和个人。(是不是骗子,另文单说)木办法,大家都这么说,我也凑合着叫吧。

所以,非常害怕当传统行业这股名为“成功学”的风刮向互联网上的时候,那将会是一场怎样的悲剧。因为,我从不知道谁有这个能耐,随便去给一个人的成功与否去断言。别急,张无计发话了

所谓成功,就是达到了目的,哪怕这个目的再不堪。牟长青做28推的目的是什么?公益活动?如果你真的相信是这是为了公益,恐怕你不合适做网络营销。但不管他用了什么手段,他推广了自己。牟长青是做什么的?是做网络推广的。做推广的人,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推广自己。他达到这个目的了。从这个角度上说,牟长青是成功的。成功有大有小,小欧在开炮的时候,引用了丁磊,李彦宏,马云,马化腾,张朝阳,周鸿祎这些人的名字来反衬牟长青是个只会炒作的无能之辈,并哀呼“悲叹悲叹!草根再无英雄!”可是在我看来,把牟长青和那些名字放在一起比较更像是对牟长青的一种肯定。

其实无计犯了一个很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偷换了概念,他把28推的“成名”嫁接给了牟长青的“成功”。

好,那现在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由于大家都知道28推,也由于牟长青操作了28推,所以说,牟长青就“成功”了?

那真的是这样么?

老早就说过,牟长青顶多算是一网络红人,他仅仅是成名而已,而且只局限于互联网最底层的草根圈,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他还真不如凤姐、小月月那些人,至少人家是面对的全体社会。

所以,只能说:牟长青是个成名后的草根,因为:

1.他没有什么像样的商业模式,他所会的就是发文、发文、发文、再发文,发到别人恶心为止,都知道了他会发文为止。

2.他没有长久的受众用户群体,他所能抓到手的是,对互联网一脸无知,却好盲从的初级网民,等这些网民基本脱掉那层幼稚的“睡衣”后,也就离开了他的“怀抱”。

3.他不懂真正用户的基本需要,他能蒙蔽了的是不如他的“徒弟”(可能也是未来的合作伙伴),好了的话,估计以后向这些徒弟们收点赞助费啥的,但他根本没想过,普通网民对他们的反感。

不能否认牟长青的是,经过他长年月累不断的鼓吹、说教、宣传网络推广如何如何的神通广大外,的确能为中国互联网的用户基数做点贡献,这顶多算是他的一点小小的成就,得到的代价是被一些脑残2B的徒弟们捧成了名。

直到现在,我并不敢给成功下任何定义,我只知道牟长青是位还没彻底失败的名人站长。连姚晨都说了:名人算个球!那站长名人可能连球都算不上了。

既然连球都算不上,那咱们还天天在网上得瑟来得瑟去,有意思么?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9-16

判断一件事情能否做下去,无非两种情况:1.价值判断;2.事实判断。

在价值判断上,我认为28推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网络传销论坛,可是牟长青不这么认为,对此,他既没有站出来公开反对,也没有更改自己的推广策略,而是不停的在给我发短信,说我在变相中伤他,更有一些恐吓言论,说他要找我家人如何如何……当然,没有江礼坤说得那么赤裸裸

好吧,既然牟长青在价值判断上给不出什么回应,那请借一步说话,学会说这三个字:【然后呢?】(也就是事实判断)

也许你会说:

牟长青好歹干了五六年的网络推广,怎么会没有任何价值?

OK,然后呢?

然后他弄了个28推啊。

OK,然后呢?

然后他一直在扩招徒弟啊。

OK,然后呢

然后在草根圈一夜之间就成名了啊。

OK,然后呢?

然后不断地互相分享他们的推广经验啊。

OK,然后呢?

然后走到哪儿都能踩到这些人扔的垃圾啊。

OK,然后呢?

然后……

在回答不出这个“然后”之前请先看这三个问题:

1.有没有哪家互联网公司是靠牟长青们推出来的?

2.有没有哪个互联网产品是靠牟长青们推出来的?

3.有没有哪款互联网应用是靠牟长青们推出来的?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反正我是没有见到过。说白了,就推出了一个牟长青本人和28推,附带半个他老婆。(一个基本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就这么被推得一踏糊涂)

所以,他们的本质上一个金字塔式的推广结构,除了最上边的一两个人之外得益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是牺牲品,这也正是跟传销极其相似的地方。

对于沉陷传销旋涡的人来说,传销绝对可以在很短时间内赚很多钱,可结果呢?除了金字塔最顶端的人携款潜逃外,下面的人都是赔的血本无归。

要想不被这些人骗很简单,那就是牢记这三个字:【然后呢?】不管他们使出什么样的花样和玩法,都别忘记多问几个【然后呢?】。

无聊的谩骂和攻击其实没有任何意思,只有用事实和数据才能告诉牟长青的28推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OK,下面是我在微博上发起的一个投票,请投上您宝贵的一票。t.qq.com/p/t/46070085900519

推一把

Tags: ,,,,.
2011-05-14

——写在牟长青离开北京以后

网络推广这个怪圈最让人受不了的地方就是:它们喜欢把长时间夹带私货的猎取演变成是一种义务的或免费的供给,并不断扩大其“供给”范围。闻讯牟长青这厮终于要离京,难免欣生喜慰。

昨天看到有人问,牟长青要离开北京了,是被小欧骂的没脸在北京呆了吗

是的,持续几个月,我写了一系列关于牟长青和网络推广的帖子,从长青的下场发和夸的招术、从网络黑社会性质推广信用的欺诈、从忽悠新人入伙欺骗站长换链,再到最后一锤定音的网络传销……由外到内把牟长青的衣服扒了个干净,现在只剩条内裤。

目的是想让更多的互联网新人看清这个推广背后的内幕。我很欣慰的是:我的苦口婆心并没有白费,有些人还是慢慢开始醒悟过来。

有这么一位网友在我博客留言

牟长青整天分析这个,分析那个,自称博客有上百篇原创文章,仔细看看原来是一些废话,废话中多次重复GO9GO和站长导航两个垃圾站,恶心。

有这么一位网友对牟长青的传销行为提出自己的看法:

早看清牟长青这一套了,找了28个没智商的帮他推论坛,28个人苦B苦B的干,还没有任何工资,牟长青的工作只是当一个老板,下派任务,而且还不需要给工资。这么SB的事也有人争着抢着做,我表示很蛋疼。从第一期他的学员做的 微薄比他的收听人还多就证明这斯给不了那28个人什么东西。后来可能有个哥们看透这一点了,不去完成他所谓的任务了,就马上被T掉了。牟长青也很虚,如果所有的学徒都这样,他就杯具了,为防止思维的散播,于是来了这一手。回到最原始的,其实牟长青还是比较好的,毕竟他还没收这些人钱,有很多人是收着钱还让你当苦力。

不得不承认,这些网友一下子就摸到了牟长青的内裤。

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是真理,当牟长青把这些废话重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网民们的潜意识就会在无形中接受了这种说教和传播。这是一种潜移默化了的洗脑方式,很可怕!很可怕!

因为在令人发怵的网络传销世界里只允许存活两种人:1.发号施令的骗子。2.听之任之的聋子。不信各位去骗子的28推上发一些类似质疑牟长青的帖子,保证存活不了2分钟就会被那些“训练有素”的聋子们删掉。

所以,28推目前的情形是:骗子们使劲浑身解数来欺骗聋子;聋子们捂紧双耳来从骗子;而我们外人无论如何撕心裂肺的去呼喊这些骗子和聋子回头是岸,他们一个是视而不敢见,一个是视而听不见。

牟长青的高明之处正是把这种骗子对聋子的洗脑行径,巧妙转化为师傅对徒弟的“传授”行为。如果我们不动脑子想,真的会掉进他们早已布置好的陷井里面去,孰不知这样一个遮人耳目的师徒关系恰恰就是网络传销的变种……

网友奎少老早就提醒过我们牟长青的网络推广是一种传销;网友疯男,亲自被同学骗过搞传销,也认为牟长青现在的网络推广夹杂着网络传销的毒素;就连一向对此事件持沉默态度的Zac,看到当推广成为一种传销时,也无可奈何的说了句:什么事都一样,道路是曲折的

是时候了,起来吧,不愿做聋子的人们,一起来扒掉那些骗子们的内裤,让那些爱骗人们的传销神棍都滚出京城吧。

Tags: ,,,,.
2011-04-28

——防火防盗防长青

百科上对网络传销的解释是:网络传销使用了隐秘的不公开的手段,它的得利方式同样是交纳会费(或说是享受产品),然后再拉人进入作为自己的下线。

可见界定网络传销具备三个条件:1.手段不公开;2.享受特殊服务(或产品);3.无限扩展人头。

现在我们再来看看牟长青那干人的行为算不算是网络传销!

1.牟长青“网络推广”行为看似一直在“分享”,但并没有公开过其具体的操作和手段。(当然,人家对外的回应是,一个具备职业道德的人不应该透露这些细节和案例。)

2.大量从网上的招揽人头,不过他所说的是招徒弟。(废话!他敢赤裸裸的说发展人头么)

3.招来的徒弟(人头)可免费享受他多年来积累的网络推广技术服务。(让这些人头去听从牟的号令,以便互推、互吹、互拉,详情请参看A5上的一篇帖子:网络推广者牟长青的传销推广)

所以不难理解,牟长青为什么如此高调面向全国大量免费征收“徒弟”,如果长青此君确实是想为互联网行为做点善事,完全可以通过如此繁多的互联网工具(PS:看看现在的社会化媒体多么方便)面向大众来进行,何至于拿收“徒弟”这一掩人耳目的拉人头方式进行暗箱传销呢?

可悲的是,我们国家目前的相关法律尚未健全,无法给予牟长青这干人的网络传销行为进行有力打击。再加上好多互联网新人盲目、麻木、跟风的天然弱僻,让牟长青们能够数几年如一日地在互联网上呼风唤雨,用僵尸马甲来裹挟民意,操作手段之下流恶俗不说,而且被牢牢的扣上了“网络推广专家”的冠冕。

嗟乎!但愿不是我一个人的智商出了问题。

小欧的微博签名

网络黑社会

(阅读全文……)

Tags: ,,.
2011-04-22

网络蛆虫们的日渐泛滥,随时随刻都充斥着我们对互联网的体验。

前些日子,我在5G上写了篇“发和夸”是牟长青们的所有推广招术,新京报的一位叫肖承胜的蛆虫终于按耐不住,跳将了起来。反驳了一篇前言不搭后语的垃圾帖:实在看不下去了,小欧O你这个垃圾,闭嘴。还傻不拉叽在文中留了句:

5年之后的牟长青在某些方面能达到今天蔡文胜的地步,这话我搁这了;

肖承胜……蔡文胜……谁也无法否定他们之间没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蔡文胜是谁呀?他是成功的么?他是有先见之明的么?上篇帖子已经有网友说了,蔡文胜他就是一PB

蔡某人只是生逢其时、投机取巧,钻了一把域名的空子,说破天也只是一个还不算太失败的商人,请问,他给互联网供献过神马?创新?技术?产品?模式?还是影响?

是的,你当然可以说他赚到钱了,所以他是成功的。废你妈的话,商人的工作不就是赚钱么?商业只是一种交易行为,并非创新行为。蔡文胜是拿着并非自己创造出来的域名在跟其他人去交换,然后从中赚取时空差价……你可以说他是具备一定的商业头脑,但不能以此就说他是成功的互联网人。

再看我们的牟同学,他现在虽然说是做网络推广,其实是在给自己画一个圈,圈一些自己“培养”出来的捧手,然后进一步去操纵网民口碑。因为一个很浅显的道理:一个人说什么没人信,两个人呢?三个人呢?三百个人呢?三千个人呢……

牟长青们跟网络黑社会唯一不同的是,前者唤呼“徒弟”;后者称呼“水军”;干得其实都是一个勾当而已。

这是一种以三人成虎的操纵之势(的确带点网络传销的性质)。如果确实发展起来了,那真的很可怕。牟长青他本人也很清楚,他一个人说什么相信,早期做论坛推广时为什么申请那么多马甲?不就是想制造一种千人成局的假相来迷惑网民么?

搁句话:

肖承胜,你给牟长青五年时间,我给你十年时间,十年后,我们再来兑现你到底是不是见风使舵的主动奴才。

Tags: ,,,,,.
2011-03-03

什么是网络推广,各位可以去百度一下,那里有答案。我在这里说的是什么是牟长青那伙人的网络推广!在上上一帖中,我给出了答案,那就是两个字:“发和夸”。

好,现在看什么是网络黑社会,百科

之所以称其“黑社会”主要在于,它们不仅能为客户提供品牌炒作、产品营销、口碑维护、危机公关等服务,更能按客户指令进行密集发帖,诋毁、诽谤竞争对手,使其无法正常运营。

如果按照百度所说的上述概念来介定网络黑社会,那我们可以就此说出牟长青及28推的徒子徒孙们搞的就是带有网络黑社会性质的推广活动

在去年年底央视的一期焦点访谈-揭秘网络推广运作(URL:http://video.sina.com.cn/v/b/41502231-1798180812.html)中,我们知道,在网上,的确有这么一伙人利用QQ群等即时通讯工具建立自己初期的运作团队。(注意:这些头目跟一般人建群的区别是:他们往往动辙就有十几个群甚至几十个群)

他们表面上“打”的招牌各都不一样,有的是网络水军,有的是网络推广,有的是网络联盟,有的是网络培训……等等等等,太多了。牟长青他们用的是“28推”这个新名字。(各位可以去网上找一下28推的QQ群,最少不下60个群了(UR:http://goo.gl/Pi76y),其规模其态势可见一斑)

只不过,网络黑社会用的是三个字的执行方针:“推”、“打”、“删”。牟长青们用的是三个字的指导思想:“推”、“夸”、“发”

先看“推”。(双方的最终目的)

网络黑社会推的是那些想在网上迅窜红的普通人;牟长青们推的是他们内部的徒子徒孙;他们推的对象虽然不同,但它们所采用的手法都是一样的。

网络黑社会采用那些网络名人的恶心、粗俗、反主流的“与众不同”策略来实行他们的一连贯推广策略;比如 :芙蓉、凤姐、小月月等。牟长青们采用他们内部的互相吹捧、互相卖弄、甚至自我意淫的手法来吸引大家的注意。比如:何涛、管鹏、还有他本人(目前已经把他推为网络推广大师的位子)等。

再看“打”和“夸”。(双方的执行策略)

网络黑社会靠得是“打”;牟长青们用的是“夸”。“打”谁?“打”竞争对手、“打”那些交过钱的企业的对手;“夸”谁?“夸”内部同行(不管这些同行是多操蛋)、“夸”内部活动(不管那些活动是多低俗)、甚至自己“夸”自己。

网络黑社会的“打”,是为了让竞争对手的口碑在网上遭殃;牟长青们的“夸”是为了让内部徒孙们的“经验”人人皆知。一个是正面打击对手,一个是间接抵毁别人。看看这两者,何其相似来尔!!!

最后我们说“删”和“发”。(双方的执行手段)

不管哪家网络黑社会都少了联系百度去“删”帖,不管哪一个牟长青门下的徒孙都少不了去互联网上的角落去“发”帖。(他们的足迹从最初的留言板到BBS再到SNS再到博客垃圾评论再到时下很火微博……处处可见这伙人孜孜不倦留下垃圾信息的身影)

综上,是网络黑社会和牟长青们所达到的目的、所采用的策略以及所运用的手段进行简单阐明。如果说网络黑社会是以一种积极的制造垃圾来打击对手,那么,牟长青那伙徒孙就是积极进行垃圾推广和恶俗活动来抬高自己

如果他们仅仅就是以上这些伎俩和操作,我们也不必说些什么,可悲的是,这样的操作,带来的后果极其恶劣和严重:

1.毒害了中国网民对互联网信息的分辨。

由于他们双方一开始都有各自明确的目的,所以都会制造大量虚假的信息在互联网传播。前者是颠倒黑白,打压对手。后者是混淆是非,忽悠网民。

2.抹杀了新网民对互联网的认知和理解。

不管是网络黑社会还是牟长青们的网络推广,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在制造子乌虚有的离奇内容。网络黑社会靠杜撰某人的某某语录(如:凤姐的征婚广告)。牟长青们以拉帮、聚派、抄袭、伪原创等等所谓的“网络推广”技巧的软文来误导新网民。让新网民在他们所营造的那个“氛围内”丧失掉原有的创造力和分辨力。并误认为从事互联网行业就是他们所看到的那个样子!

3.滋生了网络“蝗虫”的出现。

写到这儿,你也许可以理解为什么互联网上总有那些垃圾信息和低俗活动的出现,无论是你的个人博客的评论里、还是在社交网的SNS上,他们是一支永远挥之不去却又欲壑难填的网络“蝗虫”

城市的蝗虫是那些随处可见的办证信息,网络上的蝗虫无非就是他们这些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网络推广活动。城市的蝗虫我们人人可憎,而且到处张贴垃圾广告是违法行为,那网上的这些垃圾行为谁来管一管呢?

为了你,为了我,为了我们所有人,强烈呼吁有关部门能够注意网络蝗虫不断泛滥这一现象!

争取最快最好给予这伙人的网络黑社会行为进行全面绞杀!

小欧的微博签名

网络传销

其他看官们还读过以下:

Tags: ,,,,,,.
2011-02-22

——网络喷子手,何时才收手

牟长青在昨天的电话中一直也在给我说,他确实很委屈、很无辜。网上好多虚假信息和无聊转发并不是他本人所为,他之所以天天在微博上不停地转播一些无用、无聊、低俗信息,完全是为了维系他所在的那个生活圈子,而不是误导新人应该照着他那么做。说我不该把现在推广行业这一盆子屎(推广欺诈)全都扣在他身上……

对此,我深表理解,但不能赞同!为什么?我们就先从逻辑的最底层说起:

从2005那一年至今,搞所谓网络推广的这帮人(以牟长青为主谋)在网上很是猖狂,根本无视别人的存在和新人的感受,今天是吐血分享这个、明天是浅谈那个、后天又是再谈什么什么干货……他们就算是胡说八道也没人敢出来说他们半个不字,因为在他们幼稚的脑门下,一直维护着无比荒诞可笑的“两个凡是”:

1.凡是反对牟长青他们的,都是想炒作,都是想成名,都是想利用他们的名气……(其实他们不知道名人跟名狗没啥区别)

2.凡是想炒作的、想成名的都是恶意的、都是图谋不轨的……都是不能搭理的……(其实是他们不敢回复网友们的质疑)

就拿这次我来说吧,我很久前就不赞同牟长青们对网络推广那些无聊的分享,博客里也经常提到,但在那牟本人看来,我的用心是恶意的、是想炒作的。从一开始就把我和他的立场划出了界线,这是无可申辩的诛心之论

虽说牟长青现在算是个站长圈里的“名人”,但离真正的名人差得太远太远,更何况,牟长青又是一个有名无实的人,也就是说,一个非实至名归的人。所有的分享和经验都轻不起别人的半点推敲和质疑。

电话中,牟长青还提到:他在传统行业中没有任何实战过的项目,他所有的家当,就是在站长圈里的那几个拿时间和互相吹捧的关系来打造出来的垃圾站。

如果说,除了站长这个圈子,他在业外还有一些实际项目确时是用那经久不衰的经验和炉火纯青的技术推广而成,然后围了一圈各行各业的人上去,这会让我打心眼里佩服!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所以,思来想去,一直骂别人想炒作、想成名的其实是他们那些搞推广的人想成名、想走红,然后互相吹捧、互相采访、互相夸大……最后再啰嗦两句:

1.如果牟长青们确实是一个很纯粹分享自己经验心得的人,何至于跟个明星似的全国各地走穴、到处亮相、什么这会那会不停的露脸?难道脸也要分享?

2.如果牟长青们确实是一个很纯粹分享自己经验心得的人,你何至于今天接受采访、明天接受采访、后天还是接受采访总说一些早已经腐烂透了的陈芝麻烂谷子呢

为了成名,牟长青不得借用28推在全国范围内收徒弟拉人头;为了成名,牟长青不得不在微博上互转、互发、互夸;为了维护“专家”名气,又不得不在博客里说一些冠免堂皇的假话、空话、大话,发一些无聊至垃圾的忽悠帖子……

谁能够回答,这样的忽悠为主和欺诈推广,还要在互联网上延续多少个日日夜夜?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