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08

知乎这两天请了一干人在开展自媒体的圆桌讨论。

从什么是自媒体开说到怎么才是自媒体、怎么能吸引粉丝、大家对自媒体有何误解、为什么有人需要自媒体,还有一些什么做自媒体的初衷等等……一堆闲而无当的谈话杂碎。

我觉得,所有搞传播的,只澄清两个问题即可解决一大半,那就是:谁在说?谁在听?

又或,说话者是谁?听话者又是谁?

老罗所推崇的“魅力人格体”或“人格清晰度”,只是作为说话者的一种表达方式,并把这样的表达方式当成自己的“招牌菜”去招揽营生,这种表达方式也许会更投巧、更卖乖、更让人哈哈一乐,但是,这能说明什么?

这什么都说明不了,如果他的听者是具备一定的辨识能力,他的这种传播方式仅仅是一枚很另类的信息接收器。

作为听者,我接收到你这条信息不会仅仅是只接收,我需要不断回嚼、思考、判断,然后决定是否同意或弃之云外。

这也是自媒体人天真无邪下的一种异端妄想,他们总是认为:我只要用很个性、很牛逼的表达方式把信息群发给听者,就万事大吉了,只要我能坚持下去,我就可以是自媒体了。

我个人很喜欢老罗,我是老罗的听者,我也不排斥所有高举自媒体的人,我都尽量成为他们的听者,但是,我很难成为他们的听话者,因为,据我仅限的目测高度:

他们目前都极力要把自己扮演成一位相声演员,可悲的是,相声演员的主要功效在「演」。

一个只会表演的媒体人,拿什么让我相信他的话语权是货真价实的呢?不客气的再带一句,一个给听者带不来信任的媒体人,还能蹦跶多久呢?

华尔街中文版黄锫坚撰文

忘掉自媒体,那是媒体遗老遗少们最后的泥饭碗。去拥抱“我们即媒体”吧,当前的中国,需要更多“临时记者”,需要独立思考和有洞见的分析,需要点评梳理公共事件的志愿者。这一次,每个个人(媒体)的可信度,不是来自官方认可,而是来自声音市场的竞争和长年累月的人品积累。

是滴,人品大于叫嚣。对自媒体来说,信任大于表演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4-23

相信业界朋友昨晚在朋友圈中,都看到一组自媒体人聚会的全景照,虽然我跟其中的大部分人都认识,个别几位还比较熟,但不能因助长了交情而丧失掉交流:)

我总是若有倾向的认为,凡是亮出旗号说自己就是自媒体的,那天生就应该是跟「独立」、跟「影响力」这样的词汇牢牢套在一起才对。

我想不明白,一个人前脚刚从某机构内抽出去搞自媒体,后脚又插进另一个组织内,这样的折腾自己和招惹别人,究竟图了个什么。

几年前在独立博客咋咋呼呼的时候,我就吐槽过他们自写自夸的难堪吃相。(请移步阅读《别装了,你写得不是独立博客》)

果不其然,在被自媒体嚷嚷过后的独立博客,现在剩下的都是些半残快死的个人站长(大多都是垃圾SEO和软文达人为主)和少有的几个媒体从业者及技术分享者(墙外>墙内)。

除去形式,单纯的讨论博客、独立博客、微博以及微信这样的信息载体,没有丝毫意义。

因此,我觉得自媒体这个实体能否存在,或应不应该存在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媒体这个实体究竟意味着什么样的实力?以及,这股实力如何变现?如何商业化?如何持续商业化?

这可能也是自媒体联盟能够催发出来的第一要因。

简言之,自媒体联盟出来至少要干这么三件事:抱团子、壮胆子和接单子

从抱团子来看,自媒体人已经跟独立相去甚远,哥几个在一起喝喝小酒,扯扯闲篇可以,至少我不会指望望他们能够说出多么掏心窝子的话;

壮胆子可以说明他们从没有打算尝试着走一段荆棘之路,彼此照应,相互推荐,互相抬轿,今天你捧我是资深自媒体人,明天我夸你是著名微信专家;说白了,兄弟我出来拉支山头,圈块地盘,人微言轻,需要有靠山。

接单子不用多说,这是直接关乎到哥几个未来的“坐地分赃”。

抱团、壮胆、接单,看似不太搭界,但却层层相连,这就是组织的力量,组织会安排每一个自媒体按照既定的任务去分工。

比如,我在朋友圈看到过“组织”给某一位组织成员过生日,刷的满屏都是那个家伙的微信公号;我还看到过“组织”通过各路自媒体人马号召读者来给灾区捐款,也是在同一时间,我只好退出账号,躲避骚扰。

未来的未来,我估计还会有很多「组织行为」动用自媒体的力量来定时发布任务指数。

可是,这又如何呢?

明眼人从抱团子和壮胆子看过去,足以说明这伙人不具备多么厚实的家底和实力,才需要结盟来吹虚和捧臭脚,自然不会涉及到后面的接单子,除非碰到传统企业的老板,人傻、头大、钱多的主儿。

所以说,自媒体,本身就是在做梦,自媒体联盟,无非是心照不宣的帮衬着做梦。

谢文最近放过一句狠话:“自媒体或APP型媒体都是逃避性自慰”。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我觉得自媒体联盟就是集体性梦遗,并在这样的梦遗中享受瞬间的高潮。

码字人一定要有梦,但一不小心,将会是一帘春梦。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
2013-03-04

一个人做任何决定都是被逼的,这句话我是信了。拿程苓峰老师来说,他也是先后被拒之门外两次(详见峰哥《造出10个虎嗅和100个云科技》),那也是被逼的没法儿了,才想着如何另起炉灶,才想着营生自媒体。

就好比一个被拒绝入驻沃尔玛的水果摊贩,心里一劲嘀咕:“你们不是不让我进么,你们不是穷规矩很多嘛,好吧,我就在你们门外另起一摊,然后到处说你们的坏话,说你们很贵、说你们的不鲜、说你们的水果里有***”最好是你们都赶紧死了,我然后就活旺了。

小欧的微信公号

小摊贩之所以敢这么想,那是基于一个明确的逻辑前提:我只为自己的水果卖个好价钱,至于会不会影响到沃尔玛店的其他几万人糊口,管劳资鸟事?

可以肯定,自媒体人(相关文章请进一步阅读《最自不量力的人才会做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1’来阅读)是个光脚的,时刻处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自媒体人的诞生,前提是一个很自私的目的,他只想到了自己的稿酬,自己的影响力,自己的自由,好吧,那还不如自己搞个媒体呢,一切自己说了算。咳,这么推,是有些滑稽。

可是,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呢?难道多赚点就错了?难道我只能做某个机器上的螺丝,独立了就要挨批么?不是,我们说的是自媒体人的诞生契机:它不是因岗设人,而是因人设岗。

如果自媒体人是个岗位的话,那么它从出生之日起就伴随着浮躁、伴随着互相争风吃醋、伴随着自产自销、伴随着既给孩子当爹,又给孩子当妈……像昔日的个人站长那样:更原始、更土鳖、更不知疲倦,需要有更多的技能集于一身,那个时候的站长们会写码、会设计、会SEO、会组织有利于自己的力量、会写文章、还会到处走穴搞宣传……

谁都很讨厌螺丝钉的生活,自媒体本身就是架机器,自媒体人就是整架机器所有零件功能的集合。唯一的区别是以前给别人苦逼的拧螺丝,现在自己给自己拧。总之这架机器要运转,总要有人去拧!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很难想象,注,我说很难想象,如果传统媒体给足了码字人一个好价格,是不是就没自媒体这一说了呢?赚稿费的压力与做自媒体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

我可不可以再阴谋论的说一句:不是传统媒体已经哽屁,而是标榜做自媒体的人在传统媒体中触碰到了天花板!因为,人是经济的人,谁都不会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

比如说梁文道、窦文涛、五岳散人、闾丘露薇、张鸣、罗永浩、张五常、梁宏达……等等一干人,他们哪个没有自己所依附的机构?他们哪个说自己要做自媒体了?同样,他们哪个在自己所在的领域里没有一呼百应的效力?那么,究竟是自媒体人主动放弃了传统媒体,还是传统媒体认为自媒体人的可供价值没想象中那么大,这其中谁放弃了谁,是个问题。

恰恰相反,我觉得越是爱叽歪的,越是没什么份量的,越是标榜自己是如何如何的,就越剩下被人奚落嘲笑的份儿。因为你没有嘛,因为你还不是嘛。所以你就要努力达到那个“是”,鼓吹自媒体,最划算的方法就是暂时在实力上还不“是”,但至少咱名头上“是”。

就像老人们给孩子们取名儿似的,我看到很多人取“垚”这个字,细一打听:擦,算命的先生说了,我们家孩子生来缺土,无奈只好在名字上面补一补土;当然不能把“缺什么补什么”的帽子扣在自媒体人头上,但细细一想,这样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我想说,不管是做自媒体、他媒体、私媒体还是外附于传统媒体的媒体,总归先要是个好媒体,马甲可以不断更换,但灵魂必须独一。

一个实至名归的人,无需他多言,无需他给自己标签,无需他标榜,外界自然会给他一个适宜的法码。问题是你要先做再说,最好是只做不说。做成了,世界会给你鲜花与掌声,就像keso那样,“中国头号Bloger”并非他一开始就定好了的奔头,而是写着写着,外界把这一头衔给扣了上去。

自媒体人错就错在您老是先说再做,甚至说后不做,一会儿说它是道窄门,一会儿说它是个微信半成品,一会儿又说大环境对它比较有利……得了,咱先务实一些吧,咱还是先做出点实质性的价值出来吧,让读者离开不你,让读者离开你就像失去电一样的黑咾咾,这才是你的立锥之地,而不是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先被人先撇到一边去。

咳,掰斥这么多,其实就一句废话:“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不要哪天被月薪6位数的机构招安您回府,您又灰溜溜的给回去了,那也太游离不定了吧。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上面的二维码是我的微信,希望大家能够扫一扫:)「微信号:xiaoo-me

Tags: ,,,,.
2013-02-28

前天乌七八糟说了一通自媒体(请进一步阅读《最自不量力的人才会做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1’来阅读),今天说说新媒体,我说得都是错的,别信。

早上从潘爷口中得知,虎嗅网从昨早到今早,一直处于被攻击状态。他说:“有怀疑对象,但没切实证据”。可以肯定的是,嗅哥正慢慢身陷一种无物之阵。

百科释义“无物之阵”:“分明有一种敌对势力包围,却找不到明确的敌人,当然就分不清友和敌,也形不成明确的战线;随时碰见各式各样的‘壁’,却又‘无形’――这就是‘无物之阵’。

DoNews ,一个十二年前的新媒体,对阵以精英为中心的传统互联网门户。前几天因为社区招聘之事在微博碰到张志安老师(新浪给的认证是: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教授、副院长,全媒体研究院秘书长),志安老师说他就是 DoNews 当时的活跃用户,随后我找到他的个人首页,一时语塞,因为除了UI极其丑陋和布局难看之外,跟现在大家喊叫很欢的新媒体有过之而无不及。

牛博网,一个新左派的“言论自幼”基地,对阵乌有之乡那帮鸟人。锤子科技的罗永浩靠自己魅力聚集了一大批知识型作者:韩寒、连岳、冉云飞、柴静、梁文道、土家野夫……也不知道踩了哪根红线,最终成了有关部门的刀下之俎。后来有个叫共识网延续其遗志,总算逃脱了像牛博网那样动不动就被拔线的风险,但背后原因只有一个:它身子下面有个叫凤凰网的可以随时仰仗。

还有个叫一五一十的部落,在我印象中,此站也没被少关封过,这也是一个从一文不名到鸡立鹤群再到默默无闻的网站……还有更多更多类似这样同类型共命运的网站。

以上说得都是新媒体,都是国内最先放权于用户,赋予用户更多的操作权限的网站,并借助自己的阵盘之力把不同言论派发到手脚能及之地。

伴随而来的就是一时的繁荣和形胜!DoNews 如此、虎嗅网如此、钛媒体如此、牛博网如此、一五一十部落如此,猎云网将来也会如此,未来还将会有太多的媒体也是如此……

但这样一个把各个诉求点完全不同,甚至相悖的用户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媒体,荣则一荣俱荣,损则一损俱损,兔死狐悲的惨具说来就来,这就是“无物之阵”。

我想这也是新媒体运营之难的普遍困境,当一家媒体成了所有人的枪子和阵地时,唯独没有自己的枪子和阵地。你谁都敢说,你对不起客户,你拿不到广告费(相关文章请阅读keso老师5年前的一篇《东拉西扯:新媒体不是个媒体》,或到小欧微信上回复数字‘9’来阅读),你会延续仇恨,你对客户来说是一种罪过;你谁都不敢说,你对不起用户,你给互联网徒增无聊垃圾和水分,你对用户来说更是一种罪过。

搞到最后把自己搞成了猪八戒,拿镜子再怎么照,就是照不出人样,还被一群人撵在屁股后面骂娘。

因此,现在我们听到的所谓新媒体,新的不是内涵,而是形式。还是把原来的根据地从网站上搬到了APP上,还是把原来的内容从博客上搬到了微信上,还是依然需要考虑用户的阅读体验,还是依然要从厂商那边拉广告(哪怕一天一万呢),还是依然需要绞尽脑汁的算计怎么能从用户那里侵犯更多的私有空间……然后硬生生的制造出很多猎奇概念,互相吹捧、互相鼓气、互相心照不宣。

里面的小背心不变,外面的套子换得再勤,依然改变不了你是个驴屎蛋表面光的家伙。你的本质上,依然还是一个换了马甲的传统媒体

能够做到急则曲躬,缓则放逸的肯定是新媒体。但你老是行无定端,言无质要,被人关,被人传唤,被人乱拳相向,被人施舍一点广告费来糊口,再新的媒体,终究也是脱了针的毛线一坨。

忽悠别人可以,欺骗自己太难。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xiaoo-me

Tags: ,,,,,,.
2013-02-26

写字,一个简单的再不能简单的手艺活儿;开博(这里的开博包括博客、微博、微信以及未来的XX承载工具),一盘可以忽略不计的科技凉伴菜。如果有人说他一边干着手艺活儿,一边就着凉伴菜,就是一个自媒体的话,哥就要哈哈大笑了。

潘越飞要告别传统媒体了,还附带了篇咬牙跺脚的告别辞(请移步iDoNews 社区参读《告别辞:你好 自媒体!再见 传统媒体!》,或请在小欧微信回复数字‘7’查看该文章)。咳,忍不住真心想给小潘童鞋灌一盆凉水:

你可以连续一个月用你牛逼、鲜明、说人话、接地气、有标签、带情绪、让人拍手称快的观点收罗一特定人群服膺于你的“话语权”下,用你的原话说,这叫拓宽你的范围经济。同时,你再用一个月的时间,只看、只听、只说,就是不写。看一个月后还有多少人会鸟你?还有多少人还在原地不动惦记着你?

这几行凉水字,我想说自媒体人要过三个力气关:精力、注意力和竞争力,分别对应于自己、读者和同道

先看自己的精力。

大凡有些精力的壮年男子,一天一篇文章可能不在话下,但要写得出彩、能写到读者的G点、并能天天如此,夜夜高潮,可能够呛,比如程苓峰老师的云科技,最近也经常看到一些转载他人的作品。比如冯大辉哥哥的小道消息,也多了一些小道问答,大抵是以此过滤一些无聊信息。

本月初我还屁颠屁颠的在微博上追问罗振宇老师:传统媒体很傻很慢很笨重,自媒体很快很轻很天真。但前者的生命是不息的,10年、20年…中途有人闪,补上就是了。可自媒体呢,比如“罗辑思维”大家最终只认可罗胖一人,你要从一无所有到建立很强的信用威望,需要多少年?最终的香火谁来传递?

罗老师回:“很快,自媒体和传统媒体的界限就消失了。”好吧,勉强回答也是回答。

再看读者的注意力和同道中人的竞争力。

去年的这个时候,高晓松有个力挺舒淇的微博,最后发展成晓松体,他说:

我们这个行业,卖身卖艺卖青春,用欢笑泪水,献爱与自由。从未巧取豪夺,鱼肉乡里,干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演好了,鞠躬拜票谢观众,演砸了,诚惶诚恐不成眠。顶三五载虚浮名,挣七八吊养老钱。终归零落成泥,随风散去。观众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看在曾带给大家片刻欢娱,能否值回些人间温暖?

“观众总会有新宠,不复念旧人”用这句话概括科技媒体也很精当,互联网圈跟娱乐圈相比也高雅不了多少,读者总有新欢,顶三五载虚浮名之后,谁还会记得你呢?谁为什么还要记得你呢?

这是一个注意力极其稀缺的时代,也是一个注意力极其现实的时代(相关文章请参看keso老师7年前的这篇《东拉西扯:从注意力稀缺到注意力旁落》),他说:“很多网站,可以短时间内产生很大的访问量,但却无法形成有效的商业回报。原因很简单,你的注意力不值钱”。(注:请在小欧微信回复数字‘8’查看该文章)

是滴,你可以在三五天内抢占业界舆论的至高点,但别忘了,依然会在三五天后被人遗忘的想不起你的名字,因为能被你轻易打捞上来的注意力,已经不太值钱。前天我在一微信群里数落几句顺风刷屏事情,有个哥们跑过来说得更狠:“在注意力极其稀缺的时代,不懂得少生优生,就是谋杀”。嗯,我同意了。

况且自媒体的门槛还真他妈的低,不像几年前,如果媒体没关系没熟脸还开不了帐号写不了专栏,今天的民间总会时不时的冒出那么几个高人出来跟你比划,张三、王五、刘二麻子,太多太多……远得不说,就说腾讯科技的IT评论专栏,这才几年工夫啊,看看上面的那些专家、媒体人、观察人,遥想当年风光,今又何在?

一句话,你不在江湖,江湖自此不会再有你的传说,妥妥滴。

我相信墨菲定律,如果一件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瞧瞧互联网这两年被鼓吹过的东东,产品经理、IT评论人、互联网观察家、SEOer、网络营销专家、微博大号……要么无疾而终,要么郁郁寡欢。梁文道说:

浮躁这个时代的集体病症。我只知道这是一个急躁而喧嚣的时代,我们就像住在一个闹腾腾的房子里,每一个人都放大了喉咙喊叫。为了让他们听到我说的话,我只好比他们还大声。于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别人到底在讲什么。源自《人人都是作家,却没有一个读者》

鼓吹自媒体,恰恰可以借用科技套餐下的那盘凉菜把这一病症不断放大,人人都争当着成为别人的媒体,非得把全家都搞成了自媒体人,唯独没有一个人知道别人到底在媒体什么。

以上说得还是在具备三力的情况下,结局都是那么的狗血和走样,如果您连三力都很难具备,那也就太自不量力了,不用任何人提醒,您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个亮角落静静体会常艳同学的那句箴言逆耳: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

小欧,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xiaoo-me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