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07

问:陌陌为什么要放弃「陌生人交友概念」?

答:陌生人交友,只为一炮。

而且还是一闷炮,问问你身边究竟有多少人在陌陌上约到了?看看艹榴上的核心用户,有几个是活跃在陌陌上的?没有。

像P爷举的麦田,很有代表性,我想不光是麦田阶层的需求不明确,白领阶层也没有。

想啊,1.谁需要?2.能否满足?

我不觉得一个天天挣扎在一线城市的生存线上的人会在这方面动脑子,我是从北京的地下室里爬出来的,那个时候的我,主要精力还是工作上,立不住脚根,一切都是扯淡。

一旦有需求的人,有闲时间在这方面用功的,他的社交关系必然不止一条,比如微博上、知乎上、豆瓣网、微信圈、身边认识但不熟悉的、看对眼需要努力的、偶然机会同时出差的……使点力太容易推倒了。呵呵~~别笑,现实就是这样,贵圈太乱!

约炮是个严肃而认真的事情,如果没有一定价值观的驱同和认可,只为满足一时性欲,还真不如找小姐,她们简单,可依赖。

谁天天愿意花三五个小时泡在一个碰运气的交友软件上?可能会有,但靠这帮人去推动陌陌,投资人会答应吗?

Tags: ,,.
2012-10-23

问:明知是约炮神器,为什么还是不断有那么多的女孩开始用陌陌

答:潜意识这玩意儿,太可怕。

陌陌2011年8月4日上线,如果好好观察陌陌一开始在市场投放的公关文,差不多可以看到是陌陌官方在有意无意向此方面引导,唐岩最早就说到过

典型“陌陌”应用者:主要是在晚上,高峰期在11点,临睡觉前摸手机,夜深人静,各种Hold不住,开始聊天。都在附近,聊完以后见一见,约喝个咖啡,要么约在楼下见一下

半个月后的一篇文章更牛逼,一开头就是:陌陌就是一款可以在线上找到陌生人,又可以定位,以最方便的方式达成见面的应用。找到了网友就有可能转化成线下真正的朋友,甚至“泡妞儿”、找“炮友(性伙伴)”都是好的

这是我见过最早的两篇关于陌陌的公关文,当时传给同事看,都说陌陌疯了,唐岩瞎了,这样的新闻稿都敢往外发,因为当时除了陌陌,大家都是一板一眼的很“君子”式的宣传。有人大胆预测,陌陌活不过6个月。

又过了一个月,陌陌运营总监王力对外发言,陌陌突破200万,文中有这么一段:陌陌用户活跃人数以及消息数据均保持稳定增长。依靠口碑相传,大批知名人士,包括演艺明星、著名模特、公司高管等均在陌陌上有着活跃表现。普通用户还有通过陌陌认识并结婚的例子。在ChinaBang互联网创新年会上获得最受欢迎移动社交应用的荣誉。

2012年的4月份,陌陌用户就到300万了,5月下旬,DoNews安排余维维童鞋采访了唐岩,唐岩明确声明陌陌不是“约炮神器”也没僵尸粉。这应该是唐岩首次对外公开表示陌陌不做约炮工具

最近看到就是虎嗅整理的这篇稿子,运营总监王力的这段总结性陈词很有代表性:

一个社区的活跃取决于女性用户的活跃,女性用户的活跃取决于她在这里是否得到了想要的社交需求,第二能不能规避一些冒犯、骚扰,给女性安全感。

其实一开始陌陌就在关注女性用户,以女用户多去引男用户上勾。不过这些还都是从官方的口吻中看到的,还不包括一些同行软件为了推广,搞一些神马“十大约炮利器排行榜”之类的东东,顺便把陌陌就带进去了。

所以,大概可以看到,陌陌从一开始就围绕“晚上”、“就在附近”、“约在楼下喝杯咖啡”、“泡妞儿”、“性伙伴”、“演艺明星”、“著名模特”、“约炮”,然后否定是约炮工具等这样的调子媚惑男用户和提醒女用户赶快上,再有定力的女用户都情不自禁了,收拾利落不就是要为悦己容嘛,陌陌既然有这样的条件,干嘛不上?

也许,这就是一种假象,也就是真正约炮为假,让人联想到是约炮神器为真。反正我在陌陌上一次都没约到过,但作为屌丝的我约不到很正常。

我是在一本中国禁书上看到唐岩的名字,那是在2006年,唐岩做的一件小事就影响了几亿人,现在做了一款聊天工具,一年时间影响千万人,并让一种假象深深扎根于列位的潜意识里,太小case了。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小欧

Tags: ,,,,.
2012-02-20

话别十余年后,急骤突雨而来。有人说,那是一个纯真的年代,亦有人说,那是一个告别的年代。是什么?勾起了我们对那个年代的向往,是什么?让我们在心底里萌发了对她的一丝丝怀念?

那时节,对于大多数中国网民来说,上网,无非就是一种聊天;聊天,无非就是一种交友。可以说,聊天室是中国社交网络最初的雏形,她也是第一批中国网民进入互联网世界的“启蒙老师”。

在“启蒙老师”带领下,我们逐渐熟悉了碧海银沙、四通利方、网易聊天室、搜狐聊天室等这样的字眼(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微信、没有米聊、没有神聊、没有陌陌、没有闪聚、更没有什么手机聊天室),并一步一趋地学会了看着键盘打字、很不习惯的披上马甲、硬生生的与友交流对话。有的讨论着霍金、有的歌唱着崔健、有的送去鲜花和嘉奖…

那时期的网络文学还没有“起点”,只有痞子蔡、榕树下、三剑客在轻舞飞扬。那时期的网络恋情也没有欺骗、敲诈和E夜情,只有一段段让人凄美心碎的恋情文字:

我轻轻地舞着,在拥挤的人群之中。

你投射过来异样的眼神。

诧异也好,欣赏也罢。

并不曾使我的舞步凌乱。

因为令我飞扬的,不是你注视的目光。

而是我年轻的心。

造物弄人,曾经的少年痴狂,如今早已不在。物转星移,当年的巴山夜雨,如今又被冠名为移动互联网。山不转水转,一款款全新的手机交友软件,正向我们踽踽走来。

她,只为捡起那些——曾被遗失的过往。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