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4-04

我应该是小道消息的早期订户。

去年11月份左右大辉刚上来写小道,观摩时日,看到他的写作风格就是我苦苦觅求的样板。所以就篡夺他来我们 iDoNews 上落个户,他随之应和,但有两个条件:1.不能泄露他的身份;2.必须带上 WebNotes 的微信账号。我应。

随后的每天一早上班,我头一件事情就是帮大辉更新小道消息,社区500多号作者,大辉是我唯一亲手更新过的一位作者,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在PC上作备份,我需要不停的在移动端和PC端进行切换、去格式化和重新编排,虽然操作有些繁琐,但我很爽。

这样的好景并不长,某天大辉来私信说让我暂停更新,我也没问具体原因就连声答应,因为那个时候的小道人气一路飙升,不问自明。

后来的某一天,我又找到他问:能否把我们阵地上的户头继续更新下去?他回:你们的页面太丑

随后我参照 hutu.me 的页面和功能,在同样是 WordPress 的 iDoNews 博客对照着进行设置和摆放好让他看,他回:暂时先不考虑。

大辉作为业界的大拿(甭管是技术方面还是其他方面),是我比较钦佩的几个人之一。1.他的角色意识比较淡;2.他的文风活泼、爱恨分明。而且我隐约觉得他恨的跟我恨的是同一类人:

这些人往往一上来就是一副真理在握的样子,他们写的字根本不是在和别人交流和切磋,而是充当教训家和布道师。跟这样的人交流,碰撞不出半点的火花和慧点,只能沾染一身的晦气。(PS:建议有这样习气的人别混互联网了,到我党那儿谋找份“思想政治工作”类的差事多好啊)

刘韧一直说,互联网不属于任何人,所以,它属于所有人。

这方面大辉堪称典范,他的小道消息在业界算是个大号,但并没有形成封闭的“内循环”去赚一条一万的广告费,而是义务扶持了很多新开通的微信公号,昨夜和“山寨发布会”、赵何娟的“钛媒体”和靳继磊“猎云网”一道被大辉推荐,让我一个毛头小子徒增了1000+读者,甚幸。

年轻人在前行的路上,需要有大辉这样的大哥不断砥砺。(完)

最近清明节放假,暂停一切娱乐活动,包括叽叭报。

==========

偏安一隅,只读互联网上有腔调的文字。「微信号:搜索”小欧“」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