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9日
今天是一个什么特别的日子吗。发生了好多事。我想如果是以前,可能一个月也不会有那么多值得记一记的事呢。
 
先是早上在公车上碰到了她,再是中午和同事们由《南京南京》说起狗日的日本,下午回到家就接到晨晨小朋友的邀请,在晨晨家度过了美好的一个多小时。晚上洗完澡,小峰已经要睡觉了,突然来了客人。小苹果和姥姥妈妈一起来了。聊天聊到一半,麦考林也来凑了一下热闹,送来了我要求换的衣服。等客人走了,小峰喝了奶睡觉了,已经八点多了。对了,小峰爸爸今天出差,要周六才回来,敏姐被小峰传染了感冒,看起来非常辛苦。唉,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多呀。
 
果果妈妈的到访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可是谈起来,越发觉得前途渺茫。我的年纪太大了一点啊。怎么办呢?时间好像不够用。人生不能重新规划了。要是能有一大笔钱,要是能不考虑经济的问题多好。我这会儿记起小师妹常说的话:“要是可以不考虑钱的问题的话,有意义的事情是很多的。”是呀,可是人是多么奇怪,每个月拿着撑不死饿不着的薪水的时候不着急,可是一想到要有可能长达一年(或许是两年,三年)的时间颗粒无收时,就会心慌,有一种对不起全世界的负罪感。又有无比的压力,万一,万一什么都没做成怎么办呢?是呀,最近我的心老是会问我这个问题。万一什么都没做成怎么办?该怎么交代呢?
 
可是,我需要向谁交代呢?真的不该再问自己这个问题了。路是越走越宽的,还没有走,怎么知道会走成什么样呢?好吧,从现在开始,应该多问问自己,你想要什么?
 
你想要什么?
 
好难的问题呀。我想要不受束缚,我想要成就感,我想要有质量的家庭生活,我想要活的轻松一点自由一点。当然,凌驾于这一切之上的是,我想要做小峰的好妈妈。
 
好吧,现在我来谈谈她。
 
早晨公交车上我百感交集,下了车就开始考虑怎么写她。非常想写写她。说起来她算是我的老熟人了,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的年龄,她的职业,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也不知道她的生活如何,是否不幸。她只是我经常在公交车上碰到的一个陌生人。
 
第一次注意到她应该是很久以前了。是怀孕之前吧,还是产假之后?应该是之前吧?那么我认识她应该已经有两年了。不过又好像没有那么久。好吧不管是什么时候。反正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因为抢座。不是跟我抢座,我一般来说是有座位的,坐在车厢最后的几排座位之一,这个位置客观上非常利于观察车里发生的故事。第一次注意到她,她面前的座位上的人起身离开,她坐了下去。可能是坐得太急了,碰到了要走的人。那男人非常不客气的谴责她“急啥急,等人家走了侬再坐呀。”我想如果是我的话,被人这样说了,一定尴尬死了,太没面子了。不知道她心理活动,只记得她非常粗鲁的回敬了那人一句,没听清说的是什么,只知道她说的是普通话。
 
多尴尬呀。我想。于是,我开始观察这个人。(未完待续)
 
时间太晚了,小峰妈妈必须准备睡觉了。对不起读者啦。

 

2007年11月26日

 

每天都想写点什么,可是总是忙。是真的很忙,有好多比写日记更重要的事情,而人是不能不睡觉的。所以很矛盾。可是我还是很欢喜。喜欢现在的这种状态。

 

记得刚考进大学的时候(说起来,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一个人在上海,自卑又惶恐,很想很想逃回家去,再也不要来了。那时候我认识一个研究生,29岁了,是大学毕业工作了几年再考研的,我跟她聊我的感受——我觉得自己渺小极了,生活是无尽的痛苦和折磨。她宽慰我,给我看她写的小文章,跟我谈她的生活规划。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我问她“不觉得人生充满痛苦吗”的时候,她说:当然不,我觉得每一天都很快乐,可惜的是,时间太少,而我要做的事太多。我总是苦于时间不够用。

 

 

我当时惊讶极了,根本不敢相信人生会有如此的境界。可是,其实这种境界今天我居然也达到了。是小峰带给我的。自从有了小峰,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我思考以前从来没想过的问题。我不再满足于有个安稳的工作,平平淡淡的度过一生。我是小峰妈妈,我要小峰有一个出色的,有追求的,而不是一个随遇而安的妈妈。而且,如果就这样停滞不前了,人生短短的几十年,岂不是太浪费了?所以,非常想改变,迫不及待的想。

 

 

今天下午冷空气来袭,虽然并没有想象中的寒冷,可是秋风还是吹落了满地的黄叶。小区的主干道两边种的是银杏,它们默默的生长了多年,从没引起我的注意,可今天满地的黄叶让我有种落泪的冲动。恍惚忆起多年前,H大文史楼前的银杏园,每年这个时候,总有一两天是美得令人心碎的。那金黄的扇形的精致的小叶子铺满了整个园子,几乎看不到地砖的颜色了。我记得在一个这样的美得令人心碎的早晨,我坐在这一地的华丽的金黄中,做着一个虚无缥缈的只属于青春的稍纵即逝的梦。

 

 

无比的怀念校园。不仅仅是H大,所有的校园都令我心向往之。多么想,能重新坐在课堂上,定定心心的听讲台上的老师说点什么。随便是什么都好。当然,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我不会再虚度光阴,不会只给自己的未来再留下一个虚无缥缈的梦的印记。

 

2007年11月18日

因为期中考试的缘故,加上双休日,我在家休息了四天。真是舒服,每当这种时候,都会觉得,虽然薪水不多,但这种悠闲的工作,还是不错的。

 

明天要上班了,现在什么都不想做。昨天哄小峰睡觉,结果把自己也哄睡了。八点不到,就倒在床上,再也没有起来。结果就失去了一个美好的夜晚。今天晚上,想到明天要上班,就什么都不想干了。唉,厌倦呀。

 

前一段时间看一本有关心理学的书,说人的疲惫感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倦怠的心理,如果兴趣十足的话,就不会那么容易累。是呀,我怎么会累呢?刚休息了四个整天啊。可是,真的是不想上班呀。而且,一想到上班,其它的事情都不想干了,怎么回事呀。

 

所以,一定要培养对工作的热情。

 

对于工作的没有热情,可能还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对于自己身材的不自信。今天去买衣服,又受到了打击,好怀念以前的身材,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呢?我甚至于想要不要尝试一下减肥药,不过,算了,再等等吧。

 

IB66上买了一对耳环,是为了督促自己去穿耳洞。不想今天诸事不顺,去了两家金店,都说没有这项业务,最后只好决定明天电话咨询一下医院,找一个最可靠的渠道吧。

 

最近看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书,时间管理的,心理学的,理财的,婚姻的,女人的~~,还帮先生买了英语900句,为自己买了学说上海话的教材。最近生活的比较勤奋,总觉得,现有的状态不够好,必须改变。该变成怎样呢?我也说不清。但是,总是该活得勤奋些吧。于是,我就尽量让自己忙一点,多学一点,多做一点。每天坚持跳绳,坚持读书,坚持制定每天的任务列表,并完成它。当然有懈怠的时候,比如刚才。我发现这种时候跟自己的内心对话很有效,瞧,写了这一会日记,我就觉得又有了力气了。那么,去跳绳吧。去读书吧。去听CD,学说上海话吧。更加勤奋的热爱生活吧。

 

小峰现在已经敢于自己抬起脚来走几步了。有时能走半个房间的长度,即使不拼命鼓励他,不在前面张开双臂等着,只要有了感兴趣的目标,他就会抬脚走过去。会模仿天鹅、母鸡、小狗等动物的叫声。会根据指令,作出几种搞笑的动作。懂得“真漂亮”是令人愉快的夸奖。高兴时自己拍手。问他某某好不好时会回答好。会发的音也更多了。

 

上周四带小峰去杨浦公园,小峰在猴山看猴子,看到高兴时就拍手,口中念念有词。一起去的几个小朋友都看厌了,他还是眼睛直直的,可见注意力是相当集中的。

 

最近开始对自己吃饭感兴趣了。馒头是一定要自己拿着吃才香的,否则就哭个不停。这个积极性一定要保护。

 

2007年11月10日

如查查妈所言,的确,这一年来,我的生活完全是以小峰为中心。小峰爸爸相对周围其他的爸爸,参与到育儿过程的时间也比较多,我给孩子爸爸布置了任务,每周至少参与带小峰出去玩三次。在家里,每天晚上爸爸也至少要陪小峰玩半小时。

 

我想,爸爸现在的积极参与,对孩子将来的性格培养一定是有益的。爸爸虽然没有时间研究育儿理论,好在他对妈妈是绝对信任的,而且非常配合妈妈的工作。仅仅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就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呢。

 

当然,如果每天只顾围着孩子转,失去了自我的话,那最终也无法成为一个出色的妈妈,这一点是我最近一直在思索的问题。哺乳时女人被母性的本能包裹住,甚至于会失去思考的空间和能力,生物的退化成和一头奶牛无异,只感到一股本能的强烈的愿望,要把食物转化成乳汁,喂饱自己的婴儿。这时,工作、身材、形象、甚至丈夫,都是次要的,只有婴儿,它就是母亲的全部。所以,对我来说,早一点断奶是应该的,这让我重新恢复了理性,恢复了思考的能力,恢复了女人的本能。照顾小峰之余,我会多花点心思在我的工作上,我会想如何快一点恢复身材,会快一点去打耳洞(这个计划因为小峰的闯入而搁浅了两年之久了),会有计划的添置新衣,会给先生更多的关注。另外,也买了很多书,有和育儿有关的,也有无关的。我几乎从不看电视,我不能浪费生命。现在我感到空前的有热情,这是发自内心的,对生活,对生命的激情。

 

说的好像挺严重的样子呢。反正是觉得现在自己的生命才真正开始。

 

说说小峰吧。

 

小峰开始走路了。但他从妈妈这里继承了胆小和谨慎,轻易不肯放开大人的手,只要一只手就好了,两只是不要的,另一只手要留着探索世界。心情好的时候愿意摇摇摆摆的走上几步,但是一定要有人在两步之内接应他,否则就先站稳,然后环顾四周,然后扑到离他最近的人身上,或者就地下蹲,再恢复到他最自如的爬行姿势,然后抬起头来对你笑。那个笑的样子坏极了,内涵丰富之极,有逃避危险的放心,有违抗权威的得意,有对自己讨人喜欢程度的自信,还有狡黠、胆怯等等。让人觉得这个小人真是不可思议。

 

到公园里去玩,天上飞过一个丁点大的飞机都不错过,一定要指出来给你看,然后让你帮他说“飞机”方才满意。最喜欢做的游戏还是推车,就是小朋友的婴儿车,而且决不容许别人靠近他正推的车子,不管这车子的主人是谁。如果有小朋友一起来推,他就试图用揪头发,抓脸,推搡等等方法把人赶走,有时会占上峰,有时被别人抢了去,败下阵来,就无比委屈的哭,真是丢脸呀。不过,或许这就是成长吧。他必须自己去学习如何与人交往,而不是每个人都让着他,以他为中心。所以,孩子之间的争抢,如果不是有受伤的危险的,就放手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孩子败了,可以安慰他,可是,我是决不会帮他出头,去把被人抢走的东西马上要回来的,即使那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东西。

 

2007年11月05日

按说小峰已经一周岁了,我不再享有哺乳时间,就不该在工作时间溜回家来,可是惯性使然,到了下午就怎么也坐不住了,还是回家吧。

 

回家来可能会更有收获吧。回到家,小峰和姨妈出去玩了,我觉得有点失落,虽然只是几个小时不见,可是真的很想小家伙。不过转念一想,不在也好,我不能只安于做一个妈妈,如果我只是安于做妈妈的话,我就不会是一个成功而出色的妈妈,将来也不会是一个令小峰骄傲的妈妈。首先,我必须做自己。所以我要做好自己的事。

 

先写日记。

 

先生前几天由小区里一只叫长尾巴的半野猫得出些许感悟。这只长尾巴可能是被搬家的某家人家抛弃的,正巧一对夫妇刚搬来就看到它们——它们是一群猫,大概是品种的关系,尾巴有长有短,短的就好像被人剪掉了一样——长尾巴是其中最魁梧,也是尾巴最长的,故得名长尾巴。这对夫妇是爱猫之人,每天到菜场买了小鱼,烧好,配上米饭喂它们。据男主人说,长尾巴是它们一群中品性最好的,它从不跟别的猫为争食而打架,别的猫抢来抢去,它就先让它们吃。并且它很聪明,主人来喂食,别的猫都冲上去埋头吃,它会避开它们,偷偷跟了主人走,因为知道主人那里还会有更美味的小点心。果然,它一个人跟了去,主人就会给它猫粮吃,这对它来说,比米饭加小鱼一定是别有一番滋味的。而之所以偷偷跟了去,据说是因为如果呼朋引伴,去的人多了,自己能吃到的食物就少了。所以,男主人下结论说,猫跟人一样,有好的也有坏的,有聪明的也有笨的云云。

 

先生进一步生发开去,猫是同一群猫,按说环境以及受的教育应该是一样的,而个体差异却如此之大,可见对猫来说,先天的因素占据绝对重要的地位。因此,结论是,人也同样如此,先天的因素可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而小峰有如此优秀的父母,一定前途无量。

 

可是先生的结论似乎忘记了长尾巴的兄弟姐妹们,它们不是同一对父母生的吗?可是还不是千差万别?(当然也有可能同母而异父)先生可能会进一步说,小峰可是我们选择了最佳的时间与地点,做了最精心的准备而精心创作的精品呀。当然对这一点我无可辩驳,而且心里也希望小峰是人类社会中的长尾巴。

 

这是刚才在书桌上无意瞄到先生的草稿纸上写下的“先天(流浪猫)”的字样而想到的。是为之记。

 

在先生的草稿纸上还有两行字,是这样的:

 

慎言(XXX

鼓励(XXX)夸人要具体,这样才受用

 

X表示省略的人名。这是先生这几天的感悟,大概是想记下来,作为醒世恒言,可惜他没有记日记的习惯,等到这张草稿纸用完被丢掉,可能他的感悟也会随之模糊淡忘了。

 

可惜可惜呀。

 

结论是,写日记是个好习惯,一定要坚持。

 

看到了胡姐姐的留言,谢谢胡姐姐的美好祝愿,我决定从现在开始,亲手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一定要把日记进行到底。看到查查妈再次光临,而且查查的黄疸也褪了,真替查查妈高兴。至于喂奶的问题是这样的,我的奶水本就不太多,上班以后,更是与日俱减,小家伙一到夜里总是要吃多次的奶,影响了我们母子的睡眠质量,因此想干脆断掉,果然没有了心瘾,小家伙现在可以一觉安睡到天亮了。当然,如果奶水充足的话,我也想喂他到一岁半或者两岁,可是条件如此,只好这样了。断奶那几天,小峰不跟我睡,也不能搂他入怀,着实令人难过,我为此还哭过好几次呢。查查妈如果有条件的话,当然是要把喂奶进行到底了。小峰妈妈好羡慕呀。

 

不过看看身边的其他孩子,小峰真的已经算是吃的多的了。不知道查查妈是哪里人,反正在上海,能吃奶吃到一岁的孩子是不多的。女人们迫于压力,都不得不在职场拼杀,以至于孩子们吃奶的权力都被剥夺了去了。唉,无奈呀。

 

最近小峰开始对书感兴趣了,昨天又在当当网给小峰定了一批书,决定尽早开始与小峰的亲子阅读时间。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给孩子多买些书是绝对有好处的。现在小峰在看一套纸板的翻翻书。小开本,很适合他的小手,纸板比较厚,不会撕破,每一叶都有一个角落可以翻开,一个小动物藏在里面,小峰很喜欢把那个角落打开,然后手指着里面的小动物笑。现在的书真是很能激发小小孩阅读的热情呢。妈妈又给小峰买了一本立体书,和苏斯博士的《绿鸡蛋和火腿》,对于小峰来说可能还难了点,不过慢慢来吧,阅读习惯不就是这样一点点培养起来的吗。

2007年11月04日

今天帮三三搬家,再次体验了搬家公司的神速。怎么他们就可以如此轻松的把我们认为最可怖的事在瞬间解决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还见识了三三的迂腐与固执。

 

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出去丢垃圾,说是白天不好意思丢;晾在阳台上的衣服非要自己回去拿,无论怎么劝也不肯包走。还留下了几乎一衣橱的东西说是要蚂蚁搬家。终于在我的劝说下帮她解决了那几乎一橱的东西。其实不过是用了几秒钟把它们装进一个编织袋里,并且我的手里拎了她几件据说是不能压的衣服而已。结果下午接到电话,说是回去拿东西呢,好重。我大呼上当。这家伙除了湿衣服之外,还藏了好些胡姐姐支援的没用完的编织袋没叫人搬走。似乎不用上蚂蚁搬家的原始方式,就不足以使这次搬家变成永垂史册的壮举一样。真是无话可说。

 

当然三三打电话给我决不是来像向我汇报她的伟大壮举,而是发现了另一值得用以探讨人性普遍弱点的可怕事件,来抒发她的感慨的。这件事几天后看三三的博,一定会有动人的描述。

 

对了,三三还打算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再次潜入原住址,取回一个简易衣橱,据说本打算抛弃的,但衣服没处放。而照例,白天去拿太难看了,所以要等晚上。呵呵,笑死我也。

 

小峰度过了愉快的一周岁生日。作为一个准两周岁的男幼儿,表现出很好的玩、闹、笑、捣乱等等方面的潜质。会在妈妈洗澡时来开妈妈的门,临睡前,疯狂的跟着妈妈做拍打枕头的游戏,差点笑的背过气去。而在后面的十分钟之内,他就能钻进妈妈怀里安然入睡。也算是调整的够快够好了。

2007年11月02日

明天是小峰一周岁的生日。已经整整一年了啊。

 

昨晚和同事们饕餮,庆祝胡姐姐开课成功,那可是我这一年来第一次晚上不在家。八点到家时,小家伙已经睡熟了,很安然没有任何的不适应,他已经可以离开妈妈的陪伴而独自安睡了。想到刚断奶的时候,我是多么不习惯身边没有这个小东西,多么不舍得从此失去了哺乳时的亲密无间。甚至比小峰更加不适应。

 

不过,孩子总是要长大的。想想以后,他还要从你的生活中飞走呢。难道不放他飞吗。

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想很多事,很多总是想不通的事。

 

现在似乎平静些了,至少,我在心里暂时做了决定。

 

那么,接下来就是调整自己以贯彻自己的决定了。

 

前两天看半边天,张越说,幸福就在于内心的平静与安宁。我在向这个目标走去。同时希望自己在保有幸福的同时能更丰厚些。

 

周日帮三三搬家,希望她能快点结束她的漂泊,也享有内心的平静与安宁。今天听了一个患有强迫症的同事的可笑的轶事,可恨可叹又深深同情。这两天不知怎的,同情心泛滥,就是对FX,对Y,都生出了广泛的同情,我说要把对他们的感情深深的埋藏在心底,其实也不完全是,我发觉,我这个爱憎分明的女人动摇了,真的动摇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对了,忘了补叙最重要的事,小峰在20071028日,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他可以自己走了。虽然只是一两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