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义和团时期,有许多外国的传教士,全家都被杀死了。而有些人,他们是有防身手枪的,可是他们宁可看着妻子儿女一个个被杀死,自己也死在刀下,完全不反抗。也许他们的心中有一个信念,在上帝的国度复兴之路上,需要殉道者的鲜血。

看过一本名为《穿越荣耀之门》的书,讲的是美国的五位传道士蒙召,深入厄瓜多尔原始丛林,向印第安土著部落奥卡人宣讲福音的见证。不幸的是,他们刚踏上那块土地不久,就遇难身亡。奥卡人杀死了他们。这些传道士的子女和遗孀没有因此恨奥卡人,他们继续帮助奥卡人,把他们当做朋友甚至家人。终于使福音传进了这个部落。

如果不是有上帝的同在,很难相信人可以甘心情愿地祝福杀父的仇人。可是,靠着那加增我们力量的主,我们真的万事都能行。

有人会说,不是有上帝同在吗?危难的时刻,为什么祂不护佑祂的仆人?为什么祂要让他们这样悲惨的死去?

上帝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上帝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上帝的国度,祂的行为法则是不可测度的。但是,千万不要因为现实的苦难而怀疑神的信实和慈爱。祂一切的安排都有着造就人的美意。

殉道者的鲜血在上帝的国度中是宝贵的,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十字架的爱本就是舍己的爱。我们的神爱我们到一个地步,以至于祂赐下他的独生爱子基督耶稣,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赎出了我们所有的人。耶稣,他就是世间最大的一个殉道者。耶稣也告诉我们:“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4-25)

基督徒不一定需要做殉道者,而当从中学习舍己的精神。人的生命是由一分一秒组成的,如果为着福音的关系,愿意投入精力,这就是舍己;如果愿意在祷告时,不惜时间,为万人代求,这就是舍己;如果当别人有需要时,愿意放下自己去帮助,这就是舍己。有人说,如果你想在上帝的国度成为伟大,你就要先学做大家的仆人。

信主半年来,在基督徒身上,我看到了许多深深震撼我、影响我的“舍己”。

耶稣在复活向门徒显现时,曾三问彼得的爱主之心,并且三次嘱托他要喂养他的羊。(约翰福音21)每一个真正爱主的基督徒,都该承受牧养羊群的使命。

沪东堂周五晚上的青年聚会,每次都会有小组交通。带领初信组的殷培弟兄给了我极大的帮助。那时候在读经时有困惑,在生活中有无助时,都会寻求他的帮助。似乎把他当做上帝派给我的使者了。靠着他回复的一条条短信,我的生命成长起来。他称赞我把自己的信仰扎根在磐石之上,他鼓励我坚持读经研经,他赞叹我生命成长的迅速。在生命的低谷时,他为我代祷。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对自己生命中的匆匆过客,都愿意付出这样的爱心和耐心,不是被上帝拣选,不是由神得力怎么能做得到呢?

基督徒说,当你第一次带领一个人归主时,那种喜悦比自己得救时更强烈。的确如此,上帝把这大使命放进了每个被拣选的人的心里。

每一周的青年聚会都会有些第一次来到教会的慕道友。小组交通时,第一次来的朋友会由盛姊妹带领,初步的了解福音,有感动,愿意接受的朋友会由她带领决志祷告。这是一个很蒙福的工作。可是,这也真是一个单调的工作。年复一年的说同样的意思,每一次都上同样的课。曾经陪一个朋友去听过盛大姐上课,自己也是由盛大姐带领着做决志祷告的。看到她那么渴慕世人得救,看到她充满激情的为我们唱赞美诗,听到她用自己的经历为主见证。觉得她的心肠真是来自主。

有一次在教堂里碰到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奶奶。礼拜开始之前,她拿了一本复印本的《犹太人之谜》送给我。我知道,上帝又在藉着虔诚的基督徒对我说话了。感谢主。

最近经常和菡一起参加佳音教会的查经小组。佳音教会的牧者杨弟兄在我生命的低谷时为我祷告,教我交托和信心的功课。

还有一直支持我的菡。

从他们身上,我都看到那牧者的心肠。这是来自上帝的心肠,这是耶稣的命令、嘱托。在这温柔谦卑舍己中有上帝的同在。

感谢主,一切的荣耀归给主。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