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3月29日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一个兰州妹终于把我们大陆广大FANS的脸都丢完了,这还不算,连同两个上了五六十岁的爹娘一起领衔着去丢脸。

如果一个人脑子发育不正常,我们应该怜爱。但如果这个不正常的人发神经,我们当然要以暴力制止,不然我们就会被其所害。

这杨姓女子,一眼望去就属于智力有缺陷人士,牙长成那样,要么是药物的作用,要么就属非正常婚姻产物(比如近亲遗传)。两眼焦距有问题,面相长得奇异。可是这阻止不了她热爱偶像的步伐,当然这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她的权利。

长得丑出来吓人永远是不对的。结果还把自己人给吓死了,那更是大逆不道。更可怕的是,她还有着奇怪的思维,感觉别人永远欠她。

以宽容示人,我们再退一步,无论她长得如何,这个问题咱不去谈了,和她长得差不多的芙蓉姐姐都红了大半年。 我们来谈谈这个可怕的家庭。

从这一家的精神状况来分析,唯一能得出的结论是:他们(甚至,当然包括祖辈)没做婚检。他们要么超级近亲,要么疾病遗传。所以他们一家子都呈现了非常惊人的一致的奇怪。从思维到表达方式,没有什么正常的迹像。

奉劝年轻人,尤其热衷追星的年轻人,婚前,一定要去做个体检,别以为现在可以不检就领证,你们就贪图省事,到时生一个像这杨小妹一样的人出来,去追张德华,李子怡,罗朝伟什么的,那时你们再想找海来跳估计海都被填完了。
 

2007年02月03日

近日看新闻联播说数字电视如何如何取得长足进步,就立马想到,莫非数字电视推广遭受到了什么“群体性事件”(多么中国特色的词汇),上网一看,果然,广电局就出了个什么数字电视要兼顾百姓选择权之类的文章,网上留言几乎全是“漫骂污蔑”我们伟大的科技进步。究竟是为什么,让一个确实有技术含量的推广这样不得民心?

在看了《大明王朝》的第一集,我就找到了答案。改稻为桑,本是一件利国利民之事,但却激起浙江民变。与此相似的数字改革,岂非不如此?一个好技术的应用,如果不能考虑百姓之需,反而变本加利地要从民众身上榨取血汗,哪有不反对的?收视费高涨,百姓为什么就要为此买单呢?讲什么道理也说不过去。

反观数字电视目前的应用,致命有三:

一是代价上涨,而且是无条件地转移到百姓身上,所谓的选择权仅仅是要么你看所剩无几的几个频道,比如中央一,让你了解官方语言,天下大事,主要是国内的好事,国外的丑事,大陆的发展和台湾的混乱,在我们的新闻格局中,天下就是这样的天下。试想,一个普通城市的职工一月挣几个钱,一大半用于还银行房贷,再一半用于孩子教育,最后剩的几个银子供几张嘴巴,还得抠出几个来多交来看电视。更别说普通乡镇了,别的政策可能执行得没这么上心,把数字改革倒先如火如荼地进行开来,目的何在,居心何在,无须再表。

二是技术本身的缺陷明显尤在,却大张旗鼓全面推开,中国的百姓都是愚民啊,哪里懂得那么多操作,老人干脆放弃了看电视。设计的不人性,先丢了民心这一分。再说,数字电视一转接,电视节目的音量都变得难以琢磨,这个台声音合适,那个台声音又变大了,你想调个立体声吧,附带的一个电台的声音一块给播出来了。你都没能把这个缺陷搞掉,怎么能理直气壮地抢百姓囊中钱财呢?还有,你若是对设置进行了什么改变,你还别想关电源,否则下次你就会发现你的设置大多成了杨白劳。创建节约型社会,却要建议大家不关机顶盒电源,真是荒谬!

三是我们国家的卫星电视台,真有那么节目资源供伟大国家的亿万百姓选择吗?一个电视剧,A台在放,B台在放放,好不容易选个C台没在放,可广告中又告诉你,这部剧下周就开始在我台黄金时间播放了!各地有线运营商又相当奸滑,要想在这个城市落地,你没点本事没点代价还真是难搞,东方卫视你能在深圳瞧见吗?官方书面说这是频道资源有限,所以必须预留给什么什么有用的,可你绝对发现比这烂百倍的电视台都不会被干掉。

广电总局说了,百姓要有选择权。难道,上面总是说给全国人民听,下面总是做给钱袋看?作为百姓,我们的选择权太有限了,5个频道与机顶盒之间选择而已!难怪国家电视台都把最黄金的时段取消了国歌播放,“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实在是太刺激百姓了。

2006年10月30日

大众电视金鹰奖自永久落户湖南后,改成了中国电视金鹰奖,从目前举行的几届来看,湖南电视人前途大大的光明。很会搞。

反观大众电影百花奖,这些年没有一次好样子。评个电影,还是去年年初的片子,你就是愿意拿出来,都没有人愿意去评,你就是评了,影人都不好意思来(比如周星驰)。百花奖真的没有办下去的理由了。超级烂。超级恶心。

金鹰把颁奖也做成了晚会,但这是电视特点,同时细节也把握得相当出色,有情有义,有理有据。百花被一群人折腾成了百人游戏,拿着个投票器现场恶心全国人民,都不知道这个想法是谁想出来的,报上名来,估计以后没有策划制作机构敢用这个人。

干脆百花奖更名为“99选一”,作为《非常6+1》的同伴篇一起播出算了,再不然让王小丫小姐考虑是不是纳入《开心辞典》下半时?

2006年10月28日

看了大半百花颁奖礼,实在看不下去了。一个字,烂。

百花真成了一朵败花。

中国的电影大奖之一,竟然都办成个晚会,西风东渐这么多年了,怎么办个电影颁奖礼都这么幼稚?成天搞晚会搞得出瘾了,算是中国特色吧。

为了体现大中国,还开放了港台影片和影人参赛,以为这样能体现出一个大国风范。殊不知,在百花这样一个赛制下,拥有极深厚功力的港台明星制度,将对内地影人造成多么大的伤害。更何况这次搞出了个99评委,现场投票,他们看电影吗?其实是他们对明星的名字了解得更多吧。而且从统计学上来说,这个采样,实在是可笑。一个拥有几十年惯有制度的,被赋予了更多色彩的电影奖项,它一旦娱乐成这样,真让人反感。如果说它的改革就改成这样,那真是不如不改。

下一届如果还这样,百花真可以不办了。太没劲了。应该把注意力和投入放到导演协会奖上去,那才是真正的意义所在。而为了体现大众娱乐,不如直接办个明星奖。

从奖项本身,到“晚会”举办,没有一项可以打及格分,如果可以打0分的话,这个分值应该恰当。

2006年10月18日

www.xiaowoo.com今天正式停止了。服务提供商还真是一天也不多给啊,够可以的。不过我本意就是停掉,来年换个空间先,原来那个空间非常不稳定,三天两头出状况,很郁闷。

算来从2003年10月开通空间后,到今已整整三年。时光真是稍纵即逝。转眼我们都从对事物保持新鲜好奇并乐于尝试的心态,转成了忙碌而空洞的耗时。这应该是一种正常的轨迹。

小站的建立史倒是有六七年了,正式买空间来放,还只是三年前从上海离开的举动。那时候,我以为背着一个旅行包就可以飘逸地生活在世间。慢慢地我接受了世界的规则。我不再那么个性。我顺从得出乎所料。不知道是失去了翅膀还是脚底长出了根。这也应该是正常的轨迹。

我一定会在几个月内有些舍不得,尽管我不怎么理它,在它存在的时候。慢慢地,我就会习惯了。习惯铸就素质。哈哈。这是大概十年前我的高中作文中的说法。现在,它好像仍有道理。我是天才吗,这么早就给自己一条名言,挂嘴边这么多年。

有一种可能就是,在一段时间内,这里会比以前显得多了一些打理。

 

2006年10月07日

游玩了几天,牢骚与收获并有,稍后呈现予各位。

2006年09月28日

雅虎助手,类似于我这样半懂不懂电脑的人来说,这是一款超级方便的工具,是发生诸如浏览器被修改、对莫名进程和启动项不甚明了的时候,雅虎助手(原3721)就是我这样人的救命稻草。

因为我对电脑的半懂,比起那些都不太懂的人来说,还算是个小师傅,所以在别人需要我帮助解决些问题的时候,我总是会把助手带上,装起来。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说它是流氓。它明明是反流氓,抓流氓的,为何反被说是流氓呢?比如它阻止那些动不动就弹出来的广告窗口,取消那些悄悄进入启动项的程序,一键修复IE到原始状态,保护IE的设置等等,没有任何地不妥,甚至已经很贴心。即使它给IE安装上了一个工具条,你不想要,你还是可以把它关闭掉。它真的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说它是流氓?

说它是流氓的该是些什么人?他们估计太了解电脑了,所以他们知根知底。对于我这样的电脑一般选手来说,没有任何使用上的不便,相反大大地方便了我的使用。在我看来,真正的流氓是像什么青娱乐,梦幻西游这样的,一装上就无穷无尽地给你弹东西,我根本就不要你什么青娱乐红娱乐的,它可不管,一个劲给你乐,而且还很难取消禁掉,想撤?没这么简单。

雅虎助手是一个贴心卫士。至少对于初级用户来说,它的简便性无与伦比。没有它,很多时候,我们无力应付举手无措。写下这个东西,并不是要去支持谁或挺谁,我只是很疑惑,为什么我就认为它这么好呢?

2006年07月29日

今天上深圳某网站,处于版面视觉重心的左眼地带,全是关于“涨”的消息。暴雨洪水自是不必说,水在涨,据说爱心也在涨,这一向是深圳的论调。好像全国别处就没好心人了似的。其它的“涨”就不是什么好事:煤气涨!K歌涨!电费涨!房价涨!涨得人都慌了神,都不知道这年代为什么就是口袋没涨,头到是涨得快爆炸了。

涨就涨呗,老百姓能咋办?时代的领袖几百年才出一个。如何抵抗物质飞涨的生活压力呢?网站似乎做了专题,可真正的老百姓未必爱去看,理会这事有啥意思呢,花时间去看那篇专题可能还要花掉不少电费。

倒是花了些时间去看租房信息,一看就傻了眼,这时节,连农民房都在漫天要价,这月涨50,下月再贴出个便签到你门上说,再加30,真是残酷。先富起来的人民都变成了刁民,实在是满纸狠恶言,一把辛酸泪。更狠的是还有大声疾呼租房理论的,殊不知找小姐和讨老婆实在是两个概念,虽然都能有生活,质量还可以适情抒发,但不是自己的终就不是自己的,否定人的占有欲,本身就是对这所有经济行为的否定。因此租房子的人是不能否定卖房人的,反过来,卖房人也不必掩饰居心推行各种理论。怪自己当不上恶人刁民罢了。

理论总是在这样矛盾复杂的时代变得层出不穷,只是希望那些被打倒了近百年的地主们不会在某一天突然就被追封为“烈士”,那样的情景,实在该读读秦末吴广了。

2006年07月15日

央视真正的年度大戏要上演了,再说长江。20年前,我只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那时家里还是14寸的孔雀牌黑白电视机,如果没记错的话,它是杭州的产品。那时候我们对电视机的热爱是无与伦比的,以至于我的父亲曾激动地给厂家写过一封感谢信,大致是说这个产品的性能如此良好,就算电压不太稳定的乡镇上,也能清晰收看。在今天看来,这不是那么有根据。但是那个热情,是一个时代的热情。我们的电视机越来越大,节目越来越多,却很难找到那种热情了。

话说长江是一个很人文的纪录系列片,在节目资源缺乏的年代,即使这样高雅的节目,也不会有一个类似今天的超女那样的秀场给淹没。我是孩子的时候就知道那首气势浑宏的主题歌,你从雪山走来,你向东海奔去。那是长江,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绝对没有那样的天才认知能力,在那样的年纪看懂这样的片子。但它作为一个标志一般的记忆,在脑海里深深铬刻。二十年后,它再次携着巨浪而来,心中不免激动。这种激动的根据很单纯,甚至很没有根据。我在央视的节目开播晚会上看到了许多片段,看到了那些平凡面孔曾经留存于片中的模样,看到了三峡移民的故土情深。这就是我们的时代啊,是我们的生活啊,是我们普天下中国人的一个绵长不绝的记忆啊。

我将认真地聆听再说长江,调动我二十年的生活积累,看一遍那些江河之上的我们的生活轨迹。我做好准备了。

2006年05月19日

我首先声明,我不是超女节目的忠实观众。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了其中片断,之中就有许飞在唱着一首我似乎有些熟悉的歌曲。上了网查,才知道那首歌叫亲密爱人。原唱是梅艳芳。我在网上起初只搜索到梅的版本,感觉这是我听过的一首歌,但没有引起我的关注和喜欢。但许飞这个版本,让我一下子喜欢上这个带着些许忧郁和淡然的歌曲。我在百度吧里下载到了视频,反复地听。
因此在这周末,我专门在电视前等待许飞的出现。
我需要坦白地说,她让我有一些失望了,还有一丝担心。这不是她的声音。这不是她的歌唱。
我想,她是一个适合民谣风格的人。她是一个可以孤独坐在屋顶上放歌的孩子。她是一个可以抱着吉它有流浪气息浅浅吟唱的女子。
然而在这个晚上,她试图嘶吼。她像个孩子一样学着吼叫。看得见她仍然真诚,但担心她把气息吐着浑浊而虚弱。
她站起来唱歌,像个小孩子要学着坚强的样子。可是,这未必是我们想要的。也未必是适合她的。整个感觉乱了。虚弱了。
我想,许飞还应该想清楚自己的性格角色定位,这样才有一个清晰的歌路。我仍然想看见许飞抱着吉它坐在凳子上,周围灯光都暗淡了,人们都停住了说话和呼喊,静静地听一个女孩在唱她的心情和故事。
加油,许飞。当你在舞台上轻轻唱完一首歌后,我为你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