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29日
垃圾(请您这样读——),在上班途中我忽然想到这个词语,觉得自己的乐色多得连自己都变成了乐色,内心有一种压抑不住的东西,象魔鬼,让我感觉到非常非常非非常常难受。
 
我恋上了独处,无至尽的一个人的单独的空间,我恋上了一成不变的由我自己安排的生活模式,并为受到打扰的每一秒感到痛苦不堪,我想要无限制的扩大那个我的空间,并开始逐渐远离除了我自己以外的全部的所有所有所有的人。
 
May Be 这算一种自闭,但我喜欢,如果那个属于我的空间被破坏,我会抓狂,会魔鬼般想要去捣毁一个正常的世界,会象疯子一样咬人,我知道那是不对的,但我控制不了自己。
 
为了让自己保持常人应有的状态,我学会在这里写字,学会把自己的垃圾,象乐色一样扔出来,哗啦哗啦泡沫翻涌,污秽连天,成天抱怨的牙缝塞满病毒,乐色爬上我的头顶,然后一个跟斗翻上云堆里,撒泡尿,再冲下来将我撕个粉碎,原因就是:我必须让我在正常的生活里,保持正常。
 
SO,您现在所看到的,是一个结果,没有原因,SO,请不要问为什么,我将用十二分的诚意祈祷并期待您能够保持缄默。
 
链:日志一则
 
某夜,雨,印象馆。
 
有说:一个人,如果单身太久,会养很多奇怪的毛病,尤其女人。我想自己正在印证这个观点,上班、回家、看碟、睡觉,生活如纸杯里没有温度的白水一般淡漠,但却还在拒绝,在寻找一切机会让自己置身于没有语境的纯粹空间,在一个人的周末关上手机藏匿在城市高楼里的白墙中,日复一日,象某根琴键永久陷落,那弦、那音正保持同一频率又延绵不绝地震下去,让人窒息。
 
May Be 这是答案,But真她妈讨厌。
PS  No.1:这个博客最近常打不开,打开之后又发现原来的图片都变成了红色的叉,这真是让人郁闷之极,我总不可能把它拉出来痛扁一顿然后指着这个东西的鼻子说:你他妈的不要跟家里的DVD机学闹罢工,小心老子象拆它那样也把你拆了还不了原,靠!
PS  No.2:“想知道就别还手”啪!~  啪!~“……奶妈~~” “晤?奶妈疼你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爽了,走吧~” “为了爱情,就算你真的毁我容,也是值-得-的”SO,本小姐现在的确有打人的动机,By  The  Why  ——绝对不止是一个构思。
2005年11月17日

   我必须记录最近的生活,因为我知道很多年以后,一定会怀念。

  2005年11月17日   成都

   15:00,到办公室,上网,开QQ,聊天,写博客,下班。

   18:00,锻炼身体,跳操,洗澡,卖菜,回家自己做饭饭。

   22:00,吃饱喝足,看片时间到,泡脚、吃零食、躺着看。

   00:00,洗澡上床,看杂志,听音乐,兴奋的时候写点嘛。

   02:00,开空调,擦香香,钻进被窝,计划明天一定早起。

   12:00,自然醒,赖床,磨蹭,洗洗,喝热蜂蜜水,早餐。

   14:00,出门,向左向右,慢行,游荡,闲逛,缓慢上班。

PS:今天买了一件打折的外套,及《书城》《南方人物周刊》《文明》珍藏特刊《中国国家地理》特辑。

    

2005年11月16日

   最近一期的《三联生活周刊》是有关博客blog的专题报道,安替、平客、飞猪、木木……据说他们的博客很有意思,也因此他们很有名,安猪的多背一公斤也有提到,我觉着离自己很近。

  今天遇到王同志,要了他的博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先打开了王不在的博客,再在王的链接里翻出郑老师的博,再在郑的博里随便点开某个人的博,那个人的博中有“按摩乳”的博,于是再打开~~,好家伙,什么安替的、木木的之类的一一在列,我不过是想把墙上的一个插头拔下来,可是墙垮掉了,我看到隔壁房间正在洗澡的男人……

   一人一个世界,假如阳光充足,定会有一番风景,博客就是这样,除了看风景的窗,每只窗户之间都有藤条连着,你可以顺着藤条东爬西爬,也可以掉进去混天黑地的游,更可以拽住一端野蛮的扯,我向毛主席保证,一定会让你找出点什么来。

   我把我的博给了王同志,他说我链接你了哟,我忽然觉得好玩。

   飞猪在其反波博客中说,其实雷锋同志早就有博客了,那种关于雨中背老大妈的事情都是因为博客才生动的,只是雷哥哥不被允许上网而已,照这样说来日记是博客了,照这样说博客早出现了,这种鸡和蛋的先后顺序我搞不明白,我只知道自己象写日记一样的写博客,一个公开,一个保密,公开的就去和大家链一下,保密的,就让它烂在肚子里。

   热烈庆祝,本博客今天链接了好多的博。

2005年11月15日

 

 《阿育王》观后文字。

                                                               

  看印度片的好处是:可以欣赏到顶级的美和极煽的音乐,正如《阿育王》。我看到眉宇间充满力量的美男子,正爆发其超越常人的能量,他的智慧和英勇在爱的来去之间翻涌、沸腾。

 

  一个君王的崛起总是伴随着屠杀,这种杀戮无时不刻让辉煌宫殿盛满血腥的空气,在这种恒古不变的游戏规则中,生和死,都只是权利的需要,而智慧和胆识,则是人们参与斗争的全部武器。

 

  当电影把宫廷斗争浓缩成一个又一个人物倒下的镜头时,当刀剑和鲜血昭示事件发展的历史顺序时,人们看到的,不过是邪恶与欲望的异样神情。

 

  幸好,在《阿育王》里,还有爱情,不但如此,它还将为您带来美妙的歌声以及艳丽的印度舞蹈。空旷的天空、棕色的大漠炊烟、七彩的丝绸及女人双眉间柔媚的红痣……那是关于爱的完美诠释,是当王子遇到公主时的盛世繁花,它们深深的被刻在阿育王年轻的心灵中,也直接导致了他失去爱情后的抓狂和愤怒。

 

  《半生缘》里曼贞说:“如果我和世均真的结了婚,生几个孩子——那一定不是个故事。”假若阿育王带着心爱的女人回宫,和母亲一起浇灌那份平实而又快乐的生活,就不会有后来伟大而强盛的“孔雀王朝”,所以上天要将一切都错乱,要在盛大给予之前剥夺了阿育王几乎唾手可得的幸福,母亲被害,爱人失散,他失去了所有,除了报复。

 

  于是有权力的人,当他拥有上天下地的本领时,唯一救赎的办法,就是保全他要的爱。所以影片无视历史,更不在乎一个国家的荣耀与否,他们把一个国王的全部赌注压在那个失散的女人身上。在无数场残酷的杀戮与掠夺之后,在无数鲜活生命倒下的血泊中,当至高无上的阿育王再次置身于普通人的悲痛中时,他找回了人性,也最终找到了心爱的女人。

 

  此时,阿育王的心,才被彻底的撕裂:他终于看清自己的罪恶。这世界需要真理,上帝需要人们懂得救牍的道理,所以故事将结局留给了一个终日忏悔的君王。

 

  阿育王,最终选择成为一个旅行者。

 

  我绝不带苛刻的观点来看历史片,因为这是我喜欢的类型,更何况《阿育王》用印度电影特有的气质收买了我。所以尽管这个片子用君王的背景讲述了一个爱情,再用爱情表达了一些拯救苍生的宏大思想,但是那不重要,我至今仍能记住的,是阿育王——完美的王子的眼睛。

 

  看印度片的好处是:可以欣赏到顶级的美和极煽的音乐,正如《阿育王》。我看到眉宇间充满力量的美男子,正爆发其超越常人的能量,他的智慧和英勇在爱的来去之间翻涌、沸腾。

 

  一个君王的崛起总是伴随着屠杀,这种杀戮无时不刻让辉煌宫殿盛满血腥的空气,在这种恒古不变的游戏规则中,生和死,都只是权利的需要,而智慧和胆识,则是人们参与斗争的全部武器。

 

  当电影把宫廷斗争浓缩成一个又一个人物倒下的镜头时,当刀剑和鲜血昭示事件发展的历史顺序时,人们看到的,不过是邪恶与欲望的异样神情。

 

  幸好,在《阿育王》里,还有爱情,不但如此,它还将为您带来美妙的歌声以及艳丽的印度舞蹈。空旷的天空、棕色的大漠炊烟、七彩的丝绸及女人双眉间柔媚的红痣……那是关于爱的完美诠释,是当王子遇到公主时的盛世繁花,它们深深的被刻在阿育王年轻的心灵中,也直接导致了他失去爱情后的抓狂和愤怒。

 

  《半生缘》里曼贞说:“如果我和世均真的结了婚,生几个孩子——那一定不是个故事。”假若阿育王带着心爱的女人回宫,和母亲一起浇灌那份平实而又快乐的生活,就不会有后来伟大而强盛的“孔雀王朝”,所以上天要将一切都错乱,要在盛大给予之前剥夺了阿育王几乎唾手可得的幸福,母亲被害,爱人失散,他失去了所有,除了报复。

 

  于是有权力的人,当他拥有上天下地的本领时,唯一救赎的办法,就是保全他要的爱。所以影片无视历史,更不在乎一个国家的荣耀与否,他们把一个国王的全部赌注压在那个失散的女人身上。在无数场残酷的杀戮与掠夺之后,在无数鲜活生命倒下的血泊中,当至高无上的阿育王再次置身于普通人的悲痛中时,他找回了人性,也最终找到了心爱的女人。

 

  此时,阿育王的心,才被彻底的撕裂:他终于看清自己的罪恶。这世界需要真理,上帝需要人们懂得救牍的道理,所以故事将结局留给了一个终日忏悔的君王。

 

  阿育王,最终选择成为一个旅行者。

 

  我绝不带苛刻的观点来看历史片,因为这是我喜欢的类型,更何况《阿育王》用印度电影特有的气质收买了我。所以尽管这个片子用君王的背景讲述了一个爱情,再用爱情表达了一些拯救苍生的宏大思想,但是那不重要,我至今仍能记住的,是阿育王——完美的王子的眼睛。

 

2005年11月11日

     终于回到了成都,有一种塌实、安稳的感觉。

     每次回重庆,都象是一种洗礼,朋友、家人,他们给你的永远比你想象的更多。

    这是个轨道交错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道,有一天一个人的轨道和另一个人的轨道撞在了一起,于是他们一同前行,轰隆轰隆,轰隆轰隆……抬头仰望,那许多的轨道交错并行叠加分离,一直延伸到生命的尽头。我回重庆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玩起了小时候的那种游戏,四个女人关在房间里蹦、疯、尖叫、折腾,个个大汗淋漓,笑得叉了气,A的衣服被我们扯变形,B的脚蹬到了我的脸上,C因为动作太笨拙无数次被挤到床下,我们就是这样一路长大的,那天晚上我睡的特别沉。

    父亲真的老了,他终日守着他的家,不舍得外出,终日在电视前打瞌睡,按照固定的模式行使生活的权利,屋子空空的,只有那只他的狗,终日守着他。和父亲吃饭的时候,他只是看着我,他说他已经无悔于人生了,只希望我每个月给他去一个电话,我哭了。

  重庆还是那么混乱,阳光灿烂的时候,原本狭窄的步行街站满了人,他们缓慢挪动,黑压压一片,四周高楼林立,这城市象只摔破的肥肉罐头,正被成群的蚂蚁侵蚀。大公共汽车摇晃着,发动机的声音听起来很吃力,汽车零件的声音相互碰撞,所有的螺丝都松动了,门窗都松动了,于是灰尘顺着阳光一路欢唱。成群的车大小各异地排列在狭窄的马路上,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吃饱了撑着的,特例独行的,其实统统都是便秘的,这城市永远消化不良。

 未来我将在这种消化不良的地方永久居住,我去了我的新房子,和姐姐一起摸黑爬到了21楼,终于看到了属于我的那一面江景,我站在那里给妈妈打了电话,听她说她买了个鸭子准备熬汤,这种生活可以向前延伸的状态让我安心,我是要选择自由的,是要自己拥有很多很多的可能性,是要打算更远更远的行走的,但却为家人的愿望而低头。

  当我站在朋友即将去世的母亲的面前,我开始理解,人不是为自己而活,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这种体会头一次那么真实地冲进我的内心。我是如此享受一个人的生活,如果不曾感到孤独,那是因为我一直拥有父母的爱。

 今天是不开心的一天,我CD机耳麦的夹子不见了,回头找到它的时候,卡口的地方断裂了,我又想起了我的U盘也坏掉了,这些东西就一样一样的坏掉,坏掉的东西就不要去想,失去的幸福就不要怀念,我知道,我只是生病了,昨晚,我头疼了一整夜。

2005年10月24日

琥珀,死亡在生命最美的时刻,瞬间降临。

琥珀,为了印证那一次的爱情,永世不再轮回。

“你是否曾经有过刻骨的思念之情,几乎带来肉体的疼痛,把你和周围的一切隔绝,四周的景物变浅变淡,慢慢褪去颜色。有时候你觉得它把你封闭得太厉害了,让你几乎喘不上气来,你会不顾一切地想用针把它刺破,哪怕是扎出一个小孔,至少让你透一口气。奇怪的就是,他既是那根针,又是包裹我的那个口袋。”这是《琥珀》里的台词,我把它记下来,因为这是整剧唯一让我觉得感同身受的东西。

在那个梦境一般接待各类朋友听讲座看《琥珀》极度忙碌之后的今天,我生病了。在阳光灿烂的冬季成都,我感到寒冷,身体里传来象是剧烈冲击后日渐清醒的阵痛,我想象琥珀一样将自己凝固起来,不再对外界的一切充满感知,深深的埋进土里,除了生命唯一一次绝世的美,我可以在晶莹、透明、永恒的世界里不再思想,灵魂消散。

《琥珀》给我的震撼远远小于当初自己的预想,或许是对孟京辉过于期许,或许是对即将到来这份精神食粮太过依赖,或许,是琥珀结束后内心的一种失空状态,结束了,我还在原地。

《琥珀》日记·文一。

  

    如果可以,我想要回到最初,那个获悉《琥珀》即将来临的时刻,因为那之后的所有时间里,人,都活在等待、期翼、迫切以及暗自欣喜的美好当中,只是时间从不情绪化,它只是默默行走,在时钟齿轮的旋转中,我们活着并且感觉真实……

 

    10号购得《琥珀》演出票,两张。锁在抽屉里整整十天,期间,工作,生活,吃饭,睡觉,一切都很缓慢。期间,《琥珀》到了重庆,配合一个记者朋友的调查,我列出了看《琥珀》的理由:

 

    1、向孟导致敬。孟京辉是中国的先锋戏剧实验派革命者,其《恋爱的犀牛》、《等待戈多》、《一个无政府主义的意外死亡》等先锋戏剧,在当时获得了激烈反响,当时,我正在读大学,当时,刚好拥有一本孟导的《先锋戏剧档案》,当时,我被其犀利、强烈、史诗般的台词震撼,有发自内心的欣赏。

 

   2、《琥珀》,单纯的讲,我就是冲着这个词汇投奔而去,那种集极尽、完美、历史、尘埃、想象于一身的尤物,是那样让人喜欢。

 

   3、《舞台剧》已经在大众眼里消失了好几十年了,可以联想最近的话剧繁荣时期,是北京的《茶馆》,一直以来中国干了很多轰轰烈烈的事情,再回头的时候发现舞台剧早已离开了,就算再好的话剧,可能也被《红色娘子军》这样的革命题材给掩埋了。

 

   4、刘烨。追星很累,很多时候你知道那些行为不过是一次头脑发热,但是欣赏一种气质却可以在内心温暖很久,刘烨最近诠释了一种男人,他放浪不羁,风流,他口无遮拦,贫嘴,他是流氓,但又是一个真性情的男人,这种外表之下的单纯和热烈在爱情的酿造之下轰然爆发,我们于是被他的眼神击倒。

 

  我将《琥珀》当作一份礼物,一定要在最后时刻开启,如新婚般的欣喜,尽管已经知道新娘将是一位绝世美人,但仍坚持愿意将所有感怀集中在揭开新娘面纱的一刻,瞬间释放。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开始回避所有有关《琥珀》的报道,如果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欢,所有文字都将是无力的。

 

《琥珀》日记·文二。

 

  21日早晨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拿着票在剧院里寻找自己的位置,最终发现那种价格的位置已经排到了二楼。还梦到刘烨上台表演的时候拿着剧本照着念,于是心想这台词的确也太难了。

 

  忍不住了,上网查找了关于《琥珀》的资料:小优的未婚夫忽然遭遇到一场车祸,事后他的心脏被移植到一个叫高原的男人的身体里,只是高原是一个放浪不羁的男人,他从不把生命看得过于崇高,而是一个及时行乐主义者。只是小优太思念她的爱人,于是始诱惑高原,最终却发现爱上的竟然是高原而不是那颗心脏。《琥珀》指的就是那颗心么?还是高原的身体?或是那种爱情走到极至而又嘎然停止的撕裂心扉的美?

 

  所有的爱情故事,都试图讲的很凄美,决裂,仿佛这才能具有打动人心的逻辑。这个故事并没有带来什么,我不过是想去旁观、去冷视,从而获取一种思考,幸好我知道,在这里,孟京辉只是将爱情作为载体,将思辩放入其中。所以,我提前观看了一些片段,有关《七张床》的抽象解题——新婚前夜、十年夫妻、带保险套的女儿、老伴死去等情态下的对话……均截取片段,折射生命历程。

 

  所以,无论《琥珀》讲的是什么故事,回到原点,可以看的,依然是孟京辉独特的语境,以及他对舞台的控制。 21日晚,有朋至北京来,疯玩。

《琥珀》日记·文三。

 

   22日,琥珀日。

 

   原本觉得那会是缓慢的仔细品味的一天,可事实上忙得晕头转向,而所有的忙碌都与《琥珀》无关:和朋友去参加了社会科学院《流动人口调查》讲座,并结识一些正在参与非政府公益组织的朋友,又有朋至重庆来,于是又陪着他满城跑……

 

   天很冷,城市竟然塞车了,有一辆大奔和大众撞到了一起,到达剧院门口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没有吃晚饭。一些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叠钞票,问有没有人卖票,一些穿作美丽的女子,她们是来看刘烨的,人们纷纷拥进剧场大门。我的位置在剧场一楼倒数第二排正中,前面黑压压一片人,舞台左边黄金分割位置放置着一个大种,舞台白色的幕布上有红色“琥珀”二字。

 

代序……

(我的文字跟不上生活的节奏了,我的生活已经从《琥珀》跳到了《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身边的朋友已经从安猪到笨笨再到王不在、小伟又到了后来的辉儿,今天是我回重庆的日子,我去看斑马,我去告诉他,我们都相信有天堂)

2005年10月18日


    我在为自己建立新的生活习惯,并享乐其中。

    我每天一定要泡脚、敷手、看碟以及吃零食。

    那规律犹如年长的老者在一成不变的固定中寻找安稳、塌实以及活着的感觉。

    我每天都会看一张DVD,关掉灯,独自一人陷在沙发里,黑暗中,抱着枕头搭着棉被温暖的看,把音箱声音开的很大,感觉象是进入电影画面,为了防止偶尔感动到哭泣,我特地准备了卷纸,为了让整个观赏过程舒适,旁边还放着零食:品客薯片、正林瓜子——我永远都只吃这两种零食。

    我每天都会泡脚,冲一大盆热水,倒进香熏液体,再将脚轻轻放入,一股暖流迅速蔓延至全身,疲劳远去,烦恼远去。接下来,就是在音乐中,一边慢泡一边翻阅杂志,持续20分钟。最后,将微甜清香的乳液均匀涂抹并按摩至脚上,套上厚实的羊毛袜,好象婴儿的小嫩脚裹进柔软的棉里。

    最近我买了手套,所以吃零食的时间被限制,在看碟之前,我总是用热水洗干净手,再涂上护手霜,揉搓着揉搓着让手更滋润,再套上手套,保持温度。

    睡觉之前我也一定要洗个热水澡,再将香熏的乳液涂到身上,带着手套,脚套,钻进温暖的被窝,浑身被淡淡的香味温暖着,一直保持到第二天早上。

    这种“热泡”——“香熏”——“保温”的最大好处就是:让自己感觉到手、脚以及身体的软化和芳香,让所有的一切都很干净,更重要的是,在有些寒冷的季节感受温暖,我需要温暖。热泡”——“香熏”——“保温”,这是我能够感受到的最舒适的温暖,每天早晨的时候都会发现,经过一夜的时间,身体变得很柔软并开始自己散发微热,这种热量使得皮肤更加光滑,我躺在那张硕大的床上,在轻盈宽阔充满体香的被子里,不舍得起床。
 
    这是我的习惯,温暖的习惯。


2005年10月08日

     《半生缘》里曼贞说:在这之后,一个女人能决定的事情,就不多了。

      正剧

      耳朵买完房之后,生活就象一纸长长的画卷,哗的一下延展开来,她象是刚好赶上长下坡,失手的卷杆忽然失重,不小心让自己看到了很遥远的未来。

     和这个城市的许多人一样,耳朵是奋斗的年轻女人,大学毕业后一直留在这里,面试,辞职,跳槽,辞职,她在一家地产公司工作,默默无闻,一切都很普通,就连交往男朋友的频率也很规律,两年一个,无论好歹。

       房子是耳朵的妈妈建议的,耳朵27岁了,应该定居下来,有个安稳的窝,那样才符合逻辑。耳朵也是这样想的,她去过广州,去过上海,在那种繁华的都市里,耳朵一样觉得孤独,一样充满着异乡的惆怅,她觉得很多东西都与她无关,每当站在天桥上她都会问自己:我现在在哪里。就象很多人一觉醒来也会问自己:我现在在哪里。

      在哪里都好,只是不要太孤独。

      孤独一点都不可怕,耳朵觉得,但前提是一定要有自己的空间,她从不把别人的悲伤带到自己身边,从不将自己的不快展示于人,人与人之间是有距离的,这种距离在适当的时间会因为某种状态而融化,象冰淇淋山一样,漫漫的瘫软,疲惫……那不是耳朵希望的关系。耳朵有朋友,她知道她逛街的时候应该叫谁同行,发呆的时候适合跟谁一起,状态不好的时候可以找谁来在一起,她把她们各自分类,又各自保持联系。她相信人有缘分,朋友的缘分,其实是很淡很淡的,很多人给她介绍男朋友,她一一前往。

     一个27岁的女人,会真的开始思考婚姻,家庭。

    “男,31岁,身高1.70米,汽车贸易公司销售经理”。今天要来的这个人刚好比她大4岁,从命相书的角度来说,这是很合适的年龄差值,更重要的是,30岁左右的男人,会有很强烈的结婚的欲望,一旦过了这个阶段,就难说了。耳朵暗自抱了很大的希望,并开始构思穿什么衣服,面见不同职业的人应该有不同的穿作。前段时间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策划师,她就试图将自己打扮的知性一些,至少是品位相近了,可惜见面的时候发现对方非常的不修边幅,耳朵后悔极了,她总是希望自己一不小心遇到一个类似的人,哪怕是迎合。

   还没有下班,隔壁部门的于儿就凑了过来“下班后陪我去逛街嘛,我新买的风衣缺少一个惊世骇俗的包啊”,于儿就是那种可以和耳朵一起逛街的女人,很多时候都是耳朵陪于儿在逛,只不过于儿很有职业水准,常常会在激情高涨的缝隙不忘帮耳朵物色点什么。“今天不行,我还有约会哈”耳朵神秘的笑着,她好象是要向她透露她已经有男朋友的消息,但其实那不过是她自己在故弄玄虚而已,“哦?约会啊,那我自己去逛街好了”——故弄玄虚仍旧只是故弄玄虚而已,于儿只关心自己逛街的问题。

  于儿下班后竟然以最快的速度消失了,耳朵有些失望,她原本是想和人讨论一下有关相亲这个问题的,可惜这个话题已经没有了吸引力,更何况下班时间每个人都只会关心自己,没有功夫参加闲聊,就算闲聊,有关耳朵相亲的话题,也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耳朵忽然觉得,已经没有人关心她单身的问题了。

  “耳朵,你在哪里?7点在罗马餐厅见哦,我帮你约的哥哥已经快到了”小金的电话打来,跟催命似的,小金是耳朵的死党,她知道耳朵从小就是动作缓慢的动物,在她们曾有的各种聚会中,全体人员都等疯了,那个女人居然说:我已经出门了。可是相亲这个事情,是不能迟到的,就算要凸现女人的矜持,也不能迟到太久,耳朵还是知道,她特地打车过去,以此表示自己有多么重视这场相亲。

    耳朵还是迟到了,她一脸灿烂的笑容向着小金和正坐在对面的男人,“今天真是好堵啊,十路桥那边简直乱套了”耳朵很有经验,她总是用堵车作为话题的开头活跃气氛,拉近距离,又在形容完堵车这件事情后适当的留出空间试探对面这个男人的开朗程度,“恩,是的,那边正在拓宽马路以连接明年即将建设的立交桥”男人迅速做出回答,耳朵立刻和小金对望了一下,意思是这个男人看来不俗。“哎,天天都在堵,真是的,我来介绍一下,这个是耳朵,我的死党,这个是艾勇,红鼎汽车公司销售经理。”小金进入正常程序,在介绍艾勇的时候特别强调了他的职务。耳朵迅速和艾勇眼神交流了一下,然后双方礼貌的点头示意,在艾勇的眼神中,耳朵读到了这个男人没能压抑住的优越感。

    耳朵今天特地穿了裙子,小西装套高领薄毛衣,浅粉色系,很女人。事实上她很多相亲都这样穿,找老婆的男人可能不需要女人如何漂亮,但是一定要有温柔贤淑的感觉,耳朵是这样理解,尽管相亲一直没成功,但她仍把这种理解奉为真理。而艾勇则一点悬念都没有,一身职业西装,一头梳得倒立的短发,闪烁的眼神,五官不算好看,但不丑。

    “耳朵可是他们公司有名的才女哦”小金不愧是耳朵的死党,为了压制住艾勇的优越感,她立刻帮耳朵撑起场面,相亲这事儿,有时候就是一场较量,比相貌,比收入,比职位,比地位,艾勇虽然有个不错的职位,但他的长相太一般了点,身材不好,应酬太多有肚子,耳朵虽然事业上没什么大的成绩,但是人家也算窈窕淑女,出身教师世家,书卷气并且小有能力,就这,他们俩打了个平手。

    日前媒体的功能是:定时定期找出一定特点的事情并将之烘炒成为当下民众茶余饭后的议题,这些议题又由民众再次烘炒再次反回媒体,于是此时,议题终于名正言顺获得"民声"的头衔,这个议题可以是一条狗,一只蚂蚁或者一群跳蚤.所以接下来的谈话就很常规了,从天气入手,再巧妙的转移到城市,现象,个体,新闻,他们将近期事件一一论述,为的是寻求在各个不同话题中个体的看法以及态度,如果这个看法有些见地,如果这个态度充满着高尚的色彩,那么这个人还算"有点思想",耳朵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滔滔不绝的讲着,她时常走神,又时常调整坐姿努力睁大眼睛看着他,忽然,一瞬间,耳朵的耳朵里没有了声音.

 事实上,艾勇在这场相亲中有了客户面谈的错觉,他身上的职业装好似盔甲一般让他充满斗志气势昂扬,事实上有一瞬间,艾勇自己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所以他还是继续滔滔不绝,他只是没办法制止,好象一开唱用了高音,到后面无论如何也要震上去,哪怕唱完缺氧晕掉.

 当谈到第三个话题的时候,他们决定结束座谈,小金找个理由撤掉,留下两个人在街上行走.霓虹闪烁的城市异常喧闹,繁华将所有人的寂寞牢牢锁住不让发作,他们是逆行,为了躲避前面人流的冲击,两个人不时碰到了一起,这种身体的触碰在耳朵而言非常敏感,她仍在观察这个男人,对于刚才那场声势浩大的废话展演,耳朵并没有太多的反感,这至少是一个男人急于证明自己的另一论证,耳朵总是喜欢先说服自己.

 他们很寂寞的逛了附近的一两个商场,耳朵无心选择衣服,艾勇也无心陪伴,两人偶尔说笑,谦虚礼让,似乎两人都是相亲高手,各自心里都想着念着:装到底.终于,时间到了,耳朵看看手机,说我该回家了,艾勇说,我送你去车站,耳朵说好吧,艾勇又说记一下你手机号码吧,耳朵说好吧.

 刚上车,耳朵就收到小金的短信,问怎么样,耳朵说还好.

 还好是什么概念呢?还好的概念是,耳朵认为这个人有上进心,为人不算太奸猾,但是他是做销售的,经理一样的人物,就算有上进心但又确实有点太那个了,那种拼命证明自己的人往往也会活得很累,指望他做自己的精神领袖是不可能的了,他能指望的可能就是拼命赚钱,哎不想太多了,以后再说吧.

 耳朵回到家里,扔掉包,懒在沙发上翻过一本杂志,四处很安静,刚才的相亲象是做了一场梦,瞬间的一个场景而已,现在那个瞬间过去了,一切恢复正常,耳朵睡了.

    代序……

 (喜欢每天都来写两笔,缓慢的,把这个人物的生活画卷画下去,当然既然是《正反剧》,还会有另一个耳朵,她将有她的生活,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命运,社会是一样的,规律是一样的,两个耳朵时常重叠,但又各自奔向自己的未来)   

    

2005年09月26日

十字架

你是人们的景仰

是十万人,百万人,千千万万人

共同的信识

他们说

你就代表着“是的”

                                                                 ——

是的

就是这样的

真实是真实的

要那样

就该那样

那样去过活

人们都是那样的

                                                                 ——

十字架

你站在大风

山的顶端

坟墓

野芦花的旁边

十万人,百万人,千千万万人

弓着日渐佝偻的身躯

步步逼近

                                                                ——

是的

就是这样的

真实是真实的

要那样

要那样

就该那样

那样去行走

人们都是那样的

                                                                ——

十字架

你碾过岁月

留下狭窄冗长的通道

十万人,百万人,千千万万人

混着拥挤腐旧的体味

隐忍攀行

                                                                ——

是的

就是这样的

真实是真实的

要那样

就该那样

那样去麻木

人们都是那样的

                                                                ——

十字架

你被钉在我的身上

木簪

锁住我的骨头

从一座山顶

到另一座山顶

十万人,百万人,千千万万人

虔诚朝拜

                                                                ——

是的

就是这样的

真实是真实的

要那样

就该那样

那样去背负

人们都是那样的

2005年09月20日

    至从星期天去跳操锻炼身体之后,本人就一直处于瞎开心状态。

   星期天,早早的起床(11:30),在家吃月饼早餐之后,就拎着自个儿的东西去参加锻炼了。健身操的教练身材好棒,一群奇形怪状的人(包括我)在台下跟着比划,我跳的很带劲儿,在跳到印度舞和蒙古舞的时候,我明显得跟不上节拍,主要是扭腰狠费力,扭啊扭的,肚子给扭疼了……

   我发现我很能过那种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跳操,一个人逛街,又一个人买菜,再一个人做饭吃,并且,乐此不疲!那天跳操结束后我去狠狠的大吃了一顿,心理琢磨着这样下去我该能够长胖一点吧,生活其实就是平凡的,安心过日子,过开心日子,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我不期待更多……

  后来是朋友从重庆来,我逃工两天,出去疯完了一下,去蹦的,去淘碟,再去——吃!今天最重要的事情是到了大慈寺,来成都快8个月了,大慈寺刚好处于工作地与住地的中央,每天来来回回,凌晨傍晚的,却从来没有进去过,每次都指着大门对朋友说:我们改天一定要去那里。

   原来大慈寺是当年玄奘修行的地方,我在大慈寺看了释迦牟尼简单的历史,他是印度一个王室的王子,母亲在生下他之后不久去世,他在宫里过了几年奢侈的生活,有一天他看到了人间的痛苦,老——病—— 死,怎样才能让人没有痛苦呢,于是他开始修行,在一棵菩提树下静思,岁月过去,他经受着饥饿风霜的考验,最后他认为,人如果一直向苦,是没有办法悟的,于是他开始进食,同时也经受另一番考验,贪、欲等美丽妖魔的引诱,有一天,他终于领悟到了,于是开始将这些恩惠无私的奉贤给他人,为人们带来幸福和安详。

   印象最深刻的是,释迦牟尼认为,人必须在一种中间状态中,才可以悟!于是今天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中间状态”,我相信这样的中间状态是让心境平和的前提,但是要真的可以顿悟,则需要潜心和智慧,太多人被凡事所干扰,无法进入那样的状态,也是注定经历喜怒哀乐那样的心路历程。

   我特地拜了文殊菩萨,希望他赐予我智慧,我真心渴望拥有有悟的智慧,非常非常。

   后来去买了百家讲坛的DVD,最近对历史非常喜欢,正在看简单版的《中国通史》。

   喜欢轮回这个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