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12日

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
原唱:东来东往
一个人在这个夜里
孤单得难以入睡
真的 想找个人来陪
不愿意一个人喝醉
醉了以后就会流泪
数着你给的伤悲
为什么 你总让我憔悴
别说我的眼睛你无所谓
看我流泪 你头也不回
哭过了 泪干了 心变成灰
我想要的美 你还不想给
伤了的 我的心 怎去面对
爱给了你我不后悔
只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
让我去追让我去飞
毕竟爱过的心需要安慰
需要你安慰
一个人在这个夜里
孤单得难以入睡
真的 想找个人来陪
不愿意一个人喝醉
醉了以后就会流泪
数着你给的伤悲
为什么 你总让我憔悴
别说我的眼睛你无所谓
看我流泪 你头也不回
哭过了 泪干了 心变成灰
我想要的美 你还不想给
伤了的 我的心 怎去面对
爱给了你我不后悔
只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
让我去追让我去飞
毕竟爱过的心需要安慰
需要你安慰
music
看我流泪 你头也不回
哭过了 泪干了 心变成灰
我想要的美 你还不想给
伤了的 我的心 怎去面对
爱给了你我不后悔
只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
让我去追让我去飞
毕竟爱过的心需要安慰
需要你安慰
……………….

旁白:

如果说拥有你是上天对我的宽宏,

那有何必开这样的玩笑,

当你找到幸福的那一天,

请不要忘记……有一个人….永远…..爱着你!

歌曲下载请点击

亲爱的你慢慢飞
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亲爱的你张张嘴
风中话想会让你沉醉
亲爱的你跟我飞
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
亲爱的来跳个舞
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追逐你一生
爱你无情悔
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
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2004年12月24日

2004年12月12日

 


希望工程”一个支教者的故事”


我们于6月26日至7月2日赴贵州省大方县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实地考察,知道了两所乡村小学和一个支教者的故事。我们有一个强烈的冲动,这就是让天涯社区的朋友们知道这个故事。我们保证文字和照片的原创性和纪实性。在你们读到这篇文字和看到这些照片的同时,我们已经开始行动——为山区孩子和这个支教志愿者而行动。
   大方县位于贵州省西北部的乌蒙山区,隶属毕节地区,距贵阳200多公里。全县人口90万,除汉族外,还有彝、苗、白、仡佬、蒙古、布依、满等少数民族。全县面积3500多平方公里,辖10个镇、8个乡、18个民族乡,县府驻大方镇。农业主产玉米、油菜、马铃薯、水稻等,特产有生漆、皱椒、烤烟。区域经济落后,交通、通讯、能源等基础设施薄弱,农民生活非常贫困。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64.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64.jpg”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猫场镇位于大方县西部,距县城51公里,公路路况很差。全镇总人口32000多人,其中苗、彝等少数民族占三分之二;耕地面积17000多亩,农业主产水稻、玉米、小麦、大豆、柑桔、花生等。去年上报全镇农业总产值4000多万元,实际仅2000余万元;上报农民人均纯收入1400元,实际仅600余元。
   走进猫场镇,触目所见,当地农民的生存状态令人忧虑。
   下图是当地村民的住所。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9.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9.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富裕”这个概念,在当地老百姓眼中应该是这样的。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67.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67.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在都市小资眼里,这幅画面充满着田园牧歌式的美丽,而对当地人来说,这其实意味着几个孩子无钱上学。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4.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4.jpg”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而这个孩子只有10岁,他身旁跟他差不多高的背篓,是他每天的劳动工具。他说他很想上学,可是家里没有钱交纳每年140元的学杂费。现在,他在一天天长大,他必须用这个背篓来证明自己活着的价值。他没有白活。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80.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80.jpg”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狗吊岩村有一所小学,2003年以前一直在这个岩洞里。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30.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30.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直到2003年10月,在香港慈善人士的资助下,孩子们才迁出了岩洞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35.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35.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徐本禹以372分的优异成绩考取了研究生,他的导师是华中农业大学经济贸易学院院长王雅鹏教授。同时,他因为学业优秀获得6000元国家奖学金。但当天晚上,他彻夜未眠。猫场镇狗吊岩村孩子们的眼光一直在他脑海中闪现。
   徐本禹出身在山东聊城一个贫困农民家里。他到华中农业大学上学时,甚至没有一件御寒的冬衣。是同寝室一个学生的母亲给了他一件夹衣。这是他第一次得到别人的温暖。今天回想起来,他说,是这件夹衣改变了他的价值观。当时他只有一个念头:别人帮助了我,我一定要帮助别人。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37.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37.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徐本禹比别人更能体会到贫困对一个孩子成长的影响。他在华中农业大学读书期间获得过特困生补助、特困生自强奖等,受社会恩泽,他便回报社会,大学四年里,小徐用勤工俭学挣来的钱和自己的奖学金共资助了5名和自己一样的贫困学生。
   刚上大学不久,他参加了学校安排的第一次勤工助学活动,打扫学生公寓的楼道,打扫了一个月,得到了50元钱。他把这笔勤工俭学所得的钱捐给了山东费县一个叫孙姗姗的贫困小学生。大二时,他得到了学校发的400元特困补助。他把其中200元钱捐给了保护母亲河绿色希望工程活动,还把100元钱捐给了在聊城师范学院读书的一个贫困生。
   2001年3月,他因向绿色希望工程捐款,成为了湖北电视台《幸运地球村》的嘉宾。当节目录制完毕后,这期节目的主持人——香港凤凰卫视的许戈辉了解到他的家庭情况,变送给他一个信封。后来他回忆这个情景时说:“我当时估计里面是钱,我说我不要。田野(另一个主持人)和许戈辉对我说:‘就把这钱当作是你哥和你姐送给你的!’在回校的路上,我打开一看,里面有500元钱,在公交车上我无法说出我当时的心情,自己给予社会的是那么少,社会给予我的却是那么多!回到学校后,我把其中的200元钱捐给了我们班的一名家庭条件很差的同学,100元捐给了在聊城师范学院读书的景玉春同学,还有100元钱捐给了湖北沙市的一名孤儿,她的名字叫许星星。她曾获得过全国十佳春蕾女童的称号,她是一个比我还坚强比我还勤奋的小女孩。她六岁以前从没有吃过一个冰淇淋,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从湖北电视台回来后,我给自己许了一个诺言:无论自己生活多么拮据,一定要帮助她。”从2001年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徐本禹一直没有间断过对许星星的资助。原来学校每个月发给他22元钱的生活补助,他留出2元钱做班费,其余20元钱都给她寄去。有奖学金、生活补助以及家里给他寄生活费的时候,他就多给她寄一些,有时寄50、有时寄100、200。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38.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38.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他的事迹感动了许多人,也吸引了许多追随者。可是,狗吊岩村实在太穷太苦了。不仅物质文化生活极度贫乏,而且这里是一个封闭的信息孤岛,不通公路,不通电话,晚上靠油灯照明,连寄一封信也要走18公里崎岖的山路才能找到邮所。而文化背景的巨大差距造成的心理和话语障碍又使他们久久不能融入这个环境。追随他的志愿者一个一个地离去。
   2004年4月,他回到母校华中农业大学做了一场报告。谁也没料到他在台上讲的第一句话是:“我很孤独,很寂寞,内心十分痛苦,有几次在深夜醒来,泪水打湿了枕头,我快坚持不住了……”本来以为会听到激昂的豪言壮语的学生们惊呆了,沉默了。许多人的眼泪夺眶而出。
   报告会后,他又返回了狗吊岩村,每天沿着那崎岖的山路,去给孩子们上课。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8.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8.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幸亏共青团贵州省委、大方县委组织部、大方团县委和华中农业大学给了他援助和支持。贵州团省委后来将他补入本省志愿者名单,每个月发给他500元生活补助(列入团中央的每月800元),这才将他从衣食无着的困境者解脱出来。徐本禹每月节衣缩食,将这500元钱省出大半,用来资助山区的孩子上学。仅在猫场镇中学,他就资助了32位贫困学生。为了能与外界联系,他买了一部旧手机(爱立信T17),但只用来发短信,从不拨打和接听电话。他付不起更多的手机资费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他想用自己的激情点燃贫困山乡孩子们的心灵。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NextPage]


当很多有识之士在开着空调的报告厅雄辩滔滔的宣讲着中国的“三农”问题时,徐本禹在酷热的教室里教给学生四则运算和汉语拼音。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3.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3.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他大声说:“你们很棒,一定可以考好!”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9.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9.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另外两名志愿者是半年前由贵州团省委派来的,团省委此举是为了让徐本禹不至于太孤单。半年来,他们三人在这极其偏僻的大山中体验着自己人生最沉重的履历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01.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01.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在即将告别这里的孩子们的时候,徐本禹和他的伙伴要为这些孩子留下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


这所被大山包围着的山村小学,还会有志愿者来吗?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68.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68.jpg”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他们用最大的声音诵读课文,他们可能以为只有这样,那些大学里来的大哥哥们才会感到满意。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76.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76.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徐本禹想转到另一个乡,叫大水乡。我们在大水乡考察的所见所闻,只能用“震惊”二字来形容。猫场镇与这里相比,可算是天堂了。
   大水彝族苗族布依族乡是2001年新建的民族乡,位于大方县东部,距县城67公里。全乡总人口12600多人,其中少数民族占76%。全乡耕地面积12300多亩,平均海拔近1600米,属喀斯特地貌。农业主产玉米、马铃薯、大豆、烤烟。该乡经济十分落后,据乡党委书记介绍,去年全乡人均收入上报为1200元,实际只有500元。全乡今年5月基本通电。除乡政府外,各村至今不通电话。2002年以前没有通往县城的公路,现虽然通了公路,但路况极差,属于机耕便道。
   图为大水乡一个汉子正从街上匆匆走过。他赶了两个小时的山路是为了卖点玉米。如果运气好的话,他可能卖得15元现金。除了买两斤盐回家,剩下的钱要攒起来做孩子下学期的学杂费。如果一个暑假攒不够70元,孩子将辍学。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9.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9.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我们重点考察了大水乡的大石村。从下学期起,徐本禹将转到这里支教一年。大石村距乡政府所在地18公里,至今未通公路。全村村民主要是彝族,另有两户布依族。通过深入走访农户,我们了解到去年全村人均收入仅300元,村民辛勤劳作一年,收获粮食仅够吃半年,不足部分靠政府救济。村民主要种植玉米和马铃薯作为口粮。现金收入主要靠养鸡(每户养鸡只有五六只)和去小煤窑背煤。村长和村支书月工资70元,由乡财政补助。
   图为大石村通往外界唯一的路。我们冒险乘越野车从这条路上往村里行进。18公里走了一个半小时。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9.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9.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大石村一户人家。如果不是左边竹竿上还晾晒着衣服,我们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这样的房子里还住着一大家人。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6.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6.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贫困是无法摆脱的噩梦。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9.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9.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杨某家中可谓一贫如洗。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31.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31.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我们无法判断这家人吃的是什么。那几个鸡蛋是留着换盐的。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1.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1.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面对孩子的眼神,谁能保持内心的平静?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4.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4.jpg”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在大水乡,辍学儿童随处可见。并不是当地人不重视教育,而实实在在因为太穷太穷。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1.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1.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我们可以造出数十亿元的国家大剧院,我们每天可以搞出那么多歌舞升平、国泰民安的盛大活动,为什么就解决不了这些孩子上学的问题?民脂民膏啊!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6.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6.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低年级的学生在楼下上课。教师里十分昏暗。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2.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2.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大石小学属于村办小学,国家没有一分钱投资。教师只有初中学历,每月工资110元。但因不少学生拖欠学费,这110元只是一个政策数字。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38.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38.jpg”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大石小学办公室。木制书柜上贴着已经褪色的对联:“只有诗书万卷,全无金银半文”。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0.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20.jpg”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在楼上,还有三个班的学生。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52.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52.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在这海拔1600多米的高山上,冬天,寒风会像刀子一样穿透篱笆墙,切割在孩子里稚嫩的脸上。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4.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4.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课桌随时都会倾覆,但孩子们早已习以为常。只要能念书,什么困难都可以不在乎。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7.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7.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这个红衣少年早已辍学,但他还是常来学校玩耍。他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学校。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3.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3.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究竟是一种什么力量在推动着他们,使他们如此渴望知识的滋养?
   徐本禹说,正是孩子们的眼睛让他不能回避自己的责任。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54.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54.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这个女孩和男孩如此惆怅的神情,让我们浮想联翩。对这里的多数学生来说,小学是他们唯一的也是最后的学习阶段。也许几天后,这两个学生就将走进生活,担负起自己养活自己的重担


为了能上学,这双脚每天都要跋涉两个小时山路。冬天大雪封山也不例外。脚的主人说,他从来没有迟到过。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71.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71.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这个女孩在酷热的7月还穿着厚厚的衣服。这是她唯一一件衣服。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0.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0.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大石小学全体师生。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4.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44.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徐本禹多次提到,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孩子们的眼睛。在这次考察过程中,我们特地注意观察那些孩子们的眼睛。在回来整理这些照片时,我们一次又一次受到震动。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10.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110.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在观察孩子们的眼睛时,我们渐渐理解了徐本禹。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0.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0.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我们不能对看到的这一切无动于衷。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3.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3.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我们物色了一批品学兼优的学生想对他们进行资助。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60.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60.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华中农业大学党委书记和校长已经向我们表示要资助几个孩子上学。华中农业大学还决定向大石小学提供8万元,帮助建设新的校舍。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8.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108.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大水乡党委书记邀请徐本禹到大水乡作了一场报告,组织全乡党员干部和教师参加,他还特地把在大方县城教书的妻子和在毕节市中学就读的女儿带到大水乡,让她们听徐本禹的报告。在听报告的过程中,很多人流下了眼泪。
   在贵州民族学院的一场报告中,徐本禹的发言平均每两分钟就被掌声打断一次。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94.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94.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面对孩子们求知若渴的眼神,我们无法安睡。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96.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96.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这样做其实也是为我们自己。我们会感到自己对别人是有用的。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98.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98.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这里的山真的是很绿
  需要很多有爱心的人士来这里支教
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93.jpg’);” src=”http://article.tianyaclub.com/2004/20040907001/293.jpg” width=564 onload=”if(this.width>screen.width-460)this.width=screen.width-460″ border=0>



我们总会找到一条路,走向光明之路。徐本禹已经在走,我们能听见他的足音。同贫困进行殊死搏斗的山民们在走,我们能也感受到他们的呼吸。
penggm@mail.hzau.edu.cn
   感谢网贝的网友耐心读完这篇冗长的帖子。
   (全文完)
penggm@mail.hzau.edu.cn



 

2004年12月11日

很久没有来这边管理了,今天进来一看,好象速度很慢,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机子老化了呢?
前2年我花了1万2的钱,看来也跟不上斗牛士的速度了。
不过今天很开心的,因为我的个人网站终于在流量排名在“科学教育”类里边排到了第一名,
虽然说第二的和我的网站差不多IP但是第一名总是令人开心的事,你们说是吗?
贴个图留做记念吧,谁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排在他们的前边呢?

2004年11月06日

 

 

作者:新京报

  本报讯(记者廖卫华 通讯员张玉柱)在北京市某歌舞团当演员的胡小姐,被初识网友何佳强暴。昨日,何佳被顺义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
  10月9日晚7时40分左右,何佳在网吧里边打某网络游戏边聊天,很快就与初次在游戏里相识的胡小姐聊了起来。仅聊了20分钟左右,何佳就主动把自己照片发给了胡,胡也很快就给何佳发了一张自己的生活照。

  胡小姐在看过何佳的照片后,觉得何佳相貌英俊很是有好感,随即与何佳约定见面。当晚9时50分,何佳开车接胡小姐进了一歌厅,在里面喝啤酒、唱歌、跳舞,直到晚上11时25分,其后何又约胡到自己家里,何佳在不顾胡小姐反抗的情况下,强行与胡女发生了性关系。

  第二天凌晨胡小姐报案,最后何佳被民警抓获。

「梭是你、脱是我」华义的休闲游戏《华义梭哈王》11月1日起火辣上市,并同时举办了发表会,四位各具特色的 So Hot Baby 在骤闻好伙伴「小舒淇林映里」过世的不幸消息,依旧努力在现场表演「花式发牌秀」,为完成五人当初的理想努力,紧接着「爆乳小护士」更在现场大胆「你梭我脱」,让观众眼睛大吃冰淇淋。

  现场在主持人黄子佼的引导下,演出各国赌王互斗的戏码,而华义总经理熊家麒与营运长江长燮也客串登场,演出一段赌国恩怨录。记者会尾声则由熊家麒带领全场为不幸辞世的林映里默哀,林映里的妹妹也到场参与,她表示,这场发表会是她姊姊生前最后的心愿,谢谢华义完成她姊姊的愿望。而四位共同参加表演的 So Hot Baby 也都肯定映里的努力和开朗,并为她的不幸难过落泪,谈及五人共同打拼,以电玩美少女代言人身分出道的理想,相当令人动容。

  So Hot Baby网络人气票选、梭哈大赛相继登场

  《华义梭哈王》将于即日起开始「So Hot Baby 网络人气票选」活动,玩家可以在 11 月 15 日之前,到 Wayi Zone 官方网站上替喜爱的 So Hot Baby 增加票数与人气,幸运得主还有机会得到美眉们身上穿着的性感泳装。

  另外,即日起至 15 日止开放报名的「游戏阜杯梭哈大赛」,成功报名的玩家将可于 17 日起至 19 日止晚间 7~9 点,于北中南三地的指定网咖进行比赛,冠军得主除了有机会拿到 3 万元台币现金外,也能够与性感的 So Hot Baby 共进甜蜜晚餐,详情可到官网查询。

 
  这次推出的《华义梭哈王》走成人路线,每次只要有玩家梭哈成功,美眉就会脱掉一件衣服,而到第五次梭哈,赢钱的玩家还能看到美眉的清凉比基尼泳装照。华义表示,目前Wayi Zone 的会员数约 12 万人,《梭哈王》推出后,期待未来一个月内能将会员数推上 30 万人。

  华义也表示,休闲游戏的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光以现阶段来说,平均同时在线人数约为 5000 人,且这些玩家平均每天每人约消费 230 元,也就是每天华义可从中获得 100 万的利润。华义并补充,这还是在限制玩家一天不可兑换超过 1000 爽币的状况下,就能有这样的表现,可见博弈类游戏的潜力的确不可小觑。

 
 华义的年度自制大作《铁血三国志》之前曾传出消息,表示将会在年底在大陆封测,不过今天华义董事长黄博弘表示,因为比较过《魔兽纪元》和《EQ 2》,觉得《铁血》在企划内容的深度上还需要再加强,因此会顺延至明年第一季才在大陆开放公测。至于台湾封测部分,则会等大陆测试稳定后才进行,预计会在明年第 2 季。对于《铁血三国志》没有获选为中国官方第一批民族游戏名单中一事,黄博弘乐观表示,才公布 20 几款而已,接下来还是有机会的。

  黄博弘现场也透露,华义除了《铁血三国志》和休闲小游戏外,台北团队正在秘密进行另一款大型游戏,但细节尚未能公开,仅表示这款新游戏预计可在明年第二或第三季公开。

 
 
 
2004年11月02日

 

—–  库娃登上MAXIM封面卖弄性感   ——-

 美国加州大学埃尔文分校,又见安娜-库尔尼科娃,通过这次慈善聚会上,我们对她的了解更多了一些,也更中肯了一些。

  全世界的男人都为之疯狂,这是一个金发、高挑而且洋溢着健康运动气息的美丽尤物。然而,她却早已不属于清纯少女,与冰球明星费德罗夫有过一段短暂婚姻,而今嫁为情歌王子恩里克之妇,安娜总会与最迷人的男人在一起。

  她和那些漂亮的好莱坞封面女郎相比,似乎没什么不同。姣好的脸蛋儿和身材让安娜成为最炙手可热的“芭比娃娃”,而她的运动天赋隐藏在了镁光灯的阴影中。库尔尼科娃,不经意间就被比作了网坛的帕丽丝-希尔顿。谁是帕丽丝-希尔顿?这女人的性爱录像被广而告之,现在又和“澳洲大炮”菲利浦西斯纠缠不清,一个如此放荡堕落的名字又怎能和库娃放在一起?

  这样的比较并不公平。小报上那些她与恩里克亲热的照片,都是“狗仔队”对两人正常生活隐私权的侵犯,根本不能和性爱丑闻联系到一块儿。而且,在久治不愈的背伤迫使她退出网坛之前,安娜还算个尽职尽责的网球运动员,虽然没有赢得过一项有分量的冠军头衔,她也努力使自己的世界最高排名一度达到第十位,要知道,很多选手打了一辈子球都没有这般成就。

  离她越近,你便可以越清楚的看到这位俄罗斯美女的魅力所在,被现代媒体机器妖魔化了的肤浅形象将在眼前烟消云散。当她身着合体的黑色紧身露肩晚装出现的时候,一切都是这样完美无暇,而她后背隐约可见的特色纹身图案,为她凭添了几分神秘色彩。库尔尼科娃不仅仅是漂亮,她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丽,一种好莱坞经典明星嘉宝和霍恩身上华丽的气质。如果你过于年轻,没有听说过嘉宝和霍恩的名字,那么在网络上Google一下就可以发现,她们足以使安吉丽娜-茱莉和哈莉-贝瑞这些当红明星显得平常。晚宴上的库娃是如此安静而恬然,当她被作为嘉宾介绍的时候,人群中传出“安娜,我爱你!”的喊声,她只是羞涩地笑笑。

  在为著名歌星埃尔顿-约翰的艾滋病基金募资的义演上,库娃严肃认真的态度说明一切。她与好男人阿加西搭档,同罗迪克/奥斯汀打了一场友谊赛。虽然已经很久没有拾起球拍,但是安娜在球场上,仍然极富攻击性。比赛间歇,她顽皮和可爱的一面又尽显无遗,耐心地去教一个小球童如何正确地正手击球。最后,她还不忘去感谢一起同场表演的这些现役职业球员,感谢他们借出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来参加这项义举,谦逊、温和、友善,安娜就像春日的暖风,席卷了每个人的心底。

  前一天晚上,为了筹措更多资金,库尔尼科娃和帅哥罗迪克还参加了非常有创意的义卖活动——卖的不是他们用过的东西,而是他们自己。出价最高的人可以和网坛明星共进午餐。一对夫妇花了16000美金,坐到了FHM杂志评选的世界最性感女人对面。在安娜看来,这顿午餐意义远大于形式:“和比利-吉恩夫妇聊天很有趣,他们的捐款将投入一个专门倾听艾滋病人心声的基金会。我真高兴他们愿意付那么多钱来和我吃顿饭。”

  库娃从来都不是廉价品,不是谁都可以和她有个“春天的约会”。这个月早些时候,在网坛名宿麦肯罗主办的一项活动中,一位客人问她:“我想和你一起吃个午饭,告诉我要怎么做吧!”安娜开出的条件是:接住我五次发球中的一次。然而,这个身强力壮的成年男子连球边都没摸到,次次打空颜面无存。这也难怪,回想库娃的鼎盛时期,她的最高发球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110英里,仅次于威氏姐妹。

  面对纷至沓来的好莱坞邀请,库娃不为所动,虽然拍摄了一部类似自传的电影,她并不想成为娱乐业界全职的电影明星:“做一些和网球有关的事情对我而言更有意义,也更得心应手。”三年前,安娜曾客串过恩里克的音乐录影带,当她谈及如今已经成为自己丈夫的这个男人,眼神中充满柔情蜜意,“和他呆在一起,感受爱和支持固然不错,但是慈善活动是我现在工作的重点,我必须更加投入。”

  库尔尼科娃的未来还是一个问号。她这样告诉记者:“整整一年我都远离赛场,花费了大量时间去寻找下一个出口——能继续打球该怎么办,不能打球又要怎么办。现在我还不想说太多,我要做的就是确信每件事都ok,每件事都被准备好了。”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她回来,库尔尼科娃的球迷仍然会坐满整个球场

2004年11月01日
中国影院网 911mm影院 21cn宽频影院 八一电影 七彩影院
金蝶P2P影院 华视影院激情电影 Yok!影视热线 昆朋宽带 天空影院
香港电影世界 网酷影城-激情在线电影院 电影夜航船 电影世界 昆朋网城-电影仓库
光碟热讯 性虎电影 免费在线电影 新浪-影音娱乐 新浪网-电影宝库
世纪环球在线 MovieWeb 上海影城 中华网-影视 娱乐E视网_影视
Yahoo!China-电影 我爱电影网 21CN.COM–电影 Sohu电影/电视 新浪电影与电视
163电影与电视 银海网 Yahoo电影与电视 新浪网-华语电影新闻 Sohu影视天地
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影视先锋 新视线-电影 新影视 中新网–影视快报
香港電影學院 电影新地带 绿土地影城 RealOne Movies All Movie Guide
与影同行 影院热线 流行电影 上海热线–银幕风云 Tom.com–电影
北京电影学院 人民日报-影视聚焦 君王电影网 东方热线–影视频道 天津热线–环球影视
新浪网-环球电影新闻 影视地带-福建热线 Lycos中国–影视 ohfilm影视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