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07日

体育界现在已经俨然是娱乐业的一部分了,大大小小的体育明星受到了媒体全方面的追捧。今晚中央五的6点新闻在播报周末英格兰队的主力阵容,一边是教练和媒体的溢美之词,一边是鲁尼兴高采烈的训练场面。这与前两天欧文垂头丧气的电视画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回想5年前的98世界杯,欧文的横空出世刺激了多少媒体的神经,鲜花、荣誉、天才…现在的鲁尼不过是当年欧文的翻版,而当年的欧文不过是福勒的翻版。媒体就在一遍一遍的用同样的方法,同样的赞歌,唱着同样的故事,唯一不同的只是一些代号罢了。说道这里就不得不佩服媒体的功力,一瓶老酒,骗了一代一代的球迷,让他们热血沸腾。类似的故事举不胜举,阿根廷的马拉多纳继承人排了一个连了,从Simone,到Saviola, Teriz, 达历山德罗和更多;NBA的Jordon继承人,便士哈达威,希尔,卡特,布赖恩特…

由此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1. 娱乐/体育 媒体永远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也不需要知道。因为templates早就由某些杰出的先驱create and design好了,后来人需要做的只是reuse这些templates,并customize成一些不同的主角就OK了。Focus在software reuse的人真应该好好研究一下媒体的template reuse背后的methodology和architecture,因为媒体事业同样是一个复杂的工程,决不比software engineer简单。它又是如何做到perfect reuse的呢?答案令人期待。

2. 现代人总是不停的在时间的海洋中沉沉浮浮,如何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就很重要。胜不骄,败不馁,才是真正的人才。如果欧文真像媒体以前所吹嘘的那样是一个天才,我毫不怀疑他会从低谷中走出来,重新带给球迷以惊喜。

http://www.blogcn.com/user18/xieguot/blog/4136355.html

别人总说我长得像弥勒佛,没想到在珍宝馆里竟然碰到他了,于是合影一张,像否?世间的弥勒佛,无论站着,坐着,躺着,亦或者出于不同工匠之手,总有两个特征是共同的,笑容和大肚。“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世间可笑之人。”一个容字,一个笑字,何等气度,何等智慧。说来惭愧,我年轻气盛,又自作聪明,在这两点上跟他老人家的修为相差太远。要想修到这样宠辱不惊,物我两忘的境界,非有大智慧和大磨难而不可得。我等只能望其项背,临渊羡鱼。

由此想到聪明的不同境界。suppose洪七公讲了个笑话,郭靖听了,憨憨的,跟着大家一起笑;黄蓉听了,不等七公说完就开始笑,并抢着续讲七公的笑话;弥勒佛听了,任由七公讲完,看着七公自得的神情,然后跟着大家一起憨笑。物极必反,阴阳相生,古之人诚不我欺。如此看来只要你笑起来憨憨的,就有一半的机会像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切记。

在雍和宫也看到弥勒佛,甚至还有看起来帅帅的那种,高大威猛,据说是法像。文字介绍说这个胖胖的弥勒佛是南北朝时期的将军,又一个喇嘛告诉我说它是“那个弥勒佛”的转世,让我更加糊涂了。看来有必要对这个相似的老人家多研究一下才行。

遗诏,夺嫡,兄弟倪墙,生于帝王之家的无奈和悲哀,都紧紧和这块正大光明匾联系在一起。远在我来北京之前,甚至是汉字认得还不多的时候,梁羽生老师就仔仔细细的给我做过相关的training了。《江湖三女侠》中对这段历史有最详细的描述,连遗诏中被修改的内容都一清二楚。“传位十四阿哥”被改成“传位于四阿哥”,一笔之差,鱼龙变幻。不过这个神话早就被有识之士识破了,因为当年的“于”字并不是现在的写法,当然也就不能由“十”字一笔改得。看起来梁羽生老师对雍正很有看法,不断的对其进行攻击,甚至不惜诋毁和诽谤。他的书基本上以清朝的历史为背景,从《七剑下天山》的康熙时期,一直写到后来的雍正和乾隆。而且往往对于朝代的更替处着墨最多,想来是因为话题比较敏感,套用鬼子的说法是比较sexy,下饭。

无论如何,七剑系列是我的第一部清史教材,从梁老师的笔下我知道了康熙如何在五台山弑父,杀死了做和尚的顺治,又如何对新疆发动战争,激发民族矛盾;雍正如何积蓄力量,无恶不作,又如何在暖阁弑父,杀死了弥留之际的康熙;最终吕四娘又如何剑法超群,飞剑弑了雍正。通篇就是一个“弑”字,什么正大光明,不如叫杀个干净。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align=left vspace=2 border=0>
如意历来是中国人心中吉祥的象征,珍宝馆里各色的如意也很多。但说来惭愧,我一直不了解如意的历史和作用。上Google一搜,摘录如下:

1)法器:如意是道教宮觀和齋醮科儀壇場常用的法器之一。道教宮觀和齋醮科儀使用如意,大約自南北朝時開始。

道門中人或有以如意之形比照漢字「心」字,稱「如意,心之表也」

如意之造型有三點,首尾兩點作雲形,或靈芝形。中央一點作圓形,取三位一體之義,即一心尊三寶也。故道教宮觀神靈造象中有天尊手捧如意象。齋醮科儀中高功法師代天說教時,也手執如意。

2)痒痒挠:故《音義指歸》云:如意者,古之爪杖也。或骨角竹木削作人手指爪,柄可長三尺許。或背有癢,手所不到,用以搔抓,如人之意」

3)头饰:南北朝時期,道教經籍中就有如意的記載。《洞玄靈寶三洞奉道科戒營私》稱,如意「雖非天尊左右急需,亦道士女冠供養切要,並隨時造備,不得闕替」

4)兵器:明代朱權的《天皇至道太清玉冊》稱「如意」為「黃帝所製,戰蚩尤之兵器也。後世改為骨朵,天真執之,以戰群魔

也算是一次小小的interview吧。聊起了太和殿东侧的文源阁,存放四库全书的地方;西侧的武英殿,李自成称帝的地方。只言片语,文采武功,历史变迁。他凭借努力体现了自己的价值,一个老人尚且能如此,何况我等?

夜晚的纪念碑,圣洁庄严,无论这座碑的政治意义被如何的渲染,它是对那些曾经年轻的生命的见证。恰同学少年,书生意气,挥斥方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一个个曾经鲜活的青春,镌刻在碑上。虽然以前也取过纪念碑,但从来没有看过祭文的内容,昨天有幸拜读了一下。文字都已忘记了,但记住了被纪念者的category:

1) 三年以来打日本鬼子和内战的牺牲者;

2)三十年以来为改变中国历史现状的殉难者;

3)从1840鸦片战争以来为抗击外国侵略而献身的爱国者。

死者已矣,生者长歌。

夕阳下的天安门,金壁辉煌,蓝天白云,点缀左右。真佩服yuer的照相技术,竟可以用普通数码照出宣传海报的感觉。这扇皇城大门见证了500多年的兴衰荣辱,起起伏伏,所有的史学家在它面前都黯然失色。一切的文字,一切的思想,在时间的面前都显得那样苍白和可笑。最深刻,最纯粹的东西,就是历史的长河,绵延。


巍峨的太和殿,当时北京最高最大的建筑,皇权至高无上的象征。殿下是开阔的太和广场,文东武西,百官分列两侧,等待宣召。上殿的台阶共三进,重重叠叠,将宫门映衬的越发庄严神秘。虽然当年东方不败没有这般排场,但用意是一样的。我站在皇城的中轴,也就是御道上,顾盼左右,竟有些意气风发的感觉,真可笑。据说当年这御道皇后大婚的时候可以进一次,状元、榜眼和探花可以出一次,而我就在上面徜徉,追思古人,不亦乐乎?

尝试一下process style的游记。chart现在对我而言是思考的方式,也是我每天工作的重要产出。有同事甚至打趣说我就是个画图机器,输入的是ideas,输出的是slid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