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6日

2004.7.27    去太原市里了,上政治考研辅导班,只有8天的时间,却也是一种经历!苦,却也是一种磨练!加油。我参加这个道不是为了得到所谓的压题!只是想看看老师怎么讲。不过也没有太看中这个,我预感效果不好,时间太短,天气太热,还是要慢慢学习的,好事多磨!希望有点收获,8天回来再说~

2004年07月24日

2004.7.24  很长时间没有更新主页了,放假到现在一直在学习,然后就是自己做饭,感觉很不错,宿舍里的人也不多,环境很安静,有时人多未必就是好事!另外,今年太原的天气不错,不热,而家乡江苏,都38度了,上海快40度了.在这样的不热的天气里学习,再好不过了,好好把握!PS:在网上偶遇一篇好文章孔乙己考研记:

    鲁镇火车站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大路边的一座旧站房,里面预备着剪票口,可以随时剪票。打工的人年前散了工,每每花五六十块,买张车票,回到异地的家中过年,——这是两年以前的事,现在每张要涨到九十二,——靠过道站着,吸包烟将就暖和一下身体;倘肯多花五十元,便可买一张硬坐票,舒舒服服地坐到天亮了,如果出到三百元,那就能买一张软卧了,但这些旅客,多是打工仔,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西装的,才踱进候车大厅内隔开的休息室,要茶要水,坐着慢慢等着提前上车。

  我从毕业以后,便在车站的客运车间里当伙计,站长说,样子太傻,怕侍侯不了西装旅客,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打工仔打工妹,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天不亮就来排队等着买票,把所有可以乘坐的车都问上一遍,才决定买那一次,又一张张点数找回的零钱,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之下,倒票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站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下岗不得,便改为专管打扫候车室卫生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呆在候车大厅里,专擦我的地板。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站长是一副凶脸孔,旅客也没有什么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每年冬天孔乙己去省城考研,来等车,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站着等车而穿西装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鼻梁上是瓶底一样厚的大眼镜,眼镜腿早已褪了色。穿的虽然是西装,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就从语文课本上鲁迅的《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文章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做孔乙己。孔乙己一到车站,所有等车的人都看着他笑,有的叫到,“孔乙己,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窗口说,“下午的369,要站票。”便排出六十大元。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着用公司的电脑上网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下载什么考试资料被捉住,被臭骂一顿。”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下载不能算偷下载!-考研人的事,能算偷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主观客观本质现象”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站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读过大学,工作后很不顺心,但考研终于没有考上过,又不会逢迎领导;于是愈混愈差,弄到将要下岗了。幸而打字很快,便替领导打打字,换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习惯,就是迷上互联网。坐不到几天,公司的电话费便呈指数上涨。如是几次,用他打字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尔偷偷上网。但他在公司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从不旷工;虽然间或睡眼朦胧来迟个把小时,但不出一天,定然要加班加点,做完自己的事才肯离去。

  孔乙己拿到车票,涨红的脸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读过大学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么考了这么多年,连半个硕士也没有拿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主观客观质变量变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站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站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站长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上过大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上过大学,-我便考你一考。求无穷大比无穷大型的极限常用方法是什么?”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扫我的地,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会做吧?我教给你,记着!这些算法应该记着。将来考研的时候,会考到的。”我暗想我离考研的水平还很远呢,而且据我所知考研也不会出这么简单的题;又好笑,又不耐烦,一边扫地一边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罗毕塔法则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夹着车票,点头说,“对呀对呀!-还有四种不常用的方法,你都知道吗?”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只管扫地。孔乙己刚掏出圆珠笔,想在车票上演算,见我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春节前的半个月,站长正在慢慢的结帐,翻弄帐本,忽然说,“孔乙己今年还没去考试?上回的票他还没补呢!”我才觉得他的确今年还没有进城去考试。一个等车的旅客说道,“他想不考都不行了!-他被炒鱿鱼了。”站长说,“哦!”“他总仍旧是偷着上网,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到经理室去下载什么串讲笔记。总经理的电脑,动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臭骂一顿,后来是罚款,罚了两月的薪水,后来以不安心工作的罪名通报批评以警效尤”“后来呢?”“后来给炒掉了”“炒掉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去了剑桥,拿博士去了”众人哈哈大笑,站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帐。

  二九过后,寒风一天冷比一天,看看将近大考的日子;我整天烤着暖气,也需穿上羽绒服了。一天的下半天,还没有一个旅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买一张票”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月台上依偎着窗口站着。他脸上黑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背上是一个塞得盖不上的旧书包,书包带上还栓了个掉漆的军水壶,一本没了皮的卷边运筹学教材露出了半页的目录,依稀还可辨认是清华钱教授的那本。见了我,又说道,“买一张票,到省城的”

  站长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上次的票还没补呢!孔乙己很颓唐地仰面答道,“这下次一起补罢。这次是现钱,要卧铺。”站长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偷着上网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辨,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不是偷,怎么会被炒的?”孔乙己低声说道,“辞,自己辞职的”他的眼色,很像恳求站长,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旅客,便和站长都笑了。我制了票,递过去,放在窗口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三张大票,放在我手里,见他眼圈黑青,好象是长久的没有睡足过的样子。不一会,他点数完找回的零钱,便往肩上挎了挎书包,推了把眼镜,蹒跚着走向月台那边。

  自此以后,就没有孔乙己的消息,到了年关,站长和旅客们谈笑之余还不经意会提到他“公司现在的打字员只是个中专生,速度快的了不得,比孔乙己还快呢!”,“孔乙己去年的票还没补呢!”站长说。到了中秋可就没有说,到了今年岁末再也没有人提他了。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这回孔乙己是考上了吧。

2004年07月16日

2004.7.16  上午,终于答辩完了,想想这5个星期,也就前2个星期的微机原理设计能够提起我的兴趣,就整体而言,也就是它能够给人一点裨益。看看后面的2个设计,就是画图,老师答辩时就看你的图,而绝大部分的人都不懂,甚至是这个课题让我们做什么的!而老师完全“以貌取人”,谁的图看上去美观,谁就是高分,这样的设计,完全是浪费时间。而我又最不喜欢画图,这时候才了解有个同学的老爸为什么不让他的儿子再走他的老路——画图!

答辩晚了,大三就结束了,渐渐的,又突然的。同学们已经有人走了。但是我要留在这里,过几天要上课的——考研呀,考研!真的好正视这个问题了,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值得我去挥霍了。妈妈打了几次电话,那个时候我对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说服了她我不回家!但是,现在,我很想家,非常的。不为别的,只想看看父母,看看熟悉的山水和面孔,听听乡音,可是路漫漫,其费高兮,而吾亦不能受一天一夜的火车的劳顿之苦。于是只能惆怅,只能默默的想家。真的很想打电话回去,又不想钓妈妈的眼泪了,还是独自的思乡了。怎么年纪轻轻的,就有了乡愁?原来,我们还是个孩子,无论在外面的风景怎样,家——永远是我们温暖的港湾,谢谢爸爸妈妈!儿子只能在山西遥寄相思,祝福你们——好人一生平安!

2004年07月14日

2004.7.14  今天资源共享一下一个免费的电影网站,可以下许多的片,不过需要点击一个页面就可以得到用户名和密码,只开2线程的,不过确实很不错。我已经开始下载了。罗嗦了半天,还没有说地址呢。http://www.16163.cn/

2004.7.12  “古老的南方有大量的麦田,同时也滋养着大量的骑士,在这美丽的世界中,他们是最后的一代骑士,也只是在这里,你可能最后一次见到骑士和淑女,主人和奴隶,书中演绎的故事只能在书中看到,因为它只不过是记忆中的一段梦。那个时代的我们已随风而去(go with the wind)”大家一定知道这是什么了吧!对,是《乱世佳人》。作者写这本书也只是升秒年个 怀念她的祖母,没有想到竟然风靡全世界!无数想成熟的女人在学习着郝思嘉(费雯·丽饰,她还出演过《魂断蓝桥》(waterloo bridge)的女主角)的坚强,同时又觉得风景不一定在远方,还是要把近处的美好的事物,如白瑞德对他的真挚的爱情,不要到最后像郝思嘉回望前尘,想起父亲的遗言:世界之大,不及故园,乃作回乡之举,从此以后人事茫茫,此恨绵绵。我倒不是十分喜欢这部电影,不过那句话确实很经典:。“After all,tomorrow is another day.”(毕竟,明天是新的一天)!

2004年07月10日

2004.7.11   3,4食堂都拆了,现在吃饭都赶到远远的食堂,没有办法,总要活命。 中午,去吃饭看见1食堂门前又在搞什么宣传活动,我一直认为这是在卖瓜。一看却很恼火。原来又在无聊的签名。好几十米的白布就这样糟蹋了,真是既可惜,又觉得悲哀。真的,不如把这白布(或等值的金钱或其他)捐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也许,这样他们可以多穿一件衣服,多吃一顿饭,多看一本书。再看看他们把签名了的白布,不已经是黑布,挂起来,似乎很光荣。自己做好事了,又似乎很荣耀,仿佛自己的名字上了什么光荣榜。一时间,很想上去烧了它,有时自以为文明的人却做着愚蠢的,欺人欺己的行为,可悲!

2004.7.9          傍晚吃过晚饭后,在11#楼6楼的阳台上看夕阳,天上是蓝天白云,压的很低。看看下面的人来人往,突然很感伤。3年前,我还在江苏苏北的一家重点高中过着自己的生活。3年前的今天,我高考结束。那时的离别没有什么悲伤,也没有太多的仪式,可以说一考完大家就散了,没有眼泪,没有惜惜相别。大家想的都是大学后的情况,似乎到了大学,大家就会立马换了个人。每个人都在心中画了自己的蓝图!三年年,自己越来越怀念高中的同学情,虽然那时侯很苦,可是却没有什么累的感觉;虽然那时侯班里的人很多,可是都处的很好,兄弟很多,也很铁,还和许多的女同学处出了好多纯洁的友谊。以后呢?前几天,上界的学长刚刚离校,再有一年,我也要离开这里了。也许以后在某幢大楼的楼顶或者角落,自己也在忧伤地怀念着大学生活。那个时候肯定会比现在更懂得大学生活的美妙。就这样一直看着天,间或看看楼下的人来人往,感觉大家都是过客,他们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在看我的天,想我的过去。阳光一直照着我,直到不见了踪影。想写东西的欲望很强烈,却没有动笔,任自己的思绪飘扬到过去,又飘到未来。

2004年07月01日

2004.7.1  今天是党的生日,也是我们学校的生日,学校正式改名字了:中北大学!放弃了大家一直向往的华北理工。现在想想中北大学一点也体现不出我们学校的特色,其最大的意义也就是把学院换为了大学。这变化我们不应该喜悦,只有当一个学校的师资力量,软硬件水平,学生素质,学风教风等都上到了一个相应的台阶时,我们才可以有资本去喜悦。而现在,我们只看到的是学校的麻木扩招,建了越来越多的房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靴子网,也赚了越来越多的票子。但是很多人似乎也明白却装不明白的看到,学生作弊越来越疯狂,打架,恋爱越来越嚣张,整体素质越来越低下。整个校园的变化是翻天覆地的,可是我们的教学呢?有时,看到有的教师在台上混,相随的下面的学生一起混的时候,真觉得悲哀,这样的改名到底有什么意义?虽然有时当有人听说我的学校是华北工学院有一丝的鄙夷,但是打心眼里,我没有嫌弃它,仅仅是刚刚入校时有点不满罢了!美国NB的工学院有的是,其实我们学校有可以努力把学校建设成为中国最NB的工学院,哪怕全国别的高校都是大学!可是终于改了这个急功近利的名字,学校领导还有点明智,就是对它低调处理了,没有敲锣打鼓!否则,我在这里替他们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