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28日

2004.9.28 中秋  月到秋时分外明,又是一年团圆日!中秋又来了,朋友们的短信祝福,班级体的聚餐,朋友之间的PARTY,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有种温馨的感觉。但是我的笑容还是百年掩盖一切:去年的这个时候,奶奶走了!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奶奶走后的这一年,在某个昏暗的时间角落里,我常常想起她,一个穷苦的农村女人,一个善良的伟大的女性,在我和许多人的人生历史中,奶奶对我们的影响可谓大矣!一直认为,中国的大智慧者不是那些整天在媒体上抛头露面的,指手画脚的,所谓的这个家,那个家的,而是那些无名的乡间老人,就像我奶奶(见《天堂雨》《孤灯对泣》),像余秋雨的祖母。只能鼻子酸酸地祝愿奶奶在另外的那个世界幸福,如果有那个世界的话!只能空许这些唯心的东西,稍许掩盖一下作为一个人的无力。就让今晚洁白的月光跳起那美丽的虚无的舞蹈,陪伴一下我那虚无的奶奶,来稍稍安慰一下自己。而我,也渐渐虚无了!

2004.9.25  几年前,余杰一篇题为《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的文章曾在文化界引起轰动,文中称余秋雨为“文革余孽”,对往事“不回忆、不忏悔”。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上大学。到了华工,喜欢写东西后,才发现了余杰。他的文章真的太棒了,关注社会,关注人性,独立思考,大胆发言!于是先后买了他的好多的书,先前的《火与冰》,《铁屋的呐喊》,《心灵独白》等。批判,年轻人的特色。但是突然对余杰很失望,他写的《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里面还是他一贯的犀利和锋辣。但是高中时就喜欢上余秋雨的作品了,于是认真研究了一下这篇文章(在数不清的批判余秋雨的文章中,我只看这么一篇。真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批余,不先后他的东西不看不就行了吗,都很管事情呀,就象余秋雨的读者都是自己的儿子似的,怕其“误入歧途”)。“于是,两个巴掌一拍即合,他成为“石一歌”中最年轻的、“立场坚定”、“有一定理论水平、斗争经验、分析能力和写作技巧的、有培养前途的革命青年”。据若干余秋雨当年的同事透露说,他在写作组中的态度不是消极的,而是积极的;不是被动的,而是主动的。因为他的出色表现和突出成绩,他深受康生、张春桥、姚文元等人的青睐。如果不是毛泽东的去世和文革的结束,余秋雨也许会走上一条类似于姚文元的飞黄腾达之路”我不知道余杰写这些话语的时候思考了没有,再批判,也要以事实说话,不然只是诬陷,诽谤,与其他虚伪的中国文人无异。再让我们看看事实:“现在,六年过去了,不管是余秋雨本人的叙述,还是反驳余秋雨的“调查”,都证明了以下几条事实:一,“石一歌”是林彪事件之后根据周恩来总理指示成立的上海各高校的联合教材编写组,而不是什么阴谋组织;二,这个组存在五年,余秋雨在第一年就离开了,孙光萱则从头到底都在。这个组在“批邓”期间写过一些跟风文章,有过错误,但这期间余秋雨早就不在,孙光萱在;三,说来说去,余秋雨在这个组里只写过鲁迅在广州的一段生平,没有任何字句涉及现实政治。于是对余杰真的很失望,他写那篇文章为的是什么,所谓的事实都是从哪里来的?在事实日益明朗化的今天,在余秋雨宣布封笔退出文化圈的时候,余杰仅仅说对其(余秋雨)之言行没有兴趣,为什么不忏悔,不向别人道歉。没有大度之气,比之于鲁迅,还是差远了。余杰的东西,我再也不看了,与之决裂,我也很痛苦。毕竟曾经乃至现在是那样的欣赏他的作品,但是人品比至于作品,甚矣!真有关让余杰看看余秋雨:我把骂声当掌声!余秋雨的书,也买的差不多了,以后看谁的呢,再说吧,李熬他们的,或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