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07日

2005.5.7  昨天晚上才到校,上个月20号就离开了,这期间发生的事情真的很多,复试没有出问题,顺利通过。完了后从南京回家。春天的家乡真的很美,油菜花黄黄,麦苗青青,再加上现在是捉养小鸡的时节,小鸡们满院的散步,那种情形,怪不得陶渊明向往呢。在家一直关注连战之行,还有看上海世乒赛,NBA季后赛,日子过的还算滋润。给自己的五一礼物就是,30号早上3点就醒了,怎么睡都不成,起来开电视又没有好看的。于是发奋涂鸦,写下了我至今为止的最长文章《朝花夕实》,吐血推荐!

2005年04月14日

天渐渐的热了,枝上新绿初成。老叶枯黄,朽矣朽矣!

本人自从02年四月末就喜欢上了这里,一直没有离开过(但它却离开了两次),在动网版时可以说激扬文字,灌水当年情。

寒泉改版了,许许多多的大鱼离开了,又有多多许许的小虾游来并且成为了大鱼。我没有离开,并在驿站当了斑竹。情感驿站,许多人认为那里是无病呻吟的地方,整天爱来爱去不累吗?我在这里想说NO,就算是,你们中的许多人也应该负有一定的责任。年轻人气盛,所以情感中的爱情的成分占了绝大多数。所以驿站里面的文章以爱情为主,这也不奇怪。动网时就是这样了,但应该辅以其他的文章,如亲情,友情等,就算是爱情类的也应该朴素一点的,大学生生活挺优越的,面对兰村的人心理上也挺优越的,所以没有那么多痛苦。

一直我都很重视驿站的原创氛围,原来里面有许多的写手(我认为用这个词语不为过),大家发发原创的东西交流交流也很不错,毕竟校传统刊物不是每个人都看的上的。但现在的?也有吧,可能是自己一直忙于考研没有太发现吧。看着许多陌生的ID,陌生的文章,也感到了一个陌生的我,原来的激情呢?

上个学期都没有怎么上,但还一直占据着一个斑竹的位,这个学期还一直占据着,今天收到JOY的信件我才良心发现的。说实话,我不太喜欢纯情感类的文章,也不多写那样的,这一点我像冰河和文清,于是很多的时候,我都不看那样的,有时只是流于形式看一眼以便加标记,至于那些文章的回复我没有看,好的东西也没有加以标记。

现在还和上学期一样,住在外面,不具备上网条件,今天房东家有事,我回宿舍,所以才在寒泉这么久,发这篇文章,不是说受不了JOY的提醒,而是我猛然发现,既然没有多大的兴趣了,那还坚持什么,一句俗话说的好,占着茅坑要工作,很抱歉的说,我没有很好的工作。改版以后我就准备考研了,现在又是在准备复试,所以没有对驿站的管理投入一点的精力。不想再这样了,所以不当斑竹了。后来的斑竹应该引我为鉴!

以后有了文章还会在那里发的,一上网还会立即登陆寒泉的,愿我们的寒泉蒸蒸日上。

2005年04月13日

2005.4.11  一纸烟的工夫,已经到了四月份了,很长时间没有更新了,这期间上网倒比较勤快,从分数线出来的第二天,我每天都上网,去南航网站关注复试信息。一直到今天,那网上的信息犹如和尚头上的头发。那网页更新的速度还不如这里呢。于是不再通过网络,直接打电话过去,在经历了对方网络无法接通,对方正在通话,接通后手机里面吱吱响等诸多工序后,四个小时后终于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还好是个年轻的MM。甜蜜的声音:22号报道,23号笔试,24号面试。这可愁煞我了,看微机原理已经三遍了,实在不想再学,可还有十天呢,怎么办?再看几眼吧,争取公费,宿舍的兄弟说,现在把阅览室的板凳做穿(那我不跌下去成残疾?)就可以省下一台好笔记本的钱了,一想也是,就继续坐牢了。

2005年03月17日

2005.3.15  去南航的研究生生网站重新看了一下自己的成绩,惊喜的是那专业排名 ,这是我始料之不及的.在那边的同学说南航的宇航学院本科就业率极好,所以本校没有多少人考研,这下”便宜”外校的了,于是偷笑ing…..

2005年03月11日

2005.3.10  9号南京那边的成绩就出来了,晚上才知道查分电话,但山西移动的手机却打不通,10早上联系了南京的同学 ,等他发消息的几分钟自己是多么的紧张,手心的汗犹如滔滔江水,手机终于响了,没有紧张到手机都握不住.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的,读消息:”总分318,政治60,外语62,数学88,专业课108,长舒了一口气,分不高,不过很均匀,自己担心的数学和专业课没有出太大的问题.我知足的,因为数学一直是文灯的那本厚书,还看了两遍,做的相对少些,自己进入全面模拟的时候,顿时傻了眼,每道题目好象都不会却又很熟悉,更要命的是那时已经过了元旦.于是在最后的20天我几乎全攻数学了,88,要是再多2分,我就及格了(150的总分).看见自己身边的人,总分330左右的,数学才三四十,想数学好象没有那么难吗.专业课由于南航从04年就改了考试形式,全是计算的,题量巨大,而且考了一道很偏的大题,算算没有做的就二十大几了,108,满意了!至于复试,照南航去年的线应该可以的,不多想了,先准备着……

2005年01月25日

后天回家,来这里看看,好久没有更新了。

对于考研,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坚持到底了!

一年没有回家了,该回去看看了。

2004年07月26日

2004.7.27    去太原市里了,上政治考研辅导班,只有8天的时间,却也是一种经历!苦,却也是一种磨练!加油。我参加这个道不是为了得到所谓的压题!只是想看看老师怎么讲。不过也没有太看中这个,我预感效果不好,时间太短,天气太热,还是要慢慢学习的,好事多磨!希望有点收获,8天回来再说~

2004年07月24日

2004.7.24  很长时间没有更新主页了,放假到现在一直在学习,然后就是自己做饭,感觉很不错,宿舍里的人也不多,环境很安静,有时人多未必就是好事!另外,今年太原的天气不错,不热,而家乡江苏,都38度了,上海快40度了.在这样的不热的天气里学习,再好不过了,好好把握!PS:在网上偶遇一篇好文章孔乙己考研记:

    鲁镇火车站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大路边的一座旧站房,里面预备着剪票口,可以随时剪票。打工的人年前散了工,每每花五六十块,买张车票,回到异地的家中过年,——这是两年以前的事,现在每张要涨到九十二,——靠过道站着,吸包烟将就暖和一下身体;倘肯多花五十元,便可买一张硬坐票,舒舒服服地坐到天亮了,如果出到三百元,那就能买一张软卧了,但这些旅客,多是打工仔,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西装的,才踱进候车大厅内隔开的休息室,要茶要水,坐着慢慢等着提前上车。

  我从毕业以后,便在车站的客运车间里当伙计,站长说,样子太傻,怕侍侯不了西装旅客,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打工仔打工妹,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天不亮就来排队等着买票,把所有可以乘坐的车都问上一遍,才决定买那一次,又一张张点数找回的零钱,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之下,倒票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站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下岗不得,便改为专管打扫候车室卫生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呆在候车大厅里,专擦我的地板。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站长是一副凶脸孔,旅客也没有什么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每年冬天孔乙己去省城考研,来等车,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站着等车而穿西装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鼻梁上是瓶底一样厚的大眼镜,眼镜腿早已褪了色。穿的虽然是西装,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就从语文课本上鲁迅的《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文章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做孔乙己。孔乙己一到车站,所有等车的人都看着他笑,有的叫到,“孔乙己,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窗口说,“下午的369,要站票。”便排出六十大元。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着用公司的电脑上网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下载什么考试资料被捉住,被臭骂一顿。”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下载不能算偷下载!-考研人的事,能算偷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主观客观本质现象”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站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读过大学,工作后很不顺心,但考研终于没有考上过,又不会逢迎领导;于是愈混愈差,弄到将要下岗了。幸而打字很快,便替领导打打字,换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习惯,就是迷上互联网。坐不到几天,公司的电话费便呈指数上涨。如是几次,用他打字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尔偷偷上网。但他在公司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从不旷工;虽然间或睡眼朦胧来迟个把小时,但不出一天,定然要加班加点,做完自己的事才肯离去。

  孔乙己拿到车票,涨红的脸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读过大学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么考了这么多年,连半个硕士也没有拿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主观客观质变量变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站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站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站长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上过大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上过大学,-我便考你一考。求无穷大比无穷大型的极限常用方法是什么?”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扫我的地,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会做吧?我教给你,记着!这些算法应该记着。将来考研的时候,会考到的。”我暗想我离考研的水平还很远呢,而且据我所知考研也不会出这么简单的题;又好笑,又不耐烦,一边扫地一边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罗毕塔法则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夹着车票,点头说,“对呀对呀!-还有四种不常用的方法,你都知道吗?”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只管扫地。孔乙己刚掏出圆珠笔,想在车票上演算,见我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春节前的半个月,站长正在慢慢的结帐,翻弄帐本,忽然说,“孔乙己今年还没去考试?上回的票他还没补呢!”我才觉得他的确今年还没有进城去考试。一个等车的旅客说道,“他想不考都不行了!-他被炒鱿鱼了。”站长说,“哦!”“他总仍旧是偷着上网,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到经理室去下载什么串讲笔记。总经理的电脑,动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臭骂一顿,后来是罚款,罚了两月的薪水,后来以不安心工作的罪名通报批评以警效尤”“后来呢?”“后来给炒掉了”“炒掉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去了剑桥,拿博士去了”众人哈哈大笑,站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帐。

  二九过后,寒风一天冷比一天,看看将近大考的日子;我整天烤着暖气,也需穿上羽绒服了。一天的下半天,还没有一个旅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买一张票”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月台上依偎着窗口站着。他脸上黑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背上是一个塞得盖不上的旧书包,书包带上还栓了个掉漆的军水壶,一本没了皮的卷边运筹学教材露出了半页的目录,依稀还可辨认是清华钱教授的那本。见了我,又说道,“买一张票,到省城的”

  站长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上次的票还没补呢!孔乙己很颓唐地仰面答道,“这下次一起补罢。这次是现钱,要卧铺。”站长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偷着上网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辨,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不是偷,怎么会被炒的?”孔乙己低声说道,“辞,自己辞职的”他的眼色,很像恳求站长,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旅客,便和站长都笑了。我制了票,递过去,放在窗口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三张大票,放在我手里,见他眼圈黑青,好象是长久的没有睡足过的样子。不一会,他点数完找回的零钱,便往肩上挎了挎书包,推了把眼镜,蹒跚着走向月台那边。

  自此以后,就没有孔乙己的消息,到了年关,站长和旅客们谈笑之余还不经意会提到他“公司现在的打字员只是个中专生,速度快的了不得,比孔乙己还快呢!”,“孔乙己去年的票还没补呢!”站长说。到了中秋可就没有说,到了今年岁末再也没有人提他了。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这回孔乙己是考上了吧。

2004年04月21日

他的原话:谈谈我的经验吧,其实现在这么多辅导班,也不能说骗人,但是没多大用处的多。关键是大家多数都是第一次考研没有经验,所以别人去报班了你不报,就会心里不踏实,所谓花钱买个安心吧。

其实个人觉得政治大家一定要报辅导班的,因为每年的大纲不一样,而且内容这么多没有辅导班的那些资料你根本看不过来也不知道什么是重点。数学、英语都是没有必要报的,只要自己找几本书多看多做就行了。我读的数学跟英语,其实一点用没有

呵呵,05年的我不知道,不过04年我看的数学辅导书是陈文登的,他那个不错,难度刚好适合考研的难度。其实考研数学还是基本的东西多,难度题不多。像蔡遂林之类的名气也挺大,不过出的题不是人做的。而且都是最难的题,会误导大家的,千万别信他们!

至于英语就随便了,主要是阅读理解。我去年报的恩波英语辅导,唯一觉得有效的几招也免费传授你了(我是花了300多块报班的啊)
1、做阅读理解诀窍:考研英语奇难无比,除非你六级能考75分以上否则别指望完全读懂一篇文章。做的方法是,先看整篇文章的第一句,然后开始看问题。一般第一个问题都是针对文章第一句来的。看完问题之后再接着看文章。你把整篇文章5等分(如果有一个问题是概括全文的则4等分),基本上每个每个等分有一个问题。注:考研英语几乎没有2个问题会在同一段出的。你做多了真题就知道了。

2、作文不是看你写的怎样,而是看你背的怎样。平时做阅读理解多留意一些实用范围广的句子。比如:only in this way can we……………,…will go out of the ivory tower to broaden their knowledge and to become the master of thier own lives之类的语句,要背到脱口而出。看到一篇作文,首先要想的不是应该怎么写,而是应该想自己背的那些,有哪几句是可以用进去的。

3、英语考试的时间分配是这样的。阅读理解60分钟,听力30分钟,翻译30分钟,作文40分钟,完形填空2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