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1月25日

后天回家,来这里看看,好久没有更新了。

对于考研,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坚持到底了!

一年没有回家了,该回去看看了。

2004年09月28日

2004.9.28 中秋  月到秋时分外明,又是一年团圆日!中秋又来了,朋友们的短信祝福,班级体的聚餐,朋友之间的PARTY,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有种温馨的感觉。但是我的笑容还是百年掩盖一切:去年的这个时候,奶奶走了!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奶奶走后的这一年,在某个昏暗的时间角落里,我常常想起她,一个穷苦的农村女人,一个善良的伟大的女性,在我和许多人的人生历史中,奶奶对我们的影响可谓大矣!一直认为,中国的大智慧者不是那些整天在媒体上抛头露面的,指手画脚的,所谓的这个家,那个家的,而是那些无名的乡间老人,就像我奶奶(见《天堂雨》《孤灯对泣》),像余秋雨的祖母。只能鼻子酸酸地祝愿奶奶在另外的那个世界幸福,如果有那个世界的话!只能空许这些唯心的东西,稍许掩盖一下作为一个人的无力。就让今晚洁白的月光跳起那美丽的虚无的舞蹈,陪伴一下我那虚无的奶奶,来稍稍安慰一下自己。而我,也渐渐虚无了!

2004.9.25  几年前,余杰一篇题为《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的文章曾在文化界引起轰动,文中称余秋雨为“文革余孽”,对往事“不回忆、不忏悔”。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上大学。到了华工,喜欢写东西后,才发现了余杰。他的文章真的太棒了,关注社会,关注人性,独立思考,大胆发言!于是先后买了他的好多的书,先前的《火与冰》,《铁屋的呐喊》,《心灵独白》等。批判,年轻人的特色。但是突然对余杰很失望,他写的《余秋雨,你为何不忏悔?》里面还是他一贯的犀利和锋辣。但是高中时就喜欢上余秋雨的作品了,于是认真研究了一下这篇文章(在数不清的批判余秋雨的文章中,我只看这么一篇。真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批余,不先后他的东西不看不就行了吗,都很管事情呀,就象余秋雨的读者都是自己的儿子似的,怕其“误入歧途”)。“于是,两个巴掌一拍即合,他成为“石一歌”中最年轻的、“立场坚定”、“有一定理论水平、斗争经验、分析能力和写作技巧的、有培养前途的革命青年”。据若干余秋雨当年的同事透露说,他在写作组中的态度不是消极的,而是积极的;不是被动的,而是主动的。因为他的出色表现和突出成绩,他深受康生、张春桥、姚文元等人的青睐。如果不是毛泽东的去世和文革的结束,余秋雨也许会走上一条类似于姚文元的飞黄腾达之路”我不知道余杰写这些话语的时候思考了没有,再批判,也要以事实说话,不然只是诬陷,诽谤,与其他虚伪的中国文人无异。再让我们看看事实:“现在,六年过去了,不管是余秋雨本人的叙述,还是反驳余秋雨的“调查”,都证明了以下几条事实:一,“石一歌”是林彪事件之后根据周恩来总理指示成立的上海各高校的联合教材编写组,而不是什么阴谋组织;二,这个组存在五年,余秋雨在第一年就离开了,孙光萱则从头到底都在。这个组在“批邓”期间写过一些跟风文章,有过错误,但这期间余秋雨早就不在,孙光萱在;三,说来说去,余秋雨在这个组里只写过鲁迅在广州的一段生平,没有任何字句涉及现实政治。于是对余杰真的很失望,他写那篇文章为的是什么,所谓的事实都是从哪里来的?在事实日益明朗化的今天,在余秋雨宣布封笔退出文化圈的时候,余杰仅仅说对其(余秋雨)之言行没有兴趣,为什么不忏悔,不向别人道歉。没有大度之气,比之于鲁迅,还是差远了。余杰的东西,我再也不看了,与之决裂,我也很痛苦。毕竟曾经乃至现在是那样的欣赏他的作品,但是人品比至于作品,甚矣!真有关让余杰看看余秋雨:我把骂声当掌声!余秋雨的书,也买的差不多了,以后看谁的呢,再说吧,李熬他们的,或许吧。

2004年08月25日

2004.8.23  今天去扶摇书店时,看见余秋雨先生的封闭作《借我一生》(《借我一生》是余秋雨对中国文化界的“告别之作”,涉及他和他的家族诸多不为人知的经历,还描绘了记忆中文革时“大揭发”、“大批判”的整人模式……从前辈到自己,作者以平实、真实的记忆组成一部文学作品。“我历来不赞成处于创造过程中的艺术家太激动,但写这本书,常常泪流不止。” ——余秋雨语 ),一下子就买了,算是自己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吧。好长时间没有买他的书了。我不喜欢游记一类的,虽然里面有着大师们的思想结晶!《千年一叹》《行者无疆》,以及余杰三部曲之二《光与影》都没有买。高中时买了,读了余秋雨的许多的书,真是经典呀!我不知道现在的文化届怎么有这么多人攻击,诽谤他?可是他的书卖的最火,受盗版的也最厉害,这难道不是一种讽刺吗?现在的文化圈真的不行了,难怪大师要离开了,悲哀!

2004.8.22 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我倒不看重这一天,人的生日只有一次,真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喜欢每年庆祝一次,而且有的还很铺张。我想我们不应该庆祝自己的出生,我们应该更加热爱我们的母亲,在自己的生日的时候,她们所受的痛苦该有多大呀!以前的生日都在家过的(这时候是暑假呀-_-)。今年的就在学校了,女友为了陪我过这一天早早的从东北赶回来了,真的很感谢她!在我的大学的后半期能够遇到这样一个爱我的女人,真的很幸运,但是有时所谓的个性也让我们之间产生了不愉快,现在想想,真是很不应该。别要求太高,别用自己的思想去要求别人,这是我和她相处一年的感受。只是没有多少时间陪她的(明天又开始上课了,上一天的课,一直上到开学),心里一直很愧疚,只能求交流的质量了–很无奈的言语。善良的女孩,不管我们以后会不会走到一起,真心祝福你幸福,一生一世!

2004.8.15           突然间,电信停了ADSL服务,一想我们已经超期2个月了,股东们都在家里避暑,所以今后可能有很长的时间和网络告别了。这样也好,过过以前没有电脑,没有网络的日子,在书海中遨游,也自有一番风味!也许也有稍稍的不习惯,毕竟很长时间以来,总是有事没事爬上网看看,自己也算个E-MEN,N-RESIDENT了。割舍一切的牵挂,只身前进!第2次高考和以前的可不一样,这次是孑然一身,是一个人的战斗。自己撑船,自己掌舵,自己彳亍!不知道前方的路怎样,但是要坚定的走下去,因为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还是那句老话:now that u have begun,just do it!也送几句话给经常来这里的或者偶尔来这里的喜欢或者有点喜欢的或者很不喜欢甚至讨厌我的涂鸦的朋友们:现在的时代已经没有文化英雄了,就像现在也不是个产生伟人的时代。多数的思想已经化为故事,在历史的红尘中沉浮,而很多的时候我们只能在纸张上瞥见些凤毛麟角,正确的,错误的!所以,不再有什么权威,自己就是权威!于是我做这个小站,目的只是让我的心情有个栖息之地,冷观世上之真真假假,悲悲喜喜,倾肺腑之言,声音很小,以致发出后就被周围的噪音所淹没。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不是为了哗众取宠,因为我知道我的同行者并不多,甚至可以说到目前而言,没有!所以彳亍只能彳亍!最后说一句:我并不喜欢文学!

2004年08月12日

2004.8.12  Etang网于今天的0点公布4,6级成绩,我查了一下,六级考了68,勉强通过。这次的六级,我看的很重。一方面,原来在寒泉BBS的English Salon 当斑竹的时候,已经过了4级,但是六级一直有问题,沙龙里面有不少朋友都过了6级了,而我这个当家的却没有过,真是惭愧;另外一方面,上学期期末考试考的很糟,虽然没有挂科,但是相比起大一,二时的门门优秀还是很不习惯,当然了,考研是失利的一个因素,但是还是想保持优秀,毕竟能力是体现在各个方面的。这下,暑期乃至以后的复习就更有动力了,come on ,I shall fly!  

PS;种种迹象表明,05年考研英语大纲确实有重大变化.转载新闻:2005英语考试大纲大纲已上市,最值得注意的是后印的附送的小册子
里面提到:
随大纲一起的补充本上明确写到将6月1日印制的大纲1-50页取消!就是听力部分,还有明确指出初试取消听力,改在复试中考察!内容如下:

阅读5篇
增加一篇考查对连贯性、一致性等语段特征以及文章结构的理解。
本部分的内容是一篇总长500~600词的文章,其中有五段空白,文章后有6~7段文字要求考生根据文章内容把6~7段文字填入空白,这一篇10分。

写作2篇
一篇与以前要求相同字数160~200,分值20。
另一篇字数约100,考查应用性短文(信件、便笺、备忘录等)满分10分。

听力取消,放在复试中考察。

总起来讲:
1、词汇增加到了5500(去年是5300),并删去词汇表中的中文释义。增加了对国家(地区)语言,国民及国籍表,洲名及常见缩写词的认知要求,和常用前后缀作了修订(体现在大纲目录的附录三),词汇题(10分)。
2、初试不再考察听力,复试中考察。(附赠一盘样带)
3、增加新题型:完型填句,600字左右的文章,其中有五段空白,文章后有6~7段文字,要求考生根据文章内容把6~7段文字填入空白选择恰当的句子填入文中,使上下文语义连贯、逻辑通顺(10分)。

4、增加1篇小作文,字数约100,考查应用性短文(信件、便笺、备忘录等)(10分)。
5、重新设计了答题卡1和答题卡2,要求考生将英语知识运用和阅读理解A节、B节的答案填涂在答题卡1上,将阅读理解C节的答案和作文写在答题卡2上。修改了“考试说明”和“试卷示例”中关于答题卡的描述。

卷面分配:
1、词汇(10分)(完型填空)
2、阅读(60分)(含40分选择题,10分翻译,10分完型填句)
3、作文(30分)(1篇应用文、1篇议论文)

购买大纲要看清三件东西:红皮考纲、白皮修订勘误册、复试听力带。

2004年08月11日

2004.8.11  昨天才从太原市上云鹏的政治辅导班回来,有太多的感想,今天花了一早上的时间写好在黑暗的微光中,前进 这是目前我写的最长的一篇了,推荐大家看看。

2004年07月26日

2004.7.27    去太原市里了,上政治考研辅导班,只有8天的时间,却也是一种经历!苦,却也是一种磨练!加油。我参加这个道不是为了得到所谓的压题!只是想看看老师怎么讲。不过也没有太看中这个,我预感效果不好,时间太短,天气太热,还是要慢慢学习的,好事多磨!希望有点收获,8天回来再说~

2004年07月24日

2004.7.24  很长时间没有更新主页了,放假到现在一直在学习,然后就是自己做饭,感觉很不错,宿舍里的人也不多,环境很安静,有时人多未必就是好事!另外,今年太原的天气不错,不热,而家乡江苏,都38度了,上海快40度了.在这样的不热的天气里学习,再好不过了,好好把握!PS:在网上偶遇一篇好文章孔乙己考研记:

    鲁镇火车站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大路边的一座旧站房,里面预备着剪票口,可以随时剪票。打工的人年前散了工,每每花五六十块,买张车票,回到异地的家中过年,——这是两年以前的事,现在每张要涨到九十二,——靠过道站着,吸包烟将就暖和一下身体;倘肯多花五十元,便可买一张硬坐票,舒舒服服地坐到天亮了,如果出到三百元,那就能买一张软卧了,但这些旅客,多是打工仔,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穿西装的,才踱进候车大厅内隔开的休息室,要茶要水,坐着慢慢等着提前上车。

  我从毕业以后,便在车站的客运车间里当伙计,站长说,样子太傻,怕侍侯不了西装旅客,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面的打工仔打工妹,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他们往往天不亮就来排队等着买票,把所有可以乘坐的车都问上一遍,才决定买那一次,又一张张点数找回的零钱,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之下,倒票也很为难。所以过了几天,站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荐头的情面大,下岗不得,便改为专管打扫候车室卫生的一种无聊职务了。

  我从此便整天的呆在候车大厅里,专擦我的地板。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站长是一副凶脸孔,旅客也没有什么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每年冬天孔乙己去省城考研,来等车,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孔乙己是站着等车而穿西装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鼻梁上是瓶底一样厚的大眼镜,眼镜腿早已褪了色。穿的虽然是西装,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就从语文课本上鲁迅的《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文章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做孔乙己。孔乙己一到车站,所有等车的人都看着他笑,有的叫到,“孔乙己,你脸上又添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窗口说,“下午的369,要站票。”便排出六十大元。他们又故意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着用公司的电脑上网了!”孔乙己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下载什么考试资料被捉住,被臭骂一顿。”孔乙己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下载不能算偷下载!-考研人的事,能算偷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主观客观本质现象”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站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读过大学,工作后很不顺心,但考研终于没有考上过,又不会逢迎领导;于是愈混愈差,弄到将要下岗了。幸而打字很快,便替领导打打字,换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习惯,就是迷上互联网。坐不到几天,公司的电话费便呈指数上涨。如是几次,用他打字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尔偷偷上网。但他在公司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从不旷工;虽然间或睡眼朦胧来迟个把小时,但不出一天,定然要加班加点,做完自己的事才肯离去。

  孔乙己拿到车票,涨红的脸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孔乙己,你当真读过大学么?”孔乙己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么考了这么多年,连半个硕士也没有拿到呢?”孔乙己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主观客观质变量变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站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站长是决不责备的。而且站长见了孔乙己,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孔乙己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上过大学么?”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上过大学,-我便考你一考。求无穷大比无穷大型的极限常用方法是什么?”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扫我的地,不再理会。孔乙己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会做吧?我教给你,记着!这些算法应该记着。将来考研的时候,会考到的。”我暗想我离考研的水平还很远呢,而且据我所知考研也不会出这么简单的题;又好笑,又不耐烦,一边扫地一边答他道,“谁要你教,不就是罗毕塔法则么”孔乙己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夹着车票,点头说,“对呀对呀!-还有四种不常用的方法,你都知道吗?”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只管扫地。孔乙己刚掏出圆珠笔,想在车票上演算,见我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孔乙己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春节前的半个月,站长正在慢慢的结帐,翻弄帐本,忽然说,“孔乙己今年还没去考试?上回的票他还没补呢!”我才觉得他的确今年还没有进城去考试。一个等车的旅客说道,“他想不考都不行了!-他被炒鱿鱼了。”站长说,“哦!”“他总仍旧是偷着上网,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到经理室去下载什么串讲笔记。总经理的电脑,动得的么?”“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是臭骂一顿,后来是罚款,罚了两月的薪水,后来以不安心工作的罪名通报批评以警效尤”“后来呢?”“后来给炒掉了”“炒掉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去了剑桥,拿博士去了”众人哈哈大笑,站长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算他的帐。

  二九过后,寒风一天冷比一天,看看将近大考的日子;我整天烤着暖气,也需穿上羽绒服了。一天的下半天,还没有一个旅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买一张票”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站起来向外一望,那孔乙己便在月台上依偎着窗口站着。他脸上黑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背上是一个塞得盖不上的旧书包,书包带上还栓了个掉漆的军水壶,一本没了皮的卷边运筹学教材露出了半页的目录,依稀还可辨认是清华钱教授的那本。见了我,又说道,“买一张票,到省城的”

  站长也伸出头去,一面说,孔乙己么,你上次的票还没补呢!孔乙己很颓唐地仰面答道,“这下次一起补罢。这次是现钱,要卧铺。”站长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孔乙己,你又偷着上网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辨,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不是偷,怎么会被炒的?”孔乙己低声说道,“辞,自己辞职的”他的眼色,很像恳求站长,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旅客,便和站长都笑了。我制了票,递过去,放在窗口上。他从破衣袋里摸出三张大票,放在我手里,见他眼圈黑青,好象是长久的没有睡足过的样子。不一会,他点数完找回的零钱,便往肩上挎了挎书包,推了把眼镜,蹒跚着走向月台那边。

  自此以后,就没有孔乙己的消息,到了年关,站长和旅客们谈笑之余还不经意会提到他“公司现在的打字员只是个中专生,速度快的了不得,比孔乙己还快呢!”,“孔乙己去年的票还没补呢!”站长说。到了中秋可就没有说,到了今年岁末再也没有人提他了。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这回孔乙己是考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