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9日

据说吸“二手烟”比“一手烟”,祸害更大,这里有详述

十年前,我有意无意的从"二手"变成"一手",从此,并入害人害己之列。

十年过来,确有体会。但凡,一天不超过一包,第二天定会感觉精神头很好;过了,整个人,就晕乎乎。这些年,每天早上想要实现的心愿就是戒烟,可是,每天起床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美美的蹲在某处抽一两根(那天真逼急,进戒毒所强行戒掉)。

在生活工作中,常有一手或二手的经历,例如,英文图书的翻译。搞互联网的,国内更多的是向美国看齐,所以,介绍国外思想及观点的图书及文章不少,但是,在这个互联网是平的世界里,不平的是各人的英语水平不同等,还得借助别人的翻译。

前些日子,读了些交互性相关的书籍,发现这些翻过来的“二手书籍”,或多或少存在堆积的感觉,词不达意,还是苦涩,同时,滞后的情况仍然很严重。但是,在翻译方面,比华夏出版社当年出版的有关波特竞争方面的书好多了(那真叫糟蹋)。

就像前几天对信息的获取之感触一样,如何能有效及时的获取国外互联网动态,对于关注国内关注互联网的人来说,“二手”变成“一手”,意义很大。否则,只能继续接受二手图书那“迟来且很晕的爱”。

从二手到一手,有时时有意无意,有时需要硬上。有意无意的,好比北城吕欣欣。去年和吕欣欣在亚运村的东八区吃饭时,欣总抽完半根烟后,上卫生间都得扶着墙,很是晕;如今,一根二跟,悠然自得,今非昔比;北城呢,今年年中见面时,也是偶尔抽一两根,现在可是一根接一根,不费事。在学校学英语时,我是硬上。读英文原著,从刚开始一页最多60-70的单词,用字典一个个的查,最终十本八本下来,基本上就顺当。遗憾的是,十年不碰,又打回原形。

尽管不能什么都要当一手,但是,某些东西对于某些人来说,更需要的是一手,这个因人而异。否则,为了喝新鲜牛奶而养头奶牛,那是在退化。

究竟有多少用户对英文原版图书有需求,我没有数据,但感觉有不少。其实在网上购物这块,卓越是目前最有条件实现这个。如果能做到不让客户去操心海关关税、运费及周期,还有货到付款,是件美事,同时,也能和当当差异化一下。

2006年12月26日

今天中午收到招商银行的信用卡短信,内容如下:

邢孔育先生:您的招行信用卡12月25日帐单金额:-0.88人民币,0.00美金。到期还帐日为01月13日

发信人:6262955555

当时,我很纳闷:我的招行信用卡已经在一年多前,在还清所有的款之后,就不能用了。

不解之余,给招行的信用卡中心打电话。才知道,不是我还欠招行0.88元,而是卡上还有多0.88元。于是,我好奇的问:能把这钱汇给我吗?

小姐说:可以,不过,需要交5元的汇款费。

我接着问:汇到我的招行一卡通也要收5元?

小姐说:是的。

信用卡不用了,还以5元换0.88元,我傻啊?!

要是有1000万个不傻的人,那么“充公”的就是880万。

招行更不傻!

所以,2.0网站别气泄,可以学一学招行。

2006年12月25日

詹膑之号召,写一写心目中的年度汉字

詹膑的是“吵”、“博”和“搞”,我基本认同的是“吵”和“搞”,同时,我个人体会比较深的是“口”、“会”和“创”。

“口”

这个,其实和詹膑的“吵”,是一个概念。今年的口水之争,大家是有目共睹。这种“君子”动手不动手、互相贱踩的现象实在令人生恶,想必各位都有所感触。

看来,口水也是一种生产力,很大的生产力。

“会”

互联网这个圈,会可真多。大会小会,油头粉面,似乎都是一派升平迹象。

组会者有目的,参会者也往往是有目的,这原本是不可厚非,本人也一样。听点新东西,认识些新朋友,是好事。但是,很多没有新东西的大会,不疑为谋财害命,更不用说,交个300-500的某某融资大会,和传销有些相似。

个人的感触就是40人以上会,没意义,能不去就别去。老朋友们的聚会,尽量多去。

“创”

今年,最大的一个感触就是周边的朋友都在创业。有1.0的,也有2.0的;有传统的,也有所谓高科技的。

创业是件好事情,尽管不是唯一的好事。如果有想法,确定自己能坚持住的,确实是件好事。这种死磕的创业精神,对创业者的成长,可谓撕裂性的,有趣!

大家想象一下:口+会+创=?互联网吗?

 

2006年12月21日
昨天,在MSN上问一个朋友:你们网站最近怎么老报错?
他回复我说,在搬服务器。没一会儿,他又接着说:兄弟,很抱歉,可能要把这个网站关了。抗不住了,要先做点赚钱的项目,这个网站日后再说。
我默然,很不是滋味的说:别想太多了,该断就断,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在认识他之初,很不解他们为什么在网站刚上线就需要十几台服务器,但是,各人有各自的做事风格,况且,他们的老美合作方都有如此要求。
一两百万,对于顺境中的生意人来说,兴许不是个大数。用热价网老刘的说法,当初他们也是别人抢着把钱送上门来的,那个钱赚得,感觉都不是钱。不过,对于一个靠打工攒下钱,然后,自己创业的人来说,就不是那么潇洒,会很沉重.
梦想与现实,总是存在着如此的差距。这也是,创业为什么让人上瘾的原因之一。
所以,在不断靠近梦想的过程中,现实地面对现实,比什么都强。
活过2006,活过2007。。。
      Ebay被TOM收购自传闻变成事实之后,C2C市场格局将会如何?难以猜测,但是,有一些促使这个市场格局生变化的因素确已产生。
1、更靠近市场
 
之前一直就不明白,当初ebay被淘宝扛着免费大旗打得希里呼啦,才慢慢吞吞的实现免费。后来才听说,决策是由ebay总部来定的,也就明白了。老美用他们那套商业逻辑来推度中国商业,看待市场,确实很费劲。因为,他们怎么也不知道,在中国,不闯红绿灯的,往往都被别人当傻子来看的;做销售,不整点猫腻,往往会被人当作没本事。淘宝和拍拍都以C2C+IM+支付来布局,个中的奥秘,我想聪明的吴世雄不会不知道。
现在被TOM收购了,在这点上,和淘宝拍拍等都一样,长线决策终变成短线决策,是好事。
2、绅士变土匪
 
在中国,易趣一直都是马云的靶子和嘲讽对象。面对又蹦又跳的马云及淘宝,你说:是没招吗?还是不肖?ebay始终都像个绅士。不幸的是,马云说到做到,ebay也只能挥手泪别C2C的老大地位。老美硬是没弄明白,中国这个历来都是以胜者为王的千年人文,和当下群雄纷争的现状,其实,商业道德的底线是非常低,有时甚至没有。
如今,东家可以理解为TOM。TOM是谁?王雷雷是谁?经历过SP这趟浑水之后能胜出的TOM,那可真是见过世面的;没有两下子,咋能在“上海滩”混?
大家的道德底线都没有差不多,该绅士时绅士,该土匪时土匪,谁都别把谁当傻子。
 
3、步入三国之势
近两年,ebay易趣气节已尽,尽管面对全球互联网增长最快的中国市场,面对互联网未来最大的市场,也只能是有贼心没贼招。如今易趣江山易性,C2C最终究竟鹿死谁手,确是难以预测和定论。但是,换了东家之后的易趣,倒是可以抛去之前老美的道德束缚和长线决策;但凡换血输血顺利的前提下,该光膀该绅士,一点不含糊。
淘宝、拍拍和易趣,都不是等闲之辈。各有靠山,各有优劣,都深谐中国市场的潜规则。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之前的易趣,只能正合,如今,跟淘宝和拍拍一样,既能正合,也可奇胜。
至于王雷雷所谓的“能在6个月内计算出新的盈利模式,并且在6个月后对外公布盈利时间表”,其实,是扯谈,因为C2C的核心盈利模式一直都在那,地球人都知道。马云的免费大旗,不仅破了规矩,塑高了门槛,也让免费这个杀手锏变成毒品级应用,同时,让实现盈利,变成必须是在和平共处的前提下才可以奢望的梦想
如今看来,C2C之势,才刚刚开始步入真正的三国时代。
2006年12月15日

tinyfool第一见面,还是在今年初老孔组办的拍砖会上,我俩都是待拍的主。不过,那次没多聊。

霍炬第一见面,是在吕欣欣的乔迁酒会上。那晚人多,酒喝的也多,就是相互话说的不多。

真正算是交流的还是在去杭州参加第二届网志年会的Z9之行,及年会期间。也才知道霍炬伙同tinyfool策谋创业,意在技术咨询和顾问,要开始两个男人的新生活。在火车上,只说詹膑和我都要争当霍炬和tinyfool的第一客户。后来,我不跟只说争,詹膑不和我争了。因为,只说是我的客户,我又是詹膑未来的客户。

尽管如此,我确实不知道如何与他们俩以何种形式进行合作。也不知道如何收费,对咨询顾问的形式,接触的有限。但是,技术团队的好坏,对于一个搞互联网的公司而言,其重要性地球人都知道。我对好的技术团队之渴望,就如癞蛤蟆对天鹅般。

令我意外,视同为遭遇感觉的是:在我计算着自己究竟有多大的支付承受能力和合作形式时,他们却提出他们认为很本分的要求,这让我吃惊和感动。顿时,我心很踏实,也有底气。从此,可以不要那么操心技术的架构和技术人员的培养。我有些技术好苗子,但一直缺的是艺师,当然,这其中有个别的已快是树的。

咨询和顾问的价值,就象德国工程师找出问题,并在问题之处画上一个圈的故事一样。霍炬和tinyfool的这个圈和那个圈,在于他们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圈,对我们而言,就是顺利过了这个坎,出了这个圈,能往前。其实,以我现有的条件,能有这样的技术力量,只能说:感谢人,感谢天!

这好比我遭遇了热价的刘世宏和18900的张伟,及和其他6家B2C的创业者一起创建了B2C联盟,从此算是进了B2C的世界。

好比去年遭遇吕欣欣,才认识了只说、北城、詹膑、未完成keso等博客圈朋友,形成互联网的前沿资讯构架;

如今,年末之际,意外的遭遇霍炬和tingyfool,了却了我的一大心愿。

未来,谁会是我的交互性设计顾问?营销顾问?PR顾问?资本顾问?这些,要看条件,看机会,看缘分。

创业这么多年,之前都是紧握着手中的那根木柴和别人竞争,累且低效;如今,我就是要松开那只紧握的手,坚决放开……

2006年12月04日

我对新闻给我所传递信息的真实性和有效性,越来越持有怀疑态度。我不讨厌新闻的“软性”,只要是真的,靠谱的就行。怕的是把假的搞成真的,坏的整成好的。

前些日子一直都琢磨一个事情:商业服务的主体是什么?

现在,可以斗胆的说:人!其实,不仅是商业,社会和科技等等皆是。同时,也明白黄仁宇在其史书中,多次提到中国历代不能对人进行数据管理的观点。自然也明白国家为什么在实施二代身份证,甚至会有第三第四代的必然性。

同样,信息的传递,人既是节点,也是终点。说是节点,是因为作为接受者,同时,往往也是传播者;说终点,对于接受信息的人而言,信息已收到,但信息对自己的有效性及有效性的大小,最终就看本人。

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和实时性,对个人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有极大的影响。说了老半天,其实是想聊一聊、记录一下最近对信息获得途径的一点感触。在新闻、博客和人(自己的朋友)这三种信息获得途径中,我最信的是身边的朋友(人);其次,是博客;再次,才是新闻。

很多新闻文章都是经过利益等平衡之后,才被我辈获得。至于,被平衡掉的那部分,是否正是自己所需要的,且琢磨。博客就好些,毕竟博客背后是一个真实的人。三下两下,多少能知道博主的好恶,以及风格和立场。人嘛!就更直接,声音、语言、表情和肢体语言等都是真伪的泄漏者。有时候,三五个臭味相投的朋友围成一圈,唧唧歪歪、你来我往,2-3小时下来,收获不小。

既然人是信息获得中最有效的途径,那么你是从谁那接收信息,这就有考究了。同时,不难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圈子,还有圈道。

之所以,有如此明确的感触,也是上周跑场似的参加三次小聚之后,收获多多。

例如,周六中午,由只说做东宴请交互界的大拿:windy(也是《Don’t make me think》的译者),keso北城阿北等作陪。日后,至少可以有个专家指引一下自己对交互设计的学习。当然,也可以和阿北探讨豆瓣追捕之类的。

例如,周日蟹岛小聚,不仅和支付专家探讨了网上支付的现状,同时,也找到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哈哈,还见到把51.com卖给庞升东的陈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