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yfool第一见面,还是在今年初老孔组办的拍砖会上,我俩都是待拍的主。不过,那次没多聊。

霍炬第一见面,是在吕欣欣的乔迁酒会上。那晚人多,酒喝的也多,就是相互话说的不多。

真正算是交流的还是在去杭州参加第二届网志年会的Z9之行,及年会期间。也才知道霍炬伙同tinyfool策谋创业,意在技术咨询和顾问,要开始两个男人的新生活。在火车上,只说詹膑和我都要争当霍炬和tinyfool的第一客户。后来,我不跟只说争,詹膑不和我争了。因为,只说是我的客户,我又是詹膑未来的客户。

尽管如此,我确实不知道如何与他们俩以何种形式进行合作。也不知道如何收费,对咨询顾问的形式,接触的有限。但是,技术团队的好坏,对于一个搞互联网的公司而言,其重要性地球人都知道。我对好的技术团队之渴望,就如癞蛤蟆对天鹅般。

令我意外,视同为遭遇感觉的是:在我计算着自己究竟有多大的支付承受能力和合作形式时,他们却提出他们认为很本分的要求,这让我吃惊和感动。顿时,我心很踏实,也有底气。从此,可以不要那么操心技术的架构和技术人员的培养。我有些技术好苗子,但一直缺的是艺师,当然,这其中有个别的已快是树的。

咨询和顾问的价值,就象德国工程师找出问题,并在问题之处画上一个圈的故事一样。霍炬和tinyfool的这个圈和那个圈,在于他们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圈,对我们而言,就是顺利过了这个坎,出了这个圈,能往前。其实,以我现有的条件,能有这样的技术力量,只能说:感谢人,感谢天!

这好比我遭遇了热价的刘世宏和18900的张伟,及和其他6家B2C的创业者一起创建了B2C联盟,从此算是进了B2C的世界。

好比去年遭遇吕欣欣,才认识了只说、北城、詹膑、未完成keso等博客圈朋友,形成互联网的前沿资讯构架;

如今,年末之际,意外的遭遇霍炬和tingyfool,了却了我的一大心愿。

未来,谁会是我的交互性设计顾问?营销顾问?PR顾问?资本顾问?这些,要看条件,看机会,看缘分。

创业这么多年,之前都是紧握着手中的那根木柴和别人竞争,累且低效;如今,我就是要松开那只紧握的手,坚决放开……


6条评论

  1. 就是说,你们准备一起创业了?!

  2. 不是。

    我请他们当我的技术顾问。规划我们的技术架构,同时,帮我带人。

  3. 不错,懂得用人的力量才是真正发挥替在的力量!

  4. 合作,独木成林就快了!

  5. 独木成林最快的方式是合作!

  6. 说的好!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