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2月29日

年前,有个小兄弟在我电脑上下载了酷狗。

此后,我每次打开电脑,电脑都要先打开酷狗。

我在添加删除里头删除了酷狗,但没用。

用360safe,也仍然不起作用。我曾经一度天真的认为,360safe会一直保护着我的电脑,尽管,我也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我也不知道在注册表里头是否能删除这个恶心的东西,再说,我也不会鼓捣伟大的注册表。

我一向都是,在自己的电脑上,不爱装自己不用、认为多余的东西,还有就是让我的电脑变成蜗牛的东东,甚至特喜欢用win2000,恶心的是微软的MSN在2000上已经不支持新版(在这,希望google早日把微软送进棺材里)。

我对电脑很无知,也懒得去重装系统,但是,更忍受不了酷狗这种无耻。

所以,在我还没删除酷狗之前,我每次打开电脑,总是非常窝火,非常之影响心情。

在此,希望酷狗早日死去!

 

2006年12月29日

据说吸“二手烟”比“一手烟”,祸害更大,这里有详述

十年前,我有意无意的从"二手"变成"一手",从此,并入害人害己之列。

十年过来,确有体会。但凡,一天不超过一包,第二天定会感觉精神头很好;过了,整个人,就晕乎乎。这些年,每天早上想要实现的心愿就是戒烟,可是,每天起床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美美的蹲在某处抽一两根(那天真逼急,进戒毒所强行戒掉)。

在生活工作中,常有一手或二手的经历,例如,英文图书的翻译。搞互联网的,国内更多的是向美国看齐,所以,介绍国外思想及观点的图书及文章不少,但是,在这个互联网是平的世界里,不平的是各人的英语水平不同等,还得借助别人的翻译。

前些日子,读了些交互性相关的书籍,发现这些翻过来的“二手书籍”,或多或少存在堆积的感觉,词不达意,还是苦涩,同时,滞后的情况仍然很严重。但是,在翻译方面,比华夏出版社当年出版的有关波特竞争方面的书好多了(那真叫糟蹋)。

就像前几天对信息的获取之感触一样,如何能有效及时的获取国外互联网动态,对于关注国内关注互联网的人来说,“二手”变成“一手”,意义很大。否则,只能继续接受二手图书那“迟来且很晕的爱”。

从二手到一手,有时时有意无意,有时需要硬上。有意无意的,好比北城吕欣欣。去年和吕欣欣在亚运村的东八区吃饭时,欣总抽完半根烟后,上卫生间都得扶着墙,很是晕;如今,一根二跟,悠然自得,今非昔比;北城呢,今年年中见面时,也是偶尔抽一两根,现在可是一根接一根,不费事。在学校学英语时,我是硬上。读英文原著,从刚开始一页最多60-70的单词,用字典一个个的查,最终十本八本下来,基本上就顺当。遗憾的是,十年不碰,又打回原形。

尽管不能什么都要当一手,但是,某些东西对于某些人来说,更需要的是一手,这个因人而异。否则,为了喝新鲜牛奶而养头奶牛,那是在退化。

究竟有多少用户对英文原版图书有需求,我没有数据,但感觉有不少。其实在网上购物这块,卓越是目前最有条件实现这个。如果能做到不让客户去操心海关关税、运费及周期,还有货到付款,是件美事,同时,也能和当当差异化一下。

2006年12月25日

詹膑之号召,写一写心目中的年度汉字

詹膑的是“吵”、“博”和“搞”,我基本认同的是“吵”和“搞”,同时,我个人体会比较深的是“口”、“会”和“创”。

“口”

这个,其实和詹膑的“吵”,是一个概念。今年的口水之争,大家是有目共睹。这种“君子”动手不动手、互相贱踩的现象实在令人生恶,想必各位都有所感触。

看来,口水也是一种生产力,很大的生产力。

“会”

互联网这个圈,会可真多。大会小会,油头粉面,似乎都是一派升平迹象。

组会者有目的,参会者也往往是有目的,这原本是不可厚非,本人也一样。听点新东西,认识些新朋友,是好事。但是,很多没有新东西的大会,不疑为谋财害命,更不用说,交个300-500的某某融资大会,和传销有些相似。

个人的感触就是40人以上会,没意义,能不去就别去。老朋友们的聚会,尽量多去。

“创”

今年,最大的一个感触就是周边的朋友都在创业。有1.0的,也有2.0的;有传统的,也有所谓高科技的。

创业是件好事情,尽管不是唯一的好事。如果有想法,确定自己能坚持住的,确实是件好事。这种死磕的创业精神,对创业者的成长,可谓撕裂性的,有趣!

大家想象一下:口+会+创=?互联网吗?

 

2006年11月14日

豆瓣最近有不少动作,其中,搞了一些很有意思的用户调查。

调查的好,能很好地了解用户的喜好,捕抓用户的个性。对于迎合用户,开展个性化服务等,很有帮助。通过豆瓣的调查数据,看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

截取数据如下:

豆瓣用户的年龄:

从上数据看,豆瓣的主体用户群是19-22岁和23-26岁。19-26岁,这个年龄段,就是读大学或大学刚毕业,属于典型的“月光族”,同时,具有喜欢扎堆、相互影响性强等特点。27岁-34岁,这个年龄段,是电子商务的顶级消费群体;收入稳定、消费力很强和时间观念较强等。

豆瓣用户的性别:

通过两次的查看调查数据,豆瓣的用户性别比例都如此接近。再从上面年龄调查看来,这么多19岁-26岁的年轻人,按近乎1:1的比例混在豆瓣,其中确实有很多可以想象的地方。说不定,那天豆瓣会成为一个很有文化味道的婚介网站。

豆瓣用户的职业:

这个数据太少,但是,可以注意一下和上面的关联性--学生:54.8%

用户访问的频率:

80%的用户,每周至少1、2次。如果整个网站的用户都是这种访问频率,豆瓣受用户的喜爱程度还是挺高的。但很奇怪的是,豆瓣的用户增长一直都很平稳,而不是,用户增长的速度越来越快?是拉力不够,还是推力不够?

 

2006年11月08日
30日一早,迷迷糊糊中听到隔壁的詹膑来道别的声音。等我睡到自然醒时,已近中午。去退房的时候,看到胜总、安猪和袁子,此外,没其他人影。博客们,怎么来的,都怎么走了。
 
听说从杭州回北京的火车票不容易搞到,就绕道上海,也顺便看看初为人父的侄子。只是火车到达上海时,已是下午的五点,离返北京的Z6开车也就两个小时。除了能和原创岛的徐在火车站附近吃顿饭之外,看望侄子的事情也就没戏。坐上饭桌,才发现自己好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饭了,少肉少米饭的日子,确实不踏实。一起吃饭的哥们心情很好,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同时,确实也感染到我,饭自然也吃的很香。
 
 
等上火车,一进了软卧车厢,才知道同车厢的是两个老外。老外很热情,一路东聊西扯的,还喝自带的葡萄酒,一起喝了几杯。后来才知道他们俩是伊朗人,要去北京和李宁签代理协议。其中,一个38岁的,已是2个孩子的父亲;另外一个27岁,已参加工作10年。老的,显然是老色鬼,一路忙里偷闲的发短信泡妞,刚认识没多久的中国女孩。
这也是毕业近10年来,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英语。指手画脚、浑身发热的说了好些连自己都不知道是啥子的英语。整个感觉:贼憋!
第二天早上醒来,一看,那老黑正在忽悠刚过来整理房间的女乘务员,索要那姑娘的电话号码。在老黑的软磨硬泡之下,小姑娘还是给写了个手机号码。我当时挺好奇,想问小姑娘,给老黑留的号码是真是假。
发现这世上没有比泡妞更容易的事情,成功的第一要诀就是:脸皮厚!当然,有钱、嘴甜和耐心也是很必要的。
 
下了火车,感觉真好,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尽管特殊时候还属于尚需办暂住证的那种。
2006年11月07日

会议期间,最精彩的要数,大会之后的小会,尤其是晚上的小会。28日晚,二三十号人,分好几桌,其中不乏精彩之处。就是人越多,主题就容易泛泛,相反,精彩不断。好比30号晚,席间的人不多,有keso詹膑抓虾的徐易容、小王美女,红鼎的刘总,项总等。围绕着互联网的主题,一个又一个有趣的恶搞创意。
部分记录如下:

一、蚂蚁社区,谁用谁知道

麦田的蚂蚁社区上线了,是在获得天使投资十几天之后匆忙上线的,属于典型的2.0形式,不断beta中。
28日晚,在“清水合”茶馆,一群人不知啥时,自然而然的扯到麦田的蚂蚁社区。建议麦田过些日子,召集一些博客圈的朋友,搞个用户体验大会。涂鸦、PK和狂侃之后,给每个参会博客送一瓶蚁力神。当然,蚁力神的说明书除了有自身的功效外,还加上蚂蚁社区的。

老邢点评:从此,只要用户买蚁力神时,自然会联想到蚂蚁社区;上蚂蚁社区时就想起该进补蚁力神。想想,蚁力神的消费用户群体多大,又有消费力。这是典型的联合营销。想想,都为麦田激动。
广告词:蚂蚁社区,谁用谁知道!
                蚂蚁雄兵,谁上谁轻松!

二、抓虾的由来

29日,据抓虾网的小美女王爆料(当时,老徐也在场),他们的徐老板在多年前邂逅他们的老板娘之后,情积日久,难以自禁。一日,在饭席间竟然不由自主的从盘中抓起一只大虾,单膝跪下,从此缔结了一段人世间的“抓虾”浪漫姻缘。此是正史,还是野史,实在难以考证,反正老徐当场没有反驳。也听说老徐很喜欢吃虾,在杭州的楼外楼,我亲眼所见。另外,各位可以看看抓虾网LOGO上的那只虾,和传说中的那只虾很像,很可口吧。

老邢点评:其实,每个的品牌背后都有一些关联的品牌故事。若干年之后,这个是否会成为抓虾的品牌故事?不好说。和张瑞敏当年的砸冰箱事件比,有得一拼;再差,也会比马云在美国被黑道绑架的事情更真实、更靠谱。目前,使用RSS订阅的主体用户还是圈内人居多,抓虾要做大,就一定会面对着培育市场的工作,而高校就是最理想的市场。高校的少男少女们,最渴望和期待的就是类似“抓虾”姻缘这样的经历。再说,google一个做互联网应用工具的,抛开其他成功因素而言,那句“不作恶”,功劳不小。

广告词:抓虾,不瞎抓!
                是好虾,就要抓!

三、出名的捷径

席间,听詹老师等说到祭奠网的事情。祭奠网原本是网上祭奠先人的,但运营过程中出了差错,把活人也给祭奠上。后来,keso和詹膑合伙,要谋害某位好人,扬言由詹老师来作PR恶炒,keso写博客托盘,在祭奠网顶到5000页。不过,象祭奠网这种模式,如果烧香点烛焚冥币的场景作得逼真一些,没准用户会掏腰包进行网上祭奠。

老邢点评:中国的文化本来就是模式最好的基础,再者,也避免类似詹膑这种恶搞的存在。要顶到5000页,费用必定不菲。兴许,这祭奠网最后就变成活人给活人祭奠的地方。尤其,是那些真想出名,尚未有捷径的人。
广告词:你的起点,也是终点
                  送礼还是送Q币

事实上,像KESO这样订阅上千个RSS的和老带麻袋去书店的詹老师之类的,一旦聚到一起,加上有徐易容这样的好听众,甭管是唱哪出,肯定精彩。除了上述的那几出,还有好些,象keso关于给和尚和尼姑分别建和尚网与尼姑网,假以时日,合并上市;至于詹膑对同志网的推断,也很是精彩。

更多精彩有趣的创意,也就不一一记录和列举了。

2006年11月06日

在两天的年会其间,听到和看到一些事情,实在让人敬畏和感动。
一、年会主办
这次年会所谓一波三折,但最终得以举办,为来自各地的博客朋友们提供这样一个不错的交流相识机会,所以感谢网志年会组委会的所有成员。自己组办过几次小会,也大略体会其中的细节和辛劳。其实,整个2天会议,就象keso印象和吕欣欣所说,台上大会,台下小会。大家都忙着交流交友,交流探讨的主题都是健康和上进。没多少人是有兴趣、有精力去参呼某些人所顾虑的问题。毕竟,这样一个一年一度的博客聚会,或许就意味着创业的酝酿、开始或放飞,机会难得。

二、红鼎的情结

28日和29日,这两天晚上都是在红鼎投资的私家茶馆中小聚,期间有好多博客朋友很熟悉的keso詹膑麦田吕欣欣等博客大牛,也有红鼎投资的董事长刘晓人和CEO项建标。那两个晚上,“情结”这个出现的频率很高。主人刘总也提到自己前些日子的公益情结,以及怎么一路亲身行走5个希望学校,并资助了几个个贫困学生,还准备要来56个民族大团结的资助心愿,即每个民族资助一个学生。

三、安猪的乐趣

在年会上,听朋友说,安猪现在全职作公益事业,也就是推动和运营一公斤。好久之前就听说安猪,也看过一些他的相关东西,观摩过一公斤。在出租车上,还和詹老师探讨过一公斤这种操作模式所带来的现实意义。其实,不管现实意义是大是小,安猪的这种精神是值得我们敬重和声援的,
30日中退房的时候,正好碰到安猪和袁子也在办理。问起听闻,的确如此。

对于孔子“修身其家,治国平天下”,我个人理解,是指对家庭和国家等荣誉感和责任心。看着媒体上,“公益”和“社会责任”出现的次数和频率越来越多,参与公益的人越来越多,体现的途径和花样也越来越多。包括商界大佬,不断关注和承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至于我等之辈,倒也可从自身不闯红绿灯等做起。

改革开发让部分人先富起来,和谐社会是否也可以让更多的贫困人民得以生存或求学等机会。人人有饭吃,是“和”;人人有话讲,是“谐”。

看到这些,听到这些,不由的感动!

2006年10月20日

昨晚匆匆忙忙的赶去参加吕欣欣的乔迁酒会。

匆忙是因为欣总死活不提供腐败的机会–饭局,喝酒那就得肚中有物,吃饱了才行。

昨晚也算是互联网博客圈的一次盛会,很多久闻大名的博客都去。在此,先感谢欣总和勃总广交博爱,以及热情款待。同时,祝feedsky继续发扬光大,日子越来越好,给2.0的创业兄弟们带个好头,给些希望。

昨晚最大的感觉就是:颠倒!

比如:

1、你看过几个越创业越胖的,很少。但是,欣总和勃总就是这么一对宝。以致为了平衡,两个老大的办公室就只能在400平米办公室的最两头。

2、现在的技术人都怎么走偶像路线。

年轻,帅气,还挺能喝。如sayonly那边的技术总监王军,donews的技术总监霍炬(这个能喝)和feedsky的技术总监周泉。

3、文不如其人。

总说文如其人,看了好多博客的文章,总想象着这个人应该是这样的,跟刘韧之初想象麦田一样。

期间有两个不错的小段子:

1、CNSNS送特殊的见面礼–人民币。一种老版的人民币。

2、张栋伟分解feedsky的含意。

feed就是“非得”,sky就是“天空、胸怀”,言外之意就是“胖”,所以,feedsky就是“非得胖”。欣总最胖,所以,是老大。同时,我也明白,我要给欣总打工,欣总要按600的工资标准。

2006年08月21日

我一直不愿意放弃win200,改用XP.

一是,很是懒;一是,我总觉得WIN2000要比XP稳定,因为它基于NT。

每次重装系统之后,我总是先装上紫光输入法,然后,把系统自带的所有输入法删除。

紫光输入法,我很喜欢。而且,我很不喜欢自己电脑上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输入法。

我一直都用着MSN 7.0,没体验过MSN LIVE,因为,WIN2000装不了。

昨天,我的电脑瘫了,原以为是什么硬件报废啦。一检测,才发现是系统的原因,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笔记本已经完蛋了,我也不能一会儿用笔记本上GMAIL,一会儿用台式机干别的。于是,干脆重装系统,从昨天开始用XP、MSN LIVE和搜狗输入法。

本来是不想换掉紫光输入法的,只是,昨天在下载并装上紫光输入法3.0之后,发现带了N多插件,尤其是那个什么EIE之类的流氓插件,删都删不掉。一怒之下,改用搜狗。没想到搜狗比较紫光好用,又是一喜。

如果,系统不是被搞死,我估计还会继续用WIN2000,还是继续用MSN7.0,继续用紫光2.0,那么这些体验、这些收获,也不知道那日才有得体会。

人的改变,习惯的改变,有时候是需要外力的,昨天就是被流氓逼的。在此,感谢互联网圈内的流氓们;有时候,是主动的,自发的。

好比去年年初,在写创业6年总结的时候,出了一身冷汗:如此被动的创业,真要成功了,那才叫真怪!于是乎,这么一年多来,力求主动,寻求改变。就这样,认识了很多朋友,接触了一些新思路,看明白了一些东西。一言之:收获颇丰。

要做到每日三省吾身,难也!但可主动力求,同时,省得到,也做得到,哪怕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

注:经友告知,紫光已出5.0,并只绑百度插件,且可选择去掉。故疑为:已被下载站点“奸”过。

2006年08月02日

前几天我的笔记本被搞得基本上是用不了,而另一台式机又登陆不了gmail,实在很是不爽!

近来,盛闻周鸿一的360safe上市.如keso所言:我一点都不怀疑360安全卫士在追杀流氓方面的功力,这个,我也相信.所以,昨晚我决定要体验老周的新杰作,就把我那电脑权当死马啦.

安装过程很简易,而且,还捆绑了杀毒软件=卡巴斯基.

扫描恶意插件时,我的两个电脑里头分别有10个和22个插件.都在<恶意软件列表>中,而且,都是大公司的居多,自然,也有3721.

除此之外,在诊断及修复时,又发现了好多插件.

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整个过程,既怒又爽.

怒的是:这么多流氓!有穿名牌西装的款爷,也有光膀的;都不知道怎么进来,和什么时候跑进来的.我可是一直都用小兔子查的.

爽的就是:知道了,也很轻松的解决啦!

不过,有一个广告木马:ADware.Win32.Boran,始终搞不定.360不行,卡巴斯基不行,木马相关卸载软件都不行.实在没招啦.(有招的朋友,能否指点一下.)

之前之后,我把好多诸如小兔子和诺顿等之类的软件都从我电脑里头清掉,实在不想装那么多对我没用的东西.

老周是个聪明人,早年搞3721,有形势所逼之说,也顺理成章的被称为"流鼻";而今弄360,是民意所趋,但端了好多人的算盘,难免会成为"公共敌人".老周的聪明在于人随势动,一想为三步,是个局.只有一些人还在继续当流氓,充当人家的绿叶,甚至是落叶也.

和众多的网民一样,我希望有个软件能让我远离流氓的世界,不管是360,还是什么365的.

我是如此想,也但愿会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