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9月03日

认识飞扬是在去年杭州的网志年会上,由麦田引见。

其实,之前就已经开始注意到他,因为,飞扬提到了我们B2C联盟周年庆典会时搞到的一个社区与电子商务的小聚会,当时,从他那带来了不少流量。

在年会散会之后,简单聊了一下,知道飞扬在弄贝壳。印象很深的是,飞扬那副“李宇春”式的眼睛,和我同类型的瘦体。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今年5月份,飞扬的贝壳花落流水之后,那时候,他情绪不高。在人大的水穿石茶馆,长聊了一次。飞扬对社区的一些看法,我很赞同。尽管,我和麦田等也同样不看好当初的贝壳。

等到第三见面的时候,飞扬已是加盟身栖杭州的又拍,为市场总监。为了扩大又拍在北方的市场影响力,又拍的创始人刘平阳和飞扬在北京宴请嘻客柄叔和张凯峰等媒介朋友,我等作陪。

一直专注于营销的飞扬,到了又拍,搞了一个纪念墙,并邀请各路博客朋友,墙上博一下。我是受之所邀,但又不是网络相册的发骚者,实在不敢言长道断。

只是,祝愿刘平阳和飞扬能在墙上继续飞扬。

2007年07月12日

前几天,决定彻底离开中关村,不再搞村里那些硬件业务。

从98年4月1日进村开始进村当笔记本电脑的销售员,到99年10月8日自己单练,迄今都已是9个多年头。每次不管在那,看到电脑都觉得挺亲切的,尤其是IBM的笔记本电脑。哈哈,这是情节。

从去年告别IT宝,一直到现在,其实,也在做些硬件的业务。之所以还在做,是因为客户是现成的,渠道也是现成的,人员也是现成的,这样也过了一年多轻松自由的生活。

在村里卖硬件的日子,是越来越难,真有点夕阳的味道,这个是大家的共识。现在适合在中关村继续下去的公司,要不就是那种3-5个人的公司,要不就是那种能有管理能力、品牌意识等的大公司。

我一直比较喜欢那种有未来有希望的感觉,这个不仅在事业的选择,还有生活上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得为跟着我的那几个小兄弟负责。

想借这篇博客,感谢所有这段时间来给予关注、帮助及支持的朋友。谢谢!谢谢你们!

至于这1年多来卖的所有硬件产品,朋友们!售后不会因为我们的放弃而终止,有问题随时找我或找之前一直和你们接洽的小兄弟。

人需要专注,需要积累,年纪越大越应该重视这个。所以,未来的日子,是要更多更专注的投入到自己喜欢的电子商务和社区之中。

2007年01月10日

这些年来,每逢过节日,基本上都是提心吊胆的,实在不爽,除了今年元旦。

这些年来,基本上没写过什么总结之类的,除了去年。

2006年,对我个人来说,变化巨大,收获不小。所以,在这里码些字,算是告慰。

称得上告慰的是:

1、05年犯的病,痊愈了;

2、告别自己弄了7年的公司,告别没有指望的煎熬;

3、认识了一些新朋友,跟他们学了很多好东东;

4、读了些自己一直想读的书;

5、组建了技术团队,网站开发也进展顺利;

6、能把这个博客坚持下来;

遗憾的是:

1、钱途之路,没达到最初目标;

2、B2C联盟还没完全落地,以及发挥其协同效益;

3、对年迈的母亲,没尽到最儿子的责任;

暂新的2007已经开始了,在此也展望一下。

前些日子,女朋友拿我的生辰八字去算过。说我07年钱运很强,好象没啥桃花运。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都是钱途+桃花运一起的。

2007的主要事情:

1、就是不要让06年的遗憾继续;

2、专注电子商务;

3、用对人;

 

2006年12月21日
昨天,在MSN上问一个朋友:你们网站最近怎么老报错?
他回复我说,在搬服务器。没一会儿,他又接着说:兄弟,很抱歉,可能要把这个网站关了。抗不住了,要先做点赚钱的项目,这个网站日后再说。
我默然,很不是滋味的说:别想太多了,该断就断,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在认识他之初,很不解他们为什么在网站刚上线就需要十几台服务器,但是,各人有各自的做事风格,况且,他们的老美合作方都有如此要求。
一两百万,对于顺境中的生意人来说,兴许不是个大数。用热价网老刘的说法,当初他们也是别人抢着把钱送上门来的,那个钱赚得,感觉都不是钱。不过,对于一个靠打工攒下钱,然后,自己创业的人来说,就不是那么潇洒,会很沉重.
梦想与现实,总是存在着如此的差距。这也是,创业为什么让人上瘾的原因之一。
所以,在不断靠近梦想的过程中,现实地面对现实,比什么都强。
活过2006,活过2007。。。
2006年12月15日

tinyfool第一见面,还是在今年初老孔组办的拍砖会上,我俩都是待拍的主。不过,那次没多聊。

霍炬第一见面,是在吕欣欣的乔迁酒会上。那晚人多,酒喝的也多,就是相互话说的不多。

真正算是交流的还是在去杭州参加第二届网志年会的Z9之行,及年会期间。也才知道霍炬伙同tinyfool策谋创业,意在技术咨询和顾问,要开始两个男人的新生活。在火车上,只说詹膑和我都要争当霍炬和tinyfool的第一客户。后来,我不跟只说争,詹膑不和我争了。因为,只说是我的客户,我又是詹膑未来的客户。

尽管如此,我确实不知道如何与他们俩以何种形式进行合作。也不知道如何收费,对咨询顾问的形式,接触的有限。但是,技术团队的好坏,对于一个搞互联网的公司而言,其重要性地球人都知道。我对好的技术团队之渴望,就如癞蛤蟆对天鹅般。

令我意外,视同为遭遇感觉的是:在我计算着自己究竟有多大的支付承受能力和合作形式时,他们却提出他们认为很本分的要求,这让我吃惊和感动。顿时,我心很踏实,也有底气。从此,可以不要那么操心技术的架构和技术人员的培养。我有些技术好苗子,但一直缺的是艺师,当然,这其中有个别的已快是树的。

咨询和顾问的价值,就象德国工程师找出问题,并在问题之处画上一个圈的故事一样。霍炬和tinyfool的这个圈和那个圈,在于他们来说,或许只是一个圈,对我们而言,就是顺利过了这个坎,出了这个圈,能往前。其实,以我现有的条件,能有这样的技术力量,只能说:感谢人,感谢天!

这好比我遭遇了热价的刘世宏和18900的张伟,及和其他6家B2C的创业者一起创建了B2C联盟,从此算是进了B2C的世界。

好比去年遭遇吕欣欣,才认识了只说、北城、詹膑、未完成keso等博客圈朋友,形成互联网的前沿资讯构架;

如今,年末之际,意外的遭遇霍炬和tingyfool,了却了我的一大心愿。

未来,谁会是我的交互性设计顾问?营销顾问?PR顾问?资本顾问?这些,要看条件,看机会,看缘分。

创业这么多年,之前都是紧握着手中的那根木柴和别人竞争,累且低效;如今,我就是要松开那只紧握的手,坚决放开……

2006年12月04日

我对新闻给我所传递信息的真实性和有效性,越来越持有怀疑态度。我不讨厌新闻的“软性”,只要是真的,靠谱的就行。怕的是把假的搞成真的,坏的整成好的。

前些日子一直都琢磨一个事情:商业服务的主体是什么?

现在,可以斗胆的说:人!其实,不仅是商业,社会和科技等等皆是。同时,也明白黄仁宇在其史书中,多次提到中国历代不能对人进行数据管理的观点。自然也明白国家为什么在实施二代身份证,甚至会有第三第四代的必然性。

同样,信息的传递,人既是节点,也是终点。说是节点,是因为作为接受者,同时,往往也是传播者;说终点,对于接受信息的人而言,信息已收到,但信息对自己的有效性及有效性的大小,最终就看本人。

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和实时性,对个人的学习、工作和生活,有极大的影响。说了老半天,其实是想聊一聊、记录一下最近对信息获得途径的一点感触。在新闻、博客和人(自己的朋友)这三种信息获得途径中,我最信的是身边的朋友(人);其次,是博客;再次,才是新闻。

很多新闻文章都是经过利益等平衡之后,才被我辈获得。至于,被平衡掉的那部分,是否正是自己所需要的,且琢磨。博客就好些,毕竟博客背后是一个真实的人。三下两下,多少能知道博主的好恶,以及风格和立场。人嘛!就更直接,声音、语言、表情和肢体语言等都是真伪的泄漏者。有时候,三五个臭味相投的朋友围成一圈,唧唧歪歪、你来我往,2-3小时下来,收获不小。

既然人是信息获得中最有效的途径,那么你是从谁那接收信息,这就有考究了。同时,不难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圈子,还有圈道。

之所以,有如此明确的感触,也是上周跑场似的参加三次小聚之后,收获多多。

例如,周六中午,由只说做东宴请交互界的大拿:windy(也是《Don’t make me think》的译者),keso北城阿北等作陪。日后,至少可以有个专家指引一下自己对交互设计的学习。当然,也可以和阿北探讨豆瓣追捕之类的。

例如,周日蟹岛小聚,不仅和支付专家探讨了网上支付的现状,同时,也找到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哈哈,还见到把51.com卖给庞升东的陈鹏。

2006年11月21日

假如你掉到一个深坑里,怎么爬上来?

我三年半前,掉到一个自己挖的坑里,至今还没完全爬出这个坑。

这些日子,我总在想,怎么样才能更有效更快的爬出这个坑!想来想去,方法无法也就是如下三种:

第一、自己爬出来;

第二、坑里的人帮忙推;

第三、争取上面的人帮忙拉;

第二种办法,显然不行了,因为之前一起在坑里的人都上来了。

第一种办法,我用了一年,爬得很辛苦,效果也很不明显;一年之后的2年时间里,是同时用第一和第三种办法,效果好些,但仍然没能完全上坑,还尚有段距离。

如今,办法又回到最原始的第一种,自己爬。以这种办法,估计再过半年时间,才能完全上坑。

你说,用四年的时间去爬一个自己掘的坑,长吗?是这个坑深,还是自己不会爬?辛苦吗?

我也一直这么问自己。还好的是,天即使再黑,我还是能看到自己头顶的某个星星。

创业,就是在不断挖坑、掉坑和爬坑的过程。如果,坑越来越浅,越来越少,那祝福你。同时,千万别说坑是别人给你挖的,其实,都是自己干的。

所以,少挖坑、少掉坑和快上坑。

2006年11月16日

昨天,不是在车上,就是在和朋友碰面谈话中。一天,四场会面交流,匆匆忙忙。

第一波、800buy,B2C人的痛

上午,在双安对面的subway和800buy的掌舵人郭峰碰面,说起老事,提及新事。2004年,自莎啦啦被800buy并购之后,创始人郭峰情理之中的也当了嫁妆,一起过去了。

800buy曾经也是B2C行业的一支旗帜,树立、飘扬在不同的山头,和当当卓越等B2C大佬一样,也有很好的资本通道等。如此热闹,给了人希望,满上激情。如今,物是人非,800buy声音小了,当当卓越也孤独多了

800buy和莎啦啦,整个由郭峰整个负责经营之后,盈利是节节高升,但是,影响力和盘子与之前的已是不同!小啦。这也难怪,总舵主张毅重心已在电视购物,有此局面,已是不错。

第二波,人间天使

下午2:01,迟到1分钟,与一个作天使投资的朋友会面。

这个高人朋友,敢给只见过一次面的创业者,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在见面的第二天,直接把钱打到创业者的卡里头。你要是那个创业者,会怎么样?愣住了,缓过劲儿来,你要问的第一句话是:"你不怕我跑吗?"

其实,昨天我要过去学习的是:看人和用人。这是她的NB之处,也是我的急待学习和加强的地方。但是,三个小时的会谈,让我最触动和启发的是,她的心态,她的助人为乐。像刺猬,固然能自卫,但不能和别的报成一团,相互取暖过冬。

这是一个带翅膀的天使!

第三波,乐在忙碌中

差不多五点半,来到芬理希梦,整个就是一派繁忙的景象。

光是五个大型的地面专卖店,其管理就是个事,何况还有直投和电子商务网站。三管齐下,分兵三路,有得忙。看着刘总同学,忙得直傻笑,我这个闲人,也就有事说事,完事走人。

第四波,詹膑大人

詹膑他们公司门口的小饭店,菜弄得不错,所以,一有机会就去噌饭,昨晚也不例外。

詹膑这厮,又是教书,又是搞PR公司,还同时弄两个博客,精力杠杆儿的。还好的是,詹老师有个好partner,,有些好同事,否则,他也不可能有时间和精力如此不负正业。这厮对互联网的看法很有见解,所以,有事没事总爱找他聊,同时,总觉得他选错行。不过,把PR当产品,把他对互联网看法当增值服务,也是一大优势和特色。感叹的是,用户往往都是拿量化的东西去比较和取舍,如价格,所以,接新客户的时候,价格竞争惨烈,也是在所难免。其实,对用户而言,增值的价值更大。这些,卖了这么多年的硬件,很有体会和无奈的。

周边的朋友,很多都在创业。昨天这一圈走下来,都是热热闹闹的,各自有收获,有感悟。而自己,想作点事情,还得从零下好几度开始,情如蜗牛,慢比老汉拉车,不爽!

2006年11月01日

决定去参加年会也是开会前2天才决定的,当时,真的好奇,想看看这些神交已久的博友是什么样的。

这次年会,对我而言,感触很多,收获不小。不仅见到自己之前一直想见的博客圈朋友,也聊了一些我一直很关心的问题。分别记录如:

Z9之行:

Z9之行除了只说詹膑,还有因只说和詹膑的魅力而来访的tinyfool霍炬抓虾的徐易容、王歆谧和一见的林应明。最后出场的还有懂美女记者。

4-5小时的聊天,天南地北,无序却有趣。从联盟的积分运作、二维码、到宗教等等。

期间很有感触的是:

1、技术人并非像我之前想象的那样,内向拘谨。

至少在tinyfool(这个很健谈)、霍炬和老徐身上看不到。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很憨实,亲切。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和技术人交朋友。对于久闻盛名的老徐,我也猜度过会是什么样的人,就是没想到会如此一个亲切的人,连王小美女也如此,让人难以相信是从百度公关部出来的,或许可以叫抓虾的公司文化。

2、大家都在创业。

只说的无线增值,詹膑的PR,老徐的抓虾,tinyfool的技术顾问,林应明的一见钟情,再者就是我贼心不死的电子商务情节。

3、tinyfool、霍炬和董璐的PK三人行。

其实,只要他们三个在一起,整个车厢就如水开了锅般的热闹,水泼不进,一路PK。tinyfool和霍炬很不怜香惜玉,董璐地位就很“低”。看了董璐的博客,感觉应该是个凶巴巴的姑娘,没想还是个挺能给人带来快乐的女孩。

4、跟着名人就是有好处

会场改变,会有人及时通知。老徐他们三就比较惨点,白跑了一趟浙大,也被出租车司机忽悠了一番。同时,这次年会的组织者,也够辛苦的,真是一波三折。向叶子和袁子等致敬。

 

2006年10月26日
高燃现在肯定不爽,但是有多不爽,我不知道。
作为创业者,很多情况下都把公司当作自己的孩子,带有很多的情感成分,而不仅仅视为一个或许能赚大钱的工作。我曾经也有这样的体会,当然,比我强烈的人也不少。有一个朋友就和我说过:自己的孩子,要死也要死在自己手里。
现在,mysee这个孩子就要给别人养了,至于养的好与坏,高燃能主导的东西就少了。这个滋味,就是谁经历谁知道啦。当然,mysee不是高燃一个人的孩子。
其实,我觉得高燃,应该高兴,应该很高兴才对。原因如下:
第一,早死早复活
要说,谁比谁更聪明,不见得,绝大部分的都差不多。就看谁付出的多一些,经历的多一些,经历后能悟出的道多一些等等。人年轻的时候,时间是财富,激情就是产物。所以,趁年轻,找机会让自己多摔几次,是件绝对划算的事情,否则,等七老八十了,春风都能让人死,更别说打击啦。
既已早死,能否早复活,就看高燃自己。
第二,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从80后的炒作中,高燃是已获得一定的知名度(没有这摊子事,我还真不知道高燃是谁)。利!至少是不差,获得投资后的公司总裁,工资也是不差的。尽管高燃从mysee退出,但仍然是公司挺重要的股东之一。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我个人猜度,高燃自己已经得到了不少,尤其是经历,而投资人还没货进兜,如果再到处抛头露面、傻乎乎的说:“确实有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让我下定决心离开Mysee”等等。这样对公司不好,对自己不好,对投资人来说,也没啥好的。如果实在憋屈或难以割舍,那就找几个朋友去后海。再不行,就回老家服伺父母几天,弄点热水给他们泡泡脚,尽一尽为人子之道。
其实,公司做好了,对自己,对自己曾经的合伙人和投资人等,是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双赢也。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我对创业者,一直都怀有敬佩之心和惺惺相惜之情。这些人,不管是摔下去,再也爬不起来的;还是下去了,还能爬起来的。创业一路走来,的确不容易。
借此,祝创业的朋友,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