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28, 2012

与几位行业大佬交流后感觉,随着OTT研发成本的降低,越来越多的非TV行业企业进入这个市场,其中鱼目混杂,也将给监管带来巨大的难度。

小米盒子“整改”事件,是拉开了OTT行业“监管”的第一步。

三大类问题成OTT监管方向

1,政策架空问题

2,版权冲突问题

3,应用管理问题

1,政策架空危机

问题的核心是OTT产品的视频内容源利益,即国家管控视频内容的权利被刻意避开所导致。小米盒子过了这条线,就得回去整改。

国家是抓大放小,枪打出头鸟。山寨盒子太多,管不过来,所以只要卖的不多,别出事,没人会找麻烦。而小米盒子这种叫的比谁都响的,一旦出问题,就得去喝茶,连带着上面的牌照也得倒霉。可以预见未来还会有许多“小米”死在这些地雷上。

牌照责任制就是为了管控此类事件。

2,可能会产生比较严重的版权冲突

众所周知,互联网在线视频网站所购买的内容版权是互联网播放权,而非电视播放权。OTT将电视和互联网打通后,用户通过电视机屏幕便可以观赏互联网内容,就产生了到底 电视播放版权>互联网播放版权,还是<的问题。

这个矛盾在OTT普及后不久就会显现出来。借用 @广电爆料 的说法,就是OTT帮在线视频网站越狱上了电视屏。这里牵扯的利益太多了,而且每一方都是得罪不起的,所以版权问题可能对电视和互联网视频行业规则有巨大的改变。

3,应用管理问题

理论上任何第三方应用都可以通过OTT的应用市场登陆电视,这无疑是个巨大的安全隐患。OTT成了跳板,越来越多的应用开发商将进入电视屏幕。

可以预见,如果管控不严,那么电视屏上也将上演手机安卓市场那样的闹剧。

是否能借鉴IPTV的做法呢?由于OTT比IPTV开放性大的多也松散的多,所以现在还是一个问号。

OTT行业应学习有线电视的模式

为什么传统电视企业做OTT没有整改,互联网企业做OTT就立马整改?

因为钱。

传统电视已经经历过几十年的发展,对行业的判断、用户的体验和政策的理解都非常成熟。属于踏实务实,本本分分生存的状态。

而互联网企业是靠讲故事活着的。不管什么市盈率还是市梦率,都是资方的一厢情愿。而梦想不能小,梦想没有天花板。为了给资方一个没有天花板的梦,为了钱,政策、制度、规矩、责任等,都可以“钱到了再说”。

电视是个有着十数亿用户、数十万企业和千亿市场的庞大产业,容不得这种炒概念、扰乱行业规范的小米乐视行为。整改小米乐视,广电显然是杀鸡给猴看。

政策,是做OTT最大的壁垒。

所以,OTT要学习有线电视行业,将产业链各环节独立。内容牌照独立,运营独立,终端独立,增值业务独立。这样整个市场各个环节的企业都能活的好,行业才能健康有序的发展。

乐视的“全产业”战略,我是非常不看好的。乐视与牌照方CNTV昨天还因为版权互相诉讼,今天就战略合作,其合作关系能有多牢固?巨大的资金投入和不稳的牌照保护,这样的组合如何稳定发展呢?也许,乐视真是像传闻的那样,不过是在忽悠投资人的钱,圆一个乐视的市梦率而已。

Tags: ,,,.

魅族科技在昨晚举行的北京发布会上公布了最新手机产品MX2。引人注目的是,其CEO白永祥高呼“魅族不做期货”,这可以视为魅族官方对小米的隔空叫阵

在此之前,去年大红大紫的小米已经遭遇各种质疑。

周鸿祎成功地掀起对“小米硬件不赚钱”的质疑浪潮,更有媒体总结出了小米的“期货盈利模式”:先发布诱人的高配置、低价格产品,使用户持币待购;再以预定、抢购、缺货等方式控制出货量,等到批量效应生效、元器件价格显著下降时,再放开出货,冲击销量,获取利润。

此后,小米的“期货模式”也成为魅族和其他竞争对手攻击的靶子。

作为中国最早的智能手机研发厂商,魅族对小米的怨气由来已久。雷军(微博)曾赴魅族珠海总公司与黄章交流、后者在小米手机推出后对雷军颇有微辞,认为他“窃取”了魅族的机密。这个指控迄今没有硬的事实证实,但雷军确实在微博上曾感叹“没有在早期投资魅族”,而小米的一些做法,例如利用论坛来凝聚核心用户群体,通过提前预定获得手机预估产量,也确实是魅族此前行之有效的做法。

但这些措施在2007年魅族刚做智能手机时走得通,现在却显得有些不够用了。2008年,魅族的M8靠着改造Windows CE系统推出了自己的触摸操控界面,那时Android远未成熟,M8成为除iPhone外提供触控操作的第二种机型;再靠着做MP3时积累的用户口碑,魅族早期的智能手机市场切出了属于自己的蛋糕。

但在Android已充分成熟的今天,追求品质的黄章所推出的手机价格仍然坚持在3000元人民币,在品牌塑造上却远不及同价位档的三星、HTC;而在用户群体上,还受到价格在2000元线的小米的蚕食。MX的内地销量一度还赶不上香港,已经在粉丝群体中引发了担忧的情绪。

魅族也意识到了这种威胁,尤其是来自定位相近、吸引受众也相近的小米。根据一些Android开发者的监测结果,来自小米的访问量高于魅族设备至少一个数量级,侧面显示MX的销量已经被小米拉开距离。

现任职魅族移动互联网主管的李楠即曾公开表示,小米二代的黑白间色设计,与魅族自MX以来采取的色系搭配非常相似;而小米更依靠强大的舆论动员能力,抢夺“熊猫机”这一在魅族粉丝群体中已经建立起识别度的昵称。

李楠注意到,在一些论坛中,已经有用户把MX2的设计指责为“抄袭米2”。他曾不无忧虑地表示,“面对廉价的米2带来的更多的出货,魅族丧失了自己产品识别特征。更多的MX会被误认为小米”。

选择在北京召开盛大的发布会,就是魅族对这一现状的反击。小米的营销“三板斧”,就是高度模仿苹果的发布会、密集的微博传播和搞凝聚力的论坛运营;最后一点习自魅族,而从昨天的水立方发布会来看,魅族在模仿苹果方面丝毫不比小米逊色,在营销这一领域成功地还以颜色。

现在来预言两者谁胜谁负还为时尚早,尽管小米在资金、人员配置、电商布局上都要远强于魅族,但后者拥有能够改写Windows CE和Android底层的强大研发能力(小米的MIUI则是在国外开发者的CM系统包上的再开发)。

同时,魅族也意识到了包装的重要性,正在通过有步骤的信息释放,将黄章包装为追随乔布斯的新一代产品经理领袖——这从魅族将MX2的设计风格命名为J.wong可窥得一斑。有些时候,商战并非像算术那样比较双方的各要素得分即可分出胜负,却更像古代战场:一个能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猛将,往往能带出一支以弱胜强的队伍。

不过,有一个胜者却可以提前确定,那就是刚刚推出了自己“四儿子”的谷歌(微博)。Android阵营竞争得越激烈,代表这一阵营的活力越强,作为阵营的盟主谷歌自然会笑得更开心。而在推出Nexus4的时候,谷歌已经用四核配置、2G内存却仅仅标价299美元(不到1900元人民币)的策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别指望再用“性价比”策略来占领市场,老大直接把价格降到最接近底线。

对于谷歌来说,要的不是通过硬件赚钱,而是越来越多的Android用户。魅族和小米谁能先根据这个大势改变自己的策略,谁才有可能真正地笑到最后。

Tags: ,,,.